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降临-正文 第二十四章谋划上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黎明之血 书名:意识降临
    嘈杂的声音涌入又涌出,脑海里仿佛分割了两道天地。

    一边是营地里羌霸与亘谷窃窃私语,一边是寂静山林里的几声狐鸣狼啸。

    魏无道心知这便是人炼之法混合了生死符的效用。

    就如同一个人在远程操控电脑玩游戏一般,只不过由于版本太过于低级,现在的他只能暂且一心二用,来处理两端的事情。

    不过,这版本还是太简陋了。

    需要升级升级了。

    魏无道想着,将全部的心神都投入到了那远在千里之外的寒冥白虎身上。

    毕竟,在这里,营地之中有着斗王级别的亘谷在守卫着,只要不是转眼间便结束的战斗他便能从容的苏醒乃至是离开。

    *

    清风微动,明月居上。

    原紫晶翼狮王洞府之中,一只足足五六人高的白虎盘踞在中央的紫晶石台休眠着,随着那震耳欲聋的鼾声,冰冷的气息渐渐的占据了整个洞穴。

    阴冷而带着诡异的气息从白虎的额前散发开来,如同黑雾般渐渐的笼罩了整个洞穴,而在洞穴之间居然隐隐若现的浮现了数十个人影,只是这些人影两眼茫然,失去了面容。

    活脱脱的一个个迷失了自我的幽魂。

    但它们的一举一动却并非是幽魂的模样,它们或习练拳脚,或拼杀兵器,或是随手寻了一个敌人开始了格斗。

    一时间拳脚相加,肘击头锤所带动的天地灵气便令洞穴开始了震颤,看样子,好是拼命。

    随着这些人影演练这身前的斗技,格斗技巧,他们的身上便浑然多起了不一般的灵性,直教人有些期待,若是再这样下去,他们的灵智是否会回返?

    然而,这也许只是妄言罢了。

    忽然间,那酣睡的寒冥白虎睁开了湛蓝色的眼睛,眼神里多出了一抹人性的思考。

    原来,寒冥白虎的幽冥血脉居然会形成一小片的幽冥地域与现实折叠,从而收纳灵魂,萃取魂力精华,更甚至与提炼,吞噬这些灵魂的斗技。

    魏无道想着,巨大的虎躯直直的站立了起来,一双虎目盯着了位于左前方专心操控着炉火的几个炼药师。

    在其中一名闪烁着金黄之色的人影赫然是之前见过一面的古言,只是现在,他却是专注的眼前的丹药。

    丹药自然是假的,不过是借助黑雾形成的虚影,但有一点是真实的,那便是操控火焰的手法,提炼药材药力的诀窍,以及丹方。

    一份丹方上记载的药材搭配,火力,乃至是其中透露出来的君臣佐使之道便是剖析炼药师内心历程的一把钥匙。

    内心求稳的中正平和,极端的追用药大胆,不惧小格,剑走偏锋……

    毕竟所谓的炼药师,在于其练就的足以夺天地造化的丹药,而丹药的作用便是治病。

    伤痛是病,根骨败坏是病,流血是病,长得丑是病,修炼回复慢是病,无法取得足够的能量升级是病……

    所以有疗血丹,有回气丹,有回春丹,有养颜丹,有斗灵丹,有皇极丹,破宗丹……

    魏无道看了许久,直到古言息掉了丹火,方才出其意念之中得到了丹方的名字。

    “二品虎骨丹,吞服之下可淬炼人之龙骨,固本培元,斗师吞服之下,可筋骨壮硕,体内元气源源不绝”

    虽然乍一看上去二品丹方确实不怎么样,但据魏无道的了解,武道之途在于淬炼肉身,而肉身的根据在于下盘以及连接周身力道,增益骨血的龙骨所在。

    国术之中有着所谓的虎豹雷音之说,便是从炼皮炼肉之后达到内锻筋骨,激活骨髓之中的造血能力的表现。

    而这虎骨丹的功效便从另一个方面达到了武道修炼者心心念念的淬骨功效。

    不得不说,丹药,是嗑药流的必备啊。

    “嗯,这丹方,日后须得大肆采炼一番,即使我用不上,当做培养打手炮灰的供给品也是不错。”

