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甜呀-正文 46我们是一对,谁都别想抢走他(精彩必看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圣妖 书名:你那么甜呀
    “什么?”

    “我和金哲在学校找了一圈,都没看到她的身影。”

    纪亦珩坐定下来,“先不说了。”

    “好。”

    少年挂断通话,第一时间登陆了校园网,被顶在最上面的帖子还飘着红,他点开进去,看到了徐洋所说的那个视频。

    纪亦珩面无神色地点开,他看到施甜苍白的小脸好像一张白纸,站在她面前的女人吐字清晰,一个字一个字都像是要把施甜捶进地狱里去。

    周围的不同脸上,都写满了同一种幸灾乐祸和看好戏。

    他继续给施甜打电话,但她都不接。

    微信信息不回,视频也没人接。

    纪亦珩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喊下一组准备,他恍然想起刚开学之际,施甜有几天就是饿着肚子的,她至今没有回过家,原来是这个原因。

    韩凌阳得到消息去找施甜时,也已经晚了。

    他昨天应该再强硬些,将他一起拉回家的,这样她就用不着碰上这么个疯女人。

    整个学校,就连图书馆他都找过了,但还是没有施甜的身影。

    韩凌阳没再浪费时间,他知道施甜家的住处,那也是她这会最有可能待的地方。

    蒋思南她们也在到处找施甜,去了她们平时去玩过的公园、商场、咖啡厅,但这样就等同于大海捞针,一点用都没有。

    寒风凛冽而过,地上的落叶打着卷的在飘来飘去,三三两两的学生经过,有的裹着大围巾,有的将羽绒服的拉链拉至最高。

    “听说了吗?那个叫施甜的好像不见了。”

    “不会出事吧?”

    “丢了这么大的脸,一时半会肯定是躲起来了……”

    徐子易在外面找了圈回来,脸冻得通红,韩凌阳站在马路对面喊她。

    徐子易收回神望过去,看到韩凌阳快步过来,语气急迫地问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她轻摇下头。

    有车子拐了个弯开过来,韩凌阳看下车牌号,他招下手,黑色的别克新君威靠边停下来。“我回去找找。”

    “我想请问,施甜家在哪?”

    韩凌阳走到车旁,回身朝徐子易看眼。“我这就去她家里面找。”

    “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

    “与其在这儿担心,还不如去碰碰运气,你放心,找到小狮子后我什么都不说,只要能看到她就好。”

    韩凌阳没说什么,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徐子易不等他拒绝,她走到另一侧的车旁,打开车门后往里坐。

    徐子易看眼窗外,心头隐约泛出疼痛,施甜从来没和她们说过家里的情况,她一直以为施甜家境不错,她性格那么好,至少,也是家庭幸福的吧?至少,是比她好的吧?

    可她想错了,就连施甜没有妈妈,她们都不知道。

    来到施甜家所在的小区,徐子易推开车门下去,门口有保安,但因为是老小区,再加上里面有不少群租的租户,保安也懒得让人登记了。

    徐子易跟着韩凌阳快步往里走,这么阴冷的天,却偏偏还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雨落在身上,将徐子易的外套沾染上了明显的湿意。

    韩凌阳走到施甜家门口,按响了门铃。

    徐子易走近些,见没人应答,韩凌阳又用力拍了两下门。“施甜!”

    “谁啊?”屋里有男人的声音传来,紧接着,门就被打开了。

    韩凌阳看到了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他朝屋里张望下,“请问施甜在吗?”

    “什么施甜,你找错人了吧?”

    “先前住在这儿的人呢?”

    男人面露不耐烦,“我们就是租了这边的房子而已,至于这之前住的是什么人,跟我们没关系。我也奇了怪了,这儿总有人莫名其妙找过来……”

    徐子易看到对方神情愤怒地将门关上了。

    她还看到门口摆放着乱七八糟的鞋子,韩凌阳往回退时,一脚踩在了上面。

    他没想到施甜搬家了,也就是说,现在就连他都找不到她了。

    两人走到外面,徐子易顿住脚步,回头朝楼上看去。

    那户人家灯光昏暗,阳台上爬满了已经枯死的花树,这边都是小户型的房子,楼间距又小,给人一种狭仄而窒闷的感觉。

    她难以想象,施甜之前是住在这儿的,原来面带阳光的人,她的心里和背后不一定就是被阳光滋润着的。

    施甜家搬走了,应该是要躲开那些找她爸爸的人吧?

