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降临-正文 第十章三个假人(求推荐票)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黎明之血 书名:意识降临
    “我这是哪里?”

    杜尘缺幽幽醒转,看到的却是浑然陌生的景色,那漆黑的殿堂之中只有几许火光照耀着。

    残破的神像就在他的面前,注视着他。

    那满含慈爱的圣母之相也早被斑斓的裂痕爬满,不复曾经洁白,光亮的日子,就如同天使跌落凡尘,满是狼狈。

    这里是哪?杜尘缺半立起身体如此想着。

    耳旁络绎不绝的喧嚣之声甚至要将他的思考给阻断。

    我不是在家中的吗?

    他想着,最终却听到了一身低沉的问候之声。

    “你醒了?”

    杜尘缺扭头望去,却看见了一个彪行大汉正俯视着他。

    那眉眼之中的斐然凌厉令得他不由自主的答道,“是的”

    随即他看到了那站在大汉背后向着他打招呼的美丽女子,看到了那被两人背后正侧脸看着他的神秘人。

    那人穿着漆黑的长袍,整个人笼罩在那绣着湛蓝色云纹的兜帽之下,光焰的照耀之下,杜尘缺只看到了他洁白如玉的下巴。

    “既然醒了,那么便过来吧”

    他说道。

    ………………………………………………………………………………

    “既然醒了,那么便过来吧”魏无道说着,伸手一勾,那刚被他赋予躯体的阴柔男子便从不远处被他擒拿了过来。

    “你是谁?”他问道。

    “我,算是你们的前辈”魏无道说着,看向了那早先被他复苏的两人。

    女子名叫忱思涵,她是最先被魏无道赋予躯体的人,灵魂与水体的契合程度最高,让魏无道也没有想到的是,只不过驱动着鼠符咒的神力给予了动力,她便自然的睁开了眼睛。

    当然,她发现了自己的情况,那赤裸裸的,被冷风吹拂的感觉令得她叫唤了声便被魏无道用水球堵住了嘴巴。

    好在忱思涵颇为冷静的审视了周围的情况之后,便大大方方的询问起了自己的所在位置。

    只是那环抱胸脯的姿势让魏无道高看了她一眼。

    衣物的情况在魏无道以猴符咒变换帷幕成简便的衣物便得以解决。

    材质相同的情况下,猴符咒的变换之力可以变换出很多有趣的东西。虽然魏无道认为那石质的衣物应该会十分不错的样子,但当他变出一堆厚重且硬得不行的镂空雕塑,他选择了放弃。

    穿上了简易的长裙,忱思涵背负着手臂观摩着魏无道的动作,眼中的眸光闪烁不定,也说不清楚她在想着什么。

    忱思涵本是龙组之中后勤科的成员,她是孤儿,但意外的被国家收养了起来,长大之后便是负责着空中的视野支援。

    她对此这次苏醒前的唯一记忆便是自己正俯瞰着下方的城镇,便被一发子弹击中了胸膛,无力的坠下了鸟背。

    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无力得知。

    在看着魏无道尝试以泥土构筑一个男性身体之后,忱思涵了解了自己出现的缘由。

    原来是被类似于撒豆成兵的魂炼之术给炼制成了这幅模样。

    自此,忱思涵便不再看着魏无道的行动,虽然她很想搞破坏,但,嘛……

    魂炼之术后生死都不由自己的,她不想冒这个险,或者不是很好嘛?

