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父 女(二合一章节)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陶商和鲍信等人各自回到己方在怀县外的军寨,王允和皇甫嵩等人则是在王匡的引领下回到了太守府。

    进了太守府的正门,众人各自拜别准备回居说所在的院落安歇,却见王允突然叫住貂蝉,道:“貂蝉,你等扥,老夫有点话想跟你说。”

    貂蝉的身体轻微颤抖,缓缓的转过了身,怯生生的站定在王允的面前。

    莫不是自己适才在李府表现的有些过激,让义父不开心了?

    但很显然,王允并没有那么想。

    王允冲她笑了笑,道:“女儿,随老夫去花园里逛逛。”

    其他人不以为意,但皇甫嵩却是暗自一叹。

    相处多日,皇甫嵩对王允的想法多少明白一点。

    但终归都是别人家自己的选择,皇甫嵩也无法干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活法啊……

    几个人相互拜别后,便各回房间休息。

    貂蝉随着王允走到太守府内的后花园,王允见四下无人,便放慢了步子,转过身慈祥的看着她。

    貂蝉感觉今天的王允与平时似乎是有点不太一样,但哪里不一样,她自己也说不上来,总之就是怪怪的。

    王允瞪视着貂蝉许久,忽然长叹口气,道:“平正今日欲结亲,虽然不和你我父女的心意,但却也给老夫提了个醒。”

    貂蝉低着头没有回答。

    王允默然凝视貂蝉足足有半炷香的时间,花园中的风吹着落叶,在空中盘桓许久骤然落地,其声仿佛依稀可闻。

    “貂蝉……”王允摇了摇头,道:“你是老夫从小看大,老夫三子均已立业,眼下让老夫有所牵挂的,就只剩你一个了。”

    貂蝉心中一紧,恭敬回答道:“义父为女儿费心了。”

    王允摇了摇头,叹道:“你这女娃,表面上虽是恭顺,实则骨子里倔强的紧……你虽然是老夫义女,但你父与老夫交情深厚,他将你留给老夫,让老夫保护你躲避仇家……老夫为完成对故人遗愿,这些年来竭力保护于你,且一直将你视为亲生倾力栽培,你是个女孩子,老夫对你平日里或多或少都严苛了些,可却都是为了你好……”

    貂蝉听了这些,不知为何眼圈有点红:“貂蝉知道,义父对我的恩情貂蝉今生报答不尽。”

    王允点点头唏嘘道:“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妳已长成了妙龄少女不再是那个调皮的小女孩了。”

    他的话音里流露出罕见的怜爱之情彷似不知不觉已沉浸在对往昔的回忆中。

    “貂蝉,洛阳遭难,天子蒙难,老夫日后虽然会暂住徐州,但思来想去,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老夫官居司徒,天子受难老夫不能置之不理……”王允突然感慨而言。

    貂蝉闻言微微愣神。

    “老夫这段时间已经想清楚了,有些事,老夫必须得去做,不过在那之前,貂蝉,老夫得为你寻一个好的归宿。”

    似乎是没有看见貂蝉眼中的惊讶,王允又道:“太原的王家老宅你不能回去,你那仇家虽地处西北边陲,但门庭颇大,与我王氏也素有往来,你回太原并不妥当……女孩子么,还是得找个好的依靠。”

    貂蝉张了张口,似是欲言又止……半晌后方喃喃道:“女儿愿终生伴父不离您老人家座前半步。”

    王允哈哈笑道:“傻话!妳一个如花美玉的姑娘,陪着我一糟老头子干什么?早晚得有一天得离开老夫成家相夫教子,老夫怎么舍得让妳一辈子不嫁人?”

    说罢他语气和缓而又坚定道:“女儿,老夫养了你十三年,你心中想的什么,老夫最清楚不过……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对那个陶商有意?”

    貂蝉抬头望向王允,脸色变得有些发红,没有回答是否。

    却见王允摆了摆手,道:“老夫看人,不说看十个十个对,但绝对是瞧九个便九个准……那姓陶的小子,是个人物……但此人的心性太过深沉,他表面上温雅如玉,有时又颇有些顽皮,但其所思所想,饶是老夫这把年纪,也还没有看的透彻……特别是他陶氏身为东南一方掌权者,日后如何处理自身与士族间的关系,这都是老夫要考察的……”

    说到这里,便见王允小心的看了貂蝉一眼,突然道:“不过女儿,你别怪为父说的直接,依老夫观之,此子目下的心思,似乎并没有放在你的身上……他若心不在你,你总不至于便不择他人了吧?”

