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琅琊诸葛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陶商猛一转头,却见貂蝉端着一个小食鼎,站在他身后,盈盈笑意的看着自己。

    那小食鼎中,是一块烹的倍儿香的鹿肉。

    “适才我在偏厅,偷偷观瞧,看你光是敬酒,也没见你多吃什么东西,腹中难受吧?快垫垫肚子。”

    陶商此刻,前所未有的感觉貂蝉如此善解人意。

    “多谢姑娘了。”陶商拿过食鼎,撕下了一块鹿肉,放在嘴里砸吧了一下,点了点头,道:“不错,好吃。”

    貂蝉露出幸福的笑容:“当然了,这是我适才去厨内亲手烹制的。”

    陶商赞美貂蝉道:“人长得美,会弹琴,手艺还精,天底下还到哪去找你这么能耐的女子。”

    说到这,陶商又吃了一块鹿肉,一边品尝一边赞叹道:“吃着是鹿肉的香味,隐隐中还能闻到鸡味,你这手艺也真是没谁了。”

    貂蝉闻言,绣眉微微一皱,奇道:“闻着有……鸡味?那怎么可能?”

    陶商好奇的道:“是真的,不信你使劲闻。”

    貂蝉使劲的吸了吸气,似是突然一醒,猛然转身向后边敲去。

    陶商也顺着她的目光向后望去,却见是曹豹的女儿曹媛,捧着一个食鼎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小女子曹媛见过陶公子。”曹媛端着食鼎,盈盈俯身一拜,笑道:“恭喜公子礼成,小女子适才见公子在堂上并无所食,特意准备鸡汤,送过来给公子暖暖胃。”

    陶商诧异的看着她道:“你也来了?”

    曹媛笑着点点头,欢快道:“是啊,公子冠礼,乃是咱彭城的大事,小女子特意随父亲一同过来看看的,只不过古礼有训,小女子仅能在偏厅相贺。”

    说罢,曹媛转头看了看貂蝉,笑道:“我适才在偏厅时,就注意了这位姐姐,只是在咱彭城士族的女眷中,却从未见过如此俏丽的人物,想必姐姐便是王司徒之女吧?”

    貂蝉礼貌的向曹媛笑笑,道:“小姐想必便是彭城曹公之女吧?貂蝉这厢见过。”

    曹媛冲着貂蝉嘻嘻笑着回礼,接着便将食鼎递给陶商,道:“陶公子,这是小女子一片心意,还望公子勿要推却。”

    陶商低头看了看递到面前的食鼎,心下暗叹。

    得,这丫头一定是得到曹豹的指使,明里暗里示好来了。

    看来曹豹那老家伙,是铁了心的要跟自己发生点什么关系。

    陶商无奈的笑笑,正寻思应该怎么办,却见貂蝉赶忙道:“快接着,人家曹姑娘一片美意,你可别冷了人家的心。”

    陶商闻言一愣,转头看向貂蝉,却见她的美目中全是鼓励,清澈透明,丝毫没有任何的杂质。

    陶商心中感慨万千。

    貂蝉对自己的心意,陶商自然是明白的,而且她也是聪慧之人,曹媛到这来献媚,目地是什么,貂蝉心里多少应该是能知道一点。

    但很显然,貂蝉是那种很懂大是大非的女孩子,在这样的事情上,丝毫没有表露出一点不快,反倒是用眼神鼓励陶商。

    这婆娘……也忒懂事了吧。

    貂蝉伸手轻轻的将装有鹿肉的食鼎从陶商手上接了过去,让陶商留出手接过曹媛的食鼎。

    “好吃吗?”曹媛看着陶商撕了一块鸡肉吃,局促道。

    陶商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多谢曹小姐了,很好吃,是你亲自做的?”

    曹媛使劲的摇了摇头,欢快道:“我哪有那个本事?是我安排下人做的。”

    这丫头倒也是实在。

    陶商动了心思,逗她道:“那你会做什么啊?”

    曹媛皱起眉头,使劲的寻思了一下,方才嘿嘿笑道:“我只会吃。”

    陶商和貂蝉一下子都被她逗笑了。

    抛出士族之间彼此的姻亲利益关系不谈,曹媛这小丫头还是很可爱的,至少值得一交。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阵脚步声响,三人一同望去,却是糜竺的妹妹糜贞,颇是犹豫的向着他们走了过来。

    她的手中还拿着一盏蜜桔,行动上显得是颇为犹豫。

    陶商心中暗自一叹,好么,又来一位。

    自己的魅力当真还是挺大的,不过吸引的完全不是女眷,而是他们身后的族中男丁。

    “糜小姐,既然来了,何不过来一块共食之。”二一添作五,陶商索性给了糜贞一个台阶下。

    糜贞很显然比较文静,不如曹媛那么开朗活泼,听了陶商招呼她,糜贞直接羞臊的闹了个大红脸,但还是蹒跚的款步而来。

    “公子适才劳累,又多饮了不少,小女子拿来些果品,给公子解解酒。”

