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君不下凡-正文 22.第二十二章 睡情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明石光 书名:冥君不下凡
    “二爷,白爷回来了!”

    许弋良原本在餐桌前翘着二郎腿看报纸吃早餐,听闻这话便站起身,笑吟吟地大步迎了出来。

    俞月三便也放下碗筷,跟在许弋良身后,迈过门槛便停住了脚,往门口看去。

    “哟,恭喜白老板,凯旋归来!”

    只见一个清瘦斯文的年轻男子款款走上前来,他穿着浅色的绸缎长衫,头发梳的齐齐整整,面色有些许憔悴,乍一看像是哪个走在大学校园里的学者先生。

    三四个听差并司机跟随在他身后,手里提着大小行李五六件。那人走了两步,便想起什么似的,回过身去点了点箱子说道,“这个留下,这个,这个还有那个全放回我家去。那个箱子轻些拿,都是我的行头,别磕坏了。”

    说着又转身走了过来,一双亮晶晶的眸子不经意往门边一瞥,好像一道粼粼的波光。

    这么着便不像学者了,这举手投足眉梢眼角中不经意散发出的媚意,便刚刚好地包裹着这娉婷袅娜的身姿,多一分便艳俗,少一分便冷淡。

    俞月三在报纸上见过他,白怜生,平津城里数一数二的京戏名旦,一场戏一票难求。虽称不上伶界大王,也说的上如日中天了。

    白怜生瞧了许弋良一眼道,“什么凯旋归来,这次跑码头可跑亏了,上海的老爷太太都难伺候的很,瞧不上我这乡下来的,可丢死人了,我可再不去了。”

    许弋良听了这话便放下心来。白怜生惯爱说反话,唱的愈好,便愈要说学艺不精,捧得人愈多,便愈要说门庭冷落。如今听他这样讲,便知道这次赴沪必然反响强烈。

    白怜生上台阶的时候看到门边站了白白净净一个年轻孩子,只对他点头表示见过了,便撩起衣衫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哟,正吃着呢!”

    白怜生看见饭桌上摆着油条豆汁儿等吃食,馋虫便被勾了起来,“在上海这几天,就想这个呢!”

    白怜生端起盛豆汁儿的碗还没放到嘴边,便看到那饭桌上放着两双筷子,他一时不知哪一边才是许弋良用过的,突然就没了食欲,将那豆汁儿放了下来。

    “梅姨,再填一双碗筷来!”许弋良坐在白怜生对面的椅子上招呼道。

    “算了不用了,我突然又不饿了。”白怜生坐在椅子上歇了片刻,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将那听差提进来的小箱拿起来放在一张空闲桌子上,打开道,“你过来,瞧我给你带了什么?”

    许弋良轻笑一声,“什么?”便凑过去往箱内看着。

    只见白怜生从那小箱中捧出一件叠的平平展展的深色呢子大衣,上面放着一顶黑毛呢礼帽,大衣袖口上的克罗米纽子闪闪发着光亮。

    “我跑了上海好几家百货商店才买到的这一件,你说好不好?”

    许弋良一边笑一边将那帽子戴在头上,又将大衣抖开披在了身上,在白怜生面前转了个圈道,“真合身,就跟我自己去试的一样,多谢费心!”

    白怜生冷哼一声道,“我还不知道你穿什么码的衣服吗?”

    许弋良看了眼墙上的西洋钟表,把大衣脱下来递给白怜生,道,“我得赶去上班了,再不走就要迟到了。你先好好歇歇,想吃什么告诉梅姨,晚上我在广和居订一桌饭,给你接风。”

    “广和居?倒没甚么想吃的,不如去前门正阳楼吃羊肉,我最近吃多了江南菜,倒挺想这粗犷的北方味儿的。”

    许弋良从衣服架上拿起洋装穿上,笑道,“那有甚么难,都由你!”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在后面扶住俞月三的肩推到白怜生面前道,“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叫俞月三,以前是昆戏班的,你们没事可以切磋切磋。”

    白怜生勾了勾嘴角,低着头整着那件他穿过的呢子大衣,半晌才抬起头道,“俞老板呐,之前我不知道你来家里做客,就没给你带礼物,你可千万原谅我礼数不周啊。”

    许弋良对着俞月三笑了笑,道,“你们好好聊,我先走了!”

    俞月三初见白怜生,对他并不了解,可偏偏就从他那句凉凉的话中听出了几分敌意,便也不卑不亢道,“白老板面前我哪儿赶自称老板,不过是会唱两句罢了。”

    白怜生坐到椅子上接过梅姨刚端来的茶碗笑道,“”俞老板太过自谦了,弋良这个人,说起来是英吉利留学回来的,看起来洋派的不得了,其实骨子里还是传统的。他不光听戏,也很懂戏。他能认同俞老板的戏,可见俞老板的玩意着实不一般。”

    俞月三还没来的及说话,便听白怜生放下茶碗道,“不过他这个人朝三暮四没个定性,做事情也是顾前不顾后,一时高兴了,给人赎身出师也是常有的事,把钱不当钱,跟泼水一样往外面倒,世伯没少跟他因为这个生气。”

    “可也不过是一时兴起”,白怜生视线转了转,“过后就把人抛到后脑勺儿了,平白惹别人伤心。”

    白怜生话说的辛辣,俞月三听得刺耳。从前在戏班里,日子过得穷苦,但那也是他一场一场挣下来的,哪怕一分一角也是干净堂正,光明磊落。

    可自那日被许弋良解救之后,他就平白地欠了别人许多,“干净”二字虽还在,却也说不上“堂正”了。

    他喃喃道,“许先生的钱,我会还给他的!”

