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全都要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说实话,太平公子这个雅号,也并不是有多难听,但陶商总是过不去心里的这道坎,多多少少觉得这名称用在他的身上有点埋汰人的意味。

    凭心而论,陶商更喜欢战国四公子的雅号:春申君、信陵君、平原君、孟尝君……虽然其号皆以封地为名,不见得有多么天籁悦耳,但至少也是低调内敛颇具涵养,符合一个谦谦君子应有的气质。

    可是,这太平公子的名号实在是太过直接了,庸俗不堪不说,还特别直接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人物属性,一点神秘感都没有,让人一听这名头就大概能知道你人是块什么材料。

    如此自以为是的中二装逼名头,纵观华夏五千年,陶商只知道两个。

    一个是西楚霸王……这名头不用多说,一听就知道是厚脸皮吊炸天的人才敢自居的。

    一个就是太平公子。

    见陶商的呆愣楞的望着前方愣神,陈登明显有些会错了意。

    “长公子名号虽响,可也不至于这么高兴吧?”

    陶商有一种想扇他耳光的冲动。

    回过神来,陶商对陈登解释了一下:“陈公误会了,陶某并不是高兴,只是对这敕封并不喜欢,甚至还可以说是实在闹得慌。”

    既然已经确定自己被封为邑比两千石的太守,那继续称陈登为县尊就有些不合适了,换个称呼为妥。

    陈登闻言,眼眸顿时一亮。

    陶商的话中之意,是他不喜欢太平公子这个俗气的名字,但陈登明显是会错了意。他误以为陶商说的是不喜欢被敕封为丹阳郡守。

    看来自己这次百里犒军,借故试探一下这小子是对的,换成一般的年轻人,得到了朝廷敕封的郡守职位,早就高兴的乐出屁来了。

    但这位陶公子却明显与一般的年轻人不一样,他不但不高兴,反倒是“闹得慌”,如此说来,他应该也是看出了这敕封诏书背后,所深藏的险恶用心了。

    陈登摸着修饰的整整齐齐的薄须,点头赞赏:“好,很好。”

    陶商又有一种想扇他耳光的冲动。

    性格乐观爱说“好”是没错,但什么事都说好就多少沾点嘚瑟了,人家闹得慌,你说“好”,摆明了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这样的人委实有些欠抽。

    “陶某心情不愉,陈公还说很好?不仗义吧。”

    陈登哈哈一笑:“公子勿怪,登感慨公子年纪轻轻,骤得要权,却依旧能够冷静的看出个中利弊得失与险恶阴谋,一时为公子之急智所钦佩,忍不住出言喝彩,却是教公子你误会了。”

    陶商无言以对。

    确实是误会了,不过很显然两人的误会不是在一个问题上,陶商的侧重点是在那个难听的名称上,而陈登显然看的比陶商深远。

    他看到的是一个藏在背后的阴谋,而且他也误以为陶商看出来了。

    那就让这个美丽的误会继续下去吧。

    “想不到陈公居然也能看出这个阴谋?”陶商咳嗽了一下,开始瞎忽悠。

    陈登的涵养很好,只是微笑:“登虽然只是一方县令,但对着天下大势,还是有几分度量的,公子可切莫小看于我。”

    “那我考考你,这个阴谋,究竟阴在何处?”

    陈登闻言一愣,接着心下不由暗道一声好。

    本来是我借着机会来试探你,不想你现在反倒是也借着此事来试探我?

    此子确实不凡,不错,有来有往的才有意思。

    陈登清了一下喉咙,对陶商言道:“诸侯联盟解散之后,袁绍回返河北,并取代韩馥接管冀州,如今袁绍卓其附庸九江太守周昂为豫州刺史,而袁术回返南阳后,却表奏孙坚为豫州刺史,很明显,袁氏兄弟一南一北,已经开始各使手段争雄,敌对在即了。”

    陶商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示出惊讶,历史上的袁绍袁术兄弟二人在诸侯联盟解体之后,确实进行了一场短期的争霸战。

    不过令陶商此刻感到有点痛心的是:袁绍想让九江太守周昂当豫州刺史,袁术则想让孙坚替他当豫州刺史,那孔伷怎么办?

