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降临-正文 第六十八章意外的事情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黎明之血 书名:意识降临
    阵阵痛苦的呻吟在边城响彻着,

    在呻吟声中,一个又一个的兵卒被影子吞噬化作了虚无。

    李牧靠坐在边城最高处,身上穿着的英武盔甲已然沾满的灰尘,原本英武的相貌已然便是颓废之色。

    他听闻着这叫声,无力的瞥了一眼城下,再一次看到了自己的一个亲信在这种情况下被自己的影子吞噬化作了红眸的鬼兵。

    他提起右手的酒葫芦,有一口没一口的饮着酒葫芦中的酒酿。

    原本的温热,醇厚,香甜的酒酿已然化作了冰冷苦涩之意,但现在已然连一个为自己热酒的人都没有了。

    自己的兵,自己的手下。

    一个又一个消逝了。

    什么落日弓,什么武安君,无能为力就是无能为力。

    强大的武力也有无法办到的事情,这便是他一直所了解的东西,若是武力能达神魔之境,也许一切都可挽回吧!

    我的箭该去向何方?

    李牧思考着,最终却什么答案也没有,在心中只能悠悠一叹。

    最终他望着身下不断蠕动的黑影,怅然一笑。

    “我的命运不会在这里终结,即使你再怎么诉说也是无用,退下吧,我承认我的过失,但我将战胜这一切,因为我是李牧,赵国的武安君!”

    李牧身下的黑影在他的话语之下开始恢复了原状,李牧皱着眉头重重的将酒壶抛在了地上。

    这等无用的东西,一点也不醉人啊。

    接着他双手伸直,如同握着弓与箭,向天而举。

    右手握弓,左手拉弦。

    李牧动作箭,难言的金芒自他全身绽放而出,将他映照得宛如大日。

    一只利箭便逐向了天际,劲风呼啸有白虹贯日。

    也该前往国都邯郸负荆请罪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将那匈奴斥候一一斩杀殆尽。

    李牧跃下城墙,正正的跨坐在了城下的汗血宝马之上,快马加鞭,朝着边境千里之外的匈奴驻点飞驰着。

    在他的马上悬挂着他的震天弓以及数十只穿云箭,在阳光下闪烁着寒芒。

    待得李牧骑着千里马已然跑出了十里,他那射出的一箭却突然又了变化。

    在那瞬间,箭矢之中金光咋现,混元如一,又如大日,黄灿灿的一片带着无匹之势朝着边城坠落。

    狂风呼啸,大日东坠。

    几息之后,一个硕大的蘑菇云在地面上绽放,那引起的变动引得地动山摇,远达千里之外。

    望着这动静,那匈奴营帐里的斥候连忙汇报着。

    “落日弓李牧出手了!”

    …………………………………………

    片刻之后,原本坚固的城寨之中只留下了一片废墟,灼热的气浪燃起的木料燃烧着余烬,烟气燎燎。

    再木有了病痛的呻吟之声。

    一个漆黑的身影行走在废墟之中,丈量着这伤害的范围,感受着这气劲的余波的威力。

    随着他的走动,一个个黑暗的影子自废墟下面蜿蜒而来,又如毒蛇归巢。

    一个又一个,待得集齐了三百之数。

    魏无道轻声道“归来吧,我的兵卒们,归来兮!”

    那声音清奇却又晦涩难明,如同噪音一般刺耳。

    那三百黑影在这呼唤之中纷纷化作了身作黑武铠,背负玄影弓弩,要跨狭长弯刀的兵卒。

    这是为魏无道所图谋的三千神射军里仅存的三百人。

    “属下拜见主君,愿随君上征战天下,至死方休!”

    “至死方休!”

    “至死方休!”