    所以这么久以来,在徐子易抱怨家里重男轻女的时候,施甜总是在笑,她情愿她也有机会尝一尝这种滋味。

    施甜是回了家,虽然那个家只不过是个租来的空荡荡的房子,但好歹是她的落脚地,是她的家啊。

    桌上积了层灰,用手一抹,都能抹出道长长的手指印。

    施甜烧了热水,然后打了盆水过来,她将看得见的地方都擦了一遍,又用干布将相框也擦拭干净,她将手机开了静音放在桌上,她现在不想见任何人,也不想听别人说话。

    拖完地,施甜累得手脚酸软,她将铺在沙发上的床单扯开。

    施年晟长期不回来住,却执意要租个房子,这样施甜回来也能有个落脚的地方,而且有些东西丢不得,只好搬来搬去的。

    她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家里冰箱是空的,连包饼干和方便面都没有。

    施甜坐在沙发上,今天的事,纪亦珩应该也有所未闻了吧?

    校网站上讨论得沸沸扬扬,他不可能不知道。

    施甜眼眶微湿,她没法细想纪亦珩会怎么看她,也许,他会跟别人一样避着她吧?

    她好不容易进了校园广播室,好不容易进了学生会,好不容易……离纪亦珩越来越近,但这些东西眼看着都要成了妄想。

    施甜忘不了别人对她指指点点的样子。

    纪亦珩再打施甜的手机,还是没人接。

    徐洋那边发来了消息,说还是没找到施甜。

    纪亦珩就算现在赶回去,也不可能将她找出来,少年心急如焚,他回到酒店,将电脑打开。

    校园网的留言区内,还在频繁刷屏。

    施甜终究忍不住,也打开手机去看了。

    说各种各样话的人都有,一字一语像针扎似的落在她心上。

    施甜没有勇气看下去,她丢开手机,躺在了沙发上。

    晚上睡觉很冷,但卧室的床上还没有收拾,更冷。

    施甜抱了床被子放到沙发上,那些被子好久没晒了,有股霉臭味,她一动不动地缩在里面,将脑袋都蒙了起来。

    屋内安静得连挂在墙上的钟摆声都能听见,施甜合上沉重的眼皮,睡着之前就有一个念头冒出来。

    如果爸爸这时候回家的话,她肯定会抱着他大哭一场,她不要一个人忍,一个人承受,她是个有爸爸的孩子,为什么就不能抱着他哭呢?

    可是直到第二天被冻醒,施甜都没看到施年晟的影子。

    他现在有他的住处,他是不会回到这个破旧地方来的。

    施甜吸了吸鼻子,好像被冻到了,她赶紧起来给自己泡了杯姜糖水。

    她打小就会照顾自己,那么小的时候,她就学会在抽屉里找药吃了。

    施甜简单洗漱下,拿了钥匙去楼下的小卖部买了几袋泡面上来。

    手机都快被人打爆了,施甜一个电话都不想回。

    吃过早饭,她不知道要干什么,便坐在沙发上发呆。

    过了会,她终究忍不住,拿过手机再度登陆了校园网。

    那个带有视频的帖子还挂在那里,施甜鼓足勇气,将页面往下拉,看到了别人的留言。

    “我看施甜也挺可怜的,摊上这么一个爸……”

    “可怜吗?这样来钱快呢,说不定她还觉得挺享受。”

    施甜深吸口气,继续往下翻。

    “之前谁说她和纪亦珩是一对的?这玩笑以后还敢开吗?”

    “不敢了,不敢了,她也配不上纪亦珩。”

    施甜心如刀割,原本还能忍着,这会看到这条留言,她泪眼朦胧,委屈地就想哭。

    “我之前站得CP才是合适的,纪亦珩和季沅清,郎才女貌嘛!”

    有人觉得不行,又推荐了另外一个人。

    施甜越看越难受,更多的人参与进辩论中,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再加上期末复习本就是枯燥乏味的。“我们搞个投票吧,看看哪一个跟纪大神的速配指数最高。”

    又有人留言:“纪亦珩这么爱玩游戏,将来的女朋友说不定是个游戏主播。”

    一圈人拍手赞同!

