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的使命-《正义的使命》第一卷初露锋芒 第180章 选举村支书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旖旎小哥 书名:正义的使命
    这个电话厉元朗是打给季天侯的。刚才听孙奇说那个程老板神乎其神,厉元朗心里不踏实,上网查了程老板和他的海通公司,倒是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他想起来季天侯曾经在采石场上被南方客人骗过,厉元朗突发奇想,这个程老板会不会就是那个人?

    他打通季天侯手机的时候,季天侯刚从王祖民那里出来,一反常态非常沉稳的说道:“元朗,你是祝贺我的吗?你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嘛。王部长刚找我谈完话,明天去古铜镇报到,正是履任。”

    “镇长?”厉元朗无心中的这个电话,反而成为贺喜电话,但是从季天侯平淡的反应看,他比以前可是稳重多了。

    “代镇长,和你当初的代乡长一样,需要个过渡期。”

    “天侯,你现在的态度让我耳目一新,和那会去水明乡上任截然不同,成熟多了。”

    “是吗?”季天侯长叹一声:“我也感觉到,之前盼星星盼月亮的就等这一天。可是没想到真要到来,反倒提不起任何兴趣,平淡无奇。现在回想起来,你告诉我的真对,金县长让我在政协办坐冷板凳反思一下,对我还是挺有帮助的。”

    “你想明白就好,人这一辈子不可能事事顺心,都有挫折和低谷,咬牙坚持过去就好了,也能养成坚忍不拔的忍耐力,对于咱们这些从政的人来讲,不是件坏事。抗击打,才能抗住狂风暴雨。”

    厉元朗发自内心的感慨道:“天侯,邵万友这人不错,和何副县长交往甚密,也跟我有些交情。你去了之后,遇到问题可以和他多多沟通,实在解决不了的就找我,我跟邵万友还能说上一两句话。”

    “谢谢你的肺腑之言,我会的。元朗,你那里怎样?忙不忙?”

    见季天侯正好问起,厉元朗便将心中疑问和盘托出,并把那个程老板的资料发给季天侯,让他帮忙确认一下。

    过了一会儿,季天侯给他回了电话,说那个程老板和他认识的南方老客不是一个人,让他放心交往便是。

    第二天,厉元朗和谭刚刘树喜以及黄文发四人乘车去往刘家地村。算起来,还是刘万全出事之后,厉元朗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

    因为得到事先通知,村副主任刘平贵、村会计刘士海以及村委委员和个别党员十来个,站在村委会门口迎接他们一行。

    刘家地村中间被一条小河阻隔,分为南村和北村。南村外姓人居多,北村则是刘家人的天下。

    进入刘家地村,先要经过南村,房子破败,还有不少土坯茅草房,道路崎岖不平,坑坑洼洼。可是一过小桥,简直是两个天下,平直的水泥路,路两边还有路灯,房子大都以砖瓦房为主,还有两三栋二层小楼。

    村委会是个大院子,一排贴着白色瓷砖塑料门窗的大瓦房,窗明几净,非常亮堂。

    村委会对面是个休闲广场,健身器材还有假山喷泉,这是在冬季,若是在夏天,假山喷泉一经用起来,别有一番景致呈现。

    在广场最西边还有一个露天大戏台,听谭刚讲,天气暖和时,经常有歌舞表演,偶尔还放电影,非常热闹。

    厉元朗没作声,刘万全还真舍得下本钱,只是这本钱花的有失公允,为刘姓人随便花,可那些外姓人简直就成为下等公民,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样的干部私欲重,能全心全意为老百姓办事才怪呢。

    刘平贵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人高马大非常壮实,不笑不说话,非常爽朗和热情。

    一见面,主动握住厉元朗的双手,恭谦的问好道:“厉书记,欢迎您来刘家地村。”

    厉元朗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随后,刘平贵又把其他人介绍厉元朗认识,别人他没太在意,倒是轮到刘士海的时候,厉元朗着意多大量他几眼。

    这个刘士海,貌似和刘万全有几分相似之处,主要是那双金鱼泡的眼睛。这种眼镜虽然是双眼皮,但是有往外突出的样子,和金鱼的眼睛相似,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雅号。

    众人迎着厉元朗谭刚和刘树喜走进村委会的会议室,一看这里摆设,都比乡政府会议室好了许多。

    厉元朗坐下后,看了看在座的这些人,便问道:“刘副主任,今天怎么就你们刘家人,信明浩他们怎么没来?”

