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外来士族(第一更求订阅与月票)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此时的陶商并不知道,他这太平公子的名头,在长安已经被别有用心的董卓以诏令的名义,彻底安死在自己的脑袋瓜顶上。

    若是知道“太平公子”这个土掉渣的名头,日后将成为自己纵横天下的金字招牌,陶商不知道会不会晕到吐血。

    不过这事对陶商来说是后话。

    月旦评已经出来了,陶商纵然不喜欢许靖的画蛇添足,但细想想,毕竟人家也是一番赤诚,自己也不好意思蹬鼻子上脸,有些人想要还要不来呢。

    “大哥!”

    司马懿蹦蹦跳跳的跑到正看着士兵们搬运货物的司马朗身边,高兴着道:“大哥,原来你认识太平公子啊,怎么都不告诉我!”

    司马朗颇有些不耐烦,皱了皱眉道:“太平公子是个什么东西?”

    紧跟着司马懿走来的陶商闻言不由的脸色一僵。

    沉默了好半晌,陶商方才郁郁寡欢的对司马朗道:“那个东西便是陶某。”

    司马朗一下子就尴尬了。

    小正太司马懿则是一脸嬉笑的将写有月旦评的简牍,递到了司马朗的面前,司马朗将其缓缓展开,一目十行的看了起来。

    半晌之后。

    “陶公子,你看这事闹的,朗最近实在是忙的紧,连最新的月旦评也没时间看,闹出这么大一个误会——朗,尴尬的紧。”

    陶商急忙摆手,道:“司马兄不必客气,要不是令弟,商也一时难以知晓月旦评上的内容,该感到惭愧的人,是陶某才对。”

    二人彼此谦虚了一会,一个说惭愧,一个说尴尬,话语之间对彼此都是客气至极,倒是小司马懿,一会左瞅瞅,一会右瞅瞅,脸上一直挂着萌萌的笑容。

    陶商和司马朗彼此客气了一会,陶商突然转头看了看小司马懿,心中泛起了一个念头。

    “司马兄,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陶商伸出手,示意司马朗跟他到院落中的角落单独谈谈。

    司马朗虽然不明白陶商搞的什么名堂,但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便与陶商走到了院子中的一处角落。

    “司马兄,适才见了令弟,陶某不知为何,感觉与这孩子颇为投缘……如此,倒是有一个不情之请了,就是不知道司马兄能不能给陶某这个面子。”

    司马朗见陶商如此客气,不由好奇的言道:“陶公子有何要事?不妨直说。”

    陶商斟酌了一下用词,方才缓缓言道:“司马兄此次迁离温县欲去黎阳,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为了躲避战祸之灾,只是依照在下看来,你即使是举族去了黎阳,也未必能够得到最满意的结果。”

    司马朗闻言皱了皱眉头,颇是好奇的望着陶商:“还请陶公子尽叙话中之意。”

    陶商清了一下喉咙,道:“司马兄之所以离开河内,乃是因为河内的地缘问题,此处乃是三关与北地的要冲所在,如今关东诸侯与董卓不睦,河内所受的冲击必然频繁,可是司马兄想过没有,黎阳就一定会安全吗?”

    司马朗的面色很平静,道:“黎阳接连黄河,通河南河北,属兵家自古必争之地,若南北有战事,也非理想居所,这我懂,但毕竟有姻亲赵威孙在彼,多少能照顾我们一下。”

    陶商的表情显得很真挚:“不瞒司马兄,黎阳地处袁氏境内,如今袁绍从韩馥手中取走了冀州,而韩馥让冀州乃是因惧公孙瓒南来,试问以袁盟主之威,岂能与公孙瓒友好相处?而公孙瓒乃北地枭雄,连上官刘虞平日里亦是多有不敬,且青州的田楷和孔融都与公孙赞相厚,他们的治所距黎阳可都不远啊。”

    说到这的时候,司马朗的面色已经开始发青。

    陶商继续道:“我看你司马家就算是迁移到了黎阳,也未必能过上太平日子。”

    司马朗心中知道陶商说的颇有道理,可问题是……

    “陶公子,不去黎阳,朗一时半刻还真寻思不出我司马氏究竟应迁往何地。”

    陶商笑嘻嘻的道:“司马兄有没有想过去徐州?”

    “徐州?”司马朗闻言似是惊诧了一下,沉默了半晌方才缓缓道:“陶公子的意思是?是让我司马氏举族前往您陶氏的属地?”