    施甜眼泪忍不住淌出来,她都这么惨了,这帮人还要落井下石,折腾出一个个人来跟她抢纪亦珩。

    还有的人更过分,在评论区贴出了季沅清的美图,这PS过的照片上,她的下巴都能戳死人了。

    施甜愤怒至极,匿名回道:“呸,大神已经名花有主,那就是我!你们不必惦记。”

    她这句话显然引起了公愤,毕竟宋玲玲她们都盯着评论区呢。

    施甜被人群起而攻之:“有本事亮出你的大名,你是几班的?叫什么?”

    “笑死人了,纪大神名花有主,我们怎么不知道?你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施甜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就没见过她这样倒霉催的人,让她跟纪亦珩日久生情不行吗?非要都跑来横插一杠!

    纪亦珩抱着电脑坐在酒店的沙发上,看着一个匿名的账号被人围攻,看起来真惨。

    “你们不知道是你们的事,大神低调,我也低调,你们!闪一边去!”

    纪亦珩唇瓣不由浅勾,他食指在嘴角处轻抚下,看她还能说出什么来。

    “低调?我看是你异想天开吧,你有本事,就说你叫什么,让我们都听听。”

    施甜才没那么傻,她一边抽噎,一边撸起袖子准备投入战斗中,却看到纪亦珩的账号亲自下场回复了。“她是六班的施甜,她说的都对。

    施甜的手指头僵硬地落在手机屏幕的上空,她拿了餐巾纸擦擦眼睛,确定视线不再模糊后,这才定睛细看。

    那几个字,她没有看错啊,纪亦珩的账号也不会错!

    不会……是被盗号了吧?

    施甜抽了抽鼻子,这话让她怎么接啊?真是纪亦珩吗?他什么意思啊?

    留言区安静了十秒钟左右,像烧开的滚水一般炸了!

    “纪亦珩!”

    “她说的都对是针对哪句话?啊啊啊,大神,说清楚啊!”

    这时,一个还算冷静的旁观者,在评论区里插了句话,“作为一个当了三年语文课代表的人,我给你们划下重点,纪亦珩有女朋友了,她是六班的施甜。”

    这简直是神总结,可更像一把巨大凶猛的大锤子,砸碎了多少人的心。

    季沅清难以置信地盯着电脑,她手边放了杯奶茶,手指不小心触碰到杯壁,烫得她将手缩了回去。

    宋玲玲这会就在她边上,原本说好了今天要一道去逛街的。

    她忙用手机回复,“不可能!”

    更多攻击性的话语,她不敢再往下说,她虽然觉得难以置信,可这个账号是纪亦珩的,点进去还能看到他的相关资料,所有学生会的人应该都知道,这就是纪亦珩。

    大多数人已经闭上了嘴,纪亦珩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再也没有出现了。

    季沅清不想被宋玲玲看到她这个样子,她不住伸手擦着眼角。

    宋玲玲也不知该怎样安慰她,“沅清,你别哭啊,事情还没弄清楚呢。”

    “他究竟喜欢施甜什么?”

    宋玲玲也答不上来,“施甜都有一个那样的爸爸了,难道纪亦珩还不知道吗?”

    “我是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在一起。”

    “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宋玲玲不住安慰她,“对了,纪大神之前的微博账号,不是给施甜管理了吗?那说不定他这个账号也在她手里呢?肯定是这样的,我就说她会玩吧?”

    季沅清将信将疑地看着宋玲玲,这样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再说纪亦珩这个时候应该在参加比赛,怎么会有时间来校园网站呢?施甜现在才不管别人怎么说她,她着急想要给纪亦珩打电话,但即便按出了他的号码,她也没有拨出去。

    她心口通通地跳着,纪亦珩这算是……跟她表白吗?还是当着全校人的面?

    施甜抬手打自己的脸,但没控制好力道,啪一下打狠了,痛得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用袖子擦干净眼泪,两手在脸上搓揉后,就笑开了。

    不行不行,纪亦珩现在还在比赛吧?她不能去问他。

    施甜在屋里走来走去的,万一她问出口了,纪亦珩跟她说没有这回事,他没说过那些话可怎么办?

    哎呀呀,不对啊,她是匿名回复的,纪亦珩怎么就能知道是她呢?

