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接憧而来的美人计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听到了糜竺如此吹捧自己,陶商多少有点不太好意思了。

    太平公子急忙欠身道:“不敢当,陶某那些不过是虚名而已,别驾就别在令妹这提了。陶某多少有些臊得慌。”

    糜竺哈哈大笑:“妹子,你看陶公子多谦虚,快敬公子一盅蜜水。”

    糜贞盈盈的走到桌岸边,斟了一觞蜜水,双手举起,奉送到陶商面前,嘤嘤道:“长公子请。”

    陶商做君子状,文质彬彬的伸出双手恭敬的接过,顺便偷瞄了糜贞的那俩大胸一眼。

    嚯!山峦叠起,真乃是当世少有的神兵利器啊!

    换成后世的说法,这应该就是34D。

    “公子看什么呢?”郭嘉突然装模作样的探头过来,装傻的问了一句。

    陶商丝毫不见慌乱,淡定的回复道:“我看看这觞蜜水的成色如何。”

    真是两个老江湖啊。

    糜贞在敬过蜜水之后,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便慢慢的退到了一边,低着头不说话。

    很显然,这位妹子的性格比较腼腆,不善虚与委蛇。

    糜竺却是笑呵呵的走上前,问陶商道:“陶公子觉得小妹如何?”

    “啊?”陶商没寻思糜竺突然问了这么一句,琢磨了一会道:“你妹呀?挺好的啊。”

    糜竺笑盈盈的道:“自打今年入春之后,我这小妹便整日的缠着我让竺陪她去郊外游玩,只是彭城的公务实在是太多了,竺根本就脱不开身,子方回来了之后,也是疲乏的紧,不愿意动弹,距离公子前往丹阳赴任还有一段时日,公子若是无事,不妨替我兄弟二人领小妹去城外郊游,玩耍玩耍,如何?”

    陶商心下很是感慨。

    听别驾您这言下之意,当真是模糊的紧啊!

    你是让我领你妹玩,还是想让我玩你妹啊?

    “此事日后在提,得空再说。”陶商笑呵呵的敷衍糜竺,既不答应,也不拒绝。

    郭嘉突然站起了身,对陶商道:“公子,咱们还有事要办,就别在此叨扰别驾了吧?”

    陶商知道郭嘉是不想让自己在即将赴任丹阳郡守的当口,让糜竺钻了空子,随即借坡下驴,笑道:“奉孝兄说的事,别驾,没别的事,那我们俩人就先告辞了。”

    糜竺也不留二人,亲自将陶商和郭嘉送出了府邸。

    回到了正厅的时候,糜贞还在厅内静静等候,糜竺老神在在的往座位上一坐,问糜贞道:“你看那长公子如何?”

    糜贞想了想,回答依旧是轻声如蚊:“斯斯文文的,看着确实像是传言中的一样,是个实诚的公子。”

    “实诚公子?”糜竺呵呵一笑,摇头道:“看走眼了吧?实诚公子会从外地领回来十多万黄巾贼众?还有一大堆的外地将官、门客、士族?这小子若是真在丹阳郡占住了脚跟,徐州的士族们日后还不知会是个什么样子。”

    糜贞静静的听着,不置可否。

    “小妹是女儿家,不懂大哥说的这些东西,兄长让我怎么做,我怎么做便是了。”

    “嗯,好,这才是我的好妹妹。”糜竺笑了笑,道:“这小子不是一般人物,比他老爹可能还要厉害几分,咱们既然搭上他这条线,就不可放过,妹子放心,你是我亲妹妹,大哥我不会害你的。”

    ……

    ……

    出了糜府,陶商和郭嘉二人随即又往曹豹府而去。

    曹豹日间便收到了裴氏兄弟的拜帖,早就在家中布置了饭席,闻听陶商到了,急忙也是亲自出来迎接。

    陶商离开徐州前没跟曹豹有过什么交集,而且在出征董卓的前夕,还帮着糜家搀和了曹豹所执掌的徐州军务,甚至还揍了他亲信吴兆的小屁股,其实俩人之间算是有些过节的。

    但很显然,陶商此次带回了足矣牵动徐州风向的势力后,曹豹对他跟陶商之前的那点小过节也就完全不当回事了。

    士族之间,没有永恒的朋友或是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这位长公子目前在徐州算是异军突起,曹豹哪会因为一年前的那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跟他较劲?完全不值当啊。

    “哈哈哈,大公子,久违了,昨日您回了彭城,豹本来应该亲自前往刺史府拜会,哪曾想居然还劳烦公子亲自过来,这可真是让我汗颜了!走,咱进屋边吃边说话!”

