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天道-正文 第645章:醍醐灌顶 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此树渐长 书名:我真是天道
    “唉,你们三个都是好苗子。”老僧目光阴冷流转,饥渴的看着一眼三人,不过瞬间被他慈眉善目的表情掩盖,随后叹气的说道,

    “只可惜!”

    莲生三十二神情遗憾的看着面前三个娇美英朗的年轻人。

    一个背着大弓的少年。

    一个双蝶绣罗裙、柳腰身的莫山山。

    一道红玫瑰紧身衣袍,肩若削腰,凝脂若幽兰的红衣女子。

    “可惜什么?”一袭红衣如火的叶红鱼,问道。

    像是一棵在寒冬里绽放的红梅。

    “可惜,魔宗的山门只许进,不许出。”老僧说道。

    “什么!”宁缺大惊。

    “这宗门是一座巨大的守护大阵,没有人可以离开!除非是魔宗传人。”老僧说。

    魔宗传人,顾名思义,就是拥有魔宗功法之人。

    “唉,如今魔宗山门已经开启,不知道世间又有多少人会进入这凄凉的宫殿。纷扰将至,又会多少可怜人埋骨于次,可叹,我逝世的时间将至,无力挽回。”

    “什么!您老这修为……要逝世?”叶红鱼震惊抬首,不知该如何言语。

    莲生三十二传闻早已经突破了知命境界,迈过了五境,到达了天上人的阶段,号称:天启。

    天启实力寿命悠长,怎么可能死亡?

    “嗯!”但是老僧却点点头说道。

    ……

    在魔宗大殿交流之际。

    此时,魔宗大门口的无字碑前。

    此刻无字碑前站立了一位眉目温润,气韵高洁,一身普通的青色道袍却衬托俊逸如谪仙。

    叶凡看着无字碑上的一行字,‘柯浩然灭魔宗于此。’

    只见,叶凡缓缓的伸出手,用手指当作天下锋利的剑意,把柯浩然三个字,直接一刀切割抹去。

    随后,叶凡跨步进入魔宗的山门,脚步不急不缓,颇有再回首观望的姿态。

    ……

    而话说,魔宗大殿。

    “可是您……”一袭红衣的叶红鱼明显还有疑惑,想要询问。

    但是老僧再一次开口,说道:“我这一生,用世俗眼光看来,已算精彩,出身佛门显达于道门却最终随了魔门,如今寿数将尽,想起千年前开创魔宗那位大神官说过知我罪我,唯时光耳,不免觉得无谓,自莲中生投水中亡,何必在意谁人知我或是罪我?”

    “只是谁能真的做到生死完全不系于怀呢?即便已经了生脱死,谁又能对世界没有一丝眷念?想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些痕迹?便是我也如此。”

    老僧缓缓抬头,看着身前三人微笑说道:“我兼修三宗,自困赎罪数十年,不敢言大成却稍有所获,我想把这残躯里的些微力量还有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传承下去,不知你们当中有谁愿意仁慈地接受我的衣钵。受我衣钵之后,你将替我带领这些误入宗门的可怜人出去,回到世间。”

    传闻中修行到极致的大修行者,因为对世界本原有足够深刻的认识,甚至能够隐隐感觉到自己离去的时间。

    莲生大师自困魔宗山门赎罪饥苦煎熬数十年,终遇着山门重启遇着晚辈子弟,这等机缘也许便是生死之楔点,所以听他说自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三人虽然震惊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然而听到莲生大师决定留下衣钵,便是一直强自冷静的宁缺,也禁不住心神剧烈摇晃。

    天大的机缘啊!

    他可是曾经与小师叔同辈之人,曾经站在世界巅峰的强者啊!

    他的衣钵,多么宝

    贵的传承!

    叶红鱼更是识海震荡不安,紧紧握着双拳,根本说不出话来。

    魔宗至强高手在寿元断绝前,以灌顶方式,把力量传给选定的继承人,莲生大师要留下衣钵,显然也是用这种方法!

    莲生大师是什么样的人?宁缺以前没有听说过,但他现在很清楚。

    学贯道佛魔三道,曾赴两大不可知之地,做过佛宗山门护法,当过神殿裁决大神官,差点把魔宗宗主的位置骗到手,有资格与小师叔相伴同游为友,枯禁山中数十年竟把道魔兼修而成神术!这样的人物,当然是世间最强大的存在!

    能继承对方的衣钵,他可以在漫远而艰难的修行道上可以少奋斗多少年?他可以获得多么强大的力量?他能接触到怎样的神妙世界?

    更关键的是,三人都很清楚,如果自己能继承对方的衣钵,那完全就是一朝从凡人变成了举世无双的天下高手。

    从此天空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继承莲生神座的衣钵,对任何一名修行者而言,都是难以想像的极大诱惑。

    所以这种诱惑仿佛是一只无形的手,把她们三人的身体缓缓从地面上撑了起来,对力量的欲望催促着她们艰难地迈动脚步,向骨头堆积里面的老僧走去。

    而老僧原本那慈眉善目的脸庞,也随着三人的脚步前进变得殷切。

    渴望!