    魏无道心想,又扭头看向了另外一边的一个须发全白的老人,他是五品炼药师,是魏无道在从魔兽山脉返程之际寒冥白虎从山林之中偶尔遇见的一具尸骨上发现的魂灵。

    就像许许多多的小说之中都未曾提及的事情一样,在斗气大陆这真实存在的世界里,有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未曾突破一品级别境界,而与之相对的,也有人终其一生都未曾进入斗者之境,只是芸芸众生之中繁衍生息的一个过客。

    而从魏无道对其进行的记忆读取之中来看,这个老人足以说一句,无愧于自己,无愧与良心。

    他从五岁开始随同父亲学医,从最开始的辨识伤痛病患,草药药理到望闻问切,一手把脉,针灸尽得父亲真传,然而在行医中,无数次只差一步便可治疗外伤因为病人无法挺过医疗之中的痛苦而失去了神智,因此造成的悲欢离合令他后悔不已,良心难安。

    即使是父亲无数次安慰道,你尽力了,毕竟我们只是医师……他的心中依然自责不已。

    医师,只能治疗外伤吗?只能治疗一些简简单单的伤势吗?

    于是,当二十三岁时,一位命不久矣的四品炼药师召开的择徒大典之上,他近乎于拼了命的取得了胜利,只为了钻研医术,令自己困惑的地方得到解释。

    当那位炼药师问他,为何如此拼了命的也要踏上这条道路的时候,他说,我是一名医师,但当我是一名普通的医师的时候,我近乎于救不了任何人,而当我是一名炼药师的时候,这一切才有可能。

    每一个炼药师在成功的明晰药性,药理之后便都会开始创造丹方,试图成功的研制属于自我的东西

    不同于追求炼出在斗气修炼之中带奇效丹药的的炼药师,他所选择的道路是从人体出发的病寒杂症,而最为心心念念的便是如何挽救一个人的生命,让他恢复到一个完善的生理机能之上。

    这个老人所研究的一系列丹方之一便有魏无道所想的麻醉剂,亦或者说无痛灵药。

    麻醉剂尚未发明之前,人受了外伤,治疗之时往往需要先被一棒子打晕过去,这样才不会影响医生的治疗,而有些人一场外伤的治疗下来,被打得满头大包,反而因此丢失了性命的也是不少。

    毕竟,痛楚是生灵活着便会经历的东西,会让人生不如死,死去活来的。

    老人的名字在他的记忆里已然没有了几分印记,唯一被魏无道所读取的便是他的药方,他的救人经验,以及他的外号。

    何老。

    何老一生研究出了数个丹方,一品的无痛灵药,二品的生血丹,可裨益气血,气血通达,三品的肉瑕疵,可断肢重生,四品的筋骨生根丹可再造肉身,五品的生子丹,可使同性生子。

    然而他的一身也就止步于此了,在预谋六品丹方,再生为人的灵药仙葩之时,他遇见了一生难敌的凶兽,因此死在了追寻灵药仙葩的道路之上。

    倒也算是追寻了那句老话。

    善游者溺,善骑者堕。

    此时老者身躯微搂,头发花白,一双浑浊的眼眸盯着前往的虚影,手中却是握着几许的银针,随着手臂拱起,舒展开来。

    道道寒芒如电半激射而出,在半空之中仿佛点就星辰。

    而若是有了将这星辰命点记录下来,便会赫然发现在其中有着斗气大陆现存的百八十的穴道窍门所在,而剩下的却是隐窍。

    魏无道目不转睛的看着老人虚空扎针,看着那天地灵机在自发凝聚成一个人形,又看着那一针点出,一个璀璨若星辰的窍穴形成。

    他默默细数了一下,一共一百零三处穴窍,遍布身体各处,连接经脉,血气……有半数与气血武道的周身窍穴相合……

    或许,我的猜测并没有错……每一个世界的肉身各不相同,是天地孕育而出的先天道体,最是符合当前的世界。

    魏无道想着,虎眸微闭,眼帘开合间,一股吸力从他的额前绽放,将所有的伥鬼都吸纳了进去。

    虽然寒冥白虎觉醒了幽冥血脉,但仅仅只是六阶的血脉之力根本支撑不了灵体存在灵智,也许在七阶,乃至是八阶之时,他能够凝聚出一方幽冥国度吧。

    魏无道想着,张口轻啸了一声。

    虎吟之声从洞穴之中传荡而去,传唤在在远方狩猎,寻觅的属下。

    不一会儿,一道灰影便破土而出,显出了一只手指大小的老鼠来,紧随其后是一道白光在眨眼间从洞口窜入,化作了一只白兔,又有一道金光从的天窟处落下,却是一个比之寒冥白虎还要巨大的金雕。

