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君子-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新任太守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臊眉耷目 书名:三国有君子
    吴景的军队,此刻已经过了舒城,直奔着丹阳郡的治所宛陵县而去。

    对于这次上任,吴景可谓是信心十足,因为他的身后,有着四世三公之袁门的嫡长子,后将军袁术的支持。

    能够替袁家嫡子开疆拓土,吴景感到非常的荣幸。

    当然,袁术对他们家也是很够意思的,吴景的姐夫孙坚刚被袁术表奏成豫州刺史,而自己又立刻被袁术委以丹阳郡守的重任,来替袁术开辟扬州门户,姐夫和小舅子都用了,这样的殊荣可不多见。

    甚至连夺取丹阳郡的兵马,袁术都借给他了,若不是知道袁术极其宠爱冯夫人,吴景甚至都怀疑袁术如此重用自己和姐夫孙坚的原因,是因为袁术看上他的姐姐。

    吴景的兵马开拔到离丹阳郡不远时,突见身后的军司马高声对他道:“府君,你看前面那是怎么回事?”

    吴景勒住马头,示意身后的兵马停下,皱起眉头向着远处观看了一会,却见一只马队正缓缓向着己方行进过来。

    看纛旗上的字,似是现任的丹阳郡守周昕亲自领人来了。

    吴景“呵”了一声,脸上露出不屑之色,对身后的军司马吩咐道:“吩咐三军,列阵!”

    那军司马拱手领命,方要去安排布置,突然发出了一声“咦”,指着前方道:“府君,你看,那是怎么回事?”

    吴景顺着军司马的手指向着远处一瞧,却见周昕本人在几名随从的陪同下,身着官服,端着丹阳郡的印绶与户籍总简,正向着自己这边迈步缓缓而来。

    吴景一看到这情形,顿时楞住了。

    看这样子……好像是要投降啊?周昕这小子居然这么乖巧?

    少时,便见周昕走到吴景的马前,冲着身旁的护卫使了一个眼色。

    那护卫迈步上前,替周昕对吴景躬身道:“原丹阳郡守周公,特率郡府内众官吏,迎接吴公入驻丹阳郡,特奉上郡内十八县户籍表册总阅,请吴公总览。”

    吴景倒也是有些雅量,随即翻身下马,走到周昕面前,接过周昕手中的印绶与表册,转手交给身后人,道:“泰明,怎么突然想通了?”

    周昕面色不变,淡淡道:“两军相争,祸及百姓,周某只是不愿意牵连无辜,因而放弃而已,不为其他。”

    吴景闻言哈哈大笑,道:“嗯,好一个不愿意祸及百姓,倒是符合你的个性,不过泰明,说起来你也着实是倔强,后将军有什么对不住你的?你一直拒绝与袁公交往,早些醒悟,又何至于有今日之结局?”

    周昕闻言没有任何表情,淡然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个结局亦是没有什么不好,还请你好生照顾城内的百姓,休要苛捐重税,穷兵黩武才是。”

    吴景没有回答,他只是眯眼仔细的看着周昕,心中在思考一件事情。

    要不要做掉周昕?

    思考了一会之后,吴景终究还是暗自摇了摇头。

    他心中知晓,周昕在任期间,行政颇为爱民,风评很好,如今人家既然已经献降了,自己若是再对他动手,恐怕日后在丹阳郡的风评亦是不会太好。

    看在他这么懂事的份上,权且放他一马!

    “我接手丹阳郡后,泰明你又当如何自处?”吴景不放心,又追问周昕的去处。

    周昕面无表情的道:“放心吧,我不会在此耽误你和袁公路的好事,我自会转回会稽家乡,投奔王景兴去,你在此地愿意做什么便做什么吧。”

    吴景听了这话后,心中最后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他哈哈一笑,道:“王朗刚刚担任会稽太守,有甚好投的?不如我置书一封,荐你往后将军麾下效力?”

    周昕摇了摇,淡淡道:“谢了,周某没有那个福气,就不劳烦吴兄了。”

    吴景心下一哼,暗道,当真是给脸不要,忒不识趣。

    ……

    ……

    就这样,兵不血刃的接手了丹阳郡,吴景的心中很是欣喜,他一面置书派人送与袁术,告诉他丹阳郡已经到手,一面率军入驻丹阳郡的治所宛陵县。

    宛陵县中,早有郡内从事率领诸官为吴景接风洗尘,迎其入驻太守府。

    吴景进入郡府之后,发现郡府所设属的官人员配备不齐,只有从事和寥寥几名兵曹在任,不由的倍感愤怒,问那丹阳郡从事道:

    “吴某初任郡守,府内属官如何就你们几个到任?其他人呢?新来的上官到任他们不迎接,一个个是不是不想活了?”

