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终回徐州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陶商的举动令郭嘉很是感动。

    这年头,身处高位还不装犊子的公子不多了。

    一边回头看陶商,郭嘉一边翻身上马,依依不舍的冲着陶商告别。

    看着郭嘉打马渐渐离去的身影,徐晃颇为不明的对着陶商道“公子,就这么放他走了?”

    陶商笑着摇摇头,道‘当然不是,你看着吧,不出十个数,这位郭先生就会调转马头回来的。”

    “哦?”徐晃诧然道“这是为何?”

    陶商的右侧,韩浩捋着胡须,老神在在的为徐晃解释道“公子的这一招,便是欲擒故纵之法,先陈以大义,再赠以马匹,后赠以路费,又以话语感动其心,那年轻人本是旁支子弟,何曾被士族这般礼贤下士的善待过?你别看那郭嘉现在作势要走,按照公子的说法,不出十个数,他便会调转马头,回到公子的面前!”

    徐晃看着陶商和韩浩两个人高深莫测的笑容,道“你们这话是真的?”

    韩浩看着徐晃颇是质疑的样子,哈哈笑道“当然是真的,公明,你若是不信,咱俩便打一个赌,不多,便赌一百钱吧!”

    徐晃似是颇不服气,道“赌便赌,怕你怎地!那我数了啊。”

    “一、二、三、四……”

    “九、十!……回来!回来啊!”

    “你们看,这不也没回来吗?那我再数几个。”

    “十一、十二、十三……”

    “九十七、九十、九十九……人都要走没影了,我还要继续数吗?”

    陶商一脸自信的笑容此刻已经变得恼怒。

    “公明……”

    徐晃迈步上前道“公子有何吩咐?”

    “派弓弩手,火速赶上前去……给我射回来!”

    徐晃听了这话直咧嘴。

    射翻、射倒、射死,哪怕是射成筛子都好理解。

    什么是射回来?

    但此时此刻,也由不得徐晃多想,他随即便去安排了十余个士卒,拿着短弩,骑着骏马,火速向郭嘉消失的方向追去。

    待那些弓弩手的影子一消失,徐晃便笑呵呵的转头走到韩浩的面前,冲着他一伸手,道“拿钱!”

    韩浩看着似是都要哭了。

    ……

    ……

    少时,随着一阵呼呼啦啦的马蹄声响起,便见那些弓弩手已经纵马赶了回来,而他们其中一个人,腋下夹着的,正是被活擒回来的郭嘉。

    郭嘉被那名士卒夹在腋下,显得分外狼狈,发髻上,还扎着一支短弩,显然适才确实是经过了一番弩箭的洗礼。

    一到了地方,那士卒轻臂舒猿,撒手便将郭嘉从腋下放在了地上。

    郭嘉一脸寒霜,扑了扑身上的尘土,然后伸手一把从发髻上把那支弩箭拔了下来,放在面前瞅了一瞅,转身问那些弩兵道“好箭法!……哪个犊子射的?”

    那名把郭嘉夹回来的士兵翻身下马,不冷不热的道“是我放的。”

    郭嘉抬手摸了摸头顶上的被箭扎中的发髻,脸色苍白不见喜怒,但似是颇有余忌,道“倒还挺有准头的,特意瞄准了射的吧?”

    士兵摇了摇头,道“不是,本来是瞄准你的后脑勺来的,结果手有点高了……”

    郭嘉“……”

    少时,便见郭嘉猛然一转身,怒气冲冲的看向陶商,道“丢你娘,陶商,你居然派弓弩手在后面暗算老子?”

    陶商无奈的一拱手,笑道“郭先生,咱们又见面了,好巧……”

    “我呸!”郭嘉狠狠的啐了一口,将手中那支扎入发髻的箭在陶商面前晃了晃,道“少来这套,还好巧?你这是什么意思?”

    陶商看着郭嘉手中的箭和他的一脸怒容,无奈的长叹口气,道“陶某诚心邀请先生入仕,可先生却拒陶某于千里之外,陶某不得已,方出此下策,还望先生海涵。”

    郭嘉的眼皮子不由跳了跳,嘶哑着道“可是你适才又是送郭某马,又是送郭某盘缠的让我走?又作何道理。”

    陶商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半晌之后方才幽幽说道。

    “问题是,你特么还真走啊……”

    郭嘉闻言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四下看了看周边的环境,以及虎视眈眈的泰山军,郭嘉不由的仰天长叹。

    “方出虎口,又入狼窝……贤弟,看你这架势,是绑也要把我绑回徐州啊?”

    陶商的面色有些发红,恭敬的冲着郭嘉施礼道“哥哥果然是当世奇才,什么都瞒不过你。”

    郭嘉的脸色有点发黑,他眯着眼睛仔细的看了陶商一会,突然道“郭某若是不答应呢?”