    陶商点了点头,道:“不错,徐州当年虽然也曾遭到过黄巾的袭扰,但如今却已安定,昔日在徐州作乱的黄巾,已经全部迁往青州,而且徐州远离是非,特别是距关中甚远不与董卓相交,徐州北面是青州的田楷,南面是扬州诸郡,西北面是兖州的刘岱等人,都与我陶氏关系不错。唯有西南面的豫州和江淮诸地被袁术盯住,但在如今天下各州郡中,已算相对安稳的了。”

    司马朗闻言没有说话,他知道陶商多少有些夸大其词。

    徐州地处中原之东,说好不好,说坏不坏,但论及复杂程度,确实是比眼下的河北好很多。

    只是陶谦那个人,司马朗对他并不是非常看好。

    不过仔细想想,陶谦纵然一般,但这个陶商感觉却不是个省油的灯。

    而且这次的月旦评,许子将给他的评价如此之高,再观察此人的所作所为,倒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依靠。

    见司马朗犹豫不决,陶商又给他下了一副猛药。

    “司马兄,王允也会随我迁往徐州安居的哦。”

    司马朗闻言一挑眉,颇有深意的看向陶商。

    却见陶商也笑着看他,两人眸中的目光,在空气中激起了一串并不激烈、却意味深长的火花。

    太原王氏乃是并州第一门阀,而王允又是朝堂三公,虽是只身前往徐州,但其政治影响却相当之大。

    曹操当初曾跟陶商说过,王允入徐州,让他切记强宾不压主。

    这个所谓的“强宾”,不是指王允会抢了陶谦的权力,而是指徐州本土的士族平衡。

    王允身为公卿老臣,亦曾历经过党锢之争,在上层党人士族中,占有较重的地位,陶氏一旦迎接王允过去,徐州本地的世家望族在州内的权重,必然会因为外来士族而产生变化。

    其实陶商也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陶氏虽也属于士族,但徐州本地四大家族权柄颇重,若是能通过王允引领外地士族进入徐州,陶氏居中调停,说不定对权力的重新分配与巩固或有奇效。

    君不见历史上的曹操在经历了张邈和陈宫的叛乱后,便一力重用颍川士族,来平衡兖州本地的士族力量。

    在陶商看来,在这个大时代的背景下,想要彻底的消灭世家在政治上的影响是不太现实的。

    这不是一代人两代人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历史上的曹魏,武帝曹操是打压士族的急先锋,但在曹操掌权期间,因其对消除世家影响的手段过重,导致了曹魏与天下望族间的关系曾一度紧张。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很显然被曹操打压的士族群体没有灭亡,反而是在曹操死后猛烈的爆发了。

    文帝曹丕为了代汉,又将士族群体重新拉拢,并推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因曹氏头两代人的吞吐力度过大,使曹魏政权和天下士族的关系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再加上蜀吴的屡次犯境,犹如催化剂一样的逼迫曹魏必须将对外的权力分散,最终让司马氏乘乱争得了大部分的士族资源,曹魏为旁人做了嫁衣。

    这种事不仅是魏晋,直到五代隋唐亦皆有之,李世民也不能完全搞定。

    期间所转换的不过是权柄的往来交替与政治平衡。即使是后世,所谓的士族在全球亦是存在,只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

    有人的地方,就存在阶级与斗争,这是一种很正常的社会现象,不能消灭,只能随着时代的发展去适应,去平衡。

    而司马朗在听说了王允亦是会去徐州居住,心下则开始斟酌了起来。

    毫无疑问,太原王氏在三河之地的影响比司马氏要大了许多,王氏和司马氏都属于并州世家,若是王允也去徐州的话,总好有个照应,跟随同为三河地界的王氏大佬在同一个地方,就冲同为并州门阀的关系,王允多少也会为司马氏争取一些好的资源。至少比单靠司马氏的名头去黎阳创业要容易的多。

    而且司马朗也不瞎,王允那妖娆的义女与陶商眉来眼去,他多少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想通了这些,司马朗心动了。

    “陶公子,此事且容朗回去,与族中诸长商议商议……如何?”

    陶商也知道事关重大,不好过多的催促他。

    此事成与不成,尚在两说之间,而且迁移以王允为首的士族入徐州,会对当地士族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陶商也不好推断。

    但有些事,终归还得尝试一下,权力的削减必须要在混乱的情况下进行。

    徐州目前稳定的士族格局,不适合陶商动手。

    司马朗在犹豫揣测,陶商又何尝不是呢?

    “滋事体大,司马兄确实该细细琢磨,陶某今日先行告辞,待我将南匈奴的事解决后,会再来征询司马兄的意见,想必在那个时候,司马兄心中当有决断。”

    司马朗冲着陶商稍一欠身,道:“好,到时候在下一定给陶公子一个满意的答复。”

    陶商又与司马朗说了一会闲话,待司马家的行李都装车完毕,他便向司马朗告辞。

    司马朗亲自将陶商和韩浩送出府外,临走之时,陶商还冲小正太司马懿亲切的打了个招呼。

    看着陶商等人慢慢消失的身影,司马朗突然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仔细一琢磨,他便问司马懿道:“二弟,你是怎么见到那两个人的?”

    司马懿萌萌的眨眨眼:“在府内啊!在府内西院的书房里。”

    司马朗皱着眉头,转身就奔着西院的书房而去。

    进了书房后,司马朗左右来回溜了一大圈,将屋内的陈设挨个捋顺了一遍之后,方才疑惑的喃喃自语道。

    “奇怪,我那澄泥砚台……怎么找不到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