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降临-正文 第六十四章魏无道的行为来由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黎明之血 书名:意识降临
    回忆着荆轲,嬴政的名字,魏无道的记忆如潮水般涌起,记忆的碎片如同浪花般一点点的浮现又隐去。

    只留下最为灿烂的,与这名字联系最深的记忆碎片飘荡着。

    相貌相似的两人,

    不同的命运,不同的执念。一者要脱离这朝不保夕的困苦化作腾龙,一者要以杀名传达七国以求亲人之讯。

    再加上那被嬴政念叨的兄弟高渐离……

    这里是秦颂混合刺皇的设定吗?那么谁在编写了这个剧本?

    又是谁在幕后操控着这一切?

    是命运三女神编织命运吗?

    是那高高在上如同神一般的编剧亦或者作者吗?

    是哪将次元临界给予他的那论外的强者吗?

    以灵体存在的魏无道念动着,脑海中念头起伏不定,他不能相信自己就只是一个配角,而且是那被人遗忘的角色,如果这个世界是一个盛大的舞台的话,那么这亿万人共同上演的剧本里,他一定要成为那最为耀眼的角色。

    哪怕是一个丑角!

    哪怕是一个反派角色!

    …………………………………………………………

    望着自己手上的历史残页上浮现着关于那魏无道的思绪记载,

    游走在时空间隙,身穿格子寸衫的眼镜男满意一笑,

    不枉他提前撕去了关于那魏无道本名的记载。

    那么接下来,就送你一个大礼吧!

    希望你喜欢,

    我手中的戏子哟!

    翩翩起舞吧!

    ……………………………………

    立志成为最耀眼的角色的魏无道神色一顿,灵体状态的他恢复了心中本相,

    一个穿着黑衣,头发齐肩,长刘海遮蔽了半边眼睛的阴郁男子。

    “既然这世界便是一场盛大的舞台,那么让我献上序曲吧!”

    “此名为真假难辨,互换身份!”

    魏无道脸色一凝,虚无的灵体飘荡而下,直指现场当中最有可能被他附体的存在。

    那便是宫装女子白凤,虽然以白凤为名,却是女性的娟秀女子。

    嬴政,荆轲二人的命运交响曲应该由他来谱写,而不是扮演。

    高渐离本身不具备任何奇伟之力,纵然俯身以八大符咒的附加其上,左右不过又是一个他而已。

    这又有什么意义?

    白凤以凰飞决的心法催动呼吸,心律共振淬炼身躯,身体触感耳目灵敏得可以通过感知空气中的气流震动来预知敌人的动态。

    那漂浮在空中的落羽是她最好的帮手。

    面对这荆轲的杀招,她,弯腰,旋身,抬手,挺胸,下腰矫捷得如同飞燕般躲过了这一招又一招。

    荆轲杀得是脸色阴冷犹如万载寒冰,冷静的预判着这白凤的身影落处却又总是棋差一招,让她生生的逃了出去。

    “白凤,你的轻功真是厉害,只是不知道你接不接得住我的这一招!”

    剑风冷入骨!

    荆轲心中默念,手腕带劲截打,剑舞如花般绽放,在这剑花开间,有寒力直透而出。

    冷风开始自荆轲手中剑开始溢散开来,周围的气温一下子像是降低了好几度。

    而在这之中。

    空气中的水分在风的作用下化作了阵阵薄雾,含着透心冷意照着这白凤便是笼罩而来。

    白凤那温润小唇被这雾气笼罩下起了层薄霜,又在白凤呼吸间消融。

    那唇,变得愈发的水嫩了起来。

    白凤轻抚唇间,抬起手来,看着自己白嫩小手在周围冷意袭来之下,突起了些许鸡皮疙瘩。

    第六十四章魏无道的行为来由-->>(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凤轻抚唇间,抬起手来,看着自己白嫩小手在周围冷意袭来之下,突起了些许鸡皮疙瘩。

