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彭城之游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第二天,陶商便将许褚、徐晃、司马氏家主司马朗、韩浩、胡才、徐荣、郭嘉、于耳鼻、刘虎俾等人引荐给了陶谦。

    对于陶商召回来的这些属下,陶谦并没有过于多问,只是礼节性的挨个垂询了一下,而且也并没有任职。

    在老头心中,陶商既然要执掌一郡之地了,则必然需要臂膀协助,这些人既然都是他领回来的,自当由陶商自己日后自行分配任职。

    身为一郡太守,在朝廷的旨意到达彭城的那一刻起,陶商就已经有了开府的资格。

    陶谦与几人谈过话之后,便挨个嘱咐这些人统统去跟陶商前往丹阳郡上任,任职之事在陶商上任后再说。

    众人中,唯有司马朗,陶谦倒是与他做了一番详谈。

    毕竟是河内望族,举族迁移至此,非同小可,陶谦还是要谨慎应对的。

    未了避免彭城内的士族体系遭到破坏,陶谦还是请司马朗暂且一同随陶商前往丹阳郡,另外他还希望司马朗能够出仕,和其他人一一样共同辅佐陶商。

    司马朗在几经权衡之下,终究还是答应了。

    而他也成为了陶商日后在丹阳郡开府之后,第一个入仕其麾下的士族领袖。

    还有,在陶商领回来的这些人中,陶谦对于耳鼻和刘虎婢颇为好奇。

    陶谦也算是久经风浪了,他当年在西北打过北宫伯玉,老头一眼就看出了这两个人不是汉族人,且气质和神态俨然不是一般的贱民。

    但于耳鼻此刻受制于陶商,面对一州刺史,也不敢胡乱说话。

    只说自己是被陶商救下的居汉境内的匈奴人,与义子刘虎婢愿为奴为仆,报答陶商的救命之恩。

    陶谦多少看出了点不对,但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对自己的这个儿子,陶谦现在还是挺有信心的。

    可他若是知道这两个人,都是有资格继承南匈奴王庭单于之位的王子和王孙,不知陶老头又会作何感想?

    除了于耳鼻和刘虎俾之外,陶谦对郭嘉显然也有点兴趣。

    虽然郭嘉与陶谦的对问中作答入流,很有远见和智谋,但陶谦明显能够感觉的到,这位来自于颍川的郭氏的旁支子弟,对自家似乎是有那么点抵触的,怎么说呢……

    好像是被绑架过来,不得已而从之也。

    想到这,陶谦不由自嘲的笑了。

    自己真实年纪大了,什么事都爱胡思乱想。

    自己的儿子,什么尿性自己最清楚?他会绑人回来?

    这想法就跟他老陶家日后可以称霸天下一样的可笑。

    陶谦没管那么多,毕竟是儿子领回来的人,他愿意怎样便怎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不入流旁支子弟,还不值得自己这个一州之主过多的操费心思。

    象征性的接见过这些外来人员之后,陶谦便忙活他自己的事情去了。

    身为一州之主,要操心的事很多,人事的事,儿子愿意咋地便咋地,自己去摆平。

    为诸人引荐过陶谦之后,陶商便请其他人或是去馆驿歇息或是回城外军营,自己则是单独留下了郭嘉,让他陪自己去彭城的街道上走走。

    郭嘉虽然不愿意当三陪,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陶商不要脸的手段他亦是多有领教,陪逛街就陪逛街,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

    ……

    彭城市集。

    陶商和郭嘉并排走在大街上,身后不远处,则是裴氏四兄弟不紧不慢的跟随保护。

    当然了,还有那位一直负责“端枪看护郭嘉”的保镖尤驴子。

    “郭兄看这彭城发展的如何?”陶商一边走,一边向郭嘉垂询。

    郭嘉慢悠悠的跟着,一边走一边道:“让我说话,可是要付麟趾金的。”

    陶商一挑眉头,道:“你这也太贪了吧?我是跟你闲聊天,又不是让你为我出谋划策,哪有那么多要求。”

    郭嘉耸耸肩,四下的看了一圈,道:“还不错,彭城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数千年夫人发展,今日一见,确是不凡。”

    陶商笑着道:“今天拽着你出来,逛街是其一,另外呢,是想和你商讨一下徐州以后当何以为战?毕竟大干哥乃是当世少有的兵家谋者,见解想必很是独到。”

    郭嘉转头看了看陶商,沉思了一会奇道:“郭某不明白,我虽然是你强行绑来的,但你从一开始就似是对郭某的能耐颇为推崇,咱俩在黑山军营喝酒骗人的那次,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陶商神秘一笑,道:“我别的能耐没有,但天下英才,陶某却尽皆熟知,如数家珍。”

    郭嘉吸了吸鼻子,将头转到一边去,没让陶商看见,颇是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陶商何等心眼,郭嘉的小动作他自然是明晰在心,但却并不说破,而是继续刚才的话题道:“奉孝兄适才说彭城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不知原因究竟是什么?”

