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降临-正文 第七十章幕启·九鼎八灾现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黎明之血 书名:意识降临
    秦庄襄王元年,东周文公与诸侯密谋攻打秦国,秦庄襄王获悉,命武安君白起率军攻灭东周国。

    五万大秦铁骑驰骋之下,入东周国境如入无人之境,遇城破城,遇将斩将。

    五日后,东周王都洛邑。

    守卫王都的城墙上一片残破,纵使有着东周守卫负隅顽抗,但依然是这场战争中仅存的浪花。

    散布在战场上的的秦军默契的收割着顽抗有生力量,武安君之令。

    胆敢抵抗者,杀!

    你王都城门大破,一道宽达数尺的裂口横截而过,那是武安君白起的屠城一式所致。

    越过城门,城内东西横街,南北纵街之内,尽是大秦铁骑奔腾之声。

    有数支小队携传令兵挥舞着秦国的黑底龙纹旗,大喊。

    “武安君有令,

    城内投降者不杀!

    ”

    然,这家国存亡之间,大部分人选择了小家,选择与国共存的兵卒则遭到了血腥的镇压。

    在战争未结束的时候,对敌人半点仁慈都是对自己的不负责。

    穿过兵戎相见,你死我活的小规模巷战,顺着洛邑东城墙的建春门向西通向西城墙的阊阖门的横街。

    魏无道在王宫的一角浮现。

    阴暗的影子里,他穿着黑底红边的古朴大氅,神色淡然的跨过呻吟不断,呼吸着人生中最后的空气的伤兵。

    他缓慢得行走在尸横遍野的王宫大道,不时可见被撕裂的人体如同颜料般涂抹着王宫的屋檐,墙角,拱门,回廊。

    这一切都让无法引起魏无道的注意。

    他的注意力,在那天空之上。

    在那里有着常人不曾见过的奇异景象。

    在魏无道的视野里象征着东周国运的紫金真龙正对着象征着秦国国运的黑蛟嘶吼不已。

    真龙的腹部伸展出象征着真龙天子之相的十八爪,爪爪相对握住了一只三足两耳的古朴大鼎,鼎上纹有山河鸟兽之相,从鼎中有白芒浮现如同钉子般牢牢的稳固着真龙的龙躯,而这样的大鼎共有九个。

    只是,除了最前端的六爪内的三鼎凝实无比,余下的十二爪,六鼎虚幻得好似被风一吹就要散架。

    “这就是禹王九鼎?那鼎的白芒便是禹王定鼎天下时梳理的龙脉结点,象征着天下共主的天子位格?”

    望着那天空的景象,魏无道喃喃道。

    在这战国之中,他收获了许多有别于现实历史的知识,传闻,其中最为耀眼的要属一统九州建立夏朝的禹王传说。

    禹王,救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平定了九州之祸,在以九鼎镇压天地百年后化虹破空而去。

    “只是,为什么我在那鼎中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觉,像是畏惧,又像是在归家的眷念,这可是从来未曾有过的。”

    魏无道回忆着九鼎的传说,他目光却被那爪中的一鼎牢牢的吸引着。

    面对真龙的嘶吼威慑,黑蛟的龙睛之中却流出源自人性的贪婪,那贪婪的目光所向是那九鼎。

    只要获得了九鼎,秦国便拥有了明正言顺的天子之资。

    进而攻讨六国,成就统一的真龙霸业。

    这是秦庄襄王的野心,也是自秦武烈王始的数代秦王的野望。

    帝王之心统御万民,龙气之相便是王心。

    “果然,剧本中引诱我的物品已经出现,那么我也该登场了”

    越是了解到那鼎对自己的吸引力,魏无道便越是恐惧,如果连情绪都不能由自己掌控的话,那么这一切的行为,真的是发自他的内心吗?

