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承包商-正文 第719章 【来自妈婆子的温暖亲情。】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小兵哥 书名:军事承包商
    社会是一台永不停下的跑步机,只要你停下脚步,就会被抛出跑带淘汰。

    生活是一个360度无死角的榨汁机,从四面八方给你施加压力,你只能被动的承受压力,使出浑身的精力去生存。

    而将两者混合到一起,它就是我们现代人,为了房子、车子、家庭、工作,如同老驴一般的“人生”。

    谢晓菲被“人生”磨掉了青涩与文静,换来的是更适合社会的干练与麻利。

    说十分钟回来,最终只用了六分钟不到!

    而她用小电驴带回来的惊喜,其实就是一种放在两公分深圆柱形煎炸模具内,下面到上面粉浆,中间打一个鸡蛋,上面再覆盖一层面粉。

    用油煎烙出来呈傍晚状态后,涂上秘制酱汁的夹心鸡蛋饼。

    虽说这种夹心鸡蛋饼在如今,已经很难在街边看到。

    可在这座经济并不发达的小城市,十年前的高中学校外,这种高档两块钱一个的鸡蛋饼。

    那可是赤果果的土豪专属!

    在一个月的所有伙食费,基本也就两三百块钱的学校内,要想吃一个这样的饼那可是高端享受。

    毕竟这玩意虽然好吃,可它的量真的很少,对于正在长身体的高中期年龄来说,哪怕两三个下去也就过下嘴瘾。

    肚子毫无反应!

    “当年你请我吃过一个,现在我可是给你买回来了五个,你绝对是占大便宜了,来试试看,保证原汁原味。”谢晓菲笑着说道。

    “你就别忽悠我了,这都过去十年了,原汁原味?怎么可能。”

    刑风满脸都是怀疑,可当他吃了一口之后,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颇为意外。

    “哈哈,是不是一样?”

    看到刑风那吃惊的表情,谢晓菲毫无形象、但是却很亲切的大笑了起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能尝到当年的那种味道,确实让我很意外,看你这神秘的样子,难道中间还有什么故事?”刑风好奇的问道。

    “因为”谢晓菲卖了个关子,“做这些鸡蛋饼的大妈,就是当年在学校外摆摊的那个阿姨,我也是不久前才意外发现。”

    “原来如此,难怪味道一样!”

    刑风恍然大悟,笑着说道:“你这记性可真好,我可就比不上你,这大妈要是站在我面前,估计我都认不出来。”

    “那是肯定的,你当年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鸡蛋饼上,哈哈。”谢晓菲揶揄着切笑了起来。

    “这可不能怪我,谁让我当年个子长得快呢,是吧!”

    “你这倒是说了句实在话,就你现在这满身的肌肉疙瘩,我估摸着少说也有180,我家那个死把戏搁在你身边,估计连一只小猴子都算不上。”

    就在这时,里间的房门再次被打开,一个1米67左右、穿着短裤背心、看起来瘦得只剩排骨、戴着眼镜的青年走了出去。

    “堂客,你说谁是小猴子,我明明有肌肉的好不好?你瞅瞅这8块腹肌,那可是一点都不当假。”

    说着,青年摆了个健美poss,脸憋的通红,勉强在腹部形出几个扁平的小坨。

    “就你这还好意思说腹肌?你还要不要脸了?”

    “呃应该算吧。”

    被谢晓菲你直白的打脸,青年一点都不生气,推了下鼻梁上的近视眼镜,笑嘻嘻的凑上来说道:“这又不能怪我,谁叫咱们家的肉都长你身上去了。”

    “杨浩明,你怕是今天没睡醒,想跪方便面了吧。”

    谢晓菲详装生气的一瞪眼,她老公立马就怂了。

    搂着谢晓菲那比他还宽的肩膀,笑着赶紧认错补救道:“不不不,堂客你可是理解错了,我是说你身材好,就是那什么词形容来着”

    “体态丰腴!”看到这两夫妻奇葩中带着浓厚感情的对话方式,刑风忍不住提醒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体态丰腴,绝对能旺家旺夫的富贵相。”

    “嗯,算你识相!”