    这正是五阶遁地鼠,五阶的极光兔,五阶初期的金翅凤眼雕。

    乃是魏无道走后,寒冥白虎聚集的爪牙,各自拥有着一个巨大的族群,遍布整个魔兽山脉东部,可以充当着他的耳目,勘察矿脉,寻觅灵药,侦查魔兽的动态。

    魏无道所占据的白虎左右环顾了一番,一双虎目注视之下,三位本应是魔兽山脉一霸的凶兽具都不敢擅动,只是等待着魏无道的发落。

    它们目视着前方的空处,好像哪里便是天堂一般,只是忐忑不安的想法令得它们的心念浮动,灵魂之力收此一激,变作了无形的恐惧,畏惧的念力,缠绕在了魏无道的身上。

    丝丝的情绪之力令得在灵魂神符神光闪现,却是毫不留情的吸纳了开来,令得魏无道一时间有种在吞噬布丁的感觉。

    软濡,q弹,令人难忘。

    半响之后,魏无道很是满意的砸了砸嘴,看向了率先敢来的不足他一爪大小的遁地鼠。

    “遁地鼠,你可寻到了什么奇特的矿脉,石头?”

    在魏无道一心二用的日子里,遁地鼠便给了他不少惊喜,从最开始的赤铜矿脉,到后来的乌金矿脉,乃至是最为普通的黑铁矿脉,都是国家争锋的必需品,不提那种种稀缺无比的奇异金属,单独就这三条矿脉便都是无主的,一经挖掘便是日产万石的富矿。

    而在作为其的伴生矿,赤铜金精,乌金血矿,黑铁秘银,哪一个不是作为机关偶的轴承,核心部件所需的贵重金属,放在人类世界,那是得穷尽百万金币才能收购到一两块的稀缺品。

    “回大王,小的百万同胞日夜不停的挖掘山洞,寻觅矿石,近些日子寻到了一处黑油谭,一处石涅矿脉来,据大王所给的注解来看,一个应该叫做石油,一个称呼其煤矿应该不错”

    遁地鼠说着,硕大的门牙上下碰撞着,发出了哒哒哒哒的声响,而在他的叫声之下,又有数个老鼠背负着竹叶藤蔓束缚形成的容器出现在了魏无道的眼前。

    乌黑亮丽还散发着些许异味的液体在碧绿色的竹叶之中晃荡着,熟悉的焦味令魏无道睁大了眼睛,而黑色液体之中依稀闪烁的荧光令魏无道也有些惊奇。

    这是什么玩意?

    另外一部分则是黑成了碳的泥土石块,而在其中有着如同血纹一般石头在其中隐藏着。

    魏无道仔细瞧着,那一队队的老鼠背负着竹叶很快便来到了魏无道的跟前,半身趴伏着,很是崇敬。

    魏无道思考了片刻,从容器之中取出了些许液体和石块吞入了腹中,根据着在意识之中的八大本源的反应亲和很快辨别了他们的属性以及用途。

    黑油有着如同是石油一般易燃的特性,亲和是火属性,但有着丝丝雷霆对着荧光有了反应,应该若是提取出来是良好的导体。

    而石块,与水,火两相都有所反应,吸水,易燃,而且魏无道在握住石块的时候,明显感受到了一丝血脉的悸动。

    看样子,若是服用下去,很可能会提纯些许的血脉之力,只是还需要不断的实验才能确定了一点。

    魏无道点了点头,张口便吐出了道道冰凌形成的符文印记,“遁地鼠,这是生死符的解药,你可让族人服下,可展缓三天的痛楚”

    遁地鼠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他崇敬的接过了魏无道递给他的纳戒,交换上了另一枚存储得满满的中型纳戒,便带着子孙干将回到洞穴了,只是无人看到,在他进入洞穴的一瞬间h,他便取了一片冰凌含在了口中,眼神之中满是欣喜。

    看样子,魏无道的生死符,简直吓死他了。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