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专治嘚瑟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听了徐荣的话,陶商从雪地里‘’砰‘’的一下站起了身,动作之快犹如脱兔一样,就连许褚斗被他吓了一跳。

    徐荣只说了一句话,陶商的心就骤然活了……可以攻克白波谷的的变数,自己一直没有想明白的关键,在骤然之间竟然是让陶商思虑了个明白。

    光寻思等待白波谷的变数出现,其实白波谷的变数一直都存在。

    那就是那位白波谷二当家,历史上也算颇有名气的一位军阀,杨奉。

    说起来,这位杨奉也算是个妙人,东汉末年的黄巾军中,把官做的最大的,应该就是这小子了。

    身为黄巾白波贼出身的杨奉,日后居然被汉帝刘协授予了车骑将军的将位,其位仅次于大将军以及骠骑将军,甚至还在前后左右四将军之上,或比三公。

    当然,若是没有这个名头支撑着,杨奉也不会在日后能够收服像徐晃那样的良才猛将。

    不顾可惜,杨奉当上车骑将军,并不是因为他能力出众,而是因为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卑劣小人。

    郭大、李傕、郭汜、刘协、袁术、吕布,杨奉几乎依靠过上述的每一个人,却都又在每每最关键的时候,反叛他们,为自己的人生博得更大的机会。

    如此看来,杨奉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但可惜,他却是一名极为失败的机会主义者。

    这个人,无时无刻的不是在寻找着机会,制造着机会,然后失败浪费机会,周而复始永无休止。

    陶商不知道杨奉是怎么样离开白波军的,他只知道这个杨奉在投身到西凉大军阀李傕的门下后,得到了一个官身后,就开始无限嘚瑟的旅程。

    说起来,李傕待杨奉也算还行,但也不知道杨奉的脑子哪根筋搭错了,犯了毛病,居然偷偷联合李傕军的军吏宋果要谋杀李傕,结果还没等动手事情就泄露了,于是只能引兵反叛李傕,结果被李傕虐成狗,只好率兵仓惶出逃,并派人向当时已经跟李傕不和的郭汜寻求庇护。

    郭汜的实力整体上差了李傕一档,对于杨奉想要附庸自己这件事本来是颇为接纳,于是便联合杨奉、董承、杨定等人一同护送汉帝刘协东归洛阳。

    问题是郭汜实在是太小瞧了杨奉的能嘚瑟的本性。

    半路上,郭汜寻思洛阳远离关中,脱离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便提出了暂缓东归,改道去郿县暂住。

    没曾想杨奉这个时候来了尿性,他联合杨定、董承等人与郭汜一场撕逼大战,居然愣生生的从郭汜的手里把刘协抢了下来。

    一介草寇摇身一变成了从龙功臣,不但被封为车骑将军,还成为了拥有皇帝的天下最有权力的男人,杨奉幸福的都要爆炸了。

    直到这个时候,李傕和郭汜才回过味来,品出了杨奉是个什么狗东西,二人冰释前嫌,携手先前,一起来攻打杨奉,而杨奉则是派人联合了他昔日的白波军贼寇同党,老三韩暹,老四李乐,老五胡才三位大帅,外加上一位南匈奴的右贤王去卑,在东涧通往陕县的道路上,展开了三场大战,期间连张杨亦是加入进来搅局,杨奉胜一场输二场被李傕和郭汜轮番血虐,天子麾下死亡的百官、士卒不可胜数,女眷辎重,皇室的各种器物典籍全部被丢弃。

    后来又是刘协出面调停,又是派人向李傕求和又是陈述厉害,李傕才勉强决定暂时放他们一马,杨奉等人才得以继续东行。

    本来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但杨奉这人就是不消停,没有李傕和郭汜,他又开始找别人练架嘚瑟。

    他这次嘚瑟的目标,是和他一同对抗李傕、郭汜的同僚,张杨和董承二人,几人间因为一点权力和鸡毛蒜皮的小事,又开始新一轮的撕逼大战。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专治嘚瑟的高手终于出现在了司隶之地的战场舞台,他就是刚刚平定兖州的曹操。

    曹操暗中联合议郎董昭,告诉杨奉:“董承老儿,小垃圾也,杨车骑你无需惧他,曹某已经平定兖州,麾下收编了青州黄巾三十万,徐州陶谦都被曹某屠的尿裤子,董承小垃圾不服你,曹某帮你拾掇之!”

    那时候的曹操已经平定兖州,收青州黄巾百万人口,得降卒三十万,声威大震,杨奉得到了这样的臂助,大喜过望,还封了曹操一个镇东将军。

    结果曹操却暗中联合董承,入朝进贡,方一入朝,便该清理的清理,该整顿的整顿,将杨奉一派收拾的干干净净,连徐晃都被曹操打包接收了,天子也被曹操迁移到了许昌。

    可怜的杨奉嘚瑟了一大圈,最终跌落神坛,从大汉朝最有权势的男人,再度摇身一变,被专治嘚瑟的曹操坑的裤衩子都不剩,只能率领余部驻扎于梁国,伺候辗转流离,又干起了贼寇的老本行,最终为刘备所杀。

    这样的一奇男子,此刻就在白波谷内……还是白波军二把手。

    ……

    ……

    “那杨奉,给李傕写过信……此事属实?”听了徐荣的话,陶商急忙询问。

    徐荣点了点头,淡然道:“当然属实,不然我找你来干什么?”