    施甜脑子里乱得不行,手机传来阵震动声,她赶紧拿起来一看,是纪亦珩发来的微信。“我到家了。”

    施甜真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了,她是不是应该问问他,方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在客厅反复走了两圈后,施甜拿着手机快步离开。

    施甜刚按响纪亦珩家的门铃,门就被打开了。

    她酝酿了一路,嘴里的话却在看到纪亦珩的脸后,不争气地咽了回去。

    纪亦珩见她还杵着,他伸手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进屋。

    施甜顺手将门带上,屋内开了暖气,纪亦珩就穿了件宽松的白色T恤,“你去哪了?”

    “我,我回家了。”

    “回家做什么?”

    施甜穿多了,这会觉得好热,又不好意思脱。

    少年走到餐桌前,倒了杯水,施甜欲言又止,急得鼻尖都冒出细汗来。

    “过来。”

    施甜乖乖上前步,纪亦珩将一杯热水递给她,施甜捧在手里,他倚靠着餐桌看她,“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施甜对上他的视线,他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呢?

    “那个……”施甜想杯子凑到嘴边。

    纪亦珩小心提醒。“当心烫。”

    她舌尖在唇角处轻舔了下,“我今天去校网站转了一圈,居然看到了你,你说你怎么不好好看着自己的号呢?是不是被人盗了?”

    “谁敢盗我的号呢?”

    施甜的心跳又不争气地加速了,她语气充满急迫,“那也就是说,那句话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

    纪亦珩盯着她,看到施甜的脸刷一下红透,连耳朵都泛着红,他长腿微曲,双手抱在胸前,“你说我名花有主,那人是你,是不是?”

    这问题丢回到她身上,施甜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她别扭得将视线挪开,“我……什么时候说的啊?”

    “那人不是你吗?”

    这不等于是在告诉纪亦珩,她冒认他女朋友吗?

    施甜在纪亦珩的注视下,艰难地摇头。

    少年轻耸下肩膀,“既然这样,我说的话也不能作数。”

    他起身就要走,施甜忙激动地按住他的手臂。“等等,什么不作数啊?”

    “既然不是你,那是我认错人了。”

    “没有!”施甜手里还握着那杯水,“是我是我!”

    纪亦珩嘴角展开,“这又不是丢人的事,你躲什么?”

    她唇瓣微动,天知道她说出来这些话,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那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啊?”

    施甜说完这话,再不敢去看纪亦珩了。

    她心里暗暗想着,纪亦珩要说了她不想听的话,她一准拔腿就跑,反正现在是豁出去了。

    少年抬手,手掌按在施甜颈后,他手臂微收,施甜不由往前走了步,纪亦珩俯下身,前额同她相抵,施甜倒吸口冷气,她眼帘轻垂,看到纪亦珩的唇瓣动了动。

    “你说,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施甜握着水杯的手在抖,杯子里的水都要泼出来了,干嘛要让她说?她说得出口嘛!

    她喉间不争气地轻滚动下,纪亦珩低低地笑着,“在网上敢说,当着我的面,就不敢了?”

    谁说她不敢的?都到这地步了,施甜干脆脱口而出,只不过声音比蚊子叫还要轻。

    “男女朋友关系啊。”

    纪亦珩听见了,笑出声来,施甜想要将他的手拉开。“你笑什么啊?”

    “我说了,你说的都对。”纪亦珩手指在她颈后摩挲,吓得施甜再也不敢乱动,她后颈处痒痒的,连带着心里都是痒痒的。

    如果她没有理解错的话,纪亦珩就是承认了。

    两人靠得这样近,彼此的呼吸声缠绕在一处,施甜都能听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

    他下一步想干嘛?不会是要……

    这进展也太快了吧?施甜抿紧唇瓣,又将眼睛闭了起来,她手里的水杯被接过去,纪亦珩手指在她颈后轻敲,她一动不敢动,少年端详着她的面色,这表情,是怕他将她生吞活剥了吗?

    他手臂微松,身子往后靠,施甜两手攥着羽绒服的下摆。

    “校园网站的那个视频我看到了。”

    施甜不觉得意外,“我猜也是。”

    “以后不用躲,就算真想躲起来,你到我这边来。”

    施甜鼻子一酸,“真的吗?”

    “真的。”

    纪亦珩看她两眼红肿,脸色也不好看,“饿不饿?吃点东西吧。”

    “你今天不是应该在比赛吗?”

