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降临-正文 第六十六章灵魂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黎明之血 书名:意识降临
    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里,人,活得还不如畜生。

    白凤在意识海里沉浮着,脑海里突然的浮现了这样的一句话。

    这不该是她所说的,

    她从来就没有这样认为过。

    在这个世界里弱肉强食,没有弱者有存在的价值。

    弱者,活着也只是痛苦。

    弱者,死得其所。

    白凤执呦的认为着,这也是她如此活着,如此作为杀手成员得以心安的执行杀戮的理念。

    大人要求的,她便做。

    大人想要的,她便去夺。

    作为大人的工具而活着,这便是她存在的理由,自我的信念,自我的想法,那些也只是为了完成大人布置下的任务而存在的。

    不分老幼的屠杀,不分善恶的执行。

    为此,她沾染了多少条人命?

    她何曾记得清楚,但那些备受火灼的哀嚎,那些死不瞑目的绝望表情却是那么的深刻,在那无数个日夜里日复一日的重现。

    所有的人在死亡的面前都一样,一样的脆弱,一样的不堪一击。

    所有的挣扎都在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消失殆尽。

    亡者的存在意义,除了为生者留下一抹供以哀悼的姓名之后,再没有别的什么。

    甚至于,连名字也会被时间埋葬。

    她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就像那些时候和她一起被大人带回来的那些孩子们一样。

    死在训练中,死在选拔中,死在任务中。

    和她同时被大人收养的战争孤儿有多少?几十?几百?

    她不知道,她唯一记得的就是那死在她手上的第一个孩子。

    那是她同村的女孩,一个长得圆圆的小脸的丫头。

    她叫什么?记不清楚了,唯有那经历时的感触如同昨日的画面。

    犹记得被下达执行筛选命令时的茫然,犹记得拿起刀时的恐惧,犹记得刺下去的决绝,犹记得血撒脸庞的温热。

    可知道,刚进来的时候,她还以为从此就能幸福的活下去了呢。

    只不过,那便是地狱的开始。

    恐惧,如果说那是恐惧的话,她白凤,恐惧着。

    恐惧着,那因为不被需要而被人抛弃,恐惧着那因为弱小而处于挑选中的,不安的自己。

    ………………………………

    在这寂静幽暗的意识海里,魏无道就如同一轮明月散发着光芒般散布着自己的意念去影响着白凤的意识。

    无数回忆,无尽痛苦的念头在白凤的脑海里翻滚着,直到将她的理智吞噬殆尽……

    以灵视看着那呈胎儿状蜷缩在一起的白凤的意识团,魏无道继续进行着修改。

    光是引导记忆与情感的不自然的释放是远远不够的,现在的他是要在这白凤的意识里印刻下思绪的钢印,让她完全的服从自己的指令。

    灵魂是什么?百科说指生命;人格,良心;精神、思想、感情等,也比喻事物中起主导和决定作用的因素。

    从字源学的角度看,法语“灵魂”(“anima”)意为“赋予生命者”,也就是制造出有独特个性的生命体者,独特个性指的是基因密码。

    魏无道认为,人的灵魂便是依附在肉体之上的高维物质,灵性物质,它容易受到来自物质世界的影响。

    记忆,人格,意识都是其在受到外来资讯的影响下诞生的产物,记忆是将资讯铭记,人格是处理资讯,构建处理中枢的模型,而意识是人格之中的灵性,是其中的驱动者。

    第六十六章灵魂-->>(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记忆,人格,意识都是其在受到外来资讯的影响下诞生的产物,记忆是将资讯铭记,人格是处理资讯,构建处理中枢的模型,而意识是人格之中的灵性,是其中的驱动者。