    糜贞的声音犹如蚊子一样,表现的很是羞涩,不竖起耳朵根本听不清。

    曹媛与糜贞都是士族之女,俩家的家主虽然不和,但她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却并不影响,且一看她们彼此之间还是认识的。

    “糜姐姐也来啦!”曹媛一边跟糜竺打招呼,一边艳羡的看着糜贞的胸,再低头比较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显得很是落寞。

    这就是差距啊,小胸妹嫉妒了。

    陶商看了看两个食鼎,又看了看果盘,索性一挥手道:“罢了,今日有菜有水果,咱们四个不妨在此就地对食,大家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算是凑个缘,陶某也借机会,跟两位小姐交个朋友。”

    曹媛使劲拍手,笑道:“好啊,好啊,这个吃法好,我从小到大,还没在外面吃过东西呢!”

    糜贞似是颇为犹豫,不知是该答应还是不答应。

    毕竟让旁人看到,回头传到哥哥耳中,多少有些不好。

    貂蝉看出了些许端倪,笑道:“我们姑娘家的面皮薄,陶公子若要交朋友,那还需找个僻静的地方才是。”

    糜贞闻言,对貂蝉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笑容。

    陶商闻言恍然,道:“是我疏忽了,走,咱们到侧院的亭子去,那边去的人少,咱们一边吃一边谈。”

    四人随即拿着东西来到祢庙侧园的幽静小庭。

    陶商一边吃,一边和几个女孩子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着。

    貂蝉和陶商的关系自不必说,但曹媛和糜贞与他并不是那么熟,二女身为徐州士族人,陶商与他们唠的,自然也都是徐州士族中的家长里短。

    什么王家的家主最近买了多少精田,赵家在东郊刚建了一处风景秀美的别院……

    陶氏、陈氏、糜氏、曹氏、王氏、赵氏……陶商跟几个女孩将徐州这些士族中的风闻趣事几乎唠了个遍,直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曹媛是个小话痨,叽叽喳喳的笑谈个不停,反倒是糜贞内秀,偶尔只是插上一两句嘴,其余时间一直在几个人剥桔子。

    把彭城士族圈的风闻趣事聊了遍,陶商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开始试探性的向糜贞和曹媛探口风。

    “二位小姐,知不知道在咱们徐州的士族之中,有一家应该是姓诸葛的?”

    曹媛皱了皱眉,浑然不知陶商突然提起这个什么诸葛氏干什么。

    “啊?好像,好像是有的吧,应该是有的。”

    貂蝉被曹媛的表情弄笑了,道:“曹妹妹,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

    曹媛细细一笑,不好意思道:“其实我是不知道……”

    那边厢,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糜贞却突然说道:“陶公子所说的诸葛家,可是琅琊郡阳都县的诸葛氏家?”

    一听糜贞的话似是沾点谱,陶商急忙向她垂询:“糜姑娘知晓诸葛氏?”

    糜贞轻点秀额,轻声道:“琅琊郡现为骑都尉臧霸割据,彭城本土士族往那边的走动较少,只是家兄的生意流转,若往青州去则多经琅琊郡,因此我糜家跟当地的士族倒是都有些交情。”

    陶商闻言顿时来了精神,身体往前探了探,道:“那诸葛氏怎么样?糜小姐快跟我说说。”

    眼见陶商的身体探了过来,糜贞的面色又是一红。

    糜贞低下了头,轻声道:“其实诸葛家倒也是没什么特别的,诸葛氏先祖诸葛丰乃是朝中的司隶校尉,其家族在徐州亦是有着上百年的光景,琅琊诸葛氏的家主诸葛珪早年病逝后,其弟诸葛玄为此事特意从荆州回来主持族中之事,年前听我糜家在琅琊的主持曾言,诸葛玄从荆州归来之后,最近隐隐有意举族南迁,却不知是真是假。”

    一听到这话,陶商顿时显得有些紧张了。

    诸葛氏南迁,离开徐州?

    在我堂堂穿越者的眼皮子底下让诸葛亮跑路,这是不是有点太跌穿越者的份了?

    “糜小姐,你知不知道诸葛玄为何想要南迁?”

    糜贞见陶商对诸葛氏这么感兴趣,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

    “具体的事宜,小女子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闻诸葛玄回去后,言南方清平,中原日后恐多狼烟,琅琊郡更是在贼寇臧霸的手中,今后不知会生出多少事,为保全家族太平,因而举族南下……听我兄长的话中之意,诸葛玄似是与袁术颇有些私交,这举族南下,保不齐却是袁术给他出的主意。”

    陶商闻言皱了皱眉,低头看着手中的橘子,心中暗暗的下定了决心。

    说什么,也不能让袁术和诸葛玄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把诸葛亮带走了……必须的!

    陶某好像又得使些手段了。

    这一次的对手,是诸葛氏!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