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降临-正文 第六十七章赵家神射军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黎明之血 书名:意识降临
    三个时辰之后,魏无道横跨赵国国土来到了一个赵国边境的小城,这里是赵国与匈奴的交战点之一,驻守着赵国大将李牧以及三千神射军。

    神射军是赵武灵王设立的一支弓骑兵,人员编制达到了十万,正是这十万神射军为赵国守住了边疆,更进一步的为赵国向西攻破了林胡、楼烦、北灭中山,拓地千余里。

    而李牧率领的三千神射兵更是落日弓李牧亲手调教,选拔而出的军中精锐,入选者武学修为皆为暗劲。

    之前负责护送嬴政的武将李明便出身神射军,那六神御箭决便传自李牧。

    魏无道此次前来,盯上的便是这三千神射军。

    他的鬼影兵团需要的便是这等精锐。

    至于,他打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

    勾起人心的黑暗,埋下夺影化形咒的媒介又不需要战斗。

    时近落日,晚霞阵阵。

    边城之中,值岗轮哨的兵卒在规定的时间进行着轮换。

    驻守西城墙上,李四趁着轮哨之际与他对岗的王六打着招呼。

    “王六,到时间了,回营休息吧,下半夜再来替我”

    “好,今天城外没有任何异动,没有任何异常“

    “那就好,可不能像死去的陆余那样,冒失的汇报了情况便匆忙的回营,他可差点导致我西城区在左谷蠡王率领的三万匈奴军失陷”

    听闻王六的话语,李四再一次的叮嘱道。

    “我知道轻重的”王六也不多言,他知道李四是经历了那次战役的老兵,几个战友都在那次的防御战中死去了,李四也身中一箭,只是侥幸逃得一死而已。

    王六上任的三月来早已见识过了这李四的唠叨。

    “你知道就好,快回去吧”

    李四颔首,左右环顾着,让王六早点退去。

    只是在李四和王六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一声声奇特的鸟鸣却从远处传来。

    “那是什么?”

    王六闻言扭头一看,却看见铺天的黑幕从远处向着这里飞来。

    那震翅声中,王六定睛一看,那黑幕原道是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鸟雀租成的。

    “李四,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不知道,但我想这异动定然会引得不少大人前来观望,我们先敲响敌袭鼓再说”

    急促的鼓声藉由着城角的特殊构造在那瞬间传遍了整个边城要塞。

    鼓声响,数弹指后,一阵破空声袭来。

    王六只觉微风从耳侧传来,一眼望去才发现一个人影已站立在了他的身侧。

    那人身穿烂银铠,头戴玄武盔,背负玄铁弓,腰间挎着一把西凉弯刀。

    “好多的鸟儿,这便是你们敲响惊鼓的缘故?”

    那人沉声问道。

    “是的,白大人”

    李四拱手而言。

    “我与王六轮岗之际便看到了这幅模样”

    李四伸手指向了那眼看便要来到城外三里的鸟群说着。

    “空中的鸟群十分的古怪,现在距离鸟儿南迁的时节还有月旬,即使是南迁的鸟群也不会如此的密集”

    “嗯,我知晓了,你们两个暂且站在一旁,先待我试探一番,再做打算”

    那白大人是这西城墙的守城武将,本名白夜。

    他取过背上的大弓,对准那鸟群,虚开一弓。

    伸手拉弦有如满月,在拉弓之际,体内的气劲顺着手臂上内经络蔓延着。

    点点银芒闪现,一只亮闪闪的银箭便自白夜手中出现。

    松手间,狂风呼啸而过,一袭白电划破天际,眨眼来到那鸟群之前,却在遭遇的时候散作了一团,只激起了浩大的风旋。

    风旋范围内的鸟群折翼哀鸣,如雨坠落。

    其他的鸟儿见状散开了去,却依循轨迹凝聚成数十卷鸟棒再一次的锲而不舍的袭来。

    “果然是敌袭,只是这鸟群又能做些什么?”

    白夜拉弓,弦上五箭。

    拉弓,爆射。

    这一箭将那数个鸟棒打爆,却依然有少数的鸟雀在这一次的攻击中逃脱。

    此时范围已然到不足一里。

    “大人,我们是否展开攻击?”

    白夜试探之际,那归属于他的手下赶来,弓箭具备。

    一弓箭手立正请示道。

    “不要让有一只鸟雀接近,我总觉得有一丝不对劲”白夜说着,令手下开始射击。

    白夜虽然也有些觉得是自己小题大作了,但那鸟雀就居然违反常理的靠近这里,这本就不应该。

    被他的箭引起的风旋,风爆之声所伤却不为所动,这很明显就是有人这么幕后控制。

    “喏”

    看着手下的弓箭手开始射击,虽然不如自己的来得迅速和猛烈,但依然缓解了下自己的压力。

    箭雨纷纷,鸟儿坠落。

    天空渐渐的澄清,当有一只鸟儿即将来到城墙一仞之地,一道透明的薄膜自其上浮现将其阻拦了下来。

    “引得龙气结界现身,这东西果然身怀恶意”

    白夜当即射出一箭,要将这鸟儿射落,不料在他射出箭矢的时候,这鸟儿身上亮起白光,一声奇怪啼叫传来。

    他惊讶的发现,那鸟儿变作了一只前所未有的生物,耳如扇,腿如柱,长鼻如蟒,身躯大如床,有着长长白玉弯牙的巨物。

    箭矢瞬间贯穿了这异物,但那庞大的重量却仿佛携带千钧之势向着城墙落下。

    那龙气屏障对如此重物的攻击激起了阵阵的涟漪。

    “这到底是什么妖法,为何我从未听说过?”