    焦急!

    仿佛无时无刻不是想要,他们走快一点。

    因为,他凭借天启的神识,他发现,魔宗山门刚刚又走进一个人。

    不知他是谁。

    修为如何。

    但是,他好不容易用忽悠的手段骗取了三个小年轻的信任,他怕会因为这刚刚进入的一个人,而出现变数,功亏一篑。

    话说,在老僧的殷切目光中,忽然,三人中的宁缺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突然感觉他体内修炼的浩然剑气,汹涌澎湃,似乎在向门口方向朝首跪拜。

    这种感觉,像臣子准备迎接帝王的感觉。

    宁缺自从修炼浩然剑气开始,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一种感觉。、

    就是因为这一种奇怪的现象,让他疑惑的停下了几步。

    而话说叶红鱼她则是继续迈着脚步先前,朝着莲生神座走去,对力量的追求,让她渴望接受莲生三十二的醍醐灌顶的衣钵传承。

    “快来,我的衣钵是你的。你将成为我的弟子,替我征战天下,把为师的功法重现江湖!”莲生三十二看着即将要接近自己的一袭红衣的女子。

    “来!”老僧继续催促。

    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疑惑身体浩然剑气的宁缺,他查看自己身上是否出了毛病而没有下文结果,倒是看到了一脸渴望急迫的老僧,莲生三十二。

    “催促渴望??”

    “如果说此刻的叶红鱼一脸的渴望,那这个老僧,更像渴望急迫!”

    “他在渴望什么?急迫什么?”

    宁缺看到的这些疑惑像雨点般击打着他的脑海的重重疑惑,最终他想到了某种可能。、

    这莲生三十二。

    这个老僧根本不是自缚赎罪,而是被人关在此间承受折磨赎罪!他急迫渴望想要离开这封锁的铁链阵纹。

    一念及此,宁缺震惊醒来,他震惊向骨山处望去,只见道痴叶红鱼已经跪在老僧身前的白骨堆中,老僧枯瘦的手掌已经落到她的头顶,一股强烈的恐怖感瞬间占据身躯!

    莫山山惘然走到骨山边缘,宁缺大叫一声伸手拉住她,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解下身后的

    铁弓,挽弓搭箭,指向骨山深处那位曾经慈悲如佛,此时却阴森若鬼的老僧。

    薄皮包着细骨的苍老手掌,缓缓落在少女头上,轻轻抚摩,感受着黑色发丝所传来的细腻触感,老僧温暖如春湖的眼眸里忽然现出一丝痛苦的挣扎之色。

    挣扎只是片刻,老僧枯瘦如鬼的脸颊上的温和慈悲,瞬间变成极端狂热,最终变成极度平静的冷漠,幽深如夜星的眸子里没有任何情绪。

    一道并不强大却醇正绵厚无比的气息,从老僧手掌下方嗤嗤喷出。

    叶红鱼霍然睁开双眼,看着老僧近在咫尺的苍老面容,感觉识海里的念力如洪水一般向体外渲泄而出,身体骤然变得虚弱,明白正在发生什么。

    她明亮眼眸里寒意大作,曼妙的身躯像鱼一般弹动起来,伴着尖锐的怒吼,双手在空中连换四种剑诀,凝周遭天地元气为虚剑,直接向老僧胸口刺去。

    果然是强大无比的道痴,面临这种谁都想不到的局面,面对着修行道上一直视若神明的莲生神座,她做出了一个修行强者所能做出的最快反应,也是最正确的反应,她的反应简洁直接而且凛冽,出手便是同生共死的狠绝道法!

    然而这道蕴藏她十余苦修、甚至可以说是她此生所施展出来最强大的道剑,却完全落在了空处,因为……她指间连换四种剑诀,竟不能凝结半点天地元气!

    天地间处处皆有元气,有元气便能被念力所感知操控运用,道痴叶红鱼万法皆通,在这等生死时刻,也不会在道法上出任何问题,此时无法凝结天地元气,那么只有一种解释,在老僧的身周根本没有任何天地元气!

    世间能够隔绝天地元气的方法有很多,但能让一个空间里的天地元气完全消失,以叶红鱼的博闻强识,也只知道一种方法——真正的樊笼!

    叶红鱼对裁决司的樊笼自然非常熟悉,更是少有见过裁决大神官亲手布置的樊笼的人,然而那道曾光明大神官囚了十余年的樊笼,竟还不如眼前这道樊笼强大!

    感受着念力的渲泄,感受着身体的酥软,她低头无力跪在白骨之上,看着这些嶙峋白骨,渐模糊的目光里终于生出些绝望的神情。

    白骨为篱,干尸为栅,好强大好可怕的一道樊笼。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