    貂蝉娇躯剧震俏脸登时一片苍白,脑海里“嗡嗡”轰鸣乱作一团,不断地回忆着“他若心不在你……他若心不在你。”

    依稀听见王允接着说道:“老夫对你的归宿现在是有些急了,这没办法……女儿,老夫为了汉室已是做了舍身之心,在办这件大事之前,需要了却的心事便是将你妥善安置,如此方不负故人……”

    说到这里,王允长叹口气,无奈道:“等到了徐州之后,女儿,咱们都仔细想想该如何办理这事……老夫的时间不多了,你好生思之。”

    说罢,也不在多言,转身慢悠悠地向着自己居住的房间缓缓而去,留下貂蝉在花园中看着入秋而凋零的草木,踌躇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王允适才的话让貂蝉惊惧莫名!

    义父动了要将自己着急嫁出去的心思,原来是在了解心事……听他言下之意,他去了徐州之后,还有回转长安之意?

    可是他好不容易才逃出了董卓的魔掌,义父着急回去做什么?难道他……要守在天子身边对抗董贼?

    义父若是真的铁了心回长安保驾除贼,自己就算是一介女流之辈,难道真的能看着这个养育自己十多年的老人孤身犯险,回虎狼之窝独自面对这一切?

    貂蝉的心顿时乱了?

    王允安顿好自己,准备自己独身回虎狼之窝……貂蝉真的就能像王允所说在徐州安稳的过日子独善其身?

    貂蝉的心告诉自己她做不到。

    还有,那个陶商,他对自己到底……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究竟对自己可有心意?

    “我该怎么办?”貂蝉的心中茫然无绪,她从未像现在这样无助而彷徨迷茫。

    一颗泪珠无声的滴落在地上慢慢朝四周化开,貂蝉仰起头将第二颗泪珠留在眼眶里打着转儿不让它再落下。

    “啵!”的一声响动在附近发出。

    貂蝉闻言浑身一颤,急忙转过头,道:“谁?”

    一个怯生生的身影从花园的旁的回廊阴影下摸索着走了出来,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四周,手中的竹竿敲打着地面,‘’滴滴答答‘’的发出声响。

    “小莺儿?”貂蝉急忙抬手擦了擦脸上的那一条泪痕,用以掩饰,可擦完之后方才想起来,这姑娘的眼神不好,也未必能看的见自己此时此刻的失落与窘态。

    “姐姐夫人,对不起,我听见你和王司徒说的话了……我不是故意的。”小莺儿的声音似是有些局促。

    貂蝉缓步走到小莺儿的身边,牵起了她小小的手掌,柔声道:“没事的……姐姐没事……”

    小莺儿仰着头,用空洞的双眸直勾勾的望着貂蝉的脸,好似真的在端详她一样,也不知道她到底能看清楚多少。

    “姐姐,有些事情自己藏着掖着,终归不是办法……我听王司徒的意思,姐姐你的终身之事老司徒已经捉急,他自己似乎有很重要的事要办……”

    貂蝉苦笑了一下,道:“小莺儿,有些事你不懂,我们是女人,在这个乱世,有很多事我们都无法掌握,甚至包括自己的性命于选择……”

    “无法掌握?……那去找他啊!”小莺儿笑了笑,出主意道:“堂堂尺男儿,岂能护不得娇妻?”

    貂蝉闻言愣住了。

    “小莺儿,你说找谁?”

    “陶老爷啊!姐姐你为难的事,就让他想办法!谁让他是爷们,在我们家乡,家里主事的都是男人,女人干不了的事,就得找爷们背着。”

    貂蝉闻言不由愣了。

    半晌后,突然见她适才已经发晦暗的眸子骤然一明,脑中亦是清醒了许多。

    事到如今,或许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

    “小莺儿,你说的对,姐姐谢谢你了。”貂蝉笑着伸手刮了来莺儿的鼻子一下,接着转过身,急匆匆的冲着花园外跑出去,只留下小莺儿留在原地“哎、哎、哎”的呼喊着……

    ……………………

    ……………………

    貂蝉问王匡借了一匹快马,又换了一身红色的劲装,直奔着怀县外的徐州军的军营而去。

    来到辕门,正巧赶上校尉杨展当值。

    杨展认得貂蝉,一见是这姑娘到了,面上露出了一丝揣味的笑容,道:“呦!姑娘,有日子没到军营来了,怎么?见我家公子,我这就给你去通报一声去……哎!哎!哎!……你怎么自己往里闯啊!来人啊,快来人!拦着点她,别让她跑那么块,大公子帐里有事!”

