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麴义与徐晃(第二更求订阅与月票)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回往太守府的路上,韩浩的脸都绿了。

    绿的原因没有别的,就是因为陶商在路上一直把玩着一块澄泥砚台。

    如果韩浩没有认错的话,这块砚台,长的跟适才在司马府中的那块一模一样。

    可恨的是陶商偏偏说这是他的。

    长得这么相似的砚台——兄弟砚啊?

    自己这么紧盯着他,居然还是被他得手了,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拿的。

    韩浩觉得自己做人非常的失败,无颜面对河内乡亲父老。

    到了太守府,陶商没有闲着,立刻与韩浩研究起了小王子于夫罗的事情。

    “于夫罗现在屯兵在河东,他麾下的匈奴兵将不算太多,但若凭我们河内的兵马和陶公子这五百士卒,跟他打还是有些吃力,需等麴义的兵马抵达,方才有把握,而且张杨现在还被其拘禁着,一旦妄动,只怕便会伤及到张杨的性命,袁绍对张杨到底是不是想保全,咱们现在都说不准。”

    陶商听了韩浩的分析,觉得很满意。

    自己留在这里帮忙镇场子,纯粹就是为了袁绍的面子,真要让徐州军去跟于夫罗拼命,陶商觉得犯不上。

    有麴义这样的统兵能者率众前来,根本就没有自己表现的机会,不过看来袁绍这次是动了真火,打定决心要收拾掉这个叛徒小王子了。

    “麴义的兵马大概什么时候能到?”

    韩浩掐指算了一下时间和行程,半晌后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这一两日,到时候咱们与他合兵一股,前往河东。”

    ……

    韩浩的日子算的很准,两日之后,麴义所率领的袁军果然赶到了河内。

    陶商也终于通过这次机会,见到了这位在袁绍麾下,可以称之为最厉害的河北名将。

    麴义原本也是韩馥手下的部将,却因为与韩馥产生了矛盾因而在地方反叛,韩馥自然而然的派兵征讨他。

    可悲的是韩馥身为坐拥冀州的一州之主,却不敌麴义一叛将,被他揍的屁滚尿流……也不知道是韩馥有心放水,还是麴义太厉害了。

    陶商知晓,历史上的麴义功勋卓著。

    在袁绍平定河北的多次会战中,麴义的功勋毫无疑问都是名列前茅,特别是袁绍和公孙瓒争雄河北,公孙瓒麾下的有生力量,基本上都是被麴义消灭的,可惜后来他也是因为居功自傲,而被袁绍处死。

    陶商见了麴义的第一面,就能感觉的出来,这个人身上有着一身的傲骨。

    不是麴义刻意在陶商面前显示出了傲气,相反的,麴义对陶商和韩浩很是客气。

    但可惜的是他的那股子傲劲深深的刻在了骨子上,属于活脱脱的纯傲娇气质。

    有的人天生看起来长得很温柔,有的人天生看起来长得很狡猾,有的人看起来长得很聪明。

    麴义的气质独特,看起来天生很/逼……装逼的逼。

    “奉袁公之命,此番特来征剿匈奴叛逆于夫罗,一则替王府君讨回公道,二则救张杨公于虎口,得陶公子和韩从事相助,义感激不尽。”麴义说话很客气,和他那股子牛逼哄哄的气质很不搭调。

    “麴将军客气了,陶某在河内的兵马不多,只有五百普通步卒,大部分都留在了黄河渡口看守白波贼众,还请麴将军不要见怪。”陶商说话彬彬有礼,既显谦恭,又显随和。

    陶商的表现令麴义感到很舒服,他来时曾暗中得到了袁绍的吩咐,要善待这位陶氏公子。

    虽然他不知道袁绍与陶商具体是什么关系,但麴义多少明白点,陶商私下里定然是与袁绍有着某种承诺的,不然袁绍不可能特意关照于他。

    如此算来,这位陶公子和自己,便算是同僚了。

    “陶公子,义曾听袁公言,公子于去年岁末率众北上平白波贼,历时数月终有所成,本当克期全功,回返家乡乘欢于陶使君膝下,怎奈事出突然,哪曾想那匈奴贼于夫罗居然公开背反,先是用计杀了王府君不说,还挟持张公为人质,着实是大逆不道!袁公令我克期必擒此獠,还请公子委屈数日,待义破匈奴之后,咱们一同东归,义亲自走黎阳送公子回徐州。”

    陶商摆手笑道:“麴将军客气了,能帮袁公的忙,着实是陶某的荣幸,只是我不甚了然,于夫罗和袁公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陶商问的话,也是韩浩想知道的,毕竟事关王匡的死,不由他不上心。

