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爹卖儿子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ABL ali=ri><R><></></R></ABL>这种一内一外的内外相互辅助的策略,东汉末年的军阀们常用此策者,可谓比比皆是。

    其中用这个方法用的最得心应手的人应该就是刘表,他自己在襄阳居中策应,却令心腹大将黄祖领重兵镇守江夏,一内一外遥相策应,防备对他最有威胁的袁术与孙氏。

    后来曹操崛起,刘表又收留了西凉军阀张绣,让西凉兵屯扎于宛城,双方互成呼应之势,抵御曹操数年而令其不得南进。

    张绣降曹之后,刘表失去了南阳郡的前哨,可他并不害怕,他又启用了刘备在北方的前线替他抵御强敌足足七年。

    直到刘表死之前,都没有什么强敌能够对荆州做出过深的军事侵入,包括曹操。

    终观刘表一生,能做到这点不仅仅是他有本事,而且在战略上,这位荆州大佬一直在使用这种内外相合的方法保护荆州,而且是出人意表的成功。

    ……

    ……

    听了陶商内外相辅相成的谏言,陶谦不由心下大感安慰。

    自己的这个儿子,真的是成熟了,比起他当初离开徐州前那锋芒一瞥的才华初露,现在的陶商在政治能力和思想上,都显得更加的圆润,也更加的有远瞻性。

    “儿子,你很不错。”陶谦笑呵呵的道:“能想到如此深远,为父很高兴,说句实话,你骤然领回了这么多的外地兵将回来,为父一时间倒还真是不晓得该怎么处理,徐州本地的士族官绅,对此也是颇多顾忌的,特别是曹豹和糜竺!你若是能将他们全都领到丹阳郡去,一则可以成为我们陶氏在彭城之外的巨大臂助,你我内外相合,震慑徐州内部诸士族,二则也好断了本地世家的那些小心思,可谓一举两得,只是……”

    说到这,陶谦顿了顿,又道:“只是对于二袁那边,我们却该如何解释?入驻丹阳郡,搞不好会把他们两个都得罪了。”

    陶商正了正神色,对陶谦道:“二袁那边,想都不得罪肯定是不可能的,这个世道,咱们父子若想各方都不得罪,除非是投降,但父亲恐怕是不愿意的吧?因此二袁相争,咱们只能择一人而从之。”

    陶商沉默了一会,道:“你比较看好谁?”

    “孩儿僭越,在洛阳之时我已经主动贴近了袁绍。”

    陶谦摸着下巴上的白须子,淡淡道:“可是为父却比较看中袁术。”

    陶商笑着道:“父亲看中袁术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陶谦摸着须子的手突然不动了,似是有些不太好意思。

    老头之所以看中袁术的原因无非就是两点原因,一是因为袁术目前所居住的鲁阳位于天下正中,他一旦东向打下了汝南、九江、庐江三郡,便可直挥大军进犯徐州,而袁氏祖籍汝南,对其地影响很大,因此袁术若是想占据汝南与其毗邻的淮南二郡,在道理上来讲并不非常困难。二是在四世三公的袁门中,袁术是嫡子,身份上要比袁绍高。

    陶谦清了清喉咙,老神在在的道:“为父看中袁术,那自然是有看中他的道理,你看,首先这袁术……”

    陶商微笑着:“袁术的地缘离咱们近,是这样不?”

    陶谦闻言一愣,接着立刻摇了摇头。

    身为老子,若是让儿子猜到了心思,那日后在诸侯圈里还怎么混。

    “不对,其实啊,是因为袁术与袁绍相比,占了一个……”

    陶商继续道:“他占了一个嫡子的身份,而袁绍乃是庶出,父亲可是想说这个?”

    听了陶商的话,陶谦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太好看了。

    这臭小子,把自己的理由全都猜到了,你让老子我的面子往哪里摆?

    “听你话里的意思,似乎是非常的不看好袁术,那老夫问你,袁绍又有什么好?”

    陶商见陶谦有些着恼,也不着急,慢慢劝解道:“父亲,这么说吧,孩儿此刻在你面前,无论说袁绍如何厉害,父亲想必也都是不服气的,孩儿就仅以两件事情作为论证,言明咱们必须亲近袁绍而放弃袁术的原因。”

    “哪两个事情?”陶谦慢悠悠的道。

    “第一件,袁绍乃是庶子,却在诸侯联盟中,力压袁术一头成为公认的诸侯盟主,单凭这一点,就不是一般的庶子可以做到的,袁术虽然也不是等闲之辈,但比起袁绍,无论是在魄力和能力上,却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陶谦闻言若有所思,犹豫了半晌之后,又道:“第二件事呢?”

    “孩儿在前往酸枣会盟之前,曾在颍川联合孔伷,跟袁术以及其附庸孙坚,暗中掰过一次手腕子,孩儿感觉,袁术的野心颇大,其战略是想横跨荆、豫、扬三州之地,独霸南方,若是真让袁术达到了这个目的,父亲觉得,咱们徐州还能有消停日子吗?”

