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约 见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确定了诱降杨奉的方针后,陶商便立刻行动。

    回了军营帅帐,陶商亲自写了一封密信,然后命裴钱去找一个最近几天刚刚投靠过来的白波军卒到帐篷内。

    少时,便见裴钱领着一个昨天刚刚投诚过来的白波军兵卒来到了帅帐中,陶商抬眼看了看这名白波军士卒,笑着问他:“怎么样,过来之后,感觉还行?”

    白波军士兵一个劲的点头,低声回答道:“还……还挺好的。”

    他的表情非常紧张,显然是没有想到投降官军的第二天,一军主帅就会亲自接见他,多少有点迷糊。

    陶商点了点头,关心道:“你在自波城内,还有什么亲人吗?”

    白波军士兵听了这话似是有些犹豫,不知道应不应该跟陶商说实话,左右来回思虑了好半天,方才觉得还是跟这位能够拿捏自己性命的长官说实话的好。

    “还、还有个弟弟在谷内。”

    陶商的表情显得很温柔:“你自己跑了出来,留下弟弟一个人在白波谷内,万一被人发现你投敌了,他岂不是得替你背黑锅?你不怕害了他吗?”

    那白波士卒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抽噎着道:“回大人话,小、小的也不想害了兄弟,可谷内好几个月没出去打粮了,今年秋夏准备的服袄也不够使,小的在谷内只能算是最低阶的兵,分不到过冬的衣物和多少吃食,郭渠帅这段时间心情不好,总是杀人,小的就怕,就怕一个不好命就没了,实在是顾不得那么许多……”

    陶商闻言,心中的小灯泡骤然亮了。

    白波谷,物资储备不足?!嘿嘿。

    “好了,没事的,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不用害怕。”陶商撑着腿站起身,声音依旧很暖心:“我知道你的难处,也知道你们在谷内过的不容易。不过,你把弟弟扔在自波城替你顶罪还是你的不对,你从谷里出来有多久了?”

    白波军士卒低声喃喃道:“小的是斥候,从出谷到现在,已是将近三个时辰了……”

    陶商掐算了一下时间,点头道:“三个时辰,还勉强说的过去,若是回去的话应该还不至于被怀疑。这样吧,你现在就回自波城帮我办一件事,若是办的好了,待日后我平定了自波城,便嘉奖你做一个百夫长,你的弟弟我也可以一样升迁重用,前提是……你要替我把这件事办好。”

    白玻军士卒闻言浑身一颤。

    说实话,他是真的不太愿意回去。

    但就算是不愿意,他也没辙,眼下吩咐他的人是官军首脑,可以说是掌握了自己的一切,区区一介小卒根本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

    “请公子吩咐。”

    陶商走到了他的面前,将适才书写的那卷简牍放在他的手中,道:“你回自波城之后,想办法把这卷简牍交到你们二渠帅杨奉的手里,别的什么都不用做,也不用说,明白吗?”

    “给杨帅?”白波军士卒颇感犹豫,道:“小人身份地位,未必能见到杨帅。”

    陶商抬手轻轻的敲了一下他的脑壳:“笨呢,你是斥候,就说探到了事关杨帅的重要军情,非本人不能告知,撒谎见个面还是容易的。”

    白波士卒犹犹豫豫道:“公子,您这信里写的什么?小人不识字,杨帅看了之后万一发脾气,会不会揍我啊?”

    陶商微微一笑,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揍死你?”

    白波降卒一哆嗦:“信!小人一定尽力。”

    “不是要一定尽力,是要一定给我办到!”

    “诺!”

    看着那白波军降卒,匆匆忙忙的走出帅帐,裴钱犹豫道:“公子,这样稳妥吗?万一他没把信交给杨奉,或是被别人搜出来

    了的话,怎么办?”

    “无所谓。”陶商耸耸肩,摊手道:“信要是被送到郭大的手上,那他和杨奉的关系也一样会产生裂痕,每天过来投诚的白波降卒那么多,他送不到,我就明天再送,直到送到为止。我这个人,没别的优点,就是愿意持之以恒。”

    ……

    ……

    白波军的斥候拿着陶商的信走后,陶商便靠在软塌上细细的沉思了起来。

    历史上,杨奉这个人,最后确实是受到了李傕的招安,但杨奉具体是怎么从白波军倾向到李傕一边的,陶商并不是很清楚,所以目前若是想招降杨奉,靠的只能是一个字:“蒙”!

    但到底应该怎么蒙,这件事就让陶商比较头疼了……其实杨奉这样的贼人,目前胃口应该不算大,他想要的不过是地位、财富、权利诸如此类的等等。

    但眼下却有几个比较难办的问题。

    地位也好权利也罢,陶商好像给不了他……陶商活到现在,自己除了一个挂名的徐州征西军监军之外,连个正经的官家身份都没有,妥妥的无业游民。

    自己都没混出个人样来?又凭什么给杨奉许诺?

    陶商敢肯定,像杨奉这种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凶蛮匪类,若是不给他点彩头,光凭上嘴唇和下嘴唇来回碰,想说服他,无异于白日做梦。

    还是那句话,人类的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姓杨的除了能嘚瑟点,也不算太笨,不放点血就想挖白波军的墙角,真当自己是天纵奇才,少年小英雄呢?

    对‘贼’来讲……有利益,人家当你是少年小英雄,没利益,你就是个少年小狗屁。

    ……

    ……

    两日后的傍晚,陶商在许褚、裴氏四兄弟,以及部分徐州虎卫军的保护下,来到了白波谷西南面一处隐蔽的山岗处。

    天幕昏暗风雪将至。

    数里外的白波谷笼罩在白雪薄暮之中已看不真切。

    陶商让裴氏四兄弟领着虎卫军的士卒们暂时远离了一些,自己则是领着许褚一人待在山岗之上静静的等待着杨奉的到来。

    那封派人暗中递交给杨奉的书信中,约定了时间和地点,以及陶商想约杨奉暗中见上一面的请求。

    招降这种事,在书信中怎么说效果都不会太大。

    身陶商前世中经常与外人打交道,包括沟通作者与联系市场相关人员,很多业务在陶商看来,无论是打电话、发QQ、聊微信,都没有见上一面来的效果要好。

    所谓见面三分情,人是一种视觉情感动物,很多看似不可能办成的事,若是有足够的洽谈能力和情商,在面对面的交流中一定会取得不一样的效果……这属于一种沟通技巧,道理很浅显,但若要身体力行,并不是人人都能做的明白。

    就这么大概足足等了小半个时辰,西面的雪地中,终于传来了一下一下的脚步踩雪之声。

    陶商扭过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旧袄,样貌瘦削的男子领着几名亲信正踏着积雪,缓缓的向着陶商和许褚所在的方向走来。

    那领头的男子样貌很是阴霾,眼睛忽闪忽闪的,颇有神采,再加上他瘦削的样貌,短寸的胡须,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这人是个狐狸男。

    陶商仅靠面相就能猜出来,眼前的这个男人,绝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喂饱的人,更远远算不上一个实诚人……这是一个贪婪、自私,可以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出卖一切的匪类。

    这样的人,你若是能够喂饱他,就可以得到他暂时的忠诚,若是喂不饱他,早晚就会掉过头来咬你一口。

    相由心生,虽然这说法不一定完全准确,但肯定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