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君不下凡-正文 8.第八章 三月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明石光 书名:冥君不下凡
    窗外的天昏沉沉的,小雨缠缠绵绵已经下了好几日。

    店里冷清清一个客人都没有,顾小西百无聊赖,伏在吧台上看那本《西林王传》。

    眼睛盯着惨白的纸张,思绪却天马行空地在大脑缝隙里随意游走。半晌过去了,书本却一页都没有翻过,不知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欢迎主人,您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迎宾娃娃娇嗲的声音突然响起,随着一阵嘈杂的响动,几个人推开店门走了进来。

    顾小西闻声从吧台后面站起身来,几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抖着雨水挤在门口。大概有六七个,个儿高的头都快杵到门框上,个儿矮的还像个小豆芽,一个个皮肤黝黑瞳仁儿晶亮,头发上都湿漉漉的,雨水顺着下巴颏滴到衣襟上,肩膀上都是一整片濡湿的痕迹。

    顾小西打量了那些孩子几眼,其中一个孩子身上还穿着蓝白色的运动校服,他心里估摸着这几个孩子的岁数,看起来都还没成年的样子。

    那个小豆芽手里倒是拿着一把合住的折伞,不住地往地上淌着水,他握住伞把在地上甩了几下,画出几道长长的水线。

    顾小西皱着眉盯着那尚在淌水的雨伞,就听见那个高个儿的男孩张口说道,“喂,这里是网吧吗?”

    顾小西从角落里拿出一个水盆去接那雨伞,心里有一丝不悦,他看了那高个儿男孩一眼道,“不是。”

    那男孩“切”了一声,低声说了句“走错了”,扭过身就要往外走。

    “诶,这有游戏机诶!”那个小豆芽把雨伞丢到水盆里,在裤子上抹了抹手上的水,一屁股坐到游戏机前噼里啪啦摁了起来。

    “拿两百块钱的币来!”那小豆芽把按键锤的梆梆响,扭过头用下巴冲着顾小西说道。

    顾小西没有接话,他轻轻把水盆放在门口的地上,转过身回到吧台后面继续坐着,拿起那本《西林王传》细细翻看。

    “我说你聋了吗?我问你拿200块钱的币!”那小豆芽眼巴巴看着顾小西坐下不理他,便从游戏机前蹦了下来,一溜小跑冲到吧台上,垫着脚也只比吧台高不到半个头,嘴里气哼哼的嚷道。

    顾小西把书合起来放到一边,看了一眼小豆芽说道,“身份证带了吗?”

    那小豆芽愣了一下,“这么麻烦,没带!”

    顾小西说道,“那不好意思,有规定的,必须出示了身份证才可以玩。”

    那小豆芽转过身冲那几个人说道,“你们谁带身份证了?”

    那几个孩子面面相觑摇了摇头,顾小西垂下眼轻笑一声。

    那孩子见顾小西眼里都是嘲意,心里大不痛快,便睁大了眼睛去瞪他,刚张开口要说些什么,从后面挤过来一个身材略胖的男孩,拍拍他的肩把一张身份证递到了他手上。

    小豆芽眼睛一亮,洋洋得意地将身份证甩到顾小西眼前,“喏,你要的身份证,这下可以了吧!”

    顾小西把证件拿起来一看,又仔细算了下岁数,轻轻笑了一声。

    “十五岁,还没成年呢,我不能给你开。”

    “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那小豆芽跳起来锤着吧台叫道,“又不是不给你钱,成不成年关你屁事啊!”

    顾小西看着那个穿校服的小孩,想了想说道,“XX中学?不知道老师管不管学生上游戏厅。”

    小

    豆芽扭过头狠狠剜了穿校服的孩子一眼,那孩子闻言垂下了头,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

    顾小西看了看墙上的表,“现在还不到放学时间吧,翘课出来的?正好我也是XX中学毕业的,还有年级主任的电话呢,要不然我打个电话让老师送个大人的身份证给你们?”

    “算了算了,咱们走吧!”有人在底下悄悄的拉那小豆芽的袖子,“我想知道有一家网吧不管小孩玩,咱们去那吧。”

    那小豆芽表情恶狠狠的,还想张嘴再说点什么,却听见吱哑一阵门响,两三个小孩已经随着那高个儿男孩推门走了出去,小豆芽低声骂了一句,也转身拿了伞,跟着跑了出去。

    这群孩子一走,店里便蓦地清静了下来。

    顾小西愣愣地看着满地污黑杂乱的脚印,突然也没有了收拾打扫的心情,穿了件衣服打着伞便走出了门去。

    从游戏厅推开门出去,撑起伞,右转,直走50步,左转,直走100步,路灯口下台阶,一共25阶,天黑路滑,注意脚下。再直走,道路第二个巷子,右转。

    “三月面馆”。

    店前铺了拆开的废纸箱,给顾客蹭鞋底用的。

    透过玻璃门,店里面灯火明亮,却一个食客也没有,玻璃门的里面贴了一张A4黑体的大字。

    “旺铺转让。”

    顾小西在门口合了伞,又将鞋底的泥水蹭了干净,方才伸手去推门。

    “哟!小西来了!”