    曹豹虽是士族,却是武人出身,说起话来多少比糜竺沾了一些豪爽之气。

    “曹将军是徐州重镇,也是陶商的前辈,陶商回了彭城,先来拜会您,是应该的。”

    曹豹闻言哈哈大笑。

    众人进了厅堂,曹豹便命府内侍女端上食鼎,并命舞姬歌舞助兴。

    曹豹一边招呼他们吃饭看舞蹈,一边哈哈的对二人解释:“豹从天戒,从不饮酒,二位可勿要怪罪于我。”

    郭嘉不以为意,随手从腰后把酒葫芦解了下来,晃了晃笑道:“没关系,自备。”

    曹豹呵呵一笑:“这位先生倒是个妙人。”

    接下来便是一边吃饭,一边看歌舞,一边闲聊天。

    曹豹跟陶商聊的事情,基本和糜竺聊的一样,主要是咨询陶商想把十余万白波军和王允、皇甫嵩、司马朗等士族党人如何安置。

    陶商耐心的告诉曹豹,他会把这些人怎么带来的彭城,便怎么原封不动的领往丹阳,让曹豹不必担心。

    曹豹听了之后没有多说别的,只是对陶商道:“大公子前往丹阳郡,没有咱徐州的心腹之人怎么可以?豹之弟曹坤现任彭城值门校尉,颇多才干,我有意向使君举荐,请他随公子一同前往丹阳,以为臂助,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陶商心中暗笑,果然是如郭嘉所言,又一个想把自己的人跟着自己安插到丹阳郡里的。

    “这个,曹将军回头自去与父亲商议,陶某不便多言,避嫌为上。”

    既不答应也不拒绝,把球踢到老爹那去,让他负起这个责任。

    曹豹见陶商应对的如此敷衍,也不着恼,只是哈哈一笑,突然起身拍了拍手。

    听了曹豹的示意,那些舞姬便一个个的都退了下去。

    过了一会,便见一个身材玲珑,长相娇俏可爱的少女,端着一壶一盅,款款的走进了厅堂。

    郭嘉正喝着酒葫芦中的酒,见又有一个女子端着饮料进来了,不由的‘嘿’了一声,悄声对陶商道:“嚯!这胸也太小了……跟糜家的那个没法比啊!”

    陶商点了点头,很是赞同郭嘉的观点:“有点平……这是小胸妹。”

    曹豹笑着站起身,对陶商介绍道:“大公子,这一位乃是豹之爱女曹媛,这孩子久仰太平公子的大名,说什么也要来见上一见,豹拗不过她,今日也只好让她出来献丑,倒是让公子见笑了。”

    陶商闻言,急忙起身施礼道:“曹将军这话说的,着实令商汗颜,小姐天人之姿,哪里有什么献丑一说。”

    曹媛听了这话,似是很和心意,娃娃脸上露出了遮掩不住的喜色。

    曹豹捋着须子,对曹媛说道:“还不过去敬公子一盅蜜水。”

    又一个敬蜜水的。

    这彭城之地,莫不是蜜蜂成灾泛滥?

    曹媛款款挪步而上,斟满蜜水,笑着奉给了陶商。

    陶商接过蜜水,顺便也是不作声色的瞄了一眼。

    36A……

    曹豹看着陶商接过蜜水,满意的点了点头,突然道:“陶公子,你觉得我这个女儿,怎么样?”

    陶商闻言不由的暗自撇嘴。

    曹豹也好、糜竺也好,一个个的都是什么毛病?

    都问我怎么样?你们家的女人怎么样,你们自己心里没点逼数么?

    “挺好的,曹小姐年纪轻轻,风姿就如此绰约,日后定是雍容人物。”

    曹豹摇了摇头,叹道:“大公子,其实豹这孩子也不小了。”

    陶商闻言一愣,旁光扫了一下曹媛的胸。

    “是吗?可我感觉是真不大呀?”

    曹豹闻言诧然道:“还不大?都十五了!已经到了可以及笄的年岁了。”

    陶商恍然而悟,这才明白曹豹说的是什么。

    所谓的不小原来指的是这个。

    “曹将军若是这么说,那还真就是不小了。”

    曹豹目光炯炯的瞪视着陶商,仿佛饿狼看到了一只小肥羊,口水都要掉落下来,弄得陶商很是不舒服。

    “听陶使君言,近期似是要为大公子举行冠礼了?”

