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降临-正文 第五十二章接连的变化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黎明之血 书名:意识降临
    那眼睛黝黑亮丽,却在张开以后猛然一缩一张,失去了颜色。

    有点滴泪珠自她眼角落下。

    未闻其声,项少龙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灿灿的收回自己的手来。

    若是女子醒来,他的手还放在那里,倒还真的是显得他有些轻薄。

    “她,这是怎么了?”项少龙见得这美妇人依然不做丝毫动弹,不禁后退起身,看向了他眼中的李济问道。

    “心神冲击过大,待会就好了”魏无道不想说出他刚才来之前的一幕,说了反而不好。

    随即魏无道又说着,“在这三个月,我需要你和她假扮夫妻在这里生活,以此才能避开这国野龙气的辨识”

    “?什么?”项少龙听此不由得惊呼了起来,他还道是就只是在这里生活三个月啊。

    “事情就是如此,你若是不答应,那么我也只能说……”魏无道见其有些抗拒,念动之下原本就虚浮在其身周的念力开始缠动,如同巨蟒扼住猎物的身体般死死的扼住了项少龙的喉咙。

    项少龙被这突然的巨力提得上浮一尺,他双手死命的扣弄着脖子,想要把那制止他呼吸的东西解开却无从知道到底是什么。

    两息之后,项少龙脸色通红的直语着

    “我……我……我答应……”

    魏无道听得他的话语,也知道他是口服心不服,但这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魏无道还有着更好的东西来控制项少龙的性命,若是项少龙表现的稍微那么顺从一点,他也不想用的。

    魏无道伸出右手食指,如针如笔,虚空点划。

    随着他的举动,在项少龙那胸膛之上有血液渗出,如同被无形的刀刃所开,这血液顺着伤痕形成了两个奇特的符篆,若是有人认得古文,便会知道这是控魂二字。

    接着一点炎力自魏无道的指尖射出,如同星火点点,落到了符篆之上。

    符篆在那一刻便亮起了红芒,项少龙只觉得心口一疼,脑海里被什么东西侵入了一般发出异样感。

    紧接着符篆隐没,那光华的胸膛之上再无半点痕迹,连创伤的血痕都无有存在。

    魏无道完成这一切后将项少龙放下,又伸手将美蚕娘吸摄而起,双目猛然变得猩红一片,意识进入这美蚕娘的大脑开始修改着她的记忆。

    项少龙见得如此良机,身怀的紫雷劲气勃发,暗自运转犹如奔雷,丝丝雷芒汇聚,要在下一刻将眼前的敌人摧毁。

    但不带项少龙发出这一击来,一阵心悸传来,运转的紫雷劲消弭无形。

    “为什么这么对我?我们不是一方的吗?”

    项少龙捂住心口,低语道。

    “你还真信了?”魏无道挑眉,诧异问道,在项少龙看来这李济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反复无常,很难想象他之前居然会心生这货可信的感觉。

    魏无道将念力植入美蚕娘的脑海之中,由之前在项少龙梦中的控制物形的灵感而来,他现在在尝试修改她的记忆。

    灵魂出窍之后,人的表意识会在羊符咒的作用之下勾勒出自我的表象,那是灵视之下的灵魂本相。

    灵体托梦,便是将人的意识投入那肉身所在的潜意识的海洋里。之前他在项少龙的梦里成功的进行了梦中造物,那靠椅的质感是自他记忆所铭刻的。

    这是魏无道使用羊符咒得出的感悟,那么反推而来,潜意识的记忆植入和人格修改是不是也能利用这羊符咒结合着念力来达到。

    念力从来是念动由心,力在巧,是他得心应手的力量。

    “你是在骗我的?”项少龙为自己的轻易信人而感到后悔。

    要是当初他没有信的话……好吧,貌似还是打不过这家伙,就连功法都是杜撰的,他可摸不着这李济的实力,不,说不定李济的名字都是假的。

    “嗯,没错”魏无道开始探查起美蚕娘的意识,承载意识行为是人的灵魂,人格模型是在后天被测量手段表述而出。

    现代没有人能如魏无道这般深刻的进入人的意识,出乎魏无道的意料的是,羊符咒将美蚕娘的记忆就像标记了时间段的录像带一般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借助着念力,一点点一滴的检索着她记忆的每一种事物,每一种情感。

    略过幼时的天真浪漫,略过儿时的遭逢的兵荒马乱,略过嫁作他人妇的慌乱,初次欢好的痛苦喜悦,略过孕育孩子的期待,略过丈夫征兵……

    第五十二章接连的变化-->>(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略过幼时的天真浪漫,略过儿时的遭逢的兵荒马乱,略过嫁作他人妇的慌乱,初次欢好的痛苦喜悦,略过孕育孩子的期待,略过丈夫征兵……

    慢着,貌似这里可以改上一点。

    魏无道将她的记忆如同书页般翻回,进行着涂改,将项少龙的存在一点点的替换着她脑海里的形象。

    去掉孕育子嗣的期待,子嗣病亡的哀伤,去掉丈夫战死时的天塌,去掉后来遭遇的不幸。

    项少龙的身形加入其中,男耕女织的生活开始一点点的加入进去。

    虚假的记忆转刻间覆盖了原本的记忆,当美蚕娘再一次的苏醒的时候,她眼前上的石锅上煮着食物,正噗嗤作响。

    阵阵肉香从锅中飘出。

    她有些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接着她看到了屋内跪坐着的两个男人。

    男人在交谈着,喝着米酒,时不时抓起席间的下酒菜,咸豆,腌菜。

    喔,我是在为夫君和他的贵客做着佳肴。

    这是夫君自山中猎来的小羊肉,美蚕娘拿起勺子自锅中搅了搅,盛起一勺汤汁。

    看着那肉油漂浮,有热香袭来。

    她不禁咽了口唾沫,好似好久没有吃过肉味了。

    她香唇轻启,将汤汁吹冷,送入了口中略作平尝。

    有点淡,猩。

    美蚕娘思考了片刻后,慎之又慎的自旁边的一个石罐里取出微黄之意的盐巴,细数几颗后投入汤中。

    将剩下的盐巴放好后,再次舀了一勺汤汁。

    味道不错,美蚕娘感受着味蕾的悸动。

    将肉汤舀起,盛放在了食器里,捧着食器放在了席间。

    接着她蹲坐在项少龙的一旁,为二人倾倒着酒水。

    见得美蚕娘熟练得招待自己与这李济,项少龙心中说不出的别扭,但手中却是没有停下。

    他的身形被魏无道控制着。

    良久,席宴散去。

    美蚕娘独自收拢着狼藉的席面。

    项少龙与魏无道来到了门口,道别,分离。

    项少龙看着门外的魏无道远去,耳旁只留下魏无道的话语

    “希望你好好珍惜这三个月的时光,在谷中三月你可自由活动,我已将美蚕娘的记忆修改,三月之后你为国野龙气接纳之际,便是分离之时。嘿”

    项少龙回头看了看那收拾碟腕苗条丰盈的少妇之躯。

    嘿,早知道现在,当时顺从点该多好。项少龙想着,最终无可奈何的关上了门,开始了三月的夫妻生活。

    在雪地里,魏无道睁着一只血眸独自向前走去,他的眼里倒映着两人屋内的景色。

    在木屋之中,屋梁之上闪着细微红芒,看着屋内春色,魏无道嘴角勾起笑意。

    嘿,刘邦之母,

    项羽之父,

    秦皇太傅。

    寻秦,寻龙记,哪一个是这世界的真相?又是谁在幕后策划?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