    话是这么说,可问题的貂蝉和陶商之间,不知是何人卦,此刻已经在徐州军士卒私下中引起了不小的反应。

    这姑娘在很多士卒眼中,已经跟长公子夫人查不了多少了……拦夫人的吗?谁闲的没事去碰这眉头。

    貂蝉一路飞奔,来至了陶商所在的帅帐,还未到帅帐前,便听见里面传来嘻嘻哈哈的笑语之声。

    裴氏四兄弟站在帅帐口,见了貂蝉似是有些犹豫,但见裴钱冲着貂蝉一拱手,强自笑道:“小姐来了,小人进去通报一声。”

    听见帐篷里的笑声,貂蝉似是有些失神,恍惚道:“我自己进去找他。”

    轻轻的一拉帅帐的帐篷帘子,却见从而紧跟而来的杨展急忙道:“小姐,使不得!”

    帘子被貂蝉掀开,三道朦胧的人影矗立在貂蝉的眼帘之中,一团暖气从帐篷中扑面溢出。

    糜芳在帐篷内,穿着白波黄巾军的衣甲,正来回走动向着陶商和许褚俩人臭显摆,一边走还一边冲许褚扬眉说道:“怎么样?我比你扮起贼寇来,可是像多了吧?”

    陶商和许褚没心没肺的“哈哈哈”的乐着,直到看到了帐篷口的貂蝉,俩人的笑容才在脸上变的僵硬。

    陶商看到帐篷口目瞪口呆的貂蝉,再看看他身后无奈的杨展和裴钱……

    “又把人放进来了?”

    裴钱脸色一红,无奈道:“小姐上次说……她不算外人……”

    杨展则是冲着陶商深施展一礼,道:“属下……惭愧啊!”

    貂蝉则是哑然地看了身着白波军服饰的糜芳,诧然道:“你们……这是闹的什么名堂?为什么穿贼寇的衣服?”

    “那我们按计划去办事了。”糜芳和许褚嘿嘿干笑,也不答话,冲着陶商一施礼,退出帐外。

    陶商则是长吁口气,摇头道:“姑娘,这也就是你,换成别人,刚才看到我们在这里的勾当,已经被我干掉灭口了。”

    貂蝉对陶商等人耍的什么宝没有兴趣,只是颇为忧郁的道:“你有空么?陪我出去走走好么……”

    言罢也不等陶商的回答就转身出了帅帐。

    陶商感到奇怪,今天的貂蝉好似哪里不太对劲。

    陶商起身随着貂蝉走出去,来到军营边的栅栏旁,此刻天际已经是显得略有些黑了。

    “貂蝉姑娘,你这是要去哪……”

    话还没说完,却见貂蝉自顾自的在草地上抱膝坐下,用下巴抵住膝头目光也不知看着哪里。神思不属。

    陶商也在貂蝉的身边坐下,保持沉默等待貂蝉先说话,这姑娘今天的表现真的是很奇怪。

    然而等了很久也没听见貂蝉开口,他略觉惊异的扭头朝她望去。

    只见貂蝉出神地望着依稀的天空,半黑不黑的夜空中已是隐隐的有了星星的影子,她的眸子里闪烁着颇为落寞的光芒,美丽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表情,不知为何,让人看着颇感心……疼。

    陶商怔了怔暗自奇道:“古代的女人也有看星星的习惯?可她的样子怎么有点古怪?好像是很不开心想跟我诉苦,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样子。”

    心头的迷惑越来越浓,不知道今日在李府分别后,这女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就这么僵持了一顿饭的功夫,陶商终于忍不住问道:“貂蝉姑娘妳在看什么?”

    “小女子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归宿之辰。”貂蝉沉静的说道。

    陶商暗笑一下……天星应人,古人的迷信想法。

    貂蝉看着天空,自顾自的问道:“陶公子,我问你……倘若有一天我死了你会不会伤心?”

    陶商闻言一惊,没料到貂蝉会说出这种话来呆了老半天不知该如何回答。

    貂蝉苦涩一笑彷佛自问自答轻声道:“不会的,这世上除了义父,没人会真正为我伤心。”

    陶商心中生出强烈不安之感,急忙道:“姑娘,到底出了什么事?”

    貂蝉微微笑道:“没什么,我不过是心绪不宁、瞎说一气罢了……别放在心上。”

    陶商摇了摇头,道:“一个人的话是不是乱说,是不是瞎说,陶某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貂蝉从夜空里收回目光转落在陶商的脸上,道:“陶公子,我不开心你真的很介意么?”

    陶商先是一愣,然后毫无保留地用力点着头。

    貂蝉静静地看着陶商,接着两行情泪骤然顺着面颊流了下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