    现在也只能沿着固定的路线走下去了啊。

    心下一定,魏无道便化作黑影冲着太庙明堂而去,哪里是舞台的中心。

    几个呼吸之后,魏无道在太庙的阴影之中探出头来,小心观察着太庙的动静。

    在远处身穿血意铠将军手持重剑正站立在虚空之中,与那炎力凝聚而成的恶蛟搏斗着。

    打斗之中,劲力四散,不断的破坏着周围地形。

    狂暴的风压带着迅猛的冲击东周太庙明堂之中一个又一个的贤王之像。

    纵使这百年的香火祭祀之下,东周王室先祖的英灵凝聚起了微弱的意识,但阴阳两隔,用以影响阳世的东周龙气又被秦国龙气牵制着。

    大周诸王的香火信念只抵御的几息便化作了微光散去,王像崩裂。

    石块飞散之中,有木制梁柱被火力引燃。

    很快,太庙燃起了大火。

    在太庙明堂之中,身穿丞相朝服的吕不韦小心护持着他身后两个身穿王族锦袍的少年,朝着那供奉着九鼎的祭坛走去。

    浑厚的金钱气劲从吕不韦的身上散发而出,抵御着战斗的冲击波。

    我可怜的小钱钱啊!看着那一次又一次在激发中消失着的秦国刀币,吕不韦也不由得有些心疼,这道家的消灾符的作用还真的是破钱消灾。

    百金小,万金大。

    虽然说救了他的性命不止一次,但现在每息之中消散的何止万金。

    不过,一旦护持着他性命的消灾符的效力消耗完毕,他的今后怕是难逃一死。

    罢了,只要这嬴政能得到九鼎认同,我的投资便有了价值。看着那愈加接近的九鼎,吕不韦由衷的笑了。

    在他的身后,嬴政荆轲两兄弟则是对视一眼,悄然收起了探入怀中欲拿出的手护身之宝。

    荆轲手里的是盈寸大,色泽纯白散发着微光的白珠,唤作随侯珠,乃是秦庄襄王借与护身的宝贝。

    嬴政手中的却是一块粗磨的璞玉,唤作和氏璧。

    “哈,想不到你这东周自周平王在郑、秦、晋等诸王的目光下定都洛邑之后还能有你这一达到法相境的皇道修炼者,真的是好生的令白某佩服!”

    白起重剑挥舞间,激起的剑风击落了数次恶蛟的吐息,他动作之中,忽然觉得身周来自东周龙气的锁定已然有了一丝松动,

    看来在洛邑城内的抵抗已经被解除,我白家亲卫果然深得我心,如此一来,我便可全力施展了。

    虚空之中,那身穿血意铠的大将猛喝一声,身后浮现了身三头六臂手握刀、斧的巍峨身影,那是白起的神通法相,杀神。

    随着白起法相的浮现,他的杀意剑罡猛得暴涨了数重。

    一击横劈之下,杀意之剑携带着无匹之势将那受东周文公控制的火力恶蛟斩灭。

    自白起为将,三十载为秦国东征西讨,攻城70余座,他刀下早已是累累白骨,亡魂无以计数。

    那杀神法相身周缠绕着万千哀嚎不止的战魂,那是被他以军势歼灭的近百万敌军,他们的死去,为他赢得了遍及六国的凶名,他得以踏入法相之境,距离那传说中的神魔之境也有了一睹之力。

    “君臣之礼岂可乱?连那秦庄襄王在此也得毕恭毕敬,你白起也敢在寡人面前放肆吗”

    那身着紫金华袍,头戴王冠的王者一声厉喝,风中无形之力又燃起了道道火芒,平地之中突然化出了数种火形的兵卒,手持长戈要擒下这无礼之徒。

    “东周文公,为将者受君令,白起此来是奉王命灭你东周,莫要告诉我,你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

    白起随意的挥舞着手中的重剑,剑风之下,兵卒尽皆化作了火星灭去。

    “啊啊,我怎么会看不出来”

    听闻白起的话,周文公沉声懊恼道,那秦国的狼子野心,早在灭掉西周之际便被他看出来,但那时他不过是一介王子而已,甚至连九鼎功法都还没有发现。

    “我大周,本是天地正朔的统治者,但现在除了我太庙明堂之中九鼎,又有什么能够证明这一切呢?”