    不等刘平贵说话,刘士海插言道:“已经派人去请了,这个信明浩太傲慢了,自持当过村主任,都请了三次,磨磨蹭蹭的不愿意过来,真拿他没办法。”

    刘平贵也说:“是呀是呀,信明浩从来不拿我们刘姓人当回事儿,和我们不是一条心,就说他卸任村主任之后,从来不到北村这边来,就是开党员会他每次都请假,太没纪律性了。”

    “可不是嘛,他就是架子大。”

    “说的没错,信明浩就是这样的人,多亏刘书记不跟他计较,换做旁人,早把他开除刘家地了。”

    众人七嘴八舌,都在数落信明浩的不是。

    厉元朗也不插言,轻轻喝着茶水,信明浩不到场,今天的选举就不会进行。

    大约两支烟的工夫,信明浩带着几个人才姗姗来迟。一进来,就见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看到厉元朗露出憨厚的笑意,连连陪着不是:“对不起厉书记,我来晚了。”

    “坐吧。”厉元朗示意信明浩和那几名党员坐在长条桌两边,可是信明浩却坐在后面一排椅子上,没有和刘姓人并排坐。

    厉元朗也没强求,说了几句开场白,大意讲了这次差额选举村支书的重要性,希望在场的每位党员都要把握住自己的一票,为刘家地选举出一名合格的支部书记。

    接下来,谭刚讲了选举的注意事项和规定纪律,这之后,四名候选人分别做自我介绍,最后,就是投票环节了。

    这次是差额选举产生村支部书记,所谓差额选举,就是指候选人多于应选举人数。比如这次选支部书记一名,候选人却有四个人,那么就会采取一次投票或者多轮投票的方式,最后的胜者,必须要超过半数选票。

    要是等额选举就要容易的多,也就是说,只有一名候选人供大家选举,超过半数即可通过。大多数情况下,等额选举的候选人都能通过,因为没得选,只能是“同意”和“不同意”。

    所以这次差额选举困难要多,绝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即使有厉元朗这个党委书记坐镇,面对的情况同样十分艰巨。

    这次是党内选举,不同于村民选村主任和村委委员,没有唱票人。四名候选人作完自我介绍,然后有专人负责给在座的村党员分发小纸片,每人只可以写上一个认为合适人选,多写一个即为废票。

    刘家地村包括刘平贵、刘士海和信明浩三个,共有二十一名党员,人数不算少了。

    主要当初刘万全当政时期,大肆发展党员,一般一个村每年只有两名党员的名额,因为刘万全和马胜然关系密切,每年都有三四个,所以几年下来,刘家地村党员人数在水明乡所有村屯中,是最多的。

    厉元朗和谭刚以及刘树喜搬椅子坐在靠墙的位置,放眼观瞧。黄文发今天的表情黯淡,他知道自己的几斤几两,这次纯粹是来陪绑的。

    刘树喜当时跟他说把他报上去参加刘家地村支书选举,黄文发兴奋都没超过一分钟,马上意识到刘树喜的用心。

    无非是要让他感谢刘树喜的推荐之功,仔细一想这不是扯淡吗?黄文发不是刘家地村人,而这里的人又十分排外,他一个外乡人没根没蔓,谁会选他啊?

    果不其然,第一轮选举结果公布出来,黄文发得票数是零,票数最少的刘平贵还有六票呢,他是毛都没有一根。把他脸臊得通红,不住用小三角眼踅摸刘树喜,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挨个问候了一遍。

    最终,得票最高的是刘士海,有八票,信明浩七票,刘平贵六票,黄文发零票。因为在第一轮没有人超过半数,也就是十一票,按照选举制度,得票最高的两人刘士海和信明浩进入到最后一轮选举。

    刘平贵却没有失落,脸上依旧笑呵呵的,似乎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这一点可比黄文发成熟许多。喜怒不形于色,说明这人的心理素质过硬。

    稍事休息,大家抽抽烟,聊一聊天,喝喝水啥的,紧接着就要进行第二轮也是最为关键的投票环节了。

    厉元朗看着眼前形势,手里紧紧捏着手机,面色平静,心里却忐忑不安起来。

    不知道张国瑞那边怎么样了,有没有收获,他在等待张国瑞的消息。

    “好,接下来请大家坐好,咱们开始第二轮投票了。”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又有专人负责发小纸片,然后传来写字的沙沙声。

    几分钟之后,有人讲收集上来的小纸片交到计票人手里,然后在监票人的监督下,计票工作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一切完毕,主持人拿起麦克风,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宣读。

    同时,厉元朗的心也提到嗓子眼,比平时紧张起来……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