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河内能人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河内郡的治所乃是在怀县,地处一片景色秀丽的山麓与河道之间,城池规模不大,但建设的很有规矩,临近怀柔的这一路之上,陶商在田野乡间看见了数量非常庞大的养殖牲畜,有牛、有马、有羊……各种小动物。

    鲍信告诉陶商,河内相比黄河上游的其他郡县,确实多有养殖牲畜,但大部分都属于当地世家的私产。

    河内多望族,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当属平邑平氏,源出于姬姓,其祖乃是战国时期韩国君韩哀侯,后传至今便以封邑名称为姓氏。

    继平邑平氏之后,尚有野王县的李氏,温县司马氏等等。

    鲍信说的这些望族中,最吸引陶商注意力的,毫无疑问便是温县司马氏了!

    不知道这一次来了河内,有没有机会见一见河内的司马世家中人……不过那位鹰视狼顾的司马懿,现在应该只有十岁左右的样子吧,比起自己还小了六七岁,估计想要见到也不是太可能,毕竟陶商再不要脸,也不能屁颠屁颠地跑到司马家,说要瞅瞅你家小子是不是长了一副奸相。

    时光如水,不知不觉间,徐州军和鲍信军已经开拔到了怀县,而河内太守王匡,亦是很客气的亲自出城迎接。

    陶商在讨董联盟见过王匡,印象不深,也没说过几句话,主要是这位王太守貌不惊人,既不英俊潇洒也不丑的骇人,想要对他印象深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过今日的王匡身边倒是有一个人引起了陶商的注意力,这个人一身的深咖色袍衫,身材精壮但是貌不惊人,下颚有几缕很长的胡子,面貌刚正和善,一看就是那种办事精细干练之人。

    真正引起陶商注意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的外貌和气质,而是王匡在向陶商和鲍信介绍他的时候,报的名字是:“河内从事韩浩。”

    韩浩是河内的本地人,东汉末年天下大乱,韩浩聚徒众保护县城,其名声因此事被流传开来,河内太守王匡到任后,因其名声征召韩浩为从事,会盟初期命其领偏师在盟津相助拒抗董卓。

    董卓亦是听说了韩浩之名,特意抓住韩浩的舅舅杜阳招降引诱韩浩,韩浩不从,因而名气更大。

    赔了舅舅赚了名气,韩浩这买卖不知道做的值还是不值。

    历史上王匡去世之后,夏侯惇闻听韩浩之名,亲自来与他相见,对其才华深感佩服,便让韩浩作为自己的部将。

    东汉末年将星荟萃,能人辈出,韩浩的故事并不算是耳熟能详,但实际上,这个人在加入了曹操的阵营之后,为曹魏集团初期积蓄力量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韩浩所立下的第一个大功,是东汉兴平元年,吕布偷袭兖州与夏侯惇交战,吕布曾派人到夏侯惇营中诈降,趁机劫持了夏侯惇!

    没错,不要怀疑,汉末群雄争霸,刺客、暗杀、劫持的种种案例非常之多,不像现代人想象中的仅靠战场正面拼杀。

    很多现代人觉得,古代位高权重的人不会轻易被这种小伎俩搞定,事实上被这种小伎俩弄死的高官和猛将非常多,古代防卫没有科技成分,暗杀绑票的成功率非常之高。

    夏侯惇被挟持之后,韩浩率兵赶到营中,先平定了混乱,又怒骂诈降军道:“汝等凶逆,乃敢执劫夏侯将军作为人质,难道你们不想活了?而且我身负讨伐叛贼的使命,难道我会因为一个将军,就放任你们为所欲为吗?”

    说完这话,韩浩又对着夏侯惇哭道:“国法如此,我不得不这样做!”立即召集士兵攻打劫持者。劫持者害怕得连连叩头,说:“我们只求给我们路费,让我们回去吧!”韩浩痛斥劫持者的行为,将他们全部杀死。

    韩浩做的这件事在当时可谓是盛传一时,就连曹操也褒奖了他的作为,称他这种作法为万世之法,并发布命令,今后如有劫持人质者,可以连同人质一同消灭,不用顾忌人质。

    不过韩浩办的这件事,在陶商看来非常值得商榷,运气成分较重。

    曹操夸奖韩浩,是因为人质救下来了,所以放了个马后炮!