    陶商笑了笑,伸手招呼那名适才将弩箭射到郭嘉发髻中,又把他用胳膊肘夹回来的士卒,问道“你小子是泰山军吧?你叫什么名字?”

    那士卒恭恭敬敬的冲着陶商一施礼,道“回公子的话,小人叫尤驴子!”

    陶商闻言一皱眉,道“你怎么叫这么个怪名?”

    那泰山军弩手恭敬回道“回公子的话,小人原先叫尤狗子,有一次王府君亲自点卯,嫌弃小人的名字不够大气,让我换个名,因此小人就改叫尤驴子了!

    陶商闻言,不由抬手擦汗。

    改的是挺大的。

    王匡,活着的时候,也是个奇葩啊。

    “尤驴子,你适才射郭先生的时候,是不是瞄准了后脑勺?”

    尤驴子恭敬的道“是,不过小人射弩箭一向没准头,手总是忽高忽低的。”

    “你这个毛病很不错,日后必有前途,从现在开始,你负责全权跟随郭先生,直到咱们回徐州,郭先生若是不想去徐州,或是半道想暗中逃走,你就用你的弩箭射他,记住,这次不要瞄准后脑勺了,就直接瞄准发髻,至于你的手是高是低,是飘是忽,那就得看郭先生的命数如何了。”

    郭嘉闻言,眼泪都快下来了。

    ……

    ……

    挟持了郭嘉之后,陶商感觉良好,胸中一口快意仿佛可以直冲云霄,浑身上下说不出的潇洒痛快。

    跟贼寇头子吃一顿饭的功夫都能捡到郭嘉,鬼才分分钟拿下到手,哪个回到汉末的人能有这股子势如龙虎的牛逼气运?

    穿越者的感觉,真好。

    一行人转回到黄河的渡口边,寻找己方的大队人马,继续安排诸人往来渡河。

    此时,徐荣、胡才、许褚、糜芳等人在两岸已经将不少的白波军余众迁移到了南岸,事情进行的相对顺利。

    见到陶商等人安全回来,徐荣等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事情便步入正轨。一众徐州人马渡过黄河之后,便沿济阴、过鄄城,至山阳,横跨兖州之境。

    这一路上,基本都是属于鲍信和东郡王肱的地盘,鲍信自不必说,王肱通过刘岱亦是顺从袁绍,陶商横跨两郡之境,基本不会受到任何的阻挠,反倒还受到了所经过各县的县令不薄的安排与款待。

    就这样,一路磕磕绊绊,虽有惊,但无险,陶商等一众人马终于在历时一年之后,在初平二年春深之季,返回了徐州境内。

    陶商在东郡境内的时候,就已经派人回返彭城报信了。

    陶谦得到了消息之后,大喜过望,长子在外出征近一年光景,虽然屡屡有捷报信息,但身为一个老父亲,出于对儿子的思念和担忧还是极甚的,陶谦几乎每一天都在忐忑不安中渡过。

    讨董联盟结束之时,陶谦的心本来已经落定,但却得到了陶商的讯息,说自己要率兵北上,征讨白波军。

    在得到了这个讯息之后,陶谦差点没气晕过去,怎奈千山万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陶谦纵然想揪自己的儿子回来抽两巴掌,也是鞭长莫及,只能任他自去。

    冬去春来,老头朝思暮想,终于是把这个处于青春叛逆期的长子给盼回来了。

    听说儿子的兵马已经抵达泗水,陶谦老头立刻派遣使者,前往陶商目前所驻扎处附近的所有县城,要求各县县令,务必做到随时恭候迎接,用以调度。

    古泗河原为淮河下游主要支流之一,为山洪性河流,河水主要由降水补给,汛期洪水集中,常形成洪涝灾害,但在平静水浅之时,其在支流的风景,还是较为抒情惬意的。

    陶商的回程大军,此刻就驻扎在泗水的边上。

    陶商闲来无事,于是来到河边看看两岸风景。

    暮色已深,烟波浩渺,水边的景色让一个此刻归心似箭的少年心中颇感快慰。

    陶商来河边时,不光是他自己,另外还拽上了郭嘉。

    郭嘉现在真是有苦说不出来。

    他现在有点后悔,为什么自己的心气要那么高,好好的河北魏郡计吏不做,非要得得嗖嗖的跑回颍川去等什么心目中的明主。

    结果明主没有等来,反倒是等来了一个煞星笑面虎、无耻伪君子!

    活了二十一年,郭嘉不是没听过君主招募幕僚不从而用强的行为。

    但这位陶公子,招募自己不从后,一开始却装作大方的赠马送金的放自己走,郭嘉还以为是遇到了心胸开阔的豁达之人,没想到还没等走出二里地,就被这位大爷的手下用胳膊肘子夹了回来。

    不但马没收了,钱没有了,自己这个人还被陶商用强迫的手段逼着跟他来到了徐州境内。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