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降临-正文 第十章首个夜晚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黎明之血 书名:意识降临
    连续被复苏唤醒的三人的复苏给予了魏无道些许感悟,不论是对于猴符咒的运用还是鼠符咒神力的功效。

    这使得他以前的一些猜测也有了顺利实施的信心。

    魏无道看着一一正坐在他面前的三人道。

    “关于我的事情,我只能说我绝无恶意,而且在这件事情之上,我应该算作是你的前辈”

    是的,前辈,这是魏无道给自己的设定。

    他在这里不应该是幕后主使者,走上台前的应该是一个与他们同样遭遇的人。

    即使他们看到了他给予人躯体,生命的行动,但这也可以作为一个前辈所必要的仪式。

    赋予后来者以生命,以缔造者的身份铭刻下敬畏之心,为接下来的行动予以最大的支持。

    至于那些天生的叛逆,反骨一堆的。

    也是一种考验不是吗?

    “你们称呼我为水君便可,这里不是原来的世界,我相信你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会陆陆续续的了解到一些事实”

    “也许在这次世界任务过后,你们会独自进入其他的世界,带领其他成员执行任务”

    “但现在,请放下警惕,遵从我的吩咐,来完成世界任务”

    “这一次的世界任务很基础,最开始的时候我们需要探索周围环境,取得当前世界的情报,上传给终端,终端会给予我们新的指令”

    魏无道说着,注视着三人的面庞,努力的将他们的神情收归眼底。

    “水君,你说的,是否属实?”

    忱思涵盯着眼前的黑袍之人,纵然他的话语之中没有夹杂多少恶意,但作为一个龙组成员,她深知太多因为轻信他人的话语而导致的悲剧。

    就像……她的一个前辈,因为轻信了某豪门仆人的话语而误入圈套,浑身精血被小鬼吸食殆尽的模样。

    很多时候,说话之人会隐瞒一些事实,而那些事情往往对于执行的任务来说至关重要。

    “你这样直白的说,我很困扰哎”魏无道说着,“这对于我没有任何好处不是吗?”

    随即他看到了数人怀疑的眼光,“好了,暂时不提这一点,你们自我介绍一番,当然记得掩去真实的姓名,取个代号编写,这样有助于大家的交流”

    “我的话,使徒,能与鸟类沟通”忱思涵略微思考了一番后,如此说道。

    这算是她的一个能力,其实她想叫亚沙使徒,但有些中二的样子,缩减一些感觉好一点。

    最开始的质疑不足以作为不配合的理由呢,相应的,给予部分自己的情报,应该可以获取部分信任。

    不能太过显眼,而不能太过平凡,有点用,但谈不上太大危险的程度是最好的。

    “我,叫我书生就好,三天内看过的事物过目不忘,日子一长的话记忆力会有些模糊”杜尘缺说着,回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看到的景象,雾气从窗台涌入,隐隐约约的呢喃之声响起。

    最后的记忆是……

    “明心见性?儒气自生,好一个书生,若是吞噬掉他的生魂的话,足以抵得上百人魂了”

    儒气是什么?杜尘缺陷入了疑惑。

    “你们两个都说了,我也不能落后不是,我,血手人屠!”沈建国一脸真挚的说着。

    他的这幅模样令得忱思涵无奈的捂住了脸。

    “血手人屠……好中二啊,我就叫你人屠,嗯,人屠!”

    她说着,十分大力的拍着沈建国的肩膀。

    那这货之前说的,他叫沈建国,是真是假?

    第十章首个夜晚-->>(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这货之前说的,他叫沈建国,是真是假?

    “很好,使徒,书生,人屠,等天晴,我们便可以正式开始行动了,不过在此之前,你们先看看这个”

    魏无道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根长约十又四分之一英寸,其上遍布花纹的魔杖。

    这是他自地上拾起的,属于那个女人的东西。

    在触碰到魔杖的那一刻,他便明白自己很可能遇到了一个巫师。

    哈利波特的巫师是他所知道最为奇特的一种,类似于幻想之中的中世界女巫用坩埚炼制魔药的方式,施展魔法的手段则是需要念动咒语……

    嘛,虽然也有无声魔法,但几乎很少有人能不利用魔杖便能顺利的施展魔法的。

    明明魔力暴动之后会有些足以称呼神奇的能力,浮空飞行,隔空移物、与动物对话、但依据剧情来看……拥有了魔杖之后却只能依靠魔杖作为主要的释法手段了。

    这可真的是,养成了依耐性。

    “这个样子,哈利波特系列的周边?”杜尘缺说起了自己的猜测,然而不知道是否是他的错觉。

    在说到哈利波特的时候,他感到了一股恶意袭来…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随即望向了四周。

    怎么回事?

    “你说啥?”沈建国掏了掏耳朵,为什么说着好好的,突然就变成了哔的一声?

    “什么周边?”忱思涵如此问道,她也很好奇。

    “哎?你们一个两个!”杜尘缺说着,察觉了不对的地方,他的话语一向是说着字正腔圆,自信任何人听到他的话语的那一刻便会明了他的意思。

    可眼下,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魔杖,这个世界所独有的产物,具体制作原理不明,不过,我们是否幸运的的遇见了它的主人”魏无道说着,看向了那昏睡的女人。

    “她?”忱思涵顺着水君的视野看去,毫无疑问的看见了那个白人孕妇。

    “喂,水君,你绑架妇女?”沈建国双目一瞪,有些气愤。

    虽然说他人渣没错,但欺负妇孺是他最看不起的,他也有自己的底线的!

    不要把他和那些肆意妄为的小混混想提并论。

    “人屠,你看清楚情况再说比较好一点”杜尘缺看到这尴尬的气氛不由得拉了拉沈建国的衣袖。

    “哎?”沈建国疑惑,再次凝神望了望具体情况……

    没有被捆绑起来,是他的一厢情愿。

    一番误会在魏无道之后的解说之中获得了释然,简略的过手了一番魔杖之后,三人都没有表现出对于魔杖的亲和度。

    这让他有些失望,魔力在土著的体内流转着,他无法确认存在于血脉还是灵魂之中。

    如果是血脉的话,植入了血液的试验品借由着鼠符咒给予动力的身体在这种情况也没有表现出相应的特征,灵体穿梭构造身体很可能获取不了当前世界的能力潜质。

    深夜之中,魏无道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教堂的环境便安排三人睡下。

    忱思涵自告奋勇的让魏无道将自己休息的位置安置在了那妇女的附近。

    沈建国出于某种他所不知道的理由向他索求了部分金钱,但魏无道拒绝了他的请求,他正在一角磨炼着拳脚。

    用他的话说就是,睡不着,你制作出的身体感觉很强。

    杜尘缺则向他提出了观摩魔杖的请求,现在正闭目摩挲着魔杖,一脸痴迷。

    将三人的行为收入眼底,魏无道在黑袍之下磨砺着对于水汽的控制。

    不是用念力的强行操控,而是基于对水分子的感应,控制。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