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心上人-正文 第二十四:万万没想到

类别: 作者:丹华鷇音子 书名:杀死心上人
    风暴威压排山倒海而来,我正欲本能的张开结界,却忽听得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声长啸,似利剑破空,隐隐含着天道威仪!

    “是天狐!”笑无情眉头紧皱。

    我觉得他所说的天狐应该是个非常棘手的麻烦,因为那家伙似乎也是从混沌里觉醒来的,基本上和我是一个等级的。

    我举目望去,穿越风雪,那如小山高的巨大天狐便占据了我的整个视野,尤其是那九条撼天动地的蓬松大尾巴,在整个雪色空间里犹如白浪涛涛,翻涌着一波又一波的滔天巨浪,风起云涌,那只天狐浑身雪白的几乎和天地融为一色。它仰头长啸,几乎带着撕天裂地的气势磅礴而发,似要引下天威!

    “是九劫天雷,此天狐居然是上神修为!”

    果不其然,笑无情话音未落,那天狐上方的天幕瞬间被撕开一道裂缝,隐隐有暗紫色气流翻涌在其中,那天狐双目赤红,龇牙似乎是在与那天道叫嚣。然下一刻,那苍穹便立刻迸射下一道蜿蜒曲折却天威隆隆的蓝紫色雷电直劈到那天狐身上。

    随即犹如流水般无孔不入,蔓延流通至那天狐周身,只转眼间我便看到那天狐浑身颤抖,原本雪白的皮毛瞬间电光四射,身上像是流淌着电流一般噼啪作响。一道天雷降下,紧接着就是一道又一道,毫不留情的往下砸,每落一道,那天狐便仰头长啸一声,声音惨烈,几乎令人承受不住,吐血连连。我看着轻轻捂着嘴,脸色苍白,只得无奈张开一张结界将她和笑无情罩在其中,这天狐生来为神,如今已有上神修为,若此番渡劫成功,应当是晋升为真神了,而轻轻与笑无情不过仙体,又怎能承受的住劫雷与天狐反抗的双重威压。

    我看向那劫雷的方向,心道锁生灭灵阵虽然厉害,但怎么样也是抵不过这千道九劫天雷的狂轰乱炸的,等到劫雷一过,从间必定裂缝难补,届时出去也就轻而易举了。如此想着,我就朝那方才瞥见的红色身影看去,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应当是魅姬,她早我们一步,却无论如何是不能早我们一步出去的。

    天狐还在迎接着一道道天雷的洗礼,而我也已经看到了魅姬奄奄一息的身影,她匍匐在地上,瘦弱的一点红,在极其艰难的往天狐远一点的地方爬。

    我没有丝毫犹豫,只一眨眼,便瞬移到了她的身前。

    她青丝散乱,厚厚的几乎遮蔽了整个面庞,感觉有人站在她面前,她终于停下了匍匐前进,转而缓缓抬头看我。

    脸还是那么美艳妖媚,只是原本雪白的手臂已经不知被什么划破了数道血痕,我看到她的脸色发白,衣不蔽体,虽然看起来狼狈不堪,但却给她平添了一分惊心动魄的脆弱美,支离破碎的令人心生怜悯。

    她匍匐在地,鲜红的唇角蜿蜒下怵目惊心的艳丽,幽黑的瞳孔泛着淡淡红韵水光,倒映出我纱衣璀璨的身影。

    我振臂,彩带翻飞,肘间金纱羽翼般飘洒开来,如大袖起浪,翻涌出华丽万千的辉煌弧度,渐渐在她的视线里扩张出淡金色结界将她护住。

    我看到她微微张起的檀口,低头俯视她,我眼眸晶亮,面无表情道:“你想知道我为何还会救你?”

    她眼眸闪过诧异与困惑,在我的注视下缓缓点了点头,“洪荒本就弱肉强食,你第一次救我,我可以认为是相互利用,你其实是想借我之力出堕神死域。那么这一次,你又是为何?”

    她眼神闪烁,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

    ,嫣红的唇角轻轻勾起讥嘲,“难道,你当真善良到对任何人都能以德报怨的地步?”

    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旋即转开视线,“我只是想通了一些事。”

    “哦?”

    遥望着天际那滚滚天威,我面容沉静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洪荒时代,如果我不够强大,是没有资格善良的!”

    “那你又为何还要救我?”