    “先祖的基业在我出生之时便除了这洛邑城千里之地是属于周土,其余的便一无所有”

    “何等可笑,父王念念不忘的大周荣光,我信以为真”

    “现在我本应是王!周王!”

    周文公也不再局限于以炎王鼎的炎力牵制着白起,他要以风火之力,将这可恶的白起烧成灰烬。

    而下一个,轮到的便是那秦王的子嗣。

    周文公脸色一沉,心神鼓动着体内来之九鼎的风火之力,他伸手一挥便掀起着阵阵火浪。

    天空之中,自周文公站立之处开始激起风的涟漪,涟漪之中火焰浮现。

    风火相随,不仅仅遮蔽这白起的视野更令得他难以寻找到周文公的身影。

    白起看着眼前的一切却只是悄然的竖起重剑,在一息后拍向身侧。

    第七十章幕启·九鼎八灾现-->>(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起看着眼前的一切却只是悄然的竖起重剑,在一息后拍向身侧。

    只听得一声闷哼,空中一道人影砸落

    周文王只听得耳旁风啸之声,便被从空中被打地面之上,体内的九鼎之力护住了他的心脉,但力道的冲击之势依然令得他脊椎断裂,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攻击居然会被看穿。

    痛苦之中,他看着白起从天空飘落,脚下卸力之后,缓步提剑来到了他的身前。

    “你,杀了我吧!”

    东周文公闭目说道,即使他心中恐惧着死亡的来临,但力不如人,只能任人宰割了。

    “周文公说笑了,白起奉命只是攻占东周,王上可没有让白起弑君。”

    白起说道,举起右手,示意早前躲避在远处的几名亲卫上前将周文公捆起来,以待王上发落。

    ………………………………

    周围战斗的动静已然停歇,吕不韦送了一口气,此时他们已然来到了明堂中供奉的九鼎所在。

    禹王九鼎以九宫格局位列与青石板上,有意义不明的符文以暗槽的形式分布,隔断着各处连接。

    吕不韦来到这里便不再前行,即使他也想上前一观九鼎之貌,他对着嬴政与荆轲说道。

    “这里便是祭坛,前方便是九鼎所在,但九鼎之处的龙气浓烈,臣虽有大秦龙气护持一二,却也不便前行”

    嬴政闻言,也不勉强,呼唤着荆轲便上前走去。

    当嬴政与荆轲来到九宫格之中,那象征着雍州的一鼎便亮起了白芒。

    那空中的东周龙气的十八爪真龙相在嬴政踏入祭坛之时,本意自空中龙游而下,将这嬴政吞噬但却被大秦黑蛟死死缠住。

    真龙相爪中的九鼎也在周文公落败之时散去了六鼎,沦落为六爪真龙相。

    “大秦,果然是天命所归”

    嬴政与荆轲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握住了雍州鼎的一耳。

    他们体内的气劲狂泄,要移动雍州鼎至九宫局之外。

    破这九宫局。

    ……………………

    太庙宫闱之中,一只漆黑箭矢从暗处抛射而来,直取周文公的咽喉。

    白起见此眉头一挑,一道掌风劈出,便将箭矢击断。

    箭矢无力跌落在地。

    白起顺着箭矢的方向望去,却闻得身后一声刀刃刺破胸腔的异响,他回头一看。

    两个亲卫正扶着周文公的身体,一脸茫然的看着。

    在东周公胸膛血迹如泉涌般在伤口处散溢着。

    周文公本欲与激荡风力,趁着白起松懈之时从这地上逃走,但一把刀却径直的贯穿了他的胸膛。

    纵然风火之力护住心脉,在这刀刃旋转之间,周文公也已死得不能再死。

    “心脏破碎,神意消散,周文公死了”

    白起亲卫赶来如此的向白起汇报着。

    “该死”

