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再 赔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听说陶商要把自己送回去,胡才不由的愣住了,他疑惑的看着满面和煦笑容的陶商,心中全是不解。

    他适才明明同意了要让自己归顺,如何又要放自己回白波谷?难道是有意试探自己的诚心?

    这些士族大户家的公子,果然一个个狡诈如狐狸!

    想到这里,胡才急忙站起了身,毕恭毕敬的冲着陶商言道:“大公子勿疑,胡某是真心归顺的于您的,绝无二心!胡才在此对天起誓,若是对公子诈降,或是对公子心存怨念,便……便被天雷轰击而死,尸骨无存!”

    “轰隆隆——!”

    话音落时,帐篷外的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滚滚雷响,惹的徐州军营寨内的士兵们都抬头向天上看去,口中亦是议论纷纷。

    冬日打雷,可不是天天都能听到的。

    而帅帐之内,胡才则是一脸尴尬的和陶商大眼瞪小眼。

    “丢你娘……这时候打什么雷……”胡才喃喃自语,抬手擦了擦头上的虚汗:“大公子,这绝对是个误会!”

    陶商深吸口气,摆手道:“没关系,子不语怪力乱神,本公子不迷信。”

    胡才闻言急忙深深作了一揖,道:“请大公子相信小人,无需试探,小人是诚心实意的归降陶徐州的。”

    陶商摇了摇头,这小子是个死脑筋,到现在还自作聪明。

    “胡兄误会了,我现在并没有在试探阁下,而是真心实意的要放你回去……胡兄毕竟曾是白波谷内的五大渠帅之一,留在这里太过可惜了,还是留在白波谷内要更好一些。”

    说到这里,陶商顿了一顿,又道:“白波谷我早晚都要攻进去的,但是我的初衷不是剿灭白波军,相反的,是想让白波军的士兵兄弟们都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和前程,胡兄心中,想必能够明白陶某的一片赤诚之心……胡兄在白波谷这么久,对白波谷内的弟兄们也是感情深厚,对吧?”

    胡才听完这话,两眼一红,差点没落下泪来。

    陶商突然站起身来,走到帅帐口,招呼裴钱过来,并在他耳边寥寥数语,裴钱得到了陶商的吩咐,随即领命而去。

    少时,便见帅帐的帘子被掀开,裴钱领着一众普通的士卒们走入了帅帐之内。

    但见那些士卒在裴钱的示意下,排开队来到了胡才的面前,单膝跪倒在地,一起拱手,共同朗声道:“胡帅!”

    胡才见状先是一愣,半晌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直到好一会方才回过味来。

    这些跪倒在地的士卒,都是从白波谷自波城逃出来,归顺陶商的白波降卒。

    “大公子……您这是……”

    陶商友善的笑笑,道:“陶某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胡兄看一看,从白波谷出来投诚到我军帐下的士卒,陶某全都接纳善待,只要肯诚心归顺的,在陶某这里就永远削去所谓的贼名,今后大家便都是亲如一体的兄弟!”

    胡才心中暗自感慨,既对陶商肯收纳白波谷士兵的举动而感动,又对他的深沉的机谋而感到敬畏。

    胡才明白,陶商把这些投诚过来的白波谷士兵领到自己的面前,一是让自己实打实的能知道白波军的士兵只要是肯投诚过来的,一定会受到徐州军的庇护。

    第二,陶商却是在提醒自己,自己回白波谷后,若敢朝秦暮楚三心二意的话,有这些投诚过来的士兵在这作证,陶商有办法让他们将胡才在帅帐与自己密谋的讯息传递到白波谷中,到时候入了郭大的耳朵,他胡才就里外不是人,绝没有好下场。

    那些白波谷投诚到徐州军的士兵在拜见过胡才之后,陶商又让裴钱将他们送走。

    然后,陶商便又对胡才言道:“胡兄,看见了吧?任何一个投诚过来的人,我都会诚心实意的善待他们,希望胡兄能够明白我收纳白波军的苦心,更能倾心助我,让白波军与官军之间的仇怨早日了结,减少那些本不应该发生的牺牲与杀戮。”

