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降临-正文 第七章一些事情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黎明之血 书名:意识降临
    《后汉书·方术列传·华佗传》记载:“吾有一术,名五禽之戏:一曰虎,二曰鹿,三曰熊,四曰猿,五曰鸟。亦以除疾,兼利蹄足,以当导引。体有不快,起作一禽之戏,怡而汗出,因以著粉,身体轻便而欲食。普施行之,年九十余,耳目聪明,齿牙完坚。”

    魏无道双立手,翘一足,伸两臂,扬眉鼓力,各二七,坐伸脚,手挽足距各七,缩伸二臂各七也。

    这是五禽戏之中鸟戏,辅以内息运转口诀之后却属蕴养肉身的上乘的法门。

    感应到自身的诸般玄奥之力顺着那口诀有机的调和在一起,洗刷着肌理,骨骼,细胞,令起变得更加强壮。

    随着魏无道的停下,那配合着灵魂共鸣而产生的气象虚影也都消失在了空中。

    魏无道擦去了额头上微微渗出的汗珠,满意的点了点头。

    李明传输而来的五禽戏与配套心法口诀确实不错。

    就在昨日,位处于冥土之中的李明先锋便攻下了灵境·大魏朝。

    灵境·大魏朝是鬼雄曹操建立的冥土王庭,其麾下的猛将也在死后回归了他的麾下。

    他们本身确实令得他麾下的鬼影兵团不止一次的打败。

    典韦,许褚,夏侯惇,庞德,曹彰,夏侯渊,张辽,曹仁,张合,徐晃……

    若是某个对三国熟悉的人可能会说出一个又一个典故,至于对于学者来说,那些历史学上难题也都可以通过对这些真灵不灭的古人来得到解答。

    但很不幸,这里遇到的鬼影兵团,他们的本身是通过法术转化的兵卒,自我的意志有限,所思所想唯有贯彻主人的指令,剩下的才是其他。

    他们的主人,那不学无术的魏无道,对于三国志的了解有限。对于三国演义的了解也仅仅是片面的被删减的儿童读物,而且是不知多少年前的记忆。

    他不存在对英雄的憧憬,也不存在对那波澜壮阔的历史本身的探究。

    魏无道不过是想将冥土征服在手下,将威胁扼杀在摇篮之中的,毫无人情,怜悯的施令者。

    当灵力具现的枪火大炮齐鸣,堪比核弹的威力的红莲业火在冥土绽放,没有真正意味上的神明的大魏朝就此崩溃,那些被俘获的鬼神,鬼卒也都被转化成了鬼影兵团的一员。

    其中研究者,医者,将领又都在充实着魏无道的家底。

    想着笔记本上传来的好消息,魏无道的心情好了很多。

    他转而继续淬炼起了炼金仪器,人工神明酆都。

    它将作为王庭核心照耀整个冥土,将其映照的宛若阳间,将一切妖鬼,恶鬼,乃至鬼神统领在秩序下的光芒之下。

    令得那无数死后的魂灵无有被鬼兽吞噬,被恶鬼蹂躏,被鬼神驱使的命运。

    只是这样想着,魏无道又想起了一个魂体消瘦,眼中清明尚在的老人来。

    华佗。

    只是,谁能想到。华佗死后却在冥土罪域之中受那日夜鞭打之刑,不得解脱?

    魏无道收起了

    而这一切的因果确是因他救治魏武帝不利,惹得龙颜大怒因而惨死狱中。

    华佗死后被身上的功德护住灵魂不散,按理说那功德之大本应化作鬼神真形凝就才是,但仅仅只是因为那一丝大魏龙气的反噬,华佗便永为罪民不得解脱。

    而这样的鬼魂有多少?

    历朝历代受皇帝所处死的人,那些被战争波及的,那些因违背教条而死的人……

    如果死后还要受非人之苦,那么一定是在告诫着世人不要为恶,要遵循良善,要有道德。

    但为何连无辜的,什么恶也没有为的婴儿,孩童也在那懵懂之后化作了恶鬼,鬼婴?

    第七章一些事情-->>(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但为何连无辜的,什么恶也没有为的婴儿,孩童也在那懵懂之后化作了恶鬼,鬼婴?

    魏无道回想着前几次的见闻,心中不平之下,手下的力道也渐渐的深重了些。

    那珍贵的秘银在还没有灌注开来的便沦为了废料,其中的魔法属性被火劲破坏得稀烂。+

    他皱了皱眉,旋即又取出了另一块,必要的损耗是在容忍之内的。

    重复炼金的事情实际上相当的苦闷,但心神投入之下却又不算什么。

    如果说在最初的时候,魏无道的所有心思都在怎么样获得力量,怎么样获得荣华富贵上的话。

    那么现在毫无疑问,他想用这样的力量做一些事情,一些被他的道德观所认同的事情。

    无所谓好坏,只要他高兴,他愿意便好

    因为。

    他所具备的力量如同镜花水,可能在下一刻会被剥夺,所修行的力量……

    哈,也不过是又一种可以被剥夺的力量而已。

    一旦修行的力量汇聚成核心,无论是真气,法力,魔力都会被吸纳只留下那次元降临的支配权在手。

    既然如此,何必费什么功夫去修行,去挥霍力量将权色揽入怀中便好,只是他不愿。

    不是不能,而是不愿。

    权色会迷乱人的眼睛,毁掉他最初的理想。

    他希異着美好的世界在他的手中绽放,为此犯下恶行也是应有之义理,只要最后的结果是欢愉的,那便够了。

    如此日夜轮转,当存储的三日份时令蔬菜消耗殆尽的时候,魏无道迎来了一个消息。

    相亲。

    他的父母如此在电话里说道,并且在当天晚上便赶了回来。

    看着坐在身边的两老,魏无道头一回觉得……

    大概,这家是呆不了了。

    “道儿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找个对象了,这不,你爸的朋友认识一个亲戚的女儿也在琢磨着找对象”

    “我们呢就自作主张的为你要了个电话,也和人家大人谈了谈,为你们安排了个见面的机会”

    “成与不成,你们说了算,但这次,你是得和我去的”

    “人家是菇娘,高中毕业去参了军,你得注意点形象,收起你那毛手毛脚的姿态,说不得你还打不过人家,还有你这个头发啊,该剪一剪了。”

    听着那喋喋不休的劝导话语,魏无道整个人的脑袋里都被灌入了药水似的,除了点头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天见可怜,他实在不擅长处理这些感情上的事情,若是有个由头,有个参照,孝道啊,征服啊都可以试试,之前说的顺心意啊,不想被权色改变啊什么的也有这样的一番原因。

    最后,魏无道勉强的笑了笑,被按上了理发师的椅子。

    随着剃刀的呜呜声,黑发唰唰的落下。

    在地面上仿佛形成了两个字。

    倒霉。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