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君不下凡-正文 7.第七章 催眠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明石光 书名:冥君不下凡
    顾小西慢慢睁开了眼睛。

    原本模糊的世界没过多久便渐渐清晰起来。

    头顶上悬挂着的营养液无声地滴答着,顺着细长的透明管子缓缓注入手臂,四周五颜六色的指示灯有节奏地闪烁着,每隔半分钟便会发出“嘀”的一声。

    游戏舱。

    顾小西缓缓坐起身,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将身上的设备都摘掉,他戴着可笑的脑机,像一个在理发店烫头烫到恍惚的中年阿姨,坐在游戏舱里发起呆来。

    游戏舱?

    一种前所未有的茫然感像一阵突如其来的龙卷风呼啸着包裹了他,将他抬至高高的天空上,又狠狠地甩在地上。

    顾小西用指节在游戏舱壁上轻敲两下,发出清脆的“咚咚”声。

    真的是游戏?

    顾小西一手撑着他沉重的脑袋,太阳穴突突地疼,他实在是回想不起他怎么进入游戏舱的。

    这种陌生的茫然感又涌了上来,顾小西运营“筑梦乐园”这么多年,进入游戏少说也有几百次,但从没有一次下机的感觉是这样的,空虚、眩晕,甚至还有一些恶心。

    他两手心搓热了贴在眼眶上,垂着头用力地回想着游戏里的场景。

    “碧穹天”这个脚本他玩的不多,玩家嫌这个游戏的气氛太压抑,太暗黑,黑白无常的人物设定,还很不吉利。

    “五七”这个人物的剧情他也不怎么熟悉,这个故事的剧情走向以及人物结局,他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等等,“五七”?

    顾小西愣了一下,这个脚本的管理员,难道不是“十九”?

    为什么自己会成为“五七”?

    顾小西下意识地低下头,他摸了摸胸口,玉葫芦不见了。

    顾小西的心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他飞快地想到,在进入游戏前,他跟一个叫韩天的人待在一起。

    那个人对他的玉葫芦问长问短,还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一个不祥的念头从顾小西的脑子里飞过,快的好像是天上的惊雷,就那么一瞬间的时间,却重重地砸在了他的头上。

    玉葫芦是“筑梦乐园”游戏的密钥,是游戏的总开关,没有了玉葫芦的“筑梦乐园”就好像一个没插电的计算机。而拿走了玉葫芦就等于拿走了“筑梦乐园”,也拿走了他的整个家当。

    顾小西飞快地摘掉身上的设备,伸直了腿就要从游戏舱里迈步出来。

    谁知脚一挨地,才发现整条腿都是麻的,好像有千万根细小的针尖从他的脚心钻进去,混在血液里,在血管中碰撞乱窜,还不断往大腿上蔓延。顾小西脚上一软,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

    “这么真实的疼痛感,怎么可能会是梦境?

    顾小西揉了揉摔疼的屁股,脑子里胡乱想着。

    “欸,这是怎么了,怎么坐地上去了。”

    顾小西闻声扭过头去,却见韩天右手端着水杯,从休息室悠闲迈步进来。

    看见顾小西茫茫然坐在地上,像一个刚学会走路就摔了跤的幼儿,顶着一头被脑机压的乱糟糟的细软头发,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仿佛看见了一个怪异的外星人。韩天不着痕迹地偷笑了一下,将水杯挪到左手上,右手提着他的衣领,把他拽到游戏舱沿上坐着。

    “这个游戏也没那么激烈啊,

    你怎么都睡地上去了?”韩天将手里的水杯递到顾小西眼前笑着说道。

    “你没走?”顾小西扭过头盯着他的脸疑惑地问道。

    韩天抬头看了看表,“我是该回去了,但是我总得等你醒来吧!”

    顾小西也顺着他的眼神看了看表,“刚过去一个小时?”

    韩天勾勾嘴角“嗯”了一声,将水杯在顾小西眼前晃了晃,“喝口水?”

    顾小西没有伸手接水杯的意思,他低下头盯着脚下的地面,思绪不知道在哪里飘荡,嘴里却喃喃道,“感觉好像过去半辈子似的……”

    他又扭过看着韩天,那人挑了挑眉,眨眨眼睛笑了一下。

    “你是‘十九’。”顾小西盯了他半晌,开口说了一个肯定句。

    韩天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顾小西明白的这么快,没有想象中的懵逼和惊慌失措,顿时便觉得少了许多的乐趣。

    “对啊,”很快他便轻松地说道,“这个人物好像也没什么意……”

    “你是管理员,是你开启的游戏。”

    “嗯,对啊。”韩天满不在乎地说,“我以为会很复杂,但是操作起来也挺简单的。”

    顾小西看着韩天,沉默了半晌又说道,“你是我的客人,你要玩什么游戏都随你挑,但你为什么要拿我的管理员?”

    “因为你睡着了啊!”

    “你……”顾小西努力回想着进入游戏前的场景,“你对我催眠了?”

    “噗!”韩天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哪有这个本事,是你太困了吧?”