    白怜生笑道,“我可不是说你呢,这也不是钱的事,许家家大业大,哪里还缺那几百块钱。”

    白怜生瞧着俞月三微低了头,面皮儿泛红,便微微笑了笑锤着腰道,“我坐了这一路的火车,身子骨都快坐散了,我且回去歇歇!”

    俞月三便站起身,不知往哪里让,只见白怜生喊着,“梅姨,我回去了,给弋良的衣服在小箱里放着,你记着给他挂起来放在衣柜里,穿之前烫一烫。这个人惯会糟蹋东西,你不好好帮忙看着,他改明儿准揉的一身皱穿着,看着不像个体面的读书人,倒像个唱戏的。”

    梅姨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便去提那小箱,满脸堆着笑道,“白爷说笑呢,二爷这么粗枝大叶的,唱戏人家也未必肯要他呢。”

    白怜生勾了勾嘴,从包里拿出盒雪花膏来递给梅姨,“我不知道你们女人家都喜欢什么,我见上海的夫人小姐们都喜欢这个,你拿着随便用用吧!”

    梅姨双手将那绿色的小盒子接了过来,千恩万谢地将白怜生送出了院子,回过身来,仍是满脸掩不住的笑意。

    梅姨小心地将那雪花膏和衣服箱收妥了,便回到饭厅来,只见俞月三已经将桌上的碗筷收拾齐整了,便也不多客气,叫他仔细将碗筷送去小厨房里去。

    俞月三看着梅姨心情愉悦,便随口问道,“白老板怎么不住在家里吗!”

    梅姨看傻子一样瞥了俞月三一眼,“白老板住旁边院子里啊!再者说了白老板为什么要住咱们家里,人多大的角儿啊,在这平津城里难道还买不起套像样房子?”

    俞月三有些惊异地说道,“我看他们的样子,还以为……”

    梅姨瞪了他一眼,“主子的舌根儿可不是咱们能随便嚼的!”

    说着又四下看了看,见没人在,便低下声道,“不过当初那两人买了两套墙挨墙的四合院住着,为的可不就是方便好走动。那两个人,打小儿就认识了,一起好了这么大。只可惜咯!”

    “可惜什么?”

    梅姨挑着眉看了俞月三一眼,“看不出你小小年纪这么喜欢听人闲话?”说着啧啧两声上下打量着他,“你该不会对二爷也存着什么心思吧!”

    “……!”俞月三唬了一跳,连忙摆了摆手手说道,“我就是随便问问。”

    梅姨听他说着,心里便又想起了那盒雪花膏来,脸上也漾出美滋滋的神色来,“白老板的好处可多着呢,十个你,也未必抵得过他一个去!”

    许弋良中午不回来吃饭,就只有梅姨和俞月三对付着随便吃了一口。白日天长,百无聊赖,俞月三帮着梅姨做了些打扫的活计,便在家里枯坐了一日想他的戏,好歹他性子慢,坐的住,便也不觉得十分无聊。

    墙上的西洋钟又铛铛敲了起来,指针向右下角的数字指了过去。

    “月三儿,我回来了!”

    俞月三正坐在厅内椅子上打盹儿,恍惚听着许弋良喊他,却困得连眼睛也睁不开,换了个舒服的坐姿,伏在桌上继续睡了过去。

    许弋良叫了两声不见人,却见梅姨出来迎了他,便摘下帽子手套递过去道,“月三儿呢,出去了?”

    “没呢!”梅姨指了指房内道,“在那歇困呢!”

    许弋良看着屋内八仙桌旁一个单薄的身影,窝起身子缩成一团,看着跟个孩子一样,半个脸埋在手臂间,眼睛嘴巴都被挤的连在了一起,皱巴巴的活像故事里的丑小鸭。

    许弋良蹑手蹑脚走过去,想用自己冰凉的手去贴一贴他暖烘烘的脖子,手伸出去,又觉得有些唐突,便悻悻地收了回来。看他身上穿着半旧夹褂子,也没个遮盖的,这屋内还没开始烧炉子,只怕睡久了要得风寒,便脱下外套,往他身上披了去。

    又见俞月三吧唧吧唧嘴不知在嘟囔些什么。

    许弋良凑近他嘴边仔细听着,待听清了他口中呢喃,便没忍住“噗嗤”笑了起来。

    俞月三听见这声响,睡梦才戛然而止,他神志稍微清醒了一二,仍是昏昏沉沉的。他坐直了身子,揉着惺忪睡眼道,“许先生,你回来了!”

    俞月三站起身来,原本盖在身上的洋服便滑落下来堆在脚下。俞月三连忙将衣服捞起来抖了抖道,“我怎么睡着了?”

    许弋良咳了两声道,“你不光睡着了,你还说梦话。”

    “啊?”俞月三一个激灵便醒透了,他从前便有些呓语的毛病,不知道刚刚又说了些什么出去。

    “我,说什么了?”

    “我还想问你呢,你梦见什么了?为什么说‘俺的睡情谁见?’”

    俞月三此时早将梦中之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听许弋良这话,只怕做了春梦,还喊出来叫人听见,一瞬间脸上骚的绯红。

    许弋良看他反应有趣,这些日也逐渐明白此人看似精明,却有几分呆意,便也不忍去挑逗他,连忙改口道,“好了好了,你说你想吃猪蹄膀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