    郭嘉闻言嘿了一声,道:“这个就要看你如何揣度了,在郭某看来,如果有需要,任何地方都会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如无需要,任何地方都会成为鸡肋之所,彭城之地,北扼平原之所,南守长江之南,西进可入中原腹地,这个地方,若是居南,其便会成为北方的门户,若是居北,他便是南方的咽喉,而且在郭某看来,彭城是唯一一处可以作为大军毫无障碍可以由南攻北或是由北攻南的勇武之地,但此处适合作为前沿之阵,却不可为治所。试想昔年,此地曾为楚、齐、三晋之分界,战事往来胶着不断,以此为治所,是颇为不智的。”

    陶商闻言点了点头,对郭嘉的言论颇感赞同。

    郭嘉慢悠悠的继续道:“刚才那一段话收金子的啊。”

    “奉孝兄,陶某不是很明白,我究竟有什么不好?为何你就不能安安心心的给我当个臂膀,非得用交易的方式给我出谋划策?若论用人之能,我感觉我虽算不上最好,但至少也是不弱,你怎么就不能甘心为我所用呢?”

    听了这话,郭嘉浪荡的笑容消失了,皱眉陷入了沉思状。

    他为什么当初直接拒绝被陶商所用……其实说白了,郭嘉心里也不是很清楚。

    或许那个真正的梗还是在他的年纪吧,郭嘉自诩乃是天下英才,非当世英主而不能投效,这是郭嘉对自己下的硬性要求。

    哪怕就是四世三公的袁绍,因为权衡冀州士族利益而不能对郭嘉量身定制合理的位置,郭嘉也会弃他而去,丝毫不会感到惋惜。

    而对自己或是别人都要求如此之高的人,突然让他投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而且年纪还只有十七八岁,在感情上,郭嘉说不通自己的心。

    当然,经过了几日的接触,郭嘉确实是发现了陶商除了贱之外……还是有一些招人佩服的地方,这也是郭嘉至今还愿意留在徐州的根本原因。

    不然的话,其实依照他的尿性,就算是真的被尤驴子射死,他也不会在陶商这苟且安生。

    说白了,还是对陶商这个人的兴趣占了大多层面。

    特别是陶商的那份不要脸的精神,一直在深深的震撼着郭嘉——你不跟我好,我偏要跟你好。

    放眼大汉十三州,姓陶的这个特点也真是没谁了。

    有兴趣归有兴趣,但郭嘉实在是拉不下脸去伺候一个小儿娃,这份敏感的自尊心一直跟随着他,以至于郭嘉弄了这么一出花钱买计的戏码。

    纠结害死人啊。

    “你今天领郭某出来逛街,不单是要和我闲聊这么简单吧?”

    对于陶商这个人,郭嘉这一段时间也一直在分析他的个性。

    他把陶商的性格密密麻麻的分析了好几卷简牍,深知这小子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物。

    手拉手领着自己逛街,他绝对不是那种闲出屁的人。

    “当然不是,眼看着我就要举行冠礼了,虽说仪式那天彭城的士族诸长冲着我父亲的面子,自然会前来相贺,但以我的角度来说,多少还得去诸公的府邸上走动走动,最不济至少也得走一趟曹豹府和糜竺的府邸,也好显示一下我的诚意。”

    “显示诚意?”郭嘉笑呵呵的道:“其实你是去探听虚实的吧?”

    陶商不置可否:“大干哥懂我,咱们买些礼品,然后再派人送上拜帖,去糜府和曹府分别走一遭。”

    “可你为什么要带上我呢?”郭嘉好奇的皱眉道。

    陶商轻轻的一扬眉,低声道:“我手底下的人,许褚、徐晃、徐荣都善战,韩浩懂治政,但他们却都不会看人,郭兄一肚子坏水,深通诡诈奸险之道,我想让你帮我分析分析,曹豹和糜竺都是什么样的人。”

    郭嘉恍然的点了点头,突然面孔一沉,郑重说道:“这也算是献策,要收聘金的。”

    “先欠着,和上次那笔一样,年底一起结。”

    郭嘉闻言吃惊的张大了嘴:“可现在才刚过年初啊?”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此之谓大丈夫,郭兄你有点出息好不好?”

    郭嘉扬天长叹。

    舔着脸能说出这般话的人,给自己当主公,其实也算是委屈他了。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