    顾小西脑补着自己睡着了像一具等待解剖的尸体,被人从脖子上摘走了玉葫芦,又被连拖带拽地塞进了像棺材一样的游戏舱里,戴上脑机插上营养液,仿佛是等待进入一场不明结局的活体实验,他心中一阵恶寒,隐隐生起气来。

    “那你为什么不等我醒来,或者把我叫醒了再开始游戏?”

    “呃……”韩天犹豫了一下,“因为我想体验一下控制游戏的感觉,一直以来都被游戏所支配,我想试试看在游戏中保持清醒是什么感觉。”

    “管理员并不是能控制游戏的角色,‘筑梦乐园’也不是这种能任你发挥的游戏!”顾小西摇了摇头,压抑着语气中的怒气,“你自己也是签过免责同意书的,你知道这个游戏对人心里承受能力的要求。我在玩家进入游戏前,都是要反复进行确认的,就是怕玩家接受不了真假两个世界的反差,一时间脑子转不过来受刺激……你居然没有告诉我就让我强行进入游戏,你……你做事情太不考虑后果,也太不尊重人了……”顾小西说到后面,情绪有些难掩的激动,不自觉地声音便高了起来。

    韩天将水杯紧紧握在手边,又松了开来,他沉默了半晌说道,“对不起,是我大意了,我以为你经验丰富,应该会适应的很快……”

    “我就算经验丰富,作为玩家进入游戏也跟其他人一样没有现实意识,从游戏出来也一样懵逼!你不跟我商量就自己做决定,也太霸道了!”

    韩天有些惊异地看着顾小西,半晌又颓丧地垂下头来,原本从游戏中退出的喜悦心情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轻轻叹了口气,“是我的错……”

    顾小西看着韩天低垂的头顶上一个好看的发旋,他突然一个激灵,眼前的这个叫韩天的人,可不是他的什么好友哥们,是一个买断了他的游戏的大客户,是他的电,他的光,赏他饭吃的VIP,金

    主都不过提了一个想当“管理员”的要求,他有说“不”的立场吗?

    顾小西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颓丧地吐了出来,就好像是一个充满了气又没系口的气球,前一秒还鼓着圆滚滚的肚子,声势浩大看起来挺吓人,刚被人一松手,就噗噗地到处乱窜,最后蔫不兮兮地躺在角落里,回想自己刚刚说的那一堆理直气壮的话,不知道是梁静茹隔空给他的勇气还是被鬼上了身,人金主平易近人不把他当孙子,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人家爸爸了。

    “你……你是不是想害死我然后继承我的‘筑梦乐园’?”顾小西用余光看了看韩天,半开玩笑地缓和着气氛,不自觉便伸手往脖子上摸去。

    结果脖子上空荡荡的,什么玩意也没有。

    韩天倒也好眼力见儿,连忙把玉葫芦从脖子上摘下来给顾小西脑袋上套了上去。

    谁知顾小西看起来脸不丁点儿大,反骨却鼓的挺高,那拴玉葫芦的绳子在他鼻子上狠狠刮了几下才轻飘飘地落在了他的颈间。

    顾小西握着完璧归赵的玉葫芦,心里越发不太好意思起来,给金主摆脸子看,金主给他道歉,世界上还有这种事。

    “……我刚刚也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刚从游戏出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心态崩了,你别太介意……”

    “嗯,”韩天干笑了一下,“确实是我欠考虑了,我应该跟你商量一下的。”

    “呃,”顾小西挠了挠头道,“毕竟你是客户,以后还是你说了算,我就是一时冲动,你别放在心上……。”

    韩天看了顾小西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绪。

    顾小西心里一下子便没了底,他心里觉得韩天肯定是不高兴的,毕竟一个老板被员工给训了,老板涵养好嘴上不说,心里肯定痛快不到哪儿去,而且他刚刚那两句道歉也苍白的像贫了血一样。

    “主要是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些什么真假世界的,本来就很玄乎,我又是经营的这样一种人生体验的游戏,时间长了神经真的有点恍惚,真的不经吓的!”

    韩天看着顾小西一脸真挚地在解释个不停,连额头上都冒出了几粒汗珠,便轻笑着叹口气说,“我了解的。”

    顾小西看他笑了,便也松了口气说道,“就是这么个意思吧,虽然我冲你发火是我不对,但是就算你是VIP,你把我吓傻了,以后谁陪你进游戏呢?你不为我考虑,也要为自己考虑一下啊!”

    韩天被他的歪理逗笑了,他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很对!”

    韩天看顾小西也没什么其他的异常,便起身将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搭在了手臂上,“我得回去了,还有一些事要处理,过几天再来找你玩。”

    顾小西点了点头,韩天离去经过门口,迎宾娃娃娇嗲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主人慢走!人家一直等你回来哟!”

    顾小西心里暗骂一声,心道早晚要把这个妖艳小贱货换掉不可。

    他低头看看胸前的玉葫芦,闭上眼将那句烂熟于心的口令默默念了一遍。

    顾小西胆战心惊地睁开眼,游戏舱还是那个游戏舱,顾小西也还是那个顾小西,连妖艳小贱货也还是一样谄媚地挂在门口,他搓了搓头发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我就说嘛,游戏就是游戏!”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