    白凤脸色微凝,呼唤着她的好帮手那空中鸟雀来进行着袭杀。

    只是呼唤之间,白凤有些恍惚,一股漠然大力便震得她意识沉沦几欲就此陷入黑暗之中。

    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然握住了那荆轲的剑身。

    那仿若万载寒冰铸就的透明剑身散发着阵阵的寒意,这雾状水汽之下,有冰凌自地面扎起,随着这荆轲的剑路去向而肆意的增长着。

    荆轲只欲收起手中的剑,但那剑被白凤抓得实在太紧,根本就便脱离不得。

    为求脱身之下,他跃起踹向了白凤腹部,要令得她痛苦放手,但没吓到你白凤同样一脚提来,那仿若九牛奔马的巨力将他的右脚踹得咔嚓一响。

    骨骼断裂,整个右脚腿臂都有些凹陷。

    魏无道附身白凤之后,借那牛符咒的沛然大力将荆轲一招挫伤。魏无道伸着一双玉手,一手握剑,一手如鹰爪死死的勾住荆轲的右臂。

    借着他将易水寒夺到手中,虽然这剑冷意盎然,剑刃锋利,但牛符咒不仅仅是大力,更有铜皮铁骨的效果,所以伤不得他分毫。

    魏无道伸手将易水寒抛远,这剑不偏不倚的插在了高渐离的身前。

    附身这白凤之后,胸前的两坨沉甸甸的累赘脂肪让魏无道有些累觉不爱。

    纵然决定要做一个耀眼的反派,这模样也太过耀眼了。

    魏无道又一脚将荆轲的另外一只脚踩折,单手握住荆轲的手臂将他上下摔动,摔得他七晕八醋的,如同死狗。

    静接着伸手拖着荆轲如同死狗般走向嬴政。

    嬴政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如书画般的娟秀的宫装女子向着他款款走来。

    明明之前还是势均力敌的模样,突然就直转而下的画风,他的心脏实在是有些受不了。

    嬴政撇过头看着那宫装女子拖着荆轲向他而来,丝丝血迹从荆轲的身上渗透而出,将地面上的黄褐色土地染成了红褐色。

    “你。。你不要过来啊,我,可是秦国王世子”

    嬴政有些结巴的恐吓道,他想逃,但是脚下战栗得如同筛子,他十分的后悔,后悔自己身在赵国根本没有机会修炼皇道武学。

    “哦,王世子,又如何?”魏无道轻问,停留在了嬴政的一步前。

    “你杀了我便会因此惹怒了我父上秦国太子,赢子楚,那样你会被秦国的王室高手追杀,永无宁日”

    嬴政一一说着自己脑海里能够救他的理由,只是待他最后说出口。

    他自己便觉得自己说的是大胡话,随即有些自嘲的笑道。

    “其实,我也知道我说的根本就威胁不了你,若你要杀我,那么请自便吧,我的命给你又何妨,只是希望你不要伤害我的兄弟渐离”

    “若是可以,你手中的荆轲也请你一便放过吧”

    嬴政突然觉得,自己很仁义,虽然这可能只是他最后的慈悲。

    “哈哈哈,那是自然”

    魏无道笑道,一掌将嬴政打晕,又驱动这羊符咒将他与手中的荆轲的灵魂互换。

    “那么小兄弟,该你了!”

    完成这一切之后,魏无道笑着看着那纠结着拔剑还是不拔剑的高渐离,娇声道。

    只是不待魏无道再伸手将高渐离的记忆略做一番修改,空中便传来一阵爆喝。

    “你这贼子,还不束手就擒,我还可以考虑考虑让你死个全尸!”

    魏无道扭头看去,却是一道犹如神佛的三丈金身向着他这边狂奔而来。

    阵阵如同火烧云一般的莹莹红光在金身身周萦绕。

    “那么我也该退幕了”

    魏无道弯腰,敬了个万福,伸手拉住荆轲的衣襟,脚下用力跃到了空中的白凤凰的背上。

    随着白凤凰的鸟翅大展,狂风呼啸之中,白凤化作黑点消失在天际。

    云中君徐福奔袭百里才赶来这嬴政所在,若不是功法所致,他也不至于非得用奔跑的样子。

    望着地面上的刀剑创伤,冷凝火灼的惨状,云中君徐福一双鹤眼四处张望,最终看到了半站的白衣小子与他身前的玄服少年。

    那正是高渐离和嬴政。

    片刻,在一处摇晃起伏的环境之中,荆轲悠悠醒转。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