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随语救白绕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听到白绕诚恳的向自己咨询,郭嘉开始表现了。

    鬼才端起桌案上的酒盏,一饮而尽,用袖子擦了擦嘴,笑道:“白大帅可知郭某为何会误撞到此处?”

    白绕挠了挠头,旁光扫了陶商一眼,道:“找你兄弟?”

    郭嘉摇了摇头,嘿然道:“那可不是,郭某路经此地,乃是为了回乡。”

    白绕闻言,颇是有些不解,道:“郭先生既然是袁公的干儿子,不留在冀州好好辅佐袁公,回乡去干什么?”

    郭嘉连忽悠带骗,说话半真半假:“义父现在虽然是一州之尊,但实打实说,其势力也完全是靠着士族门阀支撑起来的,就算郭某是他的干儿子,但郭某毕竟出身旁支,身后没有宗家支撑,义父纵然是用我,恐怕也难平复众人之心,索性就派郭某回返家乡,去干点大事,日后功成,当可在冀州立足了。”

    说到这里,郭嘉顿了顿,笑道:“义父用郭某尚且如此,又如何能善用黑山?”

    陶商听到这,心中不由大骂郭嘉这不是找死的节奏么。

    不过仔细想一想,身为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鬼才祭酒,郭嘉一定还是留有后手的,因此陶商心中的话也就暂时憋住了。

    确实不出陶商所料,听了郭嘉的话,白绕的脸色果然有些不太好看。

    “如此说来,袁冀州与我黑山军,怕是做不成朋友了?”白绕面色不愉的低沉道。

    “也不尽然。白大帅不想知道郭某回乡,是准备去干什么大事吗?”郭嘉一副嘚瑟样,说话欲言又止,遮遮掩掩欲盖弥彰,看的陶商都想抽他。

    “不知郭先生领命回乡,是打算做什么?”白绕干巴巴的被郭嘉牵着鼻子走。

    郭嘉把手中空着的酒盏向着身边陶商的桌案上一撂,大刺刺的道:“弟弟,给哥满上。”

    陶商的脑袋上,顿时一缕黑线。

    你妹啊……

    陶商沉着脸从桌案上拿起酒壶,给郭嘉倒满了。

    呛死你。

    郭嘉仰头将盏中酒一饮而尽,笑道:“这南下的一路上,有青州黄巾司马俱、徐和盘桓在三州交界!汝南之地,更是有黄巾大豪刘辟、龚都,颍川黄巾何仪等,这些,都是袁冀州想要为之所依的。”

    “为之所依?跟他们?”白绕听的似是有些发懵:“袁冀州连我黑山黄巾都容忍不下,如何又能容忍的了他们?”

    郭嘉哈哈一笑,摇头道:“白大帅,这你就不明白了,黑山军何等战力,我干爹心中自然是有数的,可所掣肘者,乃其治下之门阀士族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点浅显的道理想必白帅应该明白,恕郭某说句不好听的话,门阀士族在河北之所以目下势大,不过是黑山军的实力现在还不足以对冀州有过分威胁,尚是在我义父可以处理应对的范围之内,可若是另有青州黄巾、汝南黄巾等都掺和进来,那形势又该如何呢?”

    白绕的脑回路明显有点不够用,闻言懵道:“他们掺和进来,又能如何?”

    “此消彼长,你们各地黄巾的势力一强,则士族恐慌,天下遍地都是士族的产业,如此巨大的威胁,而袁公又无力剿除之时,此时要主动让步请袁公收纳黑山和诸部黄巾的,只怕就是冀州的门阀了。”

    白绕迷迷糊糊,似是听出了那么点意思,不过还是不太理解:“请郭先生再细些说?”

    郭嘉心中暗道一声夯货。

    “郭某因出身不济而不能得义父重用,而黑山军亦是因为出身草莽而不能为义父所收纳,此次南下,郭某索性说青州司马俱徐和、汝南刘辟、龚都等人,与黑山军相盟,如此,西至太行山脉,南自黄河沿线延津渡口以南,往大梁至颍阳的势力皆为黑山势力的范围,如此雄厚之力,门阀纵然目光再是短浅,焉能不劝解袁公任用黑山?而郭某亦是成就大功,回了冀州,必可位列诸豪之上!诚可谓是两全之策。”

    陶商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郭嘉,眼中全是鄙视之色。

    天方夜谭……这不纯扯犊子嘛?你当你是谁啊?

    再说了,真要能做到这一点,张燕干脆就联合天下黄巾诸部,把袁绍直接干翻算了,还任用黑山?谁用谁都不一定了。

    哥哥,拜托你瞎胡咧也有个尺度好不好……你当白绕是得有多二?他能信你吹牛皮才怪。

    “好!”