    主要那天被劫持的人是夏侯惇,若是换成曹操自己被劫持了,韩浩还要连同人质一起消灭,估计事后个脑袋也不够曹操剁的。

    另外还有吕布派去劫持人质的手下……办这种事的人,一般都是九死一生,必须要挑选忠心耿耿,有视死如归的死士精神的死士!要么事前帮这些杀手处理好身后事,要么许诺刺客殉身后善待其家属或是以其家属为人质……

    可是吕布很显然没有布置这些前期工作,派去劫持夏侯惇的人完全属于心血来潮型,在得手后被韩浩一吓唬,居然放了人质跪地磕头,还请韩浩给他们路费回家?

    拜托你们是刺客好不好,从劫了肉票开始,你们就已经没有了退路!事到临头,就算是撕票也比跪地求饶要强吧?难道放人后你们就能活命?

    陶商很好奇历史上的吕布是废了多大的心血,才能在茫茫人海选拔出这些“优秀”的人才。

    韩浩为曹魏集团所做的第二件大事,就是与枣祗共同向曹操提出了屯田制,属于屯田制的发起人之一,并亲自参与制定屯田章程,协助枣祗屯田,为曹操解决了困扰已久的粮食问题。

    相比于韩浩瞎猫碰死耗子般的从刺客手里救下夏侯惇,陶商对韩浩参与屯田的事情更感兴趣。

    …………………

    …………………

    在怀县的城外,王匡非常热情地迎接了鲍信和陶商:“想不到这联盟方一散,诸公方各回属地没多久,允诚和陶公子便来我了王某人辖地,怀县地小,招待不周,二位可勿要说王某的不是。”

    鲍信翻身下马,对王匡拱了拱手,道:“公节这是说的哪里话?同是为国效力,何分彼此。”

    王匡哈哈大笑,摇头道:“允诚这忧国忧民之心,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说罢,又转头看了看陶商,道:“陶公子年纪轻轻,但所言所行,却都是屡番为国尽忠之举,着实令人敬佩的紧……袁本初来信于我,言之公子主动请缨欲伐白波贼,卓王某多多相助,陶公子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雄心壮志……真丈夫也!”

    陶商微微一笑,道:“王府君既然这么说,那陶某就不客气了,这一次说不得还有很多事要麻烦您。”

    王匡笑道:“这就对了,到了河内郡,允诚和陶公子便把这当成自己的家,待的越久王某人便越高兴。”

    他这话言者无心,陶商听了却直撇嘴……住的越久不就越代表征讨白波军的事不利?王府君这客气话也不知是怎么寻思说的。

    陶商勉强笑了笑,又道:“王府君,陶某还带来了您的两位旧友,不晓得你想不想见上一见?”

    王匡闻言一怔,他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不知道陶商那里如何又多出了自己的两位朋友?

    正疑惑间,却见陶商和鲍信的身后,那架很大的马车上,车帘被一人拉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自车内闪出半个身子,对王匡言道:“公节,你可还记得老夫?”

    王匡一看这人顿时恍然大悟,忙道:“王某人旧日曾在京师任职,如何能不认得司徒大人……哦!记起来了,数十位公卿中,王司徒和皇甫公将往徐州之地居住!怎么您二位没回徐州,也跟陶公子到河内来了?”

    王允哈哈笑道:“此事说来话长,有机会让陶小子慢慢告诉你,反正他最喜欢跟人斗嘴……对了,公节,朝中公卿中,居于你河内的人,是谁来着?”

    王匡忙道:“本初差遣,令王匡好生安顿大司农周忠与卫尉张喜,匡这就命人去请二位公卿到太守府,摆下酒宴,也好让司徒大人和皇甫公与他们二人叙叙旧。”

    王允见王匡这么懂事,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进城的这一路上,有王允和皇甫嵩这俩老前辈在,王匡便也顾不得陶商了,一路上只是驾马在两位公卿的车架前,与二人攀谈。

    而陪伴陶商的,正巧变成了那位陶商很感兴趣的从事韩浩。

    “韩从事如今在王太守麾下,具体负责哪些政事?”陶商开始与韩浩拉近乎。

    韩浩用手指卷着胡子,笑呵呵地道:“在下虽为从事,但军政诸事倒是都帮着府君分担一些,府君麾下最精锐之部,乃是泰山军,亦是王府君家乡子弟兵!不过在前番在与董卓作战之时,损失不少,现下仅余三千众,由在下代为操练。”

    陶商闻言不由一惊:“王太守麾下最强的兵马,原来是由韩从事统帅,失敬失敬!想必韩从事在河内,必然是除王府君外,军中的第二号人物了?”

    韩浩谦虚地摆了摆手,道:“不敢!不敢!陶公子这话夸赞的重了,浩不过是替太守训练泰山兵而已,说的直白些不过是看家护院……其实,浩在河内郡主要的职务,乃是妥善安排田地,种植谷物,减少饥荒,另有拟定征收租税之责。”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