    那便宜世叔虽然胆小,但毕竟是自己所认识的第一个诸侯,对自己也算不错,可是按照目前形势的发展,孔伷势必将成为二袁斗争中的牺牲品。

    想到这里,陶商长叹口气,面露惋惜之色。

    陈登见陶商的表情虽然有些沉痛,但没有露出丝毫诧异的颜色,显然是心中早就有数,不由更是高看了他几分。

    看来二袁相争的事,这位长公子果然是猜到了。

    陈登继续道:“除了豫州刺史的任命外,二袁的辖地也已经开辟了新的战场,听闻公孙瓒因为冀州之事,有意南下与袁绍相争,登以为,这其中多少有一些袁术的撺掇,而山阳太守袁遗乃是袁绍从兄,据闻袁绍有意让他南下扬州遏制袁术的发展。”

    陶商点头,表示明白。

    陈登继续道:“而朝廷敕封给公子的丹阳郡,如今怕是也都在二袁的目光范围之内了。”

    眼看着陈登就要说到事情的重心上了,陶商一边露出赞赏的神色,一边鼓励他道:“嗯,陈公真是个明白人啊,就快说到重点了,继续讲。”

    弄的好像他自己心里多明白一样。

    陈登有意在陶商面前展现两手,声调也不由高了几分,道:“丹阳郡目下的太守周昕乃是袁绍的亲近之人,袁绍的亲信曹操于陈留起兵时,周昕曾有相助,此人不喜袁术为人,断绝与其往来,丹阳郡领十八县城,乃东南大郡,其临近淮地,又是扬州通往中原的大门,袁术欲霸江南,必先取丹阳十八县。”

    听到这,陶商终于明白过来了。

    好端端的,难怪董卓会封自己一个太守当,天底下哪有白赠的午餐?

    这老王八蛋摆明了是想整死自己。

    袁绍的铁杆手下周昕是丹阳郡守,自己若是接替周昕上任,那就肯定会得罪袁绍。

    而袁术在南阳站住了脚跟,就一定会开始他霸占荆、豫、扬三州的计划。

    袁术现在的战略可以说很好操控。

    袁术已经占据了南阳郡三十七县中的大部分县城,他目前屯兵鲁阳,向东可以连续拿下庐江郡和九江郡,向东北则可以走豫州,直逼兖州地界。

    现在的颍川郡,孔伷已经算是袁术的附庸,就算袁术不愿意用孔伷,也有一个被他表举为豫州刺史的孙坚可以随时接替,拿下汝南,割据豫州……

    荆州七郡方面,除了南阳郡外,剩余六郡的太守肯定是挡不住袁术的脚步的。

    但陶商知道,此时此刻,已经有一位大佬早已单骑进入了荆州境内,并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将荆州北面的宗族完全整合起来对抗袁术,固守门户不让袁术以及任何势力能渗入到荆州本土,而且一守就是十八年。

    这位大佬,就是刘表。

    在这种设想下,如果袁术已经对汝南郡和淮南二郡十拿九稳,而荆州他又渗透不进去的话,那他的战略目光必然会移动至东吴,而丹阳郡十八县,正是通往扬州腹地的门户。

    想到这,陶商心下不由唏嘘。

    董卓老头看似漫不经心的一笔,竟是直接把自己送到了二袁斗争旋涡的正中心,不是得罪袁绍就是得罪袁术,甚至有可能两个都得罪了。

    “陈公分析的非常到位,和陶某可谓不谋而合。”陶商厚着面皮,既夸了陈登,又夸了自己。

    陈登谦虚的点了下头,突然反问了陶商一句:“董卓居心不良,以一郡十八县之地为诱饵,欲将公子置于炉火上烧烤,为二袁所烹食,公子打算怎么做?”

    陶商沉思了一下,站起身来,走向了身后挂在帅帐内的皮图旁边,他紧紧的盯着那副皮图,先是将手指触碰到了皮图上彭城的所在,接着又向下移动,触碰到了丹阳郡的势力范围。

    “陈先生从百里之地远来,对于此事有何高见?烦劳赐教。”陶商盯着皮图,幽幽说道。

    陈登也是站起身,走到陶商的身边,紧盯着那副地图道:“公子可以接受朝廷的敕封,但不可以去丹阳郡赴任,在徐州帮助陶使君经营,实话实话,如今的徐州之地,辖境虽为六郡,但除了彭城国外,仅有东海郡和沛国三处为使君所治,其余诸地掌控皆不深厚,臧霸屯扎在开阳,独占了琅琊九县,而下邳国相笮融,被陶使君委任督广陵、彭城运漕,他却辜负了陶使君的信任,将下邳、广陵二郡的进贡横切。”

    说到这,陈登顿了顿,道:“公子,徐州并不是那么安稳,还是不要惹祸上身,回彭城去吧,助使君彻底的掌握琅琊、下邳和广陵,才是正道。”

    陶商闭上眼睛,仔细的思索了一会,半晌之后方才缓缓言道:“我会回彭城的。”

    陈登欣慰的点了点头。

    却见陶商突然睁开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副皮图,笑道:“回了彭城见过父亲,处理完一些事情,我就会去丹阳郡上任!下邳、广陵、琅琊这三郡之地我陶家要,丹阳郡我陶家也要!董卓拱手送过来的东西,我没有理由将它拒之门外!”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