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降临-正文 第五十九章接连出现的杀手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黎明之血 书名:意识降临
    那武将弓箭上弦,对着地面上哀鸣的金雕就是一箭射出。

    一箭射出,武将快速拔箭又搭在弦上,漆黑箭芒吞吐隐而不发。

    他可不相信,敌人会这么轻易的退去,只要他还在乎着同伴,他必将现身。

    果然,他所期待的一幕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平地里突起了阵阵的电芒,电芒在眨眼间消磨了箭矢,在电芒出现的那一刻,武将看到了在箭芒另外一头的一只小小的鸟雀。

    就知道你不会死心,武将有些自满的想着,他轻啸一声,

    风!

    借由着赵国神射李牧嫡传的六神御箭决的振幅,周身气劲倾巢而泄,箭矢无声,化作一道漆黑厉芒直去。

    这是他最强的一箭!

    厉芒撕裂了天幕,带着无与伦比的的气势撞击在那小小的鸟雀之上,空中亮起光芒,随后一阵寂静,武将的心中止不住的砰砰作响,成了吗?

    咻!咻!咻!

    周围战士们的弓弦震颤间发出数十道箭矢,射向了周围萦绕而来的鸟雀群。

    那每只箭矢都会带走一个,两个甚至三只鸟雀的生命,但鸟雀实在是太多了。

    简直就如同铺天盖地一般,射击间,有鸟雀飞入了阵势气机流转之处,瞬间被那澎拜的军阵煞气给消磨成了血雾。

    只是相对的随着一阵阵血雾的绽放,武将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战士们的慌乱在一点点的衍生了起来,一旦心生异动,控制不住这阵势交融的气韵,那军阵便就废了大半。

    “肃静,尔等肩负将秦王太孙政归秦的使命,若有闪失,赵秦失信,尔等必将羞愧而死!!”

    本还在等待结果的武将,伸手空拉弦,发出嗡的大振,借着着声响的异动告诫着。

    “诺!”

    只十余人的叫喊之声便犹如一体,撼动天地。

    让武将所料不及的是,那箭矢的去向如同泥牛沉大海,毫无杳无音信,不及未见伤势的血雾飞溅,更未听见得箭矢落空的箭羽声。

    他双目不停的寻觅着,猛然发现那地面之上全无他射落的大鸟身影,虎目微缩间又听得空中传来的异响。

    咻!咻!咻!

    自远处有数十黑点凝聚,分散,凝聚,分散,在这动乱期间又有赤红光点如雨落下。

    不好!这是火羽!

    真正的敌袭,在这里吗?

    武将心神闪动间,拔出利剑斩下一只射到面前的火矢,高声厉喝。

    “尔等随我冲锋,敌袭势重!杀!”

    “诺!”

    随着他人马合一,疾冲向前,如同蛇首带动着车队蟒行着,

    马蹄蹬蹬间掀起阵阵黄烟。

    火雨来势汹汹,纵然那蛇形军煞消磨了了大部分火矢的冲击之力,依然有小部分的漏网之鱼借由着行动之间军煞凝聚的薄弱之处穿透了进去。

    咻!一支火矢穿透军煞命中了一名奔处在马车附近的兵卒,火矢携带的火油在他身上燃烧起来。

    在奔袭之中,这兵卒化作了火炬,燃起了血肉的焦臭,前行了几息之后跌落马背,重重的摔倒在地,又被疾行的马蹄狠狠的踏中了后背。

    咻!咻!数支火矢穿透军煞冲入了马车的车厢之中。

    车厢之内,有兵卒被这突然的袭击命中了右箭,他发出痛呼,倒地扑腾着,在车厢内的两名少年看着兵卒扑腾,车厢燃起了火星。

    这样下去可不行!穿着玄衣纁裳头戴礼冠的少年暗咬唇齿,心中暗想,他看着另一位衣着粗衣怀抱秦筝的长发少年。

    戴冠少年名政,秦国王室子嗣,赵氏赢姓,可称赢政。此番因秦昭襄王去世,太子安国君继位为王,是为秦孝文王,华阳夫人为王后,子楚为太子。赵国为表示好,派遣一队将士兵分二路护送子楚的夫人赵姬和儿子嬴政回秦国。

    他可不想在这离开邯郸的悲惨之地的路上就遇到了袭击惨死路上!

