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君不下凡-正文 17.第十七章 无常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明石光 书名:冥君不下凡
    沈叶初刚一入城,等在他面前的竟是排列整齐的兵阵。一位将领骑着马,站在首位睥睨着向下看着,脸上尽是不怀好意的笑。的守城副将,郭愈。

    沈叶初不自觉握伸手探了探腰间,却突然想起,出城见周甫年他身上并没有佩剑。

    沈叶初握紧了大氅边缘,四下略一扫视,眼前的兵士中一个熟面孔也无,他心下警铃大作,故作镇定地昂首看着马上的人喝道,

    “郭副将,你这是做什么!”

    郭愈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他自小最恶沈叶初此人,家世军业功勋样样压他一头,就连戍边当个将军,都只能做他手下,前面还加个“副”字。

    最可恶的是……

    郭愈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目中已充满了得逞的凶光。

    他心下得意,此人处处强压我又如何?他再得意不了几时了。

    郭愈揶揄着高声道,“沈将军,深夜出城,不知您作何贵干去了?”

    沈叶初心知落入敌巢,干脆站在原地不发一语。

    郭愈尖声笑道,“怎么,说不出口?”郭愈向前摆了摆手手,闲闲地说道,“沈将军身为朝廷命官,身担戍边卫国要职,却深夜出城,勾结敌首,干些通敌卖国的勾当。上负皇恩浩荡,下愧黎民万千,如今我郭愈,便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把他给我拿下……”

    沈叶初心想不好,咬紧牙高声道,“谁敢动我!郭愈,我可是皇上亲封的镇军大将军,朝廷正二品领军统帅,岂是你一个副将可以随意处置的!”

    郭愈低着头摆弄着手指笑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瞧瞧这满天的孔明灯,这是你跟周甫年对的什么暗号?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深夜从城外归来,沈将军该如何解释呢?”

    士兵反扭着沈叶初的双臂将他摁倒跪在地上,郭愈挥挥手,将一个纸卷丢在沈叶初脚下,“西林王邀你见面的铁证在此,你又如何抵赖?”

    郭愈满意地看着沈叶初变了脸色,高声说道,“现在全军上下,都知道你叛变的丑闻了,不杀你如何告慰那些死去的将士的亡灵,如何平众将士之愤啊!”

    郭愈顿了顿整整衣襟说道,“少不得让我做了这个坏人,先处置了你这叛国贼,我再回去向圣上领罚吧!”

    郭愈驾着马绕着沈叶初走了两圈,啧啧两声道,“想不到永远高高在上沈叶初,竟然也有今日。”

    郭愈从马上探下身来,用只有沈叶初能听到的声音冷冷说道,“死前还能一会情郎风月一场,也不枉做个风流鬼。”

    郭愈冷笑着直起身,“杀!”

    沈叶初眼中还未来得及泛起惊异,眼前便只剩血红一片。

    沈叶初睁开双目,只觉得眼前视野开阔,目光所及之处,尽是荒凉。

    一阵风吹来,眼前天地便来回晃动起来。

    沈叶初却不觉得眼晕,他转转眼睛,却发现旁边站着一个白衣男子,那人脸面便如他的衣衫一样白的刺眼,浑身散发着冰一样寒冷的气息。

    沈叶初见那人一直在看他,便也不解的说,“你是什么人?”

    那白衣男子眼珠动了动,道,“我不是人,我是白无常。”

    “白无常……”沈叶初动了动脑子,却怎么也想不明白,“白无常,怎么会有这种名字?”

    “不是名字,是身份。”那人又道。

    “这是什么身份?”

    那人唇瓣动了动,“是勾魂的鬼官。”

    “鬼……”沈叶初喃喃道,“所以……我是死了吗?”

    白无常叹口气道,“你的首级被挂在着城墙上,你看看自己的身体,已经没有了。”

    沈叶初动了动眼珠,“我……我看不到……”

    白无常不知该说些什么,沈叶初又开口道,“你是来带我走的。”

    白无常“嗯”了一声,他扬了扬手,沈叶初的灵魂便从那残躯中剥离出来,轻飘飘地落在墙头上。

    “可我不想走,”沈叶初看看自己像烟雾一样缥缈的身躯道,“我还有些心愿未了,可是我,想不起来了……”

    白无常半晌道,“那你……慢慢想。”

    说着,便消失不见了。

    约莫一日后,那白无常又来了。

    沈叶初看着他,便着急说道,“我,我想起来了!”