    陶商皱了皱眉,道:“我只是不明白,杨奉给李傕写的信,你如何会知道?”

    徐荣闻言先是一愣,不明白陶商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想了片刻之后方才释然。

    这小子……真碰到事情竟然是滴水不漏的心思,跟平日的表现倒是不太一样。

    徐荣仰天看了看还在零零落落飘散的小雪花,长叹道:“徐某出身辽东,虽然不算是董相国的嫡系,但好歹也坐到了中郎将的位置。相国麾下诸将大都出自凉州,与徐某相熟者不多,不过寥寥数人尔,其中若论交情最深厚者,乃李傕也。”

    陶商沉默了一会,依照自己的印象,李傕在董卓死后,反攻长安,挟天子辅政四年,在任期间常纵兵劫掠,使得几年之内三辅百姓几乎损失殆尽。

    李傕虽然善战,但他这样的人按照汉末的说法,不过是边鄙之人,习于夷风……徐荣虽是辽东边陲之人,不过陶商与他接触了数月,感觉徐荣颇为懂礼重仪,想不到居然会和李傕关系要好。

    有点想不通。

    徐荣见陶商皱眉沉思,笑了笑道:“在你们中原汉人的眼中,李傕这样出身边塞,行事颇有胡风的莽人,自然是入不得你们的眼,不过在徐某看来,李傕虽然凶顽,但论及用兵,却是相国帐下少有的可以与徐某比肩者,仅凭这一点,交他这个朋友便已是足够了。”

    陶商没有想到徐荣对李傕的评价居然还挺高,不过想想李傕身为董卓麾下排名第一的凉州系心腹大将,又帮董卓掌管‘’飞熊军‘’,有这样的能力也属正常。

    “原来如此……哦,跑题了!”陶商皱了皱鼻子,道:“刚才说到哪了?杨奉给李傕写过书信?”

    徐荣点了点头,缓缓言道:“去年十月,牛辅为白波军所败,贼寇势力渐大,连克太原、河内诸郡,气势如虹,大有能力一鼓作气逼进洛阳,不过有趣的是,贼寇居然在这种甚是得势的时候退回了白波谷,而且退的毫无声息,甚是诡异。”

    陶商闻言,眉毛微微一挑,道:“为何?”

    徐荣摇了摇头,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白波军退却不久,李傕曾暗与我言,他收到了白波军渠帅之一的杨奉信笺,其信笺中言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仕,杨奉久有归顺朝廷之心,却苦于门路不得,只得委身于草莽,昼夜思之,颇感悲愧,自觉无颜矗立于天地之间云云……”

    听了这话,陶商不由颇感到好笑:“想不到杨奉这个人说话倒还挺逗,把自己弄的好似一个受了冤屈,不得已被逼入白波谷的忠义之臣一样……其实骨子里就是个墙头草,没有一点礼义廉耻。”

    徐荣点了点头,道:“公子此言倒也中肯,徐某深以为然……当年徐某与李傕谈论白波军,李傕曾言白波军看似人马众多,实则并不是铁板一块,几个渠帅各有心思,贼首郭大表面上豪勇,实则骨子里却是个谨小怕事之徒!公子试想,白波军十余万人马,却只能龟缩在自波城这一隅之地,只知道劫掠普通百姓,不愿得罪世家大族,为何?还不是因为贼首郭大表面豪放,实则做事瞻前思后,颇多顾虑,没有称雄一方的魄力与野心!他麾下那几个渠帅,李乐和胡才都是有勇无谋之辈,杨奉又是朝秦暮楚,早有背反之心的小人,这样的军队人马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陶商闻言点了点头,道:“徐兄这话说的有道理……你的意思,是想让陶某策反杨奉?”

    徐荣点了点头,道:“杨奉去年就暗中私通曲款李傕,只不过是因为适逢关东诸侯结成联盟,董相国无力北顾,无奈将此事放缓,若是不然,杨奉只怕早就被李傕策反了,哪还有今日之事?”

    陶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雪地里一脚深一脚浅的来回踱步,开始考虑此事的可行性。

    “杨奉不想当贼,这事可以理解……只是他究竟想要什么,我给不给得起,这才是关键……你知道杨奉想要什么吗?”陶商一边在雪地里走,一边摸着光滑的下巴,慢慢思考。

    陶商在雪地了转圈,徐荣倒是有些乏力了,他盘腿坐在了雪地上,长长的打了个哈欠,慢悠悠的道:“我又没当过贼寇,哪里知道杨奉想要什么?”

    陶商皱了皱眉,又沉思了片刻,终于恍然而悟:“不难……其实你若是仔细寻思,杨奉想要的东西也好猜……优渥的生活,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吃肉喝酒睡女人……其实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几样东西而已。”

    徐荣闻言大感好奇,道:“你又没有见过杨奉,你怎么知道他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陶商嘻嘻一笑,道:“很简单啊,大家都是男人,拍拍脑袋想想自己想要什么,不就是他想要的?”

    徐荣闻言,眼睛不由的睁的圆鼓鼓的。

    “原来你的脑中,一天到晚就想着这些东西……你小子跟董相国好像没什么区别。”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