    “渐离,帮我”他看着和他一奶同胞的异性兄弟道。

    第五十九章接连出现的杀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渐离,帮我”他看着和他一奶同胞的异性兄弟道。

    “大哥?怎么做?”长发少年愣了愣,道。

    “把他弄下去!”带冠少年目露凶光低声道,他脚下踩着那燃起的星火,说话间接连踩息了数个,接着他按住马车里不住动弹的赵国兵卒。

    “好”长发少年放下爱琴,撸起袖口便上前帮忙。

    两人动作间间有火矢穿入,几乎是擦着二人的发梢钻在了木板之上,两人惊魂未定的看了看那箭矢上燃烧的火油,对视一眼,猛地齐齐用力的将这兵卒推了下去。

    看着那掉下马车坠地哀嚎的赵国兵卒,嬴政稚嫩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但终究是重重的松了口气。

    “大哥,为什么这趟归国之旅会遇见这等刺客?还以为幸福安乐的日子将从此开始了”

    “我也不知道,但只要渐离在,听着你的琴声,我想,即使是死亡,我也不怕”

    车厢里的两人想掀起布帘,但在前驾驭马车的赵国兵卒回眸一看,那眼神中的杀意凝重有吓得二人躲入了车厢之中。

    “渐离,弹一曲琴吧,这慌乱之中,我静不下心”

    嬴政看着这颠簸的马车,看着之后远去的黄土丘陵,对着身边的兄弟道。

    “好”

    高渐离盘腿而坐,将古筝放置双腿之上。

    他眼神微合,似乎在回忆着谈些什么好,最终他那缠着布条的十指开始按动着琴弦。

    铿锵的杀伐之音开始在车厢里回荡,

    高渐离此时只会弹一首曲子,那便是他娘亲在小时候常常唱的一首。

    听着着曲声悠扬,嬴政在一旁盘腿坐下,闭目聆听。

    马蹄的奔驰之声,将士的喊杀之声,弓弦的振动声都被他抛在脑后。

    弹着弹着,高渐离忍不住唱了起来。

    “汪汪汪汪”

    “两只小狗,争抢骨头,咬了一宿,狗毛两口。”

    在马车之外,赵国武将李明单手拉着缰绳,另一只手自马鞍处抽出被皮带绑缚的小刀,类似的抛掷小刀,皮带上还有七柄。

    他看着天空,寻找着时机。

    在他们马车上空,盘旋着的数只黑翎红首的大鸟,在鸟的爪下是穿着玄色皮甲,脸面被奇特的半边鸟面具遮掩的弓箭手。

    那是赵国境内有名的杀手团,火葬鸟。通常受雇于各大商会以及名望士族来执行一些刺杀任务。

    “该死,涉及两国大事,这火葬鸟也敢插手!”武将低声骂道,手腕翻转,手中小刀化作一条银线直冲天际。

    六神御箭决之一箭双雕!

    刀刃飞驰,贯穿了轨迹重合的两名弓箭手的喉咙。

    血液飞溅,两声闷哼,失去主人控制的鸟儿散去,抛下了两只尸体。

    在马车之后,地面之上开始翻滚起泥土,那是有人挖掘地下的痕迹。

    很快,这痕迹追踪上了一个兵卒,一双泥泞大手自地面伸出,伸手握住了奔腾的马蹄,借着着马蹄收缩之力飞身而起。

    泥土飞溅之中,有寒光隐现。

    待得泥土落下,原地骑乘马儿的人已唤作了一个五短身材,面部被青铜面具裹夹,手部有着寸上利爪的人影。

    被马车异响惊动的嬴政睁开眼,看见这人的相貌,心中一惊。

    他想起了母亲提起的异人异事之中的,地行者魁吾。

    善土行遁术,喜偷鸡摸狗,最好杀人远遁。

    地行者魁吾狞笑着扑拢向马车,心中暗道。.

    “嘿嘿,这嬴政的性命我就收下了!”

    在暗处化作鸟雀围观的魏无道协同着特鲁,看见这纷乱的一幕越发的期待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