    陶商闻弦而知雅意,曹豹的小心思他大概能猜出来一些。

    “父亲好像是有这个意向。”

    曹豹点了点头,慨然叹道:“男子到了冠礼之年,便也是到了该成亲的年岁,使君年纪大了,仅有二子承欢膝下,大公子身为嫡子,也到了该为陶氏一门开枝散叶的时候……于公于私,公子也是时候该奉献几个儿子出来了。”

    陶商听了这话很是替曹豹感到羞愧。

    看看这词用的,真没水平……还奉献几个儿子出来?你当你是通天河的灵感大王吗?

    枉费了徐州士族首领之名。

    “多谢曹将军提醒,这件事,陶某会谨记在心的。”

    曹豹见陶商如今名声大噪,手中又有实力,但还是一副谦虚恭顺的样子,心下很是有些感触。

    这孩子,是个不错的娃子,可以当女婿使唤的那种。

    想到这,曹豹便冲着曹媛招了招手,笑道:“你前几日不是说想外出郊游踏青的吗?为父却一直抽不出时间陪你,如今好了,却是有大公子从河北回来了,大公子离家一年有余,对彭城郊外的许多变化可能还多不熟悉,你不妨择日与大公子一同出去走走,一则可满足了你游玩的心愿,二则……你们俩也借机熟悉熟悉,玩玩何妨?”

    陶商不由抬袖擦了擦头上的虚汗。

    好一个玩玩何妨……糜竺让我玩他妹,曹豹让我玩他亲闺女。

    徐州有臣子如此,夫复何求。

    “多谢曹将军和曹小姐的厚意,具体怎么个玩法咱们改日再说。”

    接下来,陶商又和曹豹与曹媛父女两人虚与委蛇了几句之后,便即起身告辞。

    看到陶商离去的身影,曹豹站起身,对曹媛道:“好生跟这位长公子相处着,此事若成,不但是咱们曹家受益,也算是为父给你找了一个好的归宿。”

    那曹媛见陶商走了之后,去了适才温柔贤淑的劲,露出了原有的活泼好动,嗲道:“爹啊,孩儿不喜欢这样的文弱书生,孩儿想寻一个真正的英雄武人。”

    “哼。”曹豹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哪有那么多英雄?这天底下的英雄武人只有我一个,可惜我是你爹。”

    曹媛嘟起了嘴,道:“爹,谁说没有的,汉境那么大,难道就找不出像史上霍骠骑冠军侯那样的英雄男儿?孩儿不信。”

    曹豹长叹了口气,道:“你娘是真把你宠坏了,竟做白日梦,告诉你,那陶商如今得许子将十句金评,此番西征又得到了诸多的良将和兵马,年纪轻轻更是得拜一郡之长,已经有了和天下众诸侯平起平坐的本钱,而他现下可是刚过了十八岁,便是当年的袁绍和袁术,在他这个年纪也没有这样的成就,你若真能跟他结缘,那可是你的福分。”

    曹媛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奇道:“他有这么好吗?”

    曹豹重重的点头道:“那当然,也不看看这是谁帮你物色的,你亲爹我还能诓你不成?”

    曹媛低下了头,咬着嘴唇道:“可我感觉那书生和他那拿酒葫芦的手下,两个都不像是好人。”

    “胡说!人家是太平公子,怎么不是好人?”

    “太平公子,就能随便瞄人、人家胸吗?”

    曹媛脸色红了红,似是不太好意思说。

    其实她也不是很确定陶商适才看没看她,因为陶商那一扫之下速度极快,曹媛也只是模糊的察觉到了这么个异样。

    曹豹闻言很吃惊:“陶商刚才窥视你私处了?”

    曹媛也不敢把事说的太绝对,怕回头惹出是非,轻声道:“好像是,但女儿不敢确定。”

    曹豹疑惑的挠了挠头,看着一脸羞红的曹媛,思虑了半晌方才重重摇头道:“不会,不能,定是你看花眼了。”

    曹媛闻言急的直跺脚:“爹,为什么说不能?”

    曹豹伸出两根手指,慢条斯理的跟曹媛讲道理:“第一,那陶商生性淳朴,又有许子将冠以了太平公子的美誉,实乃是天下一等一的本分人,断然不会行此龌龊之事。第二……”

    说到这,曹豹一咽吐沫,下话不说了。

    曹媛疑惑的看着父亲:“爹,第二是什么呀?”

    曹豹哼了哼,没说话,然心里确是在想……

    第二嘛……知女莫若父,自己的女儿长得倒是水灵可爱,只是胸口那两点玩意着实是上不得台面,跟没有差不了多少,陶商瞅你脸瞅你屁股都有可能,可他断然不会看你的胸。

    真是没啥可看的啊。

    大家都是男人,男人的喜好大家都心知肚明,曹某可不能因为这事再冤枉了太平公子。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