    “跟人调了时间,下午再过去。”

    施甜忙掏出手机看眼时间,“你赶紧准备下吧,别误了比赛的时间。”

    “冰箱里有饺子,吃一点,我送你回学校。”

    “好。”

    纪亦珩时间比较赶,严老师还在那边守着,要不是拉不住他,也不可能放他回来。

    他喊了辆车送施甜回去,施甜站在寒风里,拉了拉纪亦珩的衣摆,“不用送我,我自己回去就好。”

    “没事,送完你,我就直接去车站了。”

    “噢。”

    蒋思南她们都快将整个东大翻过来找了,施甜至今也没联系她们。

    车子开到东大校门口,纪亦珩让司机稍微等会。

    施甜刚下车,就看到有人在看她,且当着她的面指指点点。

    纪亦珩快步走到她身边,“我最迟后天就回来。”

    “好。”

    她抬起脚步往前走,纪亦珩走过去拉住她的手,“我送你回宿舍。”

    施甜紧张地想将手抽回去,少年见状,一把更用力地握住了。

    两人这一路上,碰到了不少同学,施甜垂着头在走路,纪亦珩牵住她的手不放,一直将她送到宿舍门口。

    “好了,进去吧。”

    “嗯。”施甜将手掌往回收。

    少年手指微松,看着施甜小跑着进去了。

    这下脸皮又薄了,今天是谁在校网站上大出风头的?她就那么笃定,披上马甲后别人都不认识她?再说,她还有那个胆子跑到他家里去当面问清楚,怎么这层窗户纸被捅开后,她反而害羞了?

    施甜走进宿舍,徐子易正在打电话,看到她时话也没说完,就将通话挂断了。

    蒋思南啊的一声,她扑上去用力摇晃施甜的肩膀。“你去哪了?我们都快急死了,你怎么连个电话都不回啊?”

    施甜被她摇得眼冒金星,“快松手,我都要吐了。”

    朱小玉过来把蒋思南拉开,“你去哪了啊?”

    “我回家了。”

    “回家?”徐子易没再往下说,昨晚,她是和韩凌阳一起回来的,到学校时都快半夜了。

    “是啊。”施甜在床沿处坐下来,蒋思南小心地看眼她的神色,“小狮子,你心里要实在难受,你就和我们说说。”

    施甜这会看着心情不错的样子,“放心吧,我没事。”

    “有些人就是欠抽,你不要理她们就是了。”

    蒋思南和朱小玉一左一右在施甜身边坐定,蒋思南冲站着的徐子易看眼,“对了,你昨天那么晚才回来,去哪了啊?”

    “去石路国际里里外外找了几圈。”徐子易并未提起找到施甜家的事,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不想被触及的痛,对施甜来说,她居无定所,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刺痛人心的呢?

    “回家也不跟我们说声,害得我们担心成这样,你的良心呢?”蒋思南用手指戳了戳施甜的心口。

    她笑着握住蒋思南的手指。“好啦,下次不敢了。”

    从施甜失踪到现在,她们只顾着找她,就连校园网站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朱小玉偷偷登陆下,原本是想看这件事平息了没,没想到却看到了一件惊人的事。

    她蹭地站起来,又弯下腰,将脸凑到施甜面前,施甜真是被吓得不轻,“你干嘛呢?”

    “你跟大神在一起了?什么时候的事?我们怎么不知道啊?”

    这话一说出口,蒋思南和徐子易也凑过来了。

    朱小玉还拿了手机给她们看。“纪亦珩亲自下场回复的事,肯定错不了!”

    “你够可以啊,瞒得这么好!”蒋思南用手指朝施甜轻点,“我就说你们不对劲吧,你还不承认,这下逃不了了?什么时候的事啊?”

    “不就是今天嘛。”施甜努力装出一副冷静且淡定的模样。

    “今天刚确认关系?”

    施甜指了下纪亦珩的那句回复,“没看出来纪亦珩跟我表白啊?什么眼神啊。”

    “呦,瞧把你给能耐的呀,我怎么这么不相信呢?纪亦珩那朵高岭之花,能被你摘了?”

    这是看不起她呢?

    施甜推开面前的手机,又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我觉得他对我是一见钟情,反正女生的第六感挺灵的,我就说我没有写简历给校园广播室吧,那时候他肯定就已经看上我了……”

    蒋思南抱紧自己的手臂。“好冷,好肉麻啊,你也太自恋了吧!”