    郭嘉话音落时,便见那边白绕重重一拍桌案,竖起大拇指道:“郭先生这手果然是妙策,这话唠的透彻!先生真是个明白人啊!”

    陶商闻言,不由的白眼一翻,心下暗自唏嘘。

    郭嘉看

    人还是挺准的,蠢人用蠢策……真没想到,还真有二货能受他这套言辞的忽悠。

    这白绕,也真是没谁了。

    不过陶商可以很确定,白绕现在肯定是在硬装。

    郭嘉白话的头头是道的谬论,适才几乎都把白绕一双眸子给说散瞳了,他现在完全就是处在一种云里雾里的状态。

    依照陶商的判断,白绕这小子很可能连“西至太行山脉,南自黄河沿线延津渡口以南,往大梁至颍阳”这一块地域究竟有多大都搞不明白。

    这种事确实是有可能的。

    在汉朝,读书真的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汉代虽然已经务具了雕版、套印、用色、连雕带套带敷、镂空版套印以及“夹缬”诸项具体技术的应用原理,但由于物资加工的落后和久经动乱的物资匮乏,简牍书章的产量还是非常低下的。

    士族争文稿,尚且百金而不得一瞻,像白绕这样的底层贫民出身的人,可能连拓印出来的中国字长什么样子都够呛能见过,其学问更是可想而知了。

    书读不起的人,州县的地图怕是更没看过几次。

    一县之内,家中能藏有郡国羊皮地图的人,手指头加上脚指头,估计差不多就能数出来了。

    像是白绕这种底层出身的人,从小到大,要是能看到过自家居住的县城方圆百里内的地图,就算是祖上烧高香有福的了。

    但白绕很显然不愿意让别人埋汰他没文化。

    他见郭嘉口若悬河,说的头头是道,一副很腻害的样子,于是也不管是真的假的,便拍着胸脯装腔作势的赞同。

    “先生之言,甚和吾心,与白某实在是不谋而同,此事对你我而言,确实都是有益之事。”

    很明显,白大帅的虚荣心有点强,亦或是可能自卑,所以不懂装懂。

    郭嘉闻言笑道:“既然如此,那事不宜迟,喝完这顿酒,郭某便即刻奔南而去,待日后功成,当有与白大帅相会之日。”

    陶商以不为人捕捉的速度,迅速的挑了挑眉,然后站起身来,冲着白绕一拱手,道:“在下也要先行返回徐州,另外我兄长既要南行成就大事,一路之上可是不能没有人保护,兄长,不如就让小弟领兵护送兄长渡河,如此也好让白大帅放心,如何?”

    郭嘉本想出言拒绝,不过转念一想,若是不按照陶商说的话办,万一白绕一时心血来潮,派黑山兵马保护自己一路南下去劝降什么刘辟、龚都之流,那这事可就不好办了。

    谁会真的去找那些傻瓜啊。

    如今陶商既然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那自己又何尝不能反过来给他一个台阶下呢?

    “既然如此,那便有劳……弟弟费心了。”

    白绕今天喝的很高兴,且一下子能结识袁绍的干儿子,还结识了两个,可谓是非常的开心,再加上郭嘉适才话里话外还为两方制定了“前途大计”,就算听不明白,但也深得白绕之心。

    既然友情已经如此深厚,又何必在乎多欢聚这一时呢?

    打着酒嗝站起身来,白绕一伸手,哼哼哈哈的道:“白某送送二位儿子!”

    陶商和郭嘉的脸色不由齐齐一变。

    “是送送袁公的……两位干儿子!”白绕急忙改了口风。

    ……

    ……

    一行人等,就这么奇奇怪怪的与黑山军的白绕结识。

    临走的时候,白饶和眭固还都是一脸灿烂的笑容,冲着陶商等人使劲挥手作别。

    陶商细细的打量着白绕,突然泛起了一个念头。

    不论一开始的目地是如何,但今日终归是与这位黑山军的白大帅有了一面之缘,这个人的骨子里虽然有贼寇的凶蛮和毒辣,但对自己这个“袁氏义子”还算是颇为认同的,其实这也算是结下了一个善缘吧。

    白绕身为黑山军的一位渠帅,身份不低,若是能保住这个人的性命,日后再与黑山军有交集的时候,或许还有一步暗棋可以下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妨一试。

    在即将与白绕分别的时候,却见陶商突然一转头,冲着白绕笑道:“白大帅,临别之时,陶某有一句良言相赠,不知白大帅肯听否?”

    白绕没想到陶商临走之前还要给自己送祝词,很是欣喜,哈哈一乐,大咧咧的道:“有什么话,陶公子但说无妨!”

    陶商沉吟了片刻,低声道:“陶某不才,曾略习三易之术,我观白大帅命格在北,往南恐凶,数年之内,黄河以南若有战事,还望白大帅为自身计较,不要前往,能在河北待着,便在河北待着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