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面具鬼将军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鲍信确实追的很紧……陶商一边驾马,一边时不时的扭头向着后方望去。

    虽然还有一定的距离,但看着远处隐隐扬起的尘土,就知道对方现在没有丝毫的放弃——真是难缠。

    陶商暗自叹了一口气,随即对许褚道:“这么让他一直追到咱们的营盘,也不是办法……这样,你立刻卓裴氏兄弟,带上我的令牌,快马飞奔先去咱们的营盘,调糜芳出兵接应咱们,让他想办法截住鲍信一下。”

    “诺!”

    ………………

    ………………

    昨夜白波军的兵马出动,四处烧杀抢掠,鲍信在第一时间便率领麾下主力兵马出击,四处扫荡贼寇。

    白波军事前早有准备,且劫掠的村子和庄户颇为分散,几乎覆盖了河内郡治所的四面方的乡野之地,再一个此番出兵乃是以劫掠为主,并无意与官军缠斗,因此使得鲍信一夜下来,追追停停到最后,只消灭驱逐了很少一部分的白波贼寇,而大部分的时间,反而是跟着白波军流寇绕圈子。

    一夜下来收货没有多少,气倒是惹了一肚子!仗打到这程度,对鲍信而言,实在太窝囊了。

    就在鲍信准备收兵回营的时候,本部斥候却赶来通报,说是又查探到了一支白波军流寇的行踪。

    鲍信瞎忙活一夜,可就是不长记性,调遣麾下兵马就奔着陶商一众而去……而且这一次追击很奇特,无论陶商军怎么快跑,鲍信就是不松口,一个劲的催促兵马追赶,看样子是铁了心的要追逐到底,谁的面儿也不给!哪怕是跟着这支流寇杀入自波城也在所不惜。

    正拼了命的追赶之时,却有斥候来报,说是前方的三岔口道路上,白波军贼寇从东南的道路疾驰而走,但走后不多时,却有徐州军的步兵从另一条路上赶到,竖立盾牌,挡住了三岔道口所有的去路。

    鲍信闻言,眉头深皱。

    徐州军挡在三岔路口……这是个什么意思?

    鲍信的脸色忽明忽暗,来回变了两变之后,道:“大军权且压后,前部骑兵,随我去见徐州军。”

    ………………

    ………………

    三岔路道口边,徐州军千余盾军成三菱形霸住各处道口,将四方通路捂了个严严实实,一只兔子都休想从岔道上钻过去。

    糜芳全副武装,骑马竖立在三岔路正中。

    糜将军的腰背此刻虽然是挺的笔直,但面容上,却明显有着几分焦虑。

    不得不说,这位大公子是真能给自己惹事啊……大半夜的乘乱扮做白波贼出去聊闲,弄完事也不晓得擦干净屁股,惹了一身骚回来还得让自己给他开腚善后……

    鲍信一向以忠勇著称,自己这么明目张胆的拦着他剿贼……岂不是找挨揍的节奏?

    “你面色似是不佳啊。”糜芳身边,一个平淡的声音缓缓传来,语气中似是有着几分戏谑。

    糜芳回头狠狠的白了说话的人一眼:“此事跟你也没关系!你一定要跟来作甚……跟来便跟来了,若是没办法帮我解围,那便闭嘴待着!出言调笑于我……你当我真治不了你这个阶下之囚吗?”

    糜芳说话不太客气,但那人似乎并不以为意,反倒是慢悠悠地道:“我可不是阶下囚,按照你们大公子招待我的规模来看,徐某应算是你们徐州军的坐上之宾。”

    糜芳气的牙牙痒。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被陶商跟袁绍协调,又千辛万苦抢救回来的徐荣。

