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君不下凡-正文 13.第十三章 酸梨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明石光 书名:冥君不下凡
    “公子,门外有人求见,是那个人……”书童在床前低声说道。

    “那个人?”沈叶初侧卧在床上,将手中的书卷放下道,“谁?”

    “就是那天推你下水的人!”书童两腮鼓着气,脸上露出愤愤的神色。

    “不要胡说,哪里有什么人推我下水?”书童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谣言,也跟着瞎传。沈叶初深觉不妥,便正色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讹传,仔细传到老爷耳朵里!”

    书童心里有些委屈,便红着眼扁着嘴说道,“小的不敢胡说,小的是听郭小少爷的小厮说的。说公子落水的时候,郭小少爷就在门外站着呢,他都看见了,千真万确!”

    “他都看见了?”沈叶初吃了一惊,不自觉地便攥起了书童的手。他与那人那些亲昵的举动,不知被他看了几成去。可他转念一想,那郭愈年纪尚小,八成还未懂人事。把他们看成是在打架,一不小心被推下水也未可知。

    沈叶初心下有些烦乱,却听那书童又说,“公子,我把那个人撵走吧,他害你溺了水,又受了风寒,还见他做甚!”

    沈叶初这才记起外面还有人在等着,便放开了手说道,“你叫他进来吧,我听听他有什么话说。”

    周甫年有些局促地坐在沈叶初床头的椅子上,两眼忍不住四下望着。他说起来出身西林皇族,自懂事起就被扔到重越皇宫为质,吃穿用度都跟下人无二,何曾来过这种富丽华贵的地方。这里的帐慢色泽鲜艳,质地轻薄,看起来比他身上穿的衣料还要柔软舒服;这里的地毯花纹繁复,触感柔软,比他脚上穿的鞋还要体面。沈叶初躺在那堆看起来价值不菲的丝绸中间,起来有些苍白单薄却又雍容华贵。周甫年坐在椅子里,有些局促地将手脚收紧,未多时紧绷着的腰腹间便浮起了一层薄汗。

    沈叶初看周甫年低头不语,便有些奇怪地说道,“你来这里是同我打哑谜的吗?”

    周甫年这才慢腾腾动作起来。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皱巴巴的油纸包,展开看来是两个青色的梨子,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将那油纸包捧在沈叶初眼前道,“我听说喝了梨熬的汤,风寒就能祛的快些。”

    沈叶初看了那油纸包两眼,“多谢费心!”

    周甫年见沈叶初并没有嫌弃的意思,忙欣喜地将东西一股脑放在床头的桌案上,突然“铛”的一声,有东西被他一不留神给推到地上去了。

    周甫年连忙手忙脚乱地伏身下地去找,沈叶初见他急的这样,便侧过身去抓他道,“不妨事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叫他们来找吧!”

    周甫年却一门心思趴在地上寻摸了半晌,从床下捞出一个冰凉的东西举在手里说道,“我找到了!”

    “啊,好,找到就好!”沈叶初有些怔怔地,周甫年像个孩子一般两眼散发着愉悦的光芒,好像一个过年讨到糖吃的孩子。沈叶初自小家教严格,坐卧行走,都不得逾越规范法度,喜怒不幸于色,好恶不言于表,是以难得见到这样纯粹的喜悦与欢乐。

    周甫年将那个玉瓶拿在手里来回摩挲道,“这个葫芦真好看,是玉雕的吗?”

    “嗯,”沈叶初点点头道,“是莫罗国进贡的物件,算不得什么好东西,远不比我重越匠人工艺精湛、情趣高雅。”

    周甫年仍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那个瓶子,“这样就已经很好了,这么大一个葫芦,还刻的这样细致。”

    “不如送你好了,既然你这么喜欢!”沈叶初试探地说道。

    “不用、不用

    ,”周甫年连忙将那玉瓶放回原位,“我看看就好,君子不夺人所好!”

    沈叶初淡淡笑了笑,便没再多话,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哦对了!”周甫年挠挠后脑说道,“‘退之’这个字,我从未对人讲起,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沈叶初原本正端着盏子吃茶,突然间好似被呛到一般嗽了两下,连忙从枕边找来帕子捂住口,喘了两下说道,“我只是……那天无意间看到你丢下的草纸,就是你随手会写诗的那些纸……”

    “哦!”原本探着身子听沈叶初说话的周甫年若有所思地坐回了椅子上,“我有在纸上写我的字吗?”他有些不解地喃喃道。

    “嗯,嗯,”沈叶初看了周甫年一眼,咬着茶盏点头道,“有的……”

    周甫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哎哟,我得回去了,还得回去宗学扫院子。”

    书童刚端着茶碗进来,便看到周甫年与他擦身而过,拍了拍他的肩说道,“记得给你家公子煮梨汤喝!”指了指桌案转身便风也似的跑了出去。

    书童一脸茫然地将茶盘放下,有些摸不着头脑地插着腰说,“怎么倒走了,连口水也不喝?他不会是来要挟公子的吧!叫你不要说是他推的你!”