    这般想着,忱思涵看到了一处火光,它不远处照耀着,隐隐约约有一个人的影子从照射了出来。

    “哪里是什么?”忱思涵问着,脚下却没有停着,朝着自己的目标走去。

    “一个可怜的女人,下雨天怀着孩子还得在这破烂的教堂中避雨的可怜女人”

    第十章三个假人(求推荐票)-->>(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个可怜的女人,下雨天怀着孩子还得在这破烂的教堂中避雨的可怜女人”

    魏无道说着,为那雕刻了外形,细化眉眼,雕琢了衣物的男性石雕予以了灵魂以及动力。

    “喔,看到了,她睡得挺香甜的”忱思涵看到了影子的主人,那是一个白人女子。

    她有着暗淡的褐色头发,消瘦之中透露着苍白的脸庞,身材削瘦而臃肿,当忱思涵望去的时候,正发现她苍白的脸上浮现些许笑意,似乎在梦中遇到了什么快乐的事情。

    即使是这种大雨倾盆,雨声便不断的情况下也能如此睡得香甜,怕不是梦到了失去的幸福?忱思涵如此想到,却听到了魏无道随意的回答。

    “那是当然,我让她睡着的,我可不喜欢让人盯着,尤其是一个身体虚弱的女人”

    “你居然使法术让她入梦?!”忱思涵说着,小心的退了开来,她不想打扰到这个女人。

    “这不是十分明显的事情?”魏无道说着,看到了那石像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他的身影从石质变作了血肉之躯。

    真的是惊人呢,不论材质是水是土都可以化作血肉之躯,只是消耗的神力,倒是比那塑料玩具多得多。

    魏无道想着,遭遇了那男子的突袭。

    他脚下一踏,身体一侧便是一击势大力沉的侧踢,迅猛快速,若是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便只得乖乖的被他踹飞,从而失去战斗力。

    但他遇见是魏无道,那侧踢还未来到魏无道跟前,他自个便如同一个破烂的沙袋被击向了天空,又摔倒了地面之上。

    眼见神秘的黑袍人实力远超自个儿,沈建国自知不敌,爬起身来便向着那显然是更好对付一些的少女冲去,若是抓到了她,想必也能给神秘人一些麻烦,若是运气好点,说不得还能逃离这里。

    说来也奇怪,他不应该是正坐在车内听候着接头人的吩咐吗?怎么突然就到了这里来?

    沈建国还记得那接头人说着任务十分紧急,需要他将谁谁怎么着来着,就是不记得那个人的名字,也不记得该怎么办。

    到底是打断手脚,略施惩戒呢,还是蒙上麻袋,痛打一番后沉入江堤?

    沈建国回忆着,没有遇到想象中的阻力。

    他瞟了一眼,那个神秘人并没有行动的举止,反而将教堂之中失去维护的烂椅子收集在了一起,双手指点着,烂椅子也随着他的举动而渐渐的形成了一个一人高的简陋木块,随即开始了自我雕琢……

    好……奇怪,沈建国想着,迫近了少女三尺之内,但却没有看到想象中的惊慌,恐惧。

    反而看到了一抹跃跃欲试?看待玩具的神情?

    我……可是血手沈建国,道上有名的杀人不眨眼,你也敢这样小瞧我?沈建国暗自想着,双手擒向了少女的双臂。

    眨眼之间,沈建国还未反应过来,自己便已经被反擒拿了。

    一双手叠在身后,被少女小小的手握住,便如同握住了缰绳。

    沈建国想动弹,却一动便感到手腕一阵疼痛。

    他动弹不得,遇到高手了。

    少女押送着男子,口里说着。

    “你这个傻大个啊,不知道姐姐我是练过的?”

    “姐姐告诉你,你这样的再来十个,我都不怕”

    “傻大个叫啥,姐姐我,忱思涵,以后可以罩着你,但你…必须得听姐姐的话”

    “姐姐先告诉你,咱们现在是遇到了玩弄灵魂的邪道高人,你傻乎乎的上前冲,傻了的”

    沈建国听着,心中想的不足为外人道,只是一一回着,让忱思涵明白了他的姓名,他的来历,他的诚意。

    “合着,你是别人的打手,成,以后姐姐指哪你打哪”

    沈建国听着,被押送到了少年的面前。

    见着那少年醒来,他说道。

    “你醒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