    徐荣自打上次跟陶商交流过一次之后,颇为好转,心结虽然还没有完全打开,但身体却是在一点一点的慢慢恢复。

    陶商将安顿徐荣的事全权交给糜芳处置,并要求他务必亲自关心徐荣的吃喝拉撒,不能推诿给他人。

    想法很暖心,糜芳却不太服气。

    他一个徐州刺史亲自敕封的主将,居然要对一个乱臣贼子的部下、一个阶下囚天天上门送温暖……糜芳心里不平衡。

    可他没有办法,对于陶商的命令,糜芳现在已经有了本能、无条件遵从的趋向……别说是让他温暖徐荣,就是让他吃徐荣的屎……当然,这点糜芳短期内还做不到。

    徐荣的身体还在恢复阶段,除了跟平时来看望他的陶商交流外,他在徐州军中最熟悉的人就是糜芳……时间一长,一来二去混的熟了,徐荣无聊之时也愿意调笑糜芳几句。

    糜芳本事不大,但心眼不是特别小,再加上很长一段时间跟陶商在一块,也是沾了点皮。一来二去,有时候还反击徐荣几句,倒是给徐荣沉闷的休养生活增添了一点乐趣……身心遭到重创的人,需要的或许就是这种感觉。

    对徐荣来说,养伤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的心结还打不开,特别是每一次照铜镜的时候,徐荣看到镜子中自己瞎了的眼睛和被战刀割毁的面容,就好一阵低沉失落。

    对于这件事,陶商怎么劝徐荣也没用。

    就算徐荣原先长的并不英俊潇洒,但现在确实是破了相。

    不过没有想到的是,糜芳居然替徐荣想到了办法。

    他让军中的随军铁匠,给徐荣打造一张可以遮住脸的青铜面具。

    这个面具并不是将脸全部遮住,而是以鼻口人中为交界点,将嘴部以上的大半面孔遮挡,却留出一张嘴能够跟人对话。

    文帝治政之前,中国有着历史悠久的肉刑历史,即:墨、劓、剕、宫、大辟等,特别是春秋战国时期,肉刑大兴于世,很多官僚大族的上层人物,犯法亦不可免,特别是受到了墨、劓之刑后(刺面着墨以及割鼻),面容被毁没有脸面见人,便常以面具遮挡避人。

    糜芳送来的这个面具,令徐荣毁损的面容在出门时有了遮挡,而他们两人的关系,也因为这个青铜面具,走上了一个全新高度。

    不过陶商并不喜欢徐荣的这个面具……冷冰冰的毫无温度,说话时看不清人的表情,感觉跟和鬼说话没什么两样。

    ………………

    ………………

    今日糜芳正安排医官在帐篷内给徐荣换药,裴氏四兄弟就带着陶商令牌赶来,请糜芳速速出兵,前往接应陶商一众,并想办法阻拦住鲍信的追军。

    糜芳一听,头顿时就大了,但又不能不奉命……问题是阻拦盟友追贼寇,却是该用什么理由?

    似乎是看出了糜芳的为难,徐荣竟主动要求跟糜芳一起过去。

    陶商虽然是把徐荣当客人招待,但名义上,他毕竟是徐州军的俘虏,糜芳本不应擅自领他出来,但一则他大病初愈,身体欠佳,骑马还是摇摇晃晃的,根本起不了什么幺蛾子。二则徐荣孤身一人,而糜芳此次引领三千士兵出来阻拦鲍信,徐荣的身体状况想在三千人的看护下玩点什么小动作也不可能……这么多人一人一脚,踩都踩死他了。

    三则最实际,没有陶商为自己坐镇撑腰,糜芳胆突突……徐荣久经风浪,领着徐荣来多少还能有个照应自己的。

    ……………………

    ……………………

    就在糜芳忐忑之时,不远处的官道上扬起了一阵沙尘。

    糜芳不用猜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没过多久,鲍信和他麾下的前部兵将便映入了糜芳的眼帘。

    少时,便见鲍信提着长朔,面目威严,打马来到了糜芳的面前,目光中全是严厉和疑问之色。

    糜芳深吸口气,在马上对鲍信欠了欠身,道:“在下糜芳,见过鲍将军,在下甲胄在身,不能全礼,请勿怪。”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