    “怪不得,我今天看到那个宋玲玲了,脸色可难看,还冲我翻了个白眼。小狮子,我跟你说啊,从今儿起你就是主席夫人了,以后就给那个宋玲玲穿小鞋,天天穿,挤死她!”

    施甜听着这声称呼,怎么这么好听呢?

    她小脸发烫,用手摸了摸,不由想到纪亦珩将手掌按在她颈后的那副模样了,她当时应该胆子再大点的,好歹也要看清楚纪亦珩是什么表情嘛。

    施甜知道韩凌阳肯定也在担心她,她得空后赶紧给他发个微信,告诉他没事。

    韩凌阳的电话第一时间打过来,施甜立马就接通了,“喂。”

    “你在哪?”

    “我回宿舍了。”

    韩凌阳语带疲惫,这两天也没休息好。“出事之后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我挺好的呀,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

    “初二那年还记得吗?你当时就想到了来找我。”

    施甜干笑两声,“羚羊,我们都长大啦,看待问题的角度也会不一样。我不再是初中生施甜了,我现在可以自己解决。”

    韩凌阳沉默了半晌后,方开口道,“是因为有人能保护你了,是吗?”

    “也不完全是吧,初中那会还小,同样一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那时候会觉得天都塌下来了,感觉自己没人疼没人爱,还要受尽嘲讽,好可怜。但现在好多了,虽然总是害怕这样的事会重复发生,但真正降临到了头上后,好像也不算是迈不过去的坎,我可以坦然接受了。”

    施甜说完这席话,恍惚地望向窗外,如果不是因为纪亦珩在校网站上说的那句话,她真的敢挺起胸膛走出来吗?

    她如今这么有底气,完全是因为纪亦珩不在乎,他不在乎,她便不用自卑。

    韩凌阳没再说什么,挂了电话,他视线落在自己的右手上。

    他就是从初二那会开始打架的,他还记得他被班主任拎进办公室时的情景,那个快要退休的老教师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让他千万不要走岔路,要好好珍惜他所拥有的天赋。

    对于韩凌阳来说,他的天赋还没有施甜的笑来得重要,他也是从那时候才明白的,这世上,笑得最灿烂的那个人,她的背后不一定是阳光明媚。

    纪亦珩回来的那天,学校还在放假,金哲和徐洋特地去车站接他。

    有严老师在,一路上,几人都可正经地聊着比赛的细节,等到跟严老师分别后,徐洋率先原形毕露。

    “我跟你说,这几天学校里可是传疯了。”

    “传什么?”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呢?你都那样说了,你跟施甜的事能逃得过去?”

    纪亦珩在前面走着,金哲和徐洋平时跟他走得最近,再加上又在他家里撞见过施甜过夜的事,所以对他们的公开丝毫不觉得意外。但两人好奇啊,这里面的细节太耐人寻味了。

    “你跟我们说说,是她追的你,还是你追的她?”

    纪亦珩停住了脚步,“她主动。”

    “哇塞,我就说吧,”徐洋一拍手。“女追男隔层纱!”

    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纪亦珩觉得就是送分题啊,施甜很早就对他动了心思了,怕是在军训的时候,就已经蠢蠢欲动了吧?

    毕竟他太受欢迎,他光芒万丈、魅力四射,施甜所有的小举动在纪亦珩看来,都是喜欢他、爱慕他。

    他才不需要去问她内心怎么想呢,她对他八成是一见钟情,对,肯定是这样的。

    假期结束后的第一天,施甜早早就起床了,她将衣柜里的衣服几乎全部都扒拉出来,就是不知道要穿哪套。

    蒋思南打个哈欠。“小狮子,你干嘛呢?这么冷的天不在被窝里缩着。”

    “快要上课了。”

    徐子易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看眼时间。“胡说,才六点半。”

    “我穿这条裙子好看吗?”施甜拿了条毛衣裙在身前比了比。

    “好看好看。”蒋思南敷衍地将被子拉高,“七点再叫我起床啊。”

    施甜今年没买什么新衣服,毛衣裙有点起球,但好在是在两只袖子上,一会穿上外套就没事了。

    她昨晚都失眠了,整晚没睡好,她今天要去广播室,她都不知道见到纪亦珩要说些什么。

    心里尽管雀跃得很,也想着赶紧看到他,但她又怕会尴尬。

    吃过中饭,施甜直接去了广播室。

    她推开门进去,看到纪亦珩正坐在桌前打游戏,施甜微微放松下来,走过去在他身边的椅子上坐下。

    少年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完成一波操作后,他摘掉耳机看向施甜。

    他的眼里仿佛在呲呲地放电,施甜忍不住挽起嘴角。“看我干吗?”