    “因为你是紫烬的姐姐,他很在乎你。”听着天狐几近凄厉的吼叫声,我的心竟微微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

    忽然之间就想起了坠落虞渊的小白,心里一阵难受,滞闷感涌上喉头,我望着那一道重过一道的九劫天雷,每劈一下,便会增加一道同时落下,现如今已是劈到了九九八十一道,尚不足上神之劫的十分之一。

    千道劫雷,方为真神。

    可远远的望过去,那天狐九尾摇曳,在这浩瀚的飞雪玉花中,虽没被劈个外焦里嫩,可它周身萦绕的晶莹雾障,已是被那蓝紫色雷电削成了一片片簌簌落下的透明花瓣,与漫天飞雪交织消融。

    第二十四:万万没想到-->>(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远远的望过去,那天狐九尾摇曳,在这浩瀚的飞雪玉花中,虽没被劈个外焦里嫩,可它周身萦绕的晶莹雾障,已是被那蓝紫色雷电削成了一片片簌簌落下的透明花瓣,与漫天飞雪交织消融。

    我能感应到它护体的屏障在逐渐消弱,倘若在这么继续下去,待到它无力支撑屏障,只能以本体与那浩浩天威抗衡时,它的皮毛定不能还像此刻这般光泽美丽。

    想着它那一身漂亮皮毛,和很有可能是这锁生灭灵阵阵眼的守护神兽,我便不自觉的迈开了脚步。

    “你做什么?”身后魅姬的声音显得有些惊慌,“那可是九劫天雷,你不要命了?”

    我侧过脸来看她,笑了笑,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再上前去。

    直到天雷增加到瞬间降下七七四十九道,天狐突然一声哀鸣,周身屏障骤然散开的同时,它九条尾巴挥荡出神力去挡时,有一条力不从心没有避开,恰巧被劫雷劈了个正着。瞬间炸开一一串串鲜红艳丽的血珠,划过天际做血雨坠落在洁白大雪覆盖的地面上,又是一抹怵目惊心的亮色。

    此刻劫雷已过了大半,我再不犹豫,直接飞身化作一道金光落到天狐头顶,霎时身后纱衣涤荡三千,无限曳长,几乎铺天盖地的四散如花,凝出结界,金芒万丈,将已经摇摇欲坠的天狐护在其中,同时我仰头望天,眉心凤凰神印越发金光闪闪,直到那最后怒含万千天威之势的数道劫雷朝我劈头盖脸的砸下,我才隐隐有些后悔,尤其是后悔我好像忘记了一件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于是在那劫雷终于劈在我身上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竟没给自己设屏障……

    所以渡劫者没被劈成外焦里嫩,反而是我这英雄救美的家伙被劈了个七荤八素,晕头转向,待我清醒过来时,锁生灭灵阵已经被撕开了一条口子。飞雪外泄般骤然消逝,而我们脚下的皑皑白雪也在一瞬间消融殆尽,裸露出一片黄灿灿的土地。

    天狐精神抖擞,似乎体型又大了一倍,我看着逐渐显露出来的洪荒大地,仿佛刚才的冰天雪地犹如一场幻境,阵破而虽风消逝,不复存在的犹如错觉。

    直到轻轻大叫着师尊,我这才回过神来,想要飞身下了天狐头顶。可当我伸出手臂正欲掐诀时,我却瞬间惊呆了。

    我的手臂不见了,准确的来说是变成了一只渲染着金色羽毛的小小翅膀,我下意识偏头看了看另一只手,也是一模一样的金色翅膀,一瞬间脑海中降下比九劫天雷还有轰鸣的巨大声响,我居然退化成了一只鸟……

    不对,应该是凤凰本体……

    我表示无法接受的同时,身子却被一只手握住,然后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放大了的脸。

    五官精致,轮廓分明,白皙透亮的肤色衬上那一双银灰色的眼睛,竟是好看到极致的纯粹,再加上他还有一头如雪长发,恍惚间我都还以为看到了那位仙尊。只是他眉宇间的高傲与冷厉,却是极其的张扬与霸气,与那位仙尊浑然天成的淡然不同,他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峻傲慢。他拎着我,肆无忌惮的打量了一番,轻启薄唇,“原来竟是只漂亮的山鸡!”

    这般尖酸刻薄的话本来应该是会令多管闲事的我无地自容的,可偏偏对上他散发间,头顶上那一对毛茸茸的耳朵后,我就忍不住的笑了……

    直到身后轻轻大叫着师尊跑过来,我这才啄了啄他的手背,“你可以松开我了吧?我徒弟来找我了。”

    他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的抬眸望去,直到轻轻跑到跟前,他居然直接握住我将手背在了身后。

    我:“……”

    “喂狐狸精,你把我师尊藏哪去了?”轻轻不愧是我徒弟,对着不是一个等级的强者也敢这么大声质问。可是强者为尊,轻轻这么莽撞,是会被随时秒杀的……

    收了个喜欢作死的徒弟,我不知是喜是忧……

    所幸天狐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背着手就若无其事的走过轻轻身边,想必也是不屑与小辈动手。

    轻轻还想要上去阻拦,却被笑无情一把拉住,然后只听笑无情恭敬有礼道:“晚辈无状,还望尊者见谅。”

    天狐微微眯了眯眼睛,不置可否的继续走,而我被他罩在宽大的袖袍中,实在憋屈的不行,于是便嘴巴一开一合的大声嚷嚷道:“轻轻,为师在他手里!”

    我感到天狐一僵,轻轻天不怕地不怕的声音也顿时响起,“什么?放开我师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