    沈叶初有些嫌弃地看了书童一眼拿起书道,“不是他推得,不要乱说了。”

    书童捏起桌案上的青梨瞧了两眼又放在鼻下闻了闻道,“谁拿这种东西来看病人啊,不会是什么凶器吧!”说完又将那梨子丢回纸包里拍了拍手道,“真是寒酸!”

    “你怎么这么多话!”沈叶初将书卷放了下来,“叫你去煮汤就快去,小小年纪每天唠唠叨叨的!”

    书童瞪大了眼将那两个青涩的梨子丢进茶盘端了起来,“叫我熬这种东西,熬好了你又不会喝!真不知道公子为什么会跟这种人来往!”

    沈叶初两眼盯着书卷,纸张上的汉字却突然不认识了一般。

    周甫年从沈宅出来,一路上哼着小曲儿,乘着快风,飞也似地奔了回去。

    周甫年自在宗学入了学,便每日住在这里的柴房中,做做洒扫浆洗的活计,算是他入学的学资。这里原本就风景不俗,到了夜里更少有人来,清幽静谧,便如他一个人的世外乐园。

    周甫年推开门,刚一入园,便觉得眼前一黑,腹部紧接着传来剧痛,他不自觉地躬下腰去,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的手臂扭住缚在了身后,紧接一阵蛮力拖着他,将他不知带去了哪里。

    冲鼻而来的是一股恶臭,周甫年落在一片还算柔软的草垛间。来人将他脸上的头套摘下,周甫年眼前的晕眩还未落下,便听到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向他砸来,

    “知道为什么绑你么!”

    周甫年晃了晃头,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为首的蹲在眼前,凶神恶煞地冲他甩着手里的铁棍,不远处还站着两个,都虎视眈眈地瞪着自己。

    周甫年冷笑一声,将一口口水吐在那人脸上,“暗箭伤人,算什么好汉!”

    那人一抹脸上的口水,甩起棍子冲周甫年的腹部又狠狠砸了两下,“你他妈有病吧?”

    那人站起身来退后两步,冲那两人摆了摆手手道,“看来这小子还没受到教训。”

    那两人走上前冲着周甫年便是一顿拳脚,嘴里还嘟囔咒骂着,周甫年别过脸咬紧了牙关忍受着,嘴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殴打渐渐终止,剧痛却留在肌肤上愈演愈烈,周甫年疼的脸都变了形,耳内嗡嗡直响。

    “小子,骨头还挺硬的?一声都没吭!”那人又蹲在他面前,用铁棍挑起周甫年的下巴,“知道为什么绑你吗?”

    周甫年撇过头咳嗽着呕了一口血,两眼直直地瞪着那人道,“不知道。”

    “小子诶,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害人家落了水,生了病,连圣上都惊动了!好好反省反省吧!不是什么人你都惹得起的。”

    那人站起身一脚将周甫年踹倒在地上,“野鸭子也知道拣高枝儿站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模样。”

    周甫年听着那人的话音儿,慌忙地爬起身冲着离去的那人喊道:“你说的,是沈,沈家吗?”

    “呵呵!”那人回也没回地凉凉说道,“自己想吧!”

    “沈家……”周甫年眼前一暗,又一口黑血从口中喷了出来,“沈……竟是那样厌恶我吗……”

    打人的那三人刚气势汹汹地走出院门,便狗腿似的向站在墙边的一个小小的身影躬下身去谄笑道,“郭小少爷,您交代的事小的们都办妥了!”

    那郭小少爷站在阴影里,半晌没有讲话,只摆摆手,他身边的家奴便对着那人腹部飞快地砸出一拳。那人吃了一痛,像虾米一般蜷成一团低嚎着 说道,“郭少爷……您这是做什么,难道过了河还要拆桥不成……”

    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头上冷冷响起,“叫你给他个教训,谁叫你下那么狠的手了,打坏了他杀了你全家也赔不起。”

    那少年说着,便背着手转身离开了。随从的家奴冲那几人丢下一包银两,低声道,“赶紧滚吧,再让我家少爷在京城看见你们,就都别活了。”

    郭小少爷上了轿,家奴点了灯,在外面小心问着,“少爷,那姓周的小子要怎么处理?”

    半晌,只听轿内传来漫不经心的声音道,“先饿他几天,等他想明白了,我再来救他。”

    轿帘随风飘起,显出轿内人嫩生生一张小脸,眼角一颗小小的泪痣透着血红。

    那家奴低低一笑,“您说的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