    那白无常立在墙上,两手抱臂,仍是冷冷说道,“不忙,你慢慢说。”

    “这位大人,都说无常可怖,我却看你异常面善,我心知自已已是孤魂野鬼,斗胆向你求个人情,来世当牛做马,自当报还。我在这世间尚有挂念,求你让我在人间再逗留几日,不然死了也是枉死的鬼”。

    沈叶初惴惴地看着那人,那白无常面冷目寒,怕不是个好说话的主,沈叶初原也未抱多大期望,谁知那白无常竟深色复杂地望了他一眼,叹口气道,“想你也是凡间尘缘未了,罢了,我便容你在人间多逗留两日,我于你身下画个圆圈,你只可在这圈内观望,不可出去作祟,待两个月后,我再带你回碧穹天销号。”

    沈叶初感激地点了点头,见那人转身便要走,忙高声问道,

    “大人留步,请问大人法名,沈叶初来生必将报还!。”

    “无甚法名,”那白无常头也未回地说道,“只唤我‘十九’便是。”

    十九走后,沈叶初日夜坐在那城墙头上,眼看着周甫年单枪匹马冲过包围将他的首级取走,浑身是血形如鬼魅;眼看着他绕着洛城筑堤修坝,引来洪水将洛城生生冲垮;眼看着他活捉了郭愈将他碎尸万段,眼看着那人躺在残损的城墙上,原本一杯就倒的他千杯不醉,面对着万里无星的黯淡月空,头上生生长出了白发。

    沈叶初摸了摸那人的头发,却无奈地看着自己虚幻的手臂堪堪穿过那人的身躯。

    “你该走了。”十九不知何时出现了,他立在沈叶初的身边凉凉说道,“再不走,你就魂飞魄散,再不能转世为人了。”

    沈叶初泪如雨下,恋恋不舍地站起身来。

    怎么下雨了,周甫年摸了摸脸上的水点,伸手将身边的酒坛推开,艰难地坐起身摇摇晃晃地走了。

    韩天头还有些疼,他静静地看着游戏舱内的顾小西,游戏结束已经一个小时了,他还没有醒来。

    又过了半个小时,顾小西幽幽睁开眼,茫然地坐起身,发现韩天就坐在游戏舱边,无言地注视着他。

    顾小西觉得脸上又凉又痒,他伸手一摸,却摸到了满手冰凉的水迹。

    “我为什么哭了?”他不解地看着韩天。

    那人递给他一张纸巾,担忧地问,“你还好吗,有没有觉得哪里不适?”

    顾小西想了想,捂着心口道,“这

    里疼的厉害,脑子里有点空,我们是刚从游戏里出来吗?”

    韩天点了点头,扶着顾小西坐到椅子上,“昨天我们在你家喝酒,我喝醉了,今天上午我提议玩‘筑梦乐园’,于是我们玩了《西林王》。”

    “《西林王》……”顾小西喃喃道,“是,西林王,我玩的‘沈叶初’……”

    顾小西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西林王’,我是‘沈叶初’?”

    韩天点了点头。

    顾小西心内觉得不对,他疑问道,“我为什么不是‘军师’?你又拿了我的管理员吗?”

    顾小西摸了摸颈间,发现玉葫芦仍安然挂在自己脖子上,他觉得脑内一阵钝痛,“玉葫芦还在,你也不是‘军师’,可我为什么是‘沈叶初’?这个脚本里没有这个角色!”

    顾小西茫然地望着韩天,那人满神色复杂地望着他却不发一语。顾小西两手捂着头,仔细将剧情回想了一遍,发现令人窒息的悲伤从脚底慢慢弥漫上来,一直到头顶,将他全然淹没。

    顾小西想起了与周甫年的点点滴滴,甚至那些难以与外人道的亲密与痴恋。

    他看着周甫年,狐疑地望着他,“你做了什么?你动了‘筑梦乐园’?”

    韩天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动你的游戏……”

    顾小西质疑道,“为什么每次同你一起进入游戏,剧情都会不一样?你是不是给我的游戏加了扩展?”

    韩天叹口气道,“我没有。”

    顾小西跑到主机前飞快地调出游戏后台,发现游戏版本还停留在半年前更新的那次,也没有任何修改的痕迹,他难以置信地说道,“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他转过头看着韩天,“我为什么会是‘沈叶初’这个角色,还跟你……”

    顾小西有些难以启齿,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游戏为什么突然出现了这么大的变化,而自己心中溢满的悲伤与绝望为什么又是这么真实?

    这样强烈的共情与代入感,到底从哪里来的?

    顾小西有些慌乱地走到游戏舱边,踉跄着爬了进去,颤抖的双手举起头机就往身上戴。

    “你做什么?”韩天跟过来按住他的手拦道,“你累了,需要休息!”

    顾小西看着韩天,声音有些不稳地说道,“我们再进一个游戏吧,玩一个我们之前玩过的……”

    韩天将头机从他手中夺走,难得严肃地说道,“不行,你不能再进这个游戏了,你现在心态不适合这个游戏,你得休息。”

    顾小西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他眼睛转了转,看着韩天说道,“就玩《碧穹天》好吗?”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