    纪亦珩将耳机放到桌上,“今天下午选了什么课?”

    “多媒体设计。”

    “我也是,一会一起过去。”

    施甜赶紧点了点头。

    广播结束后,距离上课时间也不久了,施甜干脆没回宿舍。

    她跟在纪亦珩身边去上课,校园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人,施甜总能听到一两声议论。

    走进阶梯教室,可以自主选位子,施甜看到蒋思南她们已经到了。

    她抱紧手里的书就要过去,纪亦珩伸手拉住她羽绒服的帽子。“去哪?”

    “我朋友她们在那呢。”

    “坐这。”

    施甜将腿缩回来,挨着纪亦珩坐定,蒋思南冲身边的两人说道,“瞧见没,重色轻友。”

    “性质恶劣,回去收拾她。”

    季沅清和宋玲玲进去时,季沅清一眼看到了施甜。

    纪亦珩翻开书,金哲从前排扭头看她眼。“嫂子。”

    施甜拿了书要去敲他的头,“你瞎叫什么呢?”

    “怎么就是瞎叫了?你问纪大神,我这称呼有问题吗?”

    施甜抬起腿就要去踢他,纪亦珩伸手按在她腿上,“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她低头看着纪亦珩的手,再看了看他手掌按住的位置,施甜自然不敢再动了。

    季沅清和宋玲玲从旁边经过,少年的手还未收回去,宋玲玲拉住季沅清的手臂,选了个后面的位置坐定。“你刚才看到了吗?”

    季沅清不说话,宋玲玲真挺同情她的,要说东大追她的男生不少,她偏偏看上纪亦珩,是,她这眼光,也只有纪亦珩能跟她配一配了,可那纪亦珩怎么就选了施甜呢?

    “别说了。”

    “你就是不肯主动,看吧,现在机会都没了。”

    季沅清握紧手里的笔,“主动有什么好的?”

    “当然是有好处的,至少她想得到的都得到了。”

    季沅清不耐烦地翻着手里的书,“玲玲,以后这种话别说了,他们怎么样是他们的事,你也管管你的嘴巴吧,施甜背后有人撑腰,得罪她对你没好处的。”

    “我又不怕她。”

    “你既然不听劝就罢了。”

    宋玲玲也有些恼,她这样做还不是因为她吗?“我就搞不明白了,施甜丢脸都丢到这份上了……”

    “那你当着纪亦珩的面去说吧。”

    宋玲玲不甘心地咬了咬唇角,也只能将嘴里的话憋回去。

    金哲和徐洋坐在一起,趁着上课时间还没到,金哲转身趴在施甜的桌面上。“嫂子,晚上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我不去。”

    “为什么不去?我们当初可跟纪大神说好的,谁先找到女朋友就要请客吃饭的,我们两个现在还打着光棍呢,难不成连这顿饭你都要抵赖不成?”

    施甜觉得这称呼真够怪的,她用手摸了摸耳垂,“那你们去啊。”

    “你是主角,你也得去。”

    纪亦珩将翻开的书本合上,“地方选好了?”

    “就近原则,学校外面的小菜园怎么样?”

    纪亦珩点下头。“行。”

    “那嫂子……”

    纪亦珩很自天然地接过话语。“一起去。”

    施甜还真没什么经验来应对这样的场面,她赶紧将脑袋压下去,前额紧紧地压着桌面,她可不能让别人看到她傻笑的样子。

    “看看看,嫂子害羞了。”

    施甜气得伸手要打,但脑袋不抬起来,就没有方向感,金哲往旁边一躲就躲开了。

    纪亦珩见状,拿起桌上的书打在金哲肩膀上。

    金哲哀嚎一声,“嫂子,救命!”

    那嗓门高的,整个阶梯教室的人都听到了,施甜赶紧捂住耳朵,她另一手拉了拉纪亦珩的裤子,“让他闭嘴。”

    纪亦珩冲金哲递了个眼色,金哲忙抿紧嘴巴,转过身去。

    ------题外话------

    万更呦

    欢喜不~

    留言造起来哈哈哈~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