    那三百人齐声喝到的气势让魏无道心中久违的有了愉悦,但还不够。

    法相境的高手一击便可摧毁一座边防小城,三百暗劲修为的神射手当做袭扰还是尚可,

    魏无道想着,悄然睁开了灵视之眼,那黑影弓兵团的上空,一条小型的玄色气运龙蛇赫然成型,又在睁开猩红龙目的第一瞬间遁入虚空,悄然的吞噬着翻赵国的国野龙气,那据守国度邯郸的国野蛟龙却全然没有发现这一幕。

    果然,同出一源,方可屏蔽感知……若是人心尽皆反应在了国野龙气之上,那些叛逆者又怎么成功?

    魏无道想着,令黑影弓兵团化作黑影潜入了阴影国度,自身随着这兵团一同潜入了阴影国度。

    待到他在阴影国度定下身形,自耳畔却突然传来几声奇异的呢喃之声。

    声音从小到大,渐渐的震颤心神,令得他恍惚间出现了错觉。

    “有了这九鼎神功,这传说中传至禹皇的皇道功法,我东周便可一统七国,再续大周国运,绵延国粹”

    “不,不,不”

    “为何我只能选择一鼎功法修炼,不,不,我东周君是上天眷顾的天纵奇才,纵然上天注定我只能研习一鼎,而且还是火势滔天的火王鼎,不,风后鼎的风能定然能与火王鼎的火成风助火势,风火相济,能让能兼修无碍”

    随着那狂放,肆意的狂笑,有一股垂暮老已的王朝龙脉之气渗入了他的身体,自身的火力顺着奇特的阵势侵泄而出。

    火力一点点倾泻而出,魏无道顺着这火力隐含的意识却仿佛看到了一个身着紫金华袍,头戴王冠的阴翳男子的肆意笑容。

    不对,为何我能够看到这副模样?

    魏无道恍若惊醒,眼前的一切蒙昧朦胧之感消失,仿若只是一场幻梦。

    东周君?九鼎神功?

    念叨着这两个词语,魏无道才发现,剧目已然进行到了他所未成了解的地方。

    那么我也不得不插上一脚了。

    第六十八章意外的事情-->>(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么我也不得不插上一脚了。

    …………………………

    咸阳位于百里秦川,九嵕山之南、渭河之北,山水俱阳,故称咸阳。

    武王十一年,周武王灭商纣,建立周朝,定都镐京,封其弟姬高于毕

    穆王发兵攻犬戎,俘其五王。将犬戎从犬丘逐到西部至陇山一带。

    懿王元年,因俨狁侵扰自镐徙都犬丘。

    显王十九年、秦孝公十二年,秦建都咸阳,次年自栎阳徙都咸阳。

    而今,这咸阳城名义上的继承者却只能龟缩在城中一处酒肆之中喝着茶水,望着王城的方向皱眉不语。

    这人正是嬴政,

    嬴政自赵国境内颠簸的走了月旬才来到秦国。

    到了秦国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难以接触到秦国太子政,也即是使用着他的身躯的荆轲。

    王宫守卫森严,有王庭高手相助。

    嬴政虽然获得了这荆轲修炼十载的力量,但对于擅闯王宫的行动依然没有把握。

    虽然这幅脸的相似程度很高,但他依然无法确信自己可以通过刷脸来进入王庭。

    天下的能人异士多了去,奇异技巧之中的人皮面具便能达到这种效果。

    三日了,磨磨蹭蹭三日了。

    在这样下去,那个可能会是他兄弟的那个人就会完全的占据了他的地位啊!

    想道这里,嬴政气愤的将手中的茶盏一饮而尽,

    “店家,再煮碗茶汤来!”

    “好嘞!”

    看着店家小厮麻利的模样,嬴政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腰包,貌似自己也快沦落到了吃霸王餐的地步了?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玄色武袍的身影在他的面前停留了下来。

    “几日不见,怎么还不见你回复原来的身体?”

    一声疑问传来,嬴政抬头一看,却是那自赵国一别的龙圣主。

    “……我这幅模样,是谁造成的?”