    店老板原本坐在出餐口前玩手机,见顾小西进来,喜笑颜开地问道,“有阵子没见你了,还是老样子?”

    “嗯。”顾小西点点头,随意找桌子坐下来,将雨伞合起来挂在了桌子沿上。

    没几分钟,店老板便将一碗热气腾腾汤清葱碧的阳春面端了上来。

    顾小西原本不怎么饿,看到这碗鲜气撩人的细面方引得馋虫踊跃,不觉食指大动起来。

    顾小西两手捂住碗沿,对着汤面轻轻吹了一吹,小小喝了一口。

    一口热汤下了肚,原本被雨天冻得冰冷的肠胃瞬间便暖了起来。

    店老板坐在对面看他斯文地挑面吃,指尖夹着半根燃着的烟,像一个慈眉善目的老父亲,

    “味道怎么样,没有变吧!”

    “嗯,”顾小西点了点头,将最后一口面咽了下去,用纸巾擦了擦嘴上的油,“从小到大都是这个味。”

    店老板没有说话,将香烟放到嘴边吸了一口。

    “怎么不做了呢?”顾小西问道。

    店老板看了顾小西一眼,顾小西指了指门上张贴的白纸,“要转让了?”。

    “你看到了啊!”店老板吐了口烟圈并不怎么在意地说道。

    “一直是这个味,大家都吃腻了啊,”店老板叹了口气,“现在的人口味都变了,喜欢吃新鲜的花样,这种单调无聊的味道,已经不适应时代了。”

    顾小西心里有些失落,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便跟着叹起气来。

    “你叹什么气啊!”店老板含着烟嘴笑了起来。

    顾小西心里回想着,这家面馆自从他记事起就开在这里了,还不止,据他爷爷说,这家面馆自从他爷爷记事起就开在这里了,从以前到现在,在这样一个北方的城市里,做的都是一碗道道地地的上海

    阳春面,面韧汤鲜,现在吃到的,仍然是几十年前的老味道。

    顾小西小的时候他爷爷就总领他来吃面,一个佝偻的老头领着一个屁点大的孩子,孩子坐在椅子上,头比桌子高不了多少,碗比脸还大。

    后来孩子坐在椅子上,碗还是那个碗,却已经没有孩子的手掌大了,对面的老头也不在了。

    顾小西看着对面的店老板,以后连这个熟悉的味道都要吃不到了,心里莫名的伤感起来。

    “那你把店卖了有想好去哪里吗?”

    “走一步看一步吧,以后的事情谁说的上来呢!”

    顾小西托着下巴转过头去,玻璃窗外的街道黑漆漆的,一个行人也看不见,雨好像越下越大了,不远处一盏幽黄的路灯,在雨水的遮蔽下也变得昏暗起来。

    顾小西和老板都没有说话,玻璃上映着两人相对而坐的身影,一点猩红的火光在店老板的嘴边明明灭灭。

    “我要回去了,一会天黑透了路上该不好走了。”顾小西站起身把伞抖了开来,将饭钱放到了店老板手里。

    店老板推脱着,说是最后一顿饭了,就当是送别。

    顾小西说什么也不依,把零钱塞进店老板宽大的围裙口袋里就往店外面走。

    “欸!小西!你等一等!”

    顾小西撑起伞站在门口回头望着,店老板从墙上摘了个什么东西下来,找了个外卖的塑料袋裹上,塞到顾小西怀里道,“这个你拿着吧!不是什么值钱东西,以后就见不着了,留着当个念想吧!”

    顾小西搂着怀里的东西,摸起来像是镜框一类的东西,他也没有细问是什么,道了谢便往家的方向走去。

    夏天的天气总是令人难以琢磨,不过10分钟的路程,顾小西回到家的时候,外面的雨已经瓢泼般的倒了下来,绕是他撑着伞,也湿了半个肩膀和一整条裤子。

    他回到家里飞快的洗了个热水澡,又将大厅里杂乱的泥脚印打扫干净,这才想起走的时候店老板送了个东西给他。

    店老板将那画框包裹的并不繁复,顾小西简单将塑料袋撕了开,一副木色相框就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原来是这个。

    顾小西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来。

    这原来是三月面馆墙上挂着的一副相框,相框正中心缀着一枚老照片,黑白色,只有相框的三分之一大。

    画中的人物扮着戏装,是个年轻旦角,身段风流,容貌娇丽,顾盼神飞。

    顾小西小的时候就在三月面馆见过这幅画,他的爷爷爱听戏,他多多少少对戏有些了解,便拉着店老板问,“这是杜丽娘吗?”

    店老板那会比现在年轻多了,好歹没有那么圆的肚子。

    他咧嘴笑了笑,“这是李香君。”

    顾小西将这副相片放在鼻下闻了闻。

    唔,有股葱花的味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