    胡才早就已经没有了退路,一听边连连点头,赔笑着说道:“一定,一定!胡某既然已经归顺,那就是公子的人,公子说什么,胡某一定全部照办。”

    陶商的举动虽然断绝了胡才的后路,但同时也让胡才的心里压力减轻许多,照现在这样的情况来看,陶商他并不是想消灭白波军,而是仅仅想收服白波军而已,那自己为他做事,也不算上是背叛,相反的,自己还是为谷中的弟兄们寻一个好的前程!

    不得不说,胡才很会自我催眠。

    陶商点点头,犹豫了一下,突然又起身拍了拍手。

    帅帐之外,裴本和裴净两兄弟抬着一个箱子走进了帐篷内。

    陶商的脸颊不令人察觉的抽搐了一下,接着露出和善的笑容,道:“陶某为人,一向恩怨分明,是我的敌人,陶某绝不怜悯,誓必灭之!但肯做我朋友的人,陶某也要让他得到意想不到的赏赐,这箱子中……”

    说到这里,陶商停顿了一下,语气骤然变的有些发抖。

    “这箱子中……有……有一万钱,是我的一点心意,请胡兄收下。”

    裴本打开箱子,胡才向着箱子里一瞄,不由的一阵眩晕,

    郭大为人小气,对手下这些渠帅管理很是吝啬,导致胡才当了这么多年大帅,却基本没得到过什么赏赐。

    他这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啊!

    这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些,突然到让胡才感觉自己都爽上云霄了。

    胡才因为激动,说话都有些结巴:“陶……大……公、公……”

    陶商笑了笑,轻声道:“胡兄不要这般激动,把舌头捋直了说话,大公公这称谓,我不是很愿意听。”

    “陶大公子!”胡才咬着牙激动的把称呼说全:“陶大公子,您这也未免太客气了……”

    陶商笑着言道:“仅仅是一份见面礼而已,也是对今日惊了胡兄略做一点补偿,还请胡兄务必要收下,待这场战争结束以后,望胡兄能在我徐州军中,大展拳脚,扬名四方,名垂千古。”

    扬名四方,名垂千古?我也能做到吗?

    胡才的心中甚感激动,起初陶商连威胁带恐吓,后来又搬出白波军归降的士兵给自己看,胡才多少觉得陶商是在利用自己……可现如今看起来并不是,这位陶公子是真心实意的希望自己加入彼之阵营!

    这一万钱就是他的诚意!

    想到这里,胡才又转过头去,看着箱子中的那些钱,心下感慨万千,这是他原先在白波军中时,想都不敢想的待遇。

    此时的胡才暗暗下了决心,他走上前,小心翼翼的盖上了箱子的盖,单膝下跪,对陶商毕恭毕敬的说道:“胡某不才,愿为大公子效犬马之劳!”

    陶商点了点头,又道:“胡兄,你浑身一点伤没有的回白波谷,只怕会引起郭大的猜疑,一会我的侍卫们,可能会在你身上使些手段……你懂的,苦肉计!这也是迫不得已。”

    胡才一个劲的点头,道:“明白,明白,公子想在我身上留什么伤,尽管派人做便是!不必留手,胡某皮糙肉厚,吃的起刀枪!”

    陶商笑着点头了点头,冲着裴本使了个眼色。

    裴本一伸手,做姿势请胡才出帐受刑,胡才将木箱子往肩膀上一抗,对陶商连连道谢,随着裴氏的兄弟走出了帅帐。

    胡才的身影消失后没多久,便见陶商缓缓坐下,两只眸子一下红了,瞬息间便充盈了痛苦的泪水。

    “天杀的白波贼!先是五百麟趾金,又是糜竺给我的一万钱!没了……这下家当全没了!”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