    白起眉头竖起,脚下一踏,提着剑便朝着明堂祭坛飞去。

    这里居然隐藏着连他都察觉不到的杀手,王子们有危险了。

    天空之上,那东周龙气的六爪真龙之相在东周公死亡的那一刻崩溃,那大秦黑蛟却大口吞噬着溢散的真龙之气,黑蛟扑入云海翻滚间,腹下五爪浮现,龙角昂扬,渐渐的有了一丝真龙气相。

    那暗中下杀手的自然是魏无道,在这次战争之中周文公可败可降却不可死。

    周文公好歹是名义上的天下共主,虽然势弱,也没多少诸侯朝见,但臣不可弑君,这周礼不可乱。

    …………………………

    祭坛之上,九鼎突然发出阵阵的嗡鸣,自鼎口之中突然激射出一道道光柱勾连着天地。

    九道光柱在天空激起的涟漪互相勾连着,最终九个光柱形成的奇特节点形成了一个通往时空的门扉,那里勾连着一个未知的地域,有汹涌彭拜的恶意自哪里散发而出。

    “这是什么?”

    嬴政荆轲这异动惊讶着,即使九鼎搓手可得,但最终他们两个纷纷选择了退去,围观还是在安全范围之外最好。

    “殿下?”

    见着两位王子无功而返,天空又起了异象,吕不韦询问道。

    “九鼎生变,我们先旁观”荆轲说道

    话语未落,天空之中又落下一人,那是武安君白起。

    “殿下,九鼎何在?”

    “还在祭坛之上,不过,我不确定现在还在不在了”

    嬴政回头看着那通天的光柱说道。

    自门扉之中,道道黑气自门中涌出,吕不韦细数了一下,有八道邪恶的气息。

    那黑气四处肆掠,散于天地。

    天空之中,太阳渐渐的黑暗吞没,只余下九道光柱是这里唯一的光芒。

    中土之上,六国强者为这异象惊讶不已。

    “传我号令,趁此机会闹事者,杀!”

    “传我号令,趁此机会闹事者,杀!”

    “传我号令,趁此机会闹事者,杀!”

    “传我号令,趁此机会闹事者,杀!”

    “传我号令,趁此机会闹事者,杀!”

    各国王宫之中,王者不约而同的下达了维护治安的君令,只是这声音却是借由着各自的修为传达各方。

    卫兵们举起火把,有至丹境者亮起气机如烛火巡游各地。

    空中雷霆乍现,如同怒龙般嘶吼着,在这怒吼声中。

    云层渐渐的积蓄着,

    直到到达了临界点,大雨顷刻间遍布而下。

    赵国山丘之中,有山脉接连异动,如同地龙翻身般震颤着。

    这山摇地动之中,有狂风涌现,渐渐的形成了飓风。

    上古的灾厄,再一次涌现大地,肆虐人间。

    “原来如此,这就是为我准备的剧本吗?”

    魏无道杀死周文公后见着这动静才幡然醒悟。

    “难怪我会觉得那鼎十分的熟悉,难怪会有身体的火力倾泄的错觉”

    “我,取代了圣主的位格,那火之灾厄的力量”

    “这里果然还是成龙世界!那么有人篡改了岁月史书吗?!”

    黑暗里的红眸闪烁间,魏无道的思绪动乱着。

    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在催促着他化作恶龙之相,以火焰驱散黑暗,催促着他重现上古龙庭。

    只是,那九道光柱形成的门扉在释放了八股魔气之后,八道光柱回归到鼎中,将那鼎也变作了光。

    光芒之中,有八仙脚踏八卦,现出男、女、老、少、富、贵、贫、贱,八相。

    各持檀板、扇子、洞箫、渔鼓、宝剑、葫芦、荷花、花篮等八物。

    这八仙现身,各自循着冥冥中宿敌的身影追击而去。

    七道虹光划破破天际,唯有一给手持宝剑,身穿法衣,头戴玉冠的俊逸之人踏着禹步朝着太庙之中前来。

    “圣主,又是千年的轮回,你我千年又见,希望这一次,你我能战个痛快”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