    第二条理由,方才是真正说进了陶谦的心中。

    “父亲,孩儿觉得,袁绍和袁术谁更厉害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看到他们眼下谁对咱们徐州的威胁最大,说实话,袁术近在毗邻,咱们若是不想办法遏制他,日后待他发展成东南之雄后,那徐州就危险了,依照袁术的性格,父亲难道会觉得,他得势后不会图谋咱们的徐州。”

    陶谦长叹口气。

    陶商说的话,确实在理,眼下确实不是计较二袁谁有发展能力的问题,而是看谁对徐州的贪欲更大。

    袁绍远在冀州,一时半刻却是对徐州构不成威胁的,但袁术却在南方发展,可谓是实打实的强邻在侧。

    多亏了有孩子的提点,自己着实是着相了。

    “儿啊,丹阳郡守这个职务,照你之言,是必须要接的了?”

    陶商点了点头,道:“必须要接,父亲在北方坐镇彭城,总览内务,安心筹谋收服下邳、广陵二郡,孩儿与王朗、赵昱分别去任南方的三郡太守,我在丹阳屯田养兵,发展内阵,为父亲训练出一支天下强兵,咱们父子一南一北遥相呼应,北联袁绍,西遏袁术,数年之内,我陶氏便可取代袁术,独尊东南。”

    陶谦听了这话不由乐了:“就凭你?仅靠一个丹阳郡,就想取代袁术在南方的地位?”

    陶商并没有因为陶谦的取笑而生气,只是郑重的回道:“袁术仅靠一个南阳郡就能成为一方气候,我凭借丹阳郡为什么做不到?”

    “好啦!”陶谦挥了挥手,显然是对陶商这通吹牛逼不甚感兴趣:“随你小子怎么说,不过你适才有一句话在理,咱们一南一北遥相呼应,这件事还是要的,而且白波军众被你带去丹阳郡,也确实是省了老夫很多的麻烦,也罢,老夫就亲近袁绍,并支持你过去丹阳任职。”

    陶商冲着陶谦拱手欠身,笑道:“多谢父亲成全。”

    “不过呢,不仅仅是白波军,王允和皇甫嵩,你也得带到丹阳去。”

    陶商闻言,笑颜顿时一僵。

    “为什么要带他们走?”

    陶谦不满道:“废话,他们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官大,又都是天下士族领袖,不跟你走,难不成还得留在这里祸害老夫?”

    这话说的真没道理,不留在这祸害你,跟在我身边祸害我就行了?

    “这个……”陶商犹豫着想拒绝。

    “这个事,就这么定了。”陶谦熊儿子显然很有一套,他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慢悠悠的道:“你率众去丹阳郡赴任的事,老夫需要和众人在细细商议一下,你既然回来了,便权且休养一阵子,待冠礼之后,便可赴丹阳郡上任了,这段时间,你也在彭城走动走动,特别是糜竺和曹豹那里,不可失了礼数。”

    冠礼?

    陶商犹豫的摸了摸鼻子,略显犹豫的对陶谦谏言道:“父亲,按照礼记所载,男子应是二十而冠吧?”

    陶谦闻言愣了一下,眨眨眼看向陶商,不是很确定的道:“你还没有二十吗?”

    陶商:“……”

    这种老爹,居然忘记了儿子该念几年级,陶商实在是不知道应该给他一个什么样的评价。

    “父亲,孩儿好像刚十。”

    陶谦闻言似有恍然,点头道:“对,对,刚满十,瞅老夫这记性……没事,不差那两年了,再说了,诸侯冠礼岂能和旁人一样?周公十二而冠,士族中的孩儿早一些冠礼都是很正常的,你这都已经算是晚的了……赶紧先办冠礼仪式,然后老夫就方便给你安排娶亲的事了。”

    陶商闻言顿时一愣。

    “爹,这都哪跟哪啊?”

    陶谦两只老眼一翻白:“什么哪跟哪?今日席上,王司徒与老夫单独喝酒时,曾私下里议论了你和他那义女之事,而且自打你上了月旦评之后,糜竺和曹豹,也都是暗自找老夫计较过你的亲事,看他俩家的意思,似乎也有意想和老夫攀亲家。”

    陶商闻言,嘴角不由的直抽抽。

    陶谦悠然自得的自言自语:“想当年,这些徐州士族都瞧不上老夫的儿子,如今连王允在内都想跟老夫做亲家,嘿嘿,这士族联姻可是个学问活,老夫说什么也得把你卖出个好价钱来。”

    陶商的脸有些发黑:“爹,我都听着呢。”

    陶谦好像是酒劲上来了,哈哈大笑道:“听着便听着了,不妨事,这里面,都是学问!”

    说罢,也不在看陶商,晃晃悠悠的走出了房间,只留下陶商一个人呆愣愣的看着老头的背景,心下若有所思。

    亲爹如此,真尼玛夫复何求?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