    那年轻的从事一脸嘻嘻哈哈的样,见吴景生气了,也不害怕,解释道:“回府君的话,只因周府君在任时人望颇高,素有声望,听闻周府君欲卸任,很多人都是随其致仕,拦也是拦不住啊,因此咱郡守府内,目下只剩这几个,还请吴府君勿怪。”

    吴景听了很是不爽,想不到周昕在任期间风评声望居然这么高,他不干了,郡守府内居然会有这么多人跟他一起撂挑子……

    着实是不开心啊。

    斜眼看了一眼这名年轻的从事一下,吴景慢悠悠的道:“郡守府内缺了这么多要职人物,这段时间郡内杂事却是如何运做?”

    那年轻从事谄媚道:“这一点吴府君尽管放心,有属下在,一切自然给您处理的明白,不会有丝毫疏漏。”

    “哦?”吴景闻言一奇,道:“如此说来,都是你处理的了?那你把最近你处置的郡事行卷拿来我看?”

    那从事急忙派人取了最近郡内的行卷诸事,给吴景过目。

    吴景取过几卷,细细的翻阅起来,眼睛不由的骤然亮起。

    郡内诸事,处理的很得章法,事事都安排的井井有条,毫无疏漏之处。

    吴景将那些卷宗放下,颇是赞赏的看了看这名从事,道:“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郭嘉,今后还请府君大人多多指点关照。”

    吴景闻言笑了笑,满意道:“好,郭嘉是吗?不错,是个有才的,只要你忠心为吾,日后吴某少不得会提携于你。”

    郭嘉闻言大喜过望,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道:“府君大人谬赞了,属下一定刻苦勤勉,忠心侍奉府君,不辜负府君所托。”

    “好,好。”吴景满意的赞叹道。

    郭嘉笑嘻嘻的,一副谄媚相:“府君,我领您去宛陵的四门、粮仓、武库、钱库看一看?”

    吴景闻言对郭嘉又是高看了几分。

    这位郭从事,很是上道嘛!

    郭嘉将吴景从四门带到了粮仓,又从粮仓领往钱库,又从钱库去往武库,这一路上,只把吴景看的是心花怒放,大呼过瘾。

    吴景追随姐夫孙坚,一直担任的是军职,目前已经坐到了骑都尉,可是管理一片属于自己的基业,这还是第一次。

    从一名风餐露宿,领军浴血拼杀的将官,骤然变成了一名手持军政两务,统领一方的外藩,吴景一时间还有些不太适应。

    太爽了的说!

    走进宛陵县的武库,吴景看着映入眼帘中无数的刀、矛、戟、弓,喉结不由的滚动了一下,吞下了一口口水。

    还有适才在粮仓中看到的那如山的粮食,在钱库中看到的成堆的五铢钱……

    “这些,日后就都是我的了……”吴景喃喃自语,竟然是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郭嘉急忙附和言道:“府君是一郡之长,税务粮秣如何支配,自然是府君说了算,却这还只是咱宛陵一个县而已,府君别忘了,丹阳十八县,像是这样的城池,您可是还有十七个呢!”

    “对、对!十七个,还有十七个!”吴景很是快慰的拍手称是。

    从今日起,老子便也是一方强者,可以跟那些所谓的关东诸侯平起平坐了!

    舒服!

    看了看属于自己的钱粮军械,吴景犹不知足,还想继续嘚瑟嘚瑟,道:“宛陵县的校场在哪?点兵!给我点兵!吴某要亲自检阅一下!”

    看完了属于自己的物资,哪有不看一下属于自己兵马的道理?

    这个逼还得继续往下装才行。

    郭嘉却是露出一副尴尬之色,遗憾道:“回府君的话,咱宛陵县,除了一些巡城和守备的士卒外,现在实在是没有什么兵能让府君检阅。”

    “啊?”

    吴景闻言顿时楞了:“堂堂一郡治所,怎么会没有兵,你小子可休要诓我?”

    郭嘉使劲的摇了摇头,道:“属下怎么敢欺骗府君,只是周府君在离任之前,怕吴府君来宛陵与其交锋,祸及百姓,在前几日,就已经将宛陵县南营屯扎的数千兵卒全部遣散归乡,他也是打算只身回返会稽老家,咱们宛陵现在真是没什么兵可以用了。”

    吴景脸上的肌肉顿时僵硬了,犹如痉挛一般来回跳动。

    “好你个周昕,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平白的将丹阳郡拱手让出来给我!”吴景气的咬牙切齿,愤声怒道:“临卸任了,还得给我下个绊,你等着,这事咱俩没完。”

    郭嘉却是不慌不忙,劝解道:“吴府君莫恼,其实依属下来看,这事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吴景不满的转过头,瞪视着郭嘉道:“没什么不好?一座空的治所,连可用的兵将都找不出来,你管这叫没什么不好?”

    郭嘉不慌不忙,为吴景分析道:“府君,您想啊,宛陵的兵将,那昔日都是周府君一手带出来的,周府君待兵如子,他们心中皆念其恩义,您用着也未必顺手,如今都遣散了,正好省却麻烦,咱丹阳郡别的不说,但若论招募精壮士卒,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府君既然已经正式接掌丹阳郡,那就不妨招募一支忠心于自己的精锐,这样日后,用起来也方便不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