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马蹄铁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陶商蹲在地上,将那匹马的后右蹄抬起来,赫然发现它的那只不敢落地的脚掌已经被磨的出了血,马蹄上的角质层很明显薄了很大一层。

    将马蹄轻轻的放下,陶商走到马匹旁边,轻轻的捋顺着它的鬃毛,马匹转过头,鼻腔中发出呼哧呼哧的声响,似是在向陶商哭诉自己命运的不济。

    “韩从事,看这战马,还颇是雄壮威武,不过是蹄磨薄了而已,怎么就不能用了?”

    韩浩摇了摇头,道:“战马本就是极其贵重之军资,若是还能继续骑乘,在下焉会如此浪费……只是马蹄磨薄,若是在两军交锋之际,极有可能会马失前蹄,亦或是失去奔驰之力,难以久持,故不得以而弃之,实非吾愿也。”

    陶商一边摸着那匹马的鬃毛一边道:“陶某倒是有一样东西可解此弊端,韩从事不妨试上一试?”

    “陶公子有办法?”韩浩闻言,眼睛顿时亮了。

    “劳烦韩从事给我预备笔墨。”

    马蹄铁的原理非常简单,按照蹄子的形状,用最普通的铁打造一个半月牙形状的铁具,配上几个不用特别长的短钉,便可以大功告成。

    白波谷内有铁匠,得到指令后便立刻施工,傍晚之时便将陶商所要求的马蹄铁打造了出来。

    为那匹右蹄受伤的马安装上了马蹄铁之后,刚开始马儿似是感觉有点不太习惯,在场地上,一点一点的挪动着,似乎在试验着这四只新鞋的大小和舒适度。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战马似乎也感觉到了穿上“新鞋”的用处和新奇感,慢慢在原地开始加速……过了一会之后就变成一路小跑了,最后变成了大跳。

    “陶公子,这……这是个什么物件?”韩浩看着那匹战马在场中驰骋,声调都有些哆嗦了,此等器具看似简单,但对于拥有骑兵的军队来说,无疑是一项可以大幅度降低战马损失的革命性突破。

    这位陶公子,居然在谈笑间就改变了汉军发展的轨迹。

    陶商笑着道:“这叫做马蹄铁,是我闲的没事时琢磨出来的,本想等回到徐州之后,在大肆普及,没想到先让韩从事看到了端倪,你可千万不要给我声张出去。”

    韩浩惊喜的转头望向陶商,额首道:“公子真乃高才,战马蹄掌,磨损巨大,我大汉各州郡府,每年因马蹄磨损而裁撤的良驹,几乎达到了两成以上……可若是安了这马蹄铁,便可将马蹄保护,而战马只需每年定期更换马蹄铁便可,如此,则可用战马便能大大增加,军费亦是大大削减……”

    韩浩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忽青忽白,陶商都有点害怕他因为激动而犯心脏病。

    “韩从事不必如此惊奇,区区一块马蹄铁而已,对于陶某来说是手到擒来,其实陶某还有很多办法可以强兵富民,只是时机未至,不便拿出来显摆……韩从事若是有兴趣,不妨随我到徐州见识一下?”

    韩浩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

    “陶公子,你这是在引诱在下吗?”

    陶商笑的阳光灿烂,重重的摇头:“引诱这个词用的不好……韩从事,陶某现在是在赤裸裸的勾引你啊,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韩浩深深的吸了口气,张了张嘴,却不知如何作答。

    摸着良心讲,韩浩虽然在王匡麾下任从事,王匡对自己亦是颇多重要,甚至连最精锐的泰山兵都交给自己统领,但对于战争这一块,王匡并不是非常的感兴趣,他最感兴趣的还是内政农桑。

    韩浩不能否认陶商做事有点碎节操,单从装成白波军打劫世家的这件事上就能看出一二。

    但韩浩更不能否认的是,陶商在治政和发展经济上确实有着他人无法比拟的独特眼光与创新。

    今日的马蹄铁只是其一,陶商前几日还与韩浩讨论过军屯和民屯的事,令韩浩大有遇到知音之感。

    自黄巾之乱以后,务农的人口大量流失,荒芜土地在各州郡比比皆是,而又值诸侯各自为政的时期,粮草的取得在一定程度几乎能左右一方势力的命脉。

    就好比这次河内征讨白波,若不是陶商最后想办法逼四大家族支持军方,三方诸侯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补给来打赢这场战争,只能干瞪眼。

    军阀不是贼寇,不能什么事都要靠抢,该讲理的时候就得讲理,当然了,如果理实在是讲不通了,那还是得动拳头。

    在所管之辖地,招募流民亦战亦屯,开垦土地,解决当前经济极度不稳定的短期粮食危机,这是韩浩一直在脑中构建的方案,只是因为想法尚未成型,且时机还不够成熟因此就没有跟王匡说……

    韩浩自认为自己的这个想法不会没有别人想到,但却万万想不到与自己能够有如此默契想法的人,居然是这位不怎么君子的徐州陶公子……

    他一开始还以为陶商真的只会抢呢。

    “陶公子的厚意在下心领了。”

    虽然与王匡相比,陶商肚子里藏着的东西更加令韩浩感到好奇,但古代诸侯之间毕竟不比后世开公司办企业,随意的从一家跳槽到另一家,是很容易被人戳脊梁骨的。

    “公子对在下如此看重,浩心中甚是感激,只是王府君毕竟对在下有提携之恩,随随便便的就跟公子走,别说浩心中有遗憾,只怕王府君也不会乐意。”

    “不乐意就揍到他乐意,这样行不?”陶商试探着帮韩浩想办法。

    韩浩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层细蒙蒙的汗珠,一边擦拭一边摇头:“陶公子……莫闹。”

    “哎。”

    眼看着韩浩可怜巴巴的样子,陶商心中也知道了他的难处,惋惜的道:“不能与韩从事共事,实在是陶某毕生的遗憾,虽然很舍不得……但韩从事忠心侍主的理由实在令人无法多言,陶某想不放弃,只怕也是不行的了……”

    韩浩低头看了看被陶商紧紧攥在手中的衣袖,怎么拽了拽不出来。

    “公子这表现……可不像是要放弃的样子啊。”韩浩头上又流汗了。

    陶商终究还是没能靠自己的魅力说服韩浩加入徐州军的阵营。

    不过他终归还是受降了十一万的白波军,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就算是寥做弥补吧。

    眼看着在谷内的修整时日以长,兵马整备与白波军的编制工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

    可王匡却像是丢了一样,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虽然知道就这么不打招呼离开对主人家有些不敬,但陶商确实没有足够的时间继续在这里耽误下去,从河内世家那里劫来的物资是有限的,若是再不迅速回返徐州,再待下去便是坐吃山空。

    是时候启程了。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