    那白夜拔出腰间弯刀,轮如圆月,脚下一踏便是越跃了出数丈将这巨物拦腰截断。

    自半空坠下,白夜平稳落地,那巨物溅出的鲜血如瀑,白夜荡起罡气才避开了这等血气。

    “仅仅一只便就如此,那如此多的鸟雀在这范围之内又会如何?”

    不待他多想,他预感cq的事情便就出现在了这个世界。

    似乎是达到了预定的目标,那些鸟雀纷纷化作了巨蟒,异兽。

    看着自己固守的城墙之上突起异变,白夜不由得变了神色。

    只是这攻击还远远未曾结束。

    在万里高空,魏无道乘坐着小白俯瞰着这城下的风景,如果说有人能看到他的身影的话,那么只能是落日弓李牧了。

    那些化作了巨蟒,巨象的鸟雀正是他的杰作,这也是他的一番试探。

    他想看看,这战国名将李牧会有多大的力量,他才好以此来推算七国之力。

    第六十七章赵家神射军-->>(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想看看,这战国名将李牧会有多大的力量,他才好以此来推算七国之力。

    如果说连李牧的力量能让他震惊的话,那么这场剧才会更加的有趣。

    飞禽过后便是鼠患。魏无道想着,双眼开合间变化了颜色。

    他的双眼倒映着不同的风景,那左眸中的是特鲁与那些被他绑来的平民在山下呼唤着走兽的情景,右眸中显示的是那圣主的法术大全里关于诅咒的法术。

    腐毒瘟疫,这是他想准备的法术,先以生灵的血肉为祭,连续七天弑杀各种强壮气血,蕴含剧毒的生物,以它们被无辜夺走生命的怨气为引才能完成这场术法。

    十万大山之中有多少猛禽野兽?有多少蛇虫鼠蚁?

    白夜从来不知道,但他现在意识到了。

    那些该死的湿卵化生的畜生。

    杀之不尽,即使落日弓李牧在五天前找出了那盘旋在天际的身影,射出那致命的一箭。

    那从城外蜂拥而来的家伙却丝毫不见减少。

    即使三天前李牧率三千神射军向外推行了数十里,那些畜生也会在他们准备歇息之时从角落里再次窜出来。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是整片的如同蝗虫袭来,到后来,它们真的是一点点的突入,小部队的骚扰作战。

    即使他们也采取了轮岗的制度。

    但城内的小生物又该如何去杜绝?

    血流成河,尸骸遍野。

    透天的血腥臭直冲天野,即使使用火油,即使数千火属功法的修炼者日夜不停的焚烧。

    火焰也已经两日未曾停歇了。

    在这剧烈的防御战中,不是没有将领提出先行撤退,但那些畜生却如影般随行者,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逃脱。

    天,被这畜生咬死,踩踏死才真的是令人感到忧伤。

    “在这战国,强者的力量足以一人夺一城,但龙气的力量守卫着疆土,干扰着法相境以上强者的夺城行动,战争的掠夺也唯有龙气博弈下两国龙气的支撑才能持续的进行着下去”

    “前日的试探行动,由于白凤的意识还未消亡,赵国龙气对同属国内的强者的竞争放任自由,某种程度上这种关系还真的是有趣”

    “国野龙气的作用依然只在超凡力量下,对于不具备超凡力量的平民,丹境以下的兵卒,国野龙气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的精神”

    “这和我之前口胡所说的王制凝聚龙气,律法统御人心的说法还真的是有几分相似”

    屹立在幽暗的影之国度的虚空里的魏无道如此总结着这几天的经历。

    “特鲁协同我绑架的赵国人员召唤的猛兽,国野龙气却是只能阻拦而无法影响其意识,也就是说无法领悟王权威严的野兽是不被王制统御的领民”

    “那落日弓李牧的箭矢足以抵得上前世的轨道炮了吧?居然能够一箭就将小白的身躯贯穿,几欲将白凤的躯体毁灭,而携带在箭矢之上的强烈杀意居然能够伤到灵魂,若不是圣主的狗符咒和马符咒的不死,治愈的效果,恐怕我的意识一也会在那一瞬间被抹去吧?”