    谢晓菲很满意的捏了捏她老公的脸,接着介绍道:“这是刑风,我以前的高中同学,我和他都已经十年没见了,今天是难得运气好遇上了。”

    杨浩明一出来时就看到了刑风,这番搞怪也是为了故意为之。

    对于刑风这一身的落魄,他有点意外,不过很快就回过了头来,主动过去坐在行风身边。

    你的刑风那堪比他大腿的手臂,自来熟的笑着说道:“兄弟,你这身材可以啊,要不你教我几招?免得我这堂客们整天拿我的身材说事,昨天刮大风她还提醒我,过马路小心点,一定要贴着绿化带走。”

    “贴着绿化带走?为什么?”刑风一时间没听明白。

    “风大呗,怕我被风吹走了,有棵树的话还能抱着稳一下。”

    “哈哈哈”听到他这搞笑的话,刑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杨浩明不愧是经常在外面跑,靠收二手手机来维持生计,别的先不说,单论这口才和活跃气氛的交际能力,简直是没谁了。

    而通过这个小笑话,加上他刚才第一眼看到刑风时,并没有那种用有色眼看人,也让刑风对他的好感立马有了上升。

    整个谈话气氛融洽起来,刑风也就边吃这鸡蛋饼,边和这对夫妻聊起了家常,对两人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当火车站那些下车的乘客所剩不多,刑风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也就像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无需谢晓菲从中说好话,杨浩明就大包大揽的说着:“我堂客的同学,那就是我的同学,既然进来了,那绝对让你满意而归。”

    接着,从手机柜里拿出一个手机,介绍是昨天刚收回来的好宝贝——

    二手华为荣耀v10!

    并且给出了一个友情价,新手机要2700以上,二手也能卖一千五六,给刑风只要998。

    手机市场基本也就两三个月一代,刑风对国内的手机不是很了解,对于这款九成新的华为荣耀v10,更是一无所知。

    不过,杨浩明的话虽然带着点搞笑,可刑风能够切实感受出,杨浩明对自己这个他老婆的同学,确实没有含水分。

    并在刑风离开前,郑重的邀请他6月18号端午节的时候,来喝他们的结婚酒。

    孩子都八九岁了才办结婚酒宴,这在其他地方或许会很奇葩,可是在这个小城市里去很常见。

    这里的人几乎50%以上,都是订婚以后就拿结婚证成为一家人。

    而结婚酒席通常都会相隔好几年,也就是等到经济有了富余之后,才会举办一次让人生无憾的结婚典礼。

    中国地大物广,各地的风俗习惯各有千秋,而这种结婚方式,也可以说是这个小城市的特色。

    对于杨浩明的邀请,以及谢晓菲这个老同学脸上洋溢的幸福,加上这两夫妻给行风的感觉都很不错。

    刑风自然是不会去拒绝!

    搞定了的手机和手机卡的事情,刑风留下联系方式和两夫妻告别,回到火车站广场上给姐夫打了个电话。

    之所以第一个电话不是打给父母,而是打给他的姐夫。

    第一个是刑风出生的村子,虽说在国家的村村通公路建设计划中,早已修了直达村里的水泥公路。

    可并没有通往村里的公交车,市内的班车一天也就两趟,分别是上午10点和下午5点。

    这也就造就了村子里,少数搞得外快收入的买了小车,没钱的基本家里都有摩托车和电瓶车。

    而刑风的姐夫是邻村人,考了一个驾驶证a照,职业是一名城际班车司机,开了十几年车,家里条件稍微好一点。

    当然,按他当时的年龄,是够不上考a照的。

    不过,在那个驾照都可以直接花钱买的年代,只要有过硬的驾驶车技,将身份证年龄改大几岁,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在刑风当兵最后一年的时候,为了方便凌晨四五点起来去开早班车,他家用了全部老本买了一辆哈六的首付。

    虽说就此成为了车奴,但总归好歹是有车一族。

    在刑风军旅生涯最后一次探亲假,以及两年多近三年前退伍回家的那一次,也都是他开车来接的。

    顺着之前的习惯,刑风也将自己的这次小考察,从这个以前对他很仗义,也很关心的姐夫开始。

    “喂,是哪个?”

    电话通了,那熟悉的沙哑声调,也就是在本地被称为“鸭公嗓”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姐夫,是我啊,小风!”

    “小风?”

    刑风这边刚说完,那边姐夫的是鸭公嗓立马上上升好几个调。

    紧接着就是一通连绵不绝的珠帘炮,各种问询,“你怎么出去两年多,连电话都不给家里打一个,只要你爸妈都担心”、“你现在在哪”、“什么时候回来?”、“身体还好吗”

    等等从工作到生活,嘘寒问暖带责备,连气都不带喘一口的连续问话。

    这种絮絮叨叨的性格,通常来说,一般只会出现在女性身上。

    而这正好是刑风的姐夫,在独特的鸭公嗓特点、谈起汽车三天三夜不睡觉都行的车迷之下,被姐姐没事就笑称为妈婆子的第三个特色。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