    “这几日,看来你的日子过得很顺利啊”魏无道提起下摆便在嬴政的前方落座。

    “店家,再添一份碗碟,再加点小菜”魏无道喊道。

    他说着,单手置于桌面,伸手一点,无形的波动扩散开来。

    震动之中,嬴政只觉得一阵眩晕,眼前却渐渐的浮起了黑暗,四周的一切都有些不真切之感。

    没有了嘈杂的声响,没有了各色的光影,一切的一切唯有眼前的漆黑人影吸引着一切。

    “果然还是这样比较好说话,现在你的心情感觉如何?”

    那人感慨着,揶揄着,嬴政的心却不受控制的砰砰的跳动了起来。

    他的力量比上一次更强了,这是法相?还是丹境神通?

    “还在接受范围内”嬴政直言道“只是之前圣主不是说要准备舞台吗?已经准备好了?”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神的序幕已经掀开,舞台在我眼前展现。现在的我是来邀请主角和嘉宾的,嬴政准备好入场了吗?”魏无道低声诉说着。

    这话语之中又数重声音叠合,如同金属的铿锵之声,在这声音之中又透露着无情。

    “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入场?什么主角?”嬴政疑惑着,这圣主的出现与其故弄玄虚的的话语令得他颇有些摸不着头脑。

    “既然如此,我先给你一份剧本吧,也好让你明悟前程。”

    魏无道说着,伸手一指,无数画面便在他指尖流转,飞入了嬴政的眼帘。

    “这是……不,不可能,不,这剧本假的!”

    嬴政在睁着眼看着眼前飞逝的画面尖叫道,他看见了自己的继位,看见了吕不韦把持朝政,看见了自己母后私通嫪毐,看见了自己亲手下令处决了母后,看见了他一统六国,看见了荆轲的行刺,也看见了他的渐离著秦颂但最终死在了他的手下,最终他沉默了起来。

    “我无法反驳这其中的可能性,但这就是命运了吗?我,嬴政,决不认同”,嬴政咬牙切齿的说,“我加入”

    “那就好,那么我们在这里静静的等待吧!有人已经过来了”

    魏无道话音刚落,嬴政便从那奇异的环境里脱离了开来。

    “来了,客官,你的茶汤”

    一旁的小厮端上了茶盏,在向魏无道二人问好过后便在其他人的吆喝下退去了。

    当嬴政疑惑的看着端起茶壶为自己添了一碗茶的魏无道准备说些什么,

    他忽然听到了一阵哒哒的马蹄声自远方朝着这里奔来,

    那马蹄声中有着律动在挑拨着他的耳识,这声音冥冥中与他的心脏共鸣着,

    气机交感之下,他开始觉得四肢一阵乏力,这不该是他应该有的表现。

    ………………………………

    咸阳东城区的官道之上,身着上绣云纹玄黑法衣,佩戴羽冠的云中君徐福骑着骏马奔驰着,他此行的目标是那赵姬的第二子。

    那从太子嬴政口中得知唤作荆轲的少年。

    半月前,他受卫国大商人吕不韦之邀前往赵国护送当时还是秦太子子楚的夫人赵姬和世子政回秦,路上他谋划兵分两路,以一明一暗分开吸引敌人的注意,但他的计谋却并没有生效。

    两边的马车都遭遇了袭击。

    只不过当时他紧急来到秦世子政的面前的时候,秦世子政已然陷入了昏迷。

    后来于车队之中欣赏那欧冶子的混剑之法的时候却听闻赵姬诉说着自己儿子失去了记忆的消息。

    徐福本意是通过这次的护送任务与秦世子政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为以后阴阳家的谋划埋下楔子。

    秦太子子楚虽有帝王之相却命薄如纸,他徐福观其相,面色发白不带血色,眼袋发黑,骨瘦如柴,显然是精元两失,虚亏久已,等登上帝位受那大喜一冲,再日夜与那绝色尤物赵姬声色犬马,怕不是两三年内便会暴毙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