    “只是这箭矢上附带的气劲居然如同活物般不断侵蚀着白凤的躯体,让我不得不将意识的一部分投注到这幅影躯里,法相境的力量真的是有些可怕”

    魏无道的红眸望向了那不远处沉浮在光球之中,胸腹部肉芽不断滋生,又在一抹无名之力下撕裂的白凤娇躯,不由得有些暗自感慨。

    “只是为何我之前转化为鬼影兵统领的元宗,身有丹境之力却如同暗劲强者一般以刀剑隐含的剑气伤人,剑气外放岂不是这等丹境强者的标志?那晋升丹境时精元气劲反哺精神诞生的武道意志,由功法衍生的神通雏形也不见踪迹。”

    魏无道由回忆着,那在……哎?我的鬼影兵统领元宗是谁?

    他才恍若的发现,自己的记忆好似遇到了什么阻隔,那种难受的感觉让一时间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我刚才想什么来着?对了法相境的力量还真是可怕”魏无道喃喃自语道,念头一转再一次的想起了自己的目的。

    “七日的谋划,腐毒瘟疫炼制完毕,那么接下来就是令这瘟疫覆盖那边城了”

    魏无道伸手再转,一抹幽紫中泛着红芒的盈盈之气就在他的手中出现。

    ………………………………………………

    边城之中,驻扎再次的赵国军队正为那七日以来连绵不绝的野兽骚扰的停歇而得以松一口气。

    随军的火头军也利用着往日难以打到的野味进行热火朝天的烹饪活动。

    美味的食物是除却休眠以外最能舒缓人精神的。

    三三两两的兵卒在城墙上四处巡逻着,低声讨论着为何今日突然就没了袭扰,七日的袭击突然间断之下让他们颇有些不适应,但还是有些欢喜的。

    军营大帐之中,与胡椅上端坐,身着明光铠的李牧,看着身周两列盘坐的诸多将领举起了面前桌案上的酒器。

    “今日,宴请诸位,是为了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他看着位于自己左侧,身穿华服玉冠的俊美男子说。

    “这位是儒家的公孙丑,公孙先生是孟子高徒,应我之邀,不辞辛劳来此,公孙先生的浩然之气最是煌煌大气,传闻已得孟子真传三昧,定能将这吾等眼前难题驱逐”

    “让我们敬公孙先生一杯”

    李牧虚敬一杯,饮下酒水,诸将随从,接着李牧便不再言语,将主场让给了公孙丑。

    极具气度的公孙丑那龙姿凤采,谦谦君子之风让诸多武将备有好感,几番推杯换盏之下。

    诸多将领纷纷道

    “此番就感谢公孙先生了”

    “这近日来的袭扰真的是让吾等苦不堪言”

    在几位将领的带动之下,帐内的气氛渐渐的趋向于热烈。

    大将李牧则是小饮着酒水,一脸沉静的吃着酒菜,除去最开始的介绍之外就有些不温不火。

    在大帐之上,突就浮现一只血眸,那正是自影界围观的魏无道.

    魏无道见着这一幕则是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时机到了。

    瘟疫之毒可趁这城中松懈之际迅速的感染,等到半月之后,一切便都有结果,那是他便可将这军伍收入囊中。

    就看看那法相境的强者对此有没有什么应对吧。

    只是不待他放出瘟疫之毒,那公孙丑便如有察觉般的望向了顶上。

    “何方鬼魅,居然敢再次造次?”他一声厉喝之下,体内的浩然正气一阵勃发,竟然是就此绽放了开来。

    被那浩然之气一冲,魏无道有些抑制不住的身影,化作一道黑烟就此散去。

    见这异状,李牧抬起头来,眉头邹起。

    “这……”

    “李将军不必为此大惊小怪,那东西已被我驱逐,浩然之气是鬼魅天敌,它不敢再犯,这幕后之人尽使写鬼蜮伎俩,看来也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小人耳,待我明日将他擒拿出,此时便可完结”

    “希望能如你所说吧”

    在影之国度,重生的魏无道有些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还有这样一号人吗?看样子只能先从小兵下手了”

    魏无道定下决定,影躯勾连各处阴暗。

    自城中的角落里渐渐的浮现了一点点的幽紫芒气,在落入空气的一瞬间便荡漾开来。

    如同墨水染进了水中,以快速的速度分解扩散开来,在几个呼吸后,空气中漂浮的便是那携带瘟疫的腐毒。

    腐毒随着气流被往来的兵卒吸入,又在呼吸之间融入了血液潜伏了其来。

    一个又一个。

    ………………

    半月之后,边城之中除去了少数几个修为强者以气劲拳意护住身心以外,余者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伤痛之中。

    身体发热,发起红疹,有深重者

    脓疱之中有恶臭的淤血沉淀,即使以军中医师开出的药石也是无救。

    因为即使是医师,也是中下了如此的毒。

    虽然这病痛之下的行为,公孙丑也曾以浩然之气驱逐了数位将领的毒素,但治标不治本,空气中的毒依然存在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