    韩浩立刻竖起耳朵听着。

    麴义无奈道:“说来惭愧,当日袁公与王府君、张杨公共同起兵讨伐董卓,屯兵河内之时,正逢于夫罗请诚相投,当时袁公见董贼势大,便想多一个盟友总是好的,一时心软将于夫罗收于麾下,卓其与张杨公共同屯兵于漳水,不想此獠见我大汉乃多事之秋,竟生叛逆之心,挟持了张杨公不说,又派兵入白波谷打探消息,王府君一面派人知会袁公,一边亲自领兵前往漳水探听虚实,不想于夫罗假借张杨公印绶,诱骗王府君深入,设兵埋伏,害死了王府君。”

    说到这里,麴义又露出了一副义正言辞的表情,怒道:“匈奴贼子端的猖獗,做下此等叛逆之事后,居然还派人去袁公那,邀请袁公与他一同叛汉,事成之后则平分汉家天下,简直可笑至极!”(听着有点二,但历史上有这事。)

    陶商听了感觉非常无语……这位于夫罗小王子,脑袋是不是有点秀逗?

    他一个南匈奴的落魄王子,自己的族群都混不下去了,能在袁绍麾下谋个吃饭的地方就算不错了……现在居然自不量力,打起了推翻汉王朝的主意?

    你一个偷渡人口,异想天开推翻汉朝也就算了……但无语的是,你居然还要张罗让袁绍入伙?

    四世三公的名门之后,难道会放弃多年的名门声誉不顾,跟你一个马上民族的彪子,去“呜呜啊啊”的满哪攻城掠地……这跟打开自家的大门让小偷进屋,然后还给他端茶送水、帮着小偷数钱有什么区别?

    这位匈奴小王子,是情等着作死的节奏啊!

    他不派人邀请袁绍造反倒好,他这么一招呼,袁绍为了标榜自己的清白,想不整死他都不行。

    看来小王子没有继承大位,脑袋多少受了些刺激,已是不能以常人之思想来度之。

    “这位于夫罗王子……当真是个不世出的奇才啊。”陶商感慨一叹,似讥讽似嘲笑的摇头苦笑。

    麴义“嗯”了一声,算是对陶商言下之意的赞同,随即问韩浩道:“韩从事,不知那于夫罗的兵马现在屯扎何处?”

    韩浩恭敬的道:“于夫罗的兵马,在挟持了张杨公后,便皆屯扎于河东杨县附近,暂时未有所异动。”

    “原来如此。”

    麴义点了点头,道:“陶公子,韩从事,事不宜迟,咱们也别耽搁,火速前往杨县,早日破贼,也算是早日对去世的王府君有一个交待。”

    “麴将军稍安勿躁。”陶商沉稳的对麴义分析道:“于夫罗有张杨公在手,颇为有恃无恐,且听闻其部这些年屡犯河东之地,想必河东当地官民对其亦深恨之,不妨让韩从事置书一封,交付给河东郡的太守,请他帮忙,或接应或引导,一致对付外族的事,河东太守应该是不会拒绝的……对了,河东太守现在是谁啊?”

    韩浩很是无语。

    谋划的非常到位,证明这位公子的智慧确实不一般,但无奈的是这位公子出了策略却连河东太守是谁都不晓得。

    基本功不过关啊。

    “河东太守,乃是已故老太尉刘宽之徒,北地泥阳人王邑,风评亦算不错,在河东当地颇得官民爱戴。”

    麴义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就劳烦韩从事以代河内太守之名,派人置书一封与王邑,我等则速速出发,前往河东杨县破敌。”

    陶商和麴义、韩浩等人计较已定,韩浩随即点齐河内的三千泰山军,加上陶商的五百步卒,随麴义所率领的本部人马,径往河东郡杨县而去。

    河东郡守王邑乃是耿直刚正之人,在得到了韩浩的置书之后,随即回书,陈明会派遣河东郡兵曹参军领三百郡兵,作为向导,引领麴义、陶商等人消灭于夫罗。

    麴义的行军速度非常快。

    从怀县赶往杨县,大概有六百多里的路程,麴义督促兵马,只用了四日的时间就抵达了目的地。

    这种赶路法令陶商非常吃不消,但匈奴人毕竟属于游牧民族,今天东窜窜,明天西窜窜,在同一个地方通常都不会待太久,特别是于夫罗小王子在流动民族中还属于被驱逐出境的,跟流浪汉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想要抓住这样的人,在时间上就一定要做到提速。

    磕磕绊绊的到达杨县,河东太守王邑所派遣的兵曹参军,已经率领河东三百郡军,在此等待麴义等人了。

    那位兵曹参军正值壮年,面容清瘦端正,颌下一缕长须无风自动,身后的随行亲卫替其拿着兵器,乃是一柄开山大斧。

    “河东王府君帐下,兵曹徐晃,奉命在此迎候诸位。”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