    在接连更换了两个躯体之后,他越发意识到自我的灵魂是脆弱的。

    作为瓦龙的时候他漠视生命残忍,

    作为雪怪的时候,由于吞噬了圣主,灵魂得到了进一步升华,意识才没有过多的表现,在那个时候,非人的吞噬感也的的确确占据着他的身心。

    现在以白凤的身体为主场,他试验着关于灵魂的种种猜想。

    先前对于白凤的意识引导足以进行着下一步的操作,现在他将慢慢的引导着白凤回忆过去继而编织一个将意识困住的梦境。

    假面密仪的封印效果并不显著,他需要更进一步的封印。

    魏无道还记得一个有趣的猜想,那本是他在小说中看到的名词,“缸中之脑”。

    “一个人(可以假设是你自己)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对于他来说,似乎人、物体、天空还都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这个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截取掉大脑手术的记忆,然后输入他可能经历的各种环境、日常生活)。他甚至可以被输入代码,‘感觉’到他自己正在这里阅读一段有趣而荒唐的文字。

    羊符咒的入梦是让他可以体会到由梦境主人编织的梦境的一切,那么反过来,如果他能够编织出一个白凤的意识都不能轻易的脱困而出的梦境的话,那么白凤就自此沉浸在梦中,她的身体也将由魏无道来使用。

    更进一步,白凤的社会身份,她的杀手身份也将由魏无道来继承。

    在梦中,人意识不到【自我】的存在。

    天空,大地,人,都是其白日思考的种种杂念。

    首先切断潜意识对记忆海的读取,然后植入世界的信息,她周围的情况。

    再根据白凤的反应来微调。

    意识海中魏无道身心投入的制作着,直到白凤的意识深深的沉浸在了魏无道编织的梦境里。

    在梦境所化的白色朦胧之光里,白凤的身影穿着ol装,身姿摇曳着走在都市之中,她上班,协助同事,被老板

    魏无道知道,他成功了。

    魏无道收回了意识,他睁开眼睛,来自周围的一切便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这里是一座山谷,他盘坐在一块平摊的岩石之上,阳光和睦。

    在山谷之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面对面的站立着,其中一个如同小山的大汉低声发出阵阵怪叫,在他呼唤的时候,在他背后的山中不时的窜出山猫,野猪,小兔,鸟雀,长蛇袭击着对面的小人。

    这是特鲁,在那次之后,魏无道将他召集到了这里。

    而在特鲁的另一头是被魏无道更换了身体的嬴政,

    此时的嬴政,穿着浅灰色的武士精装,手持着一把铁剑,全身贯注的盯着特鲁的一举一动,时而试探,时而进攻,如同密林里游斗的猫科动物。

    终于,他找到了特鲁的破绽,一道蕴含着寒力的剑风扫过,特鲁被这弄得身形停滞,紧接着嬴政发出一道剑光斩向了特鲁的胸腹。

    就在嬴政为此而倍感兴奋的时候,特鲁却出乎他意料的向后越上了一个岩石。

    “不错,短短两天,你能将这个身体掌握到这种地步,这是我所为料到的”魏无道说,他抛出了一块黑石掷向了嬴政。

    “接着,这是我送给你的信物,见到那占据着你身躯的荆轲的时候,你将这玉捏碎,你们两个便会恢复原状了”

    嬴政伸手接住,拿到手中一看,却是一块色泽上成的龙首玉。

    “圣主,不打算和我一同前往秦国吗?”嬴政将玉放入怀中,仰头说道。

    “我的目光将始终伴随着你,你我的赌局还远远未曾结束”魏无道嘴角勾勒起笑意“我将扰动这个世界,给那些人看看,我准备的舞台。”

    “那些人?”嬴政重复着所不了解的含义,望向岩石上的两人,期待着圣主给出答复。

    “你会知道的,毕竟你可是那人选择的主角之一啊!”魏无道不做解答,右手食指拇指对触,放置唇前,舌尖轻抵上颚,一声轻鸣便在山谷震荡开来。

    数息后,山下鸟雀纷飞,有一只白色巨鸟自山下飞出,盘旋在魏无道的头顶。

    “那么走了,自这山谷出去,你向着山间的羊肠小道向山下走上了数里便会看到一个平坦的官道。到了官道,就不用我说了”

    魏无道点明着走向出口的道路,脚下一点,身形便跃上了那被白凤叫做小白的巨鸟之上。

    那小白长啸一身,双爪一伸将特鲁的双肩抓住,双翅大展之下飞向了天边。

    嬴政看着那载着魏无道的身躯化作了黑点,才悠悠的吐出了一口浊气,总算是自由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