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君不下凡-正文 27.第二十七章 恩情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明石光 书名:冥君不下凡
    “家里人”三个字像一把把尖刀往俞月三身体的各个关节命门直直地插了进去。

    他自嘲般地笑了笑,道,“我知道白老板心里如何想我的。说起来是同是唱戏的,却不登台、不上场,被人养在家里,好吃好穿。外人看起来,干的究竟是什么勾当,平白污了梨园行的名声。”

    白怜生原本清傲的神情上也出现了一丝松动,只见俞月三独自喃喃,声音似泣如诉,看起来他脸上却是干燥一片,只是两眼中却没了神采。

    “可我也是十年苦练扎扎实实学过来的,怎么就落得个……”

    俞月三话说到这里便住了口,他如梦初醒般看着白怜生略显尴尬的神色,自悔说的太多,一不留神便将心里话吐了出来。只得改口说道,“我自知与白老板并算不上相熟,今儿个承蒙白老板抬举,便斗胆说一说我实心实意的话,这话揣在肚里许久了,我实在憋得难受。如果唐突了,白老板便只当没听过,左耳朵进来,右耳朵出去就是。

    如今昆戏衰落,戏班无戏可唱,人人皆道我生不逢时,未赶上昆戏大盛的年岁。可我却不悔当初入行,我虽说年青,却爱了昆戏一辈子,爱了这戏台一辈子,每一折、每一场,一个角色、一句唱词都没有怠慢过。可看这光景,从今往后怕也不能再登台了,我没有其他的奢求,只想借你白老板之光,哪怕是端茶递水,能赖在这里多一点也是好的。”

    白怜生盯着俞月三,好似要在他的脸上盯出一个窟窿来。他生于旗籍世家,说起来也是出身名门,门第注定了他这一生高贵舒适。可谁知世道多变,家族沦落,没了家荫的庇佑,六岁的他便被卖进戏班,熬油似的熬了十年,才出了师,一步一步挣到如今的地步来。

    他恨戏又爱戏,正是为此,他自小勤练技艺,寒冬处暑,从不间断。吃了不尽苦楚,也受尽了人世的冷酷。

    可说起来,若不是京戏给了他万千拥趸和诸多财富,令他爬到可以重新与许弋良平目而视的资格和地位,他对这个行当,又哪里有一丁半点儿的爱意呢。

    就像,就像那离了不能活,靠近就得死的烟土一样。

    而几乎跟他同样命运的俞月三,却对这一切有着与他截然不同的感情与偏执。

    “这个牢笼,既跳出去了,又何必再淌进来呢?”

    白怜生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他无法理解俞月三心中所想,却鬼使神差地想要拖他进来,进这个能溺死人的苦海深渊。

    许弋良最近发现,俞月三似乎迷上了白怜生的戏,不仅场场要看,还要去后台与白怜生作陪。

    许弋良心中不解,那二人什么时候竟这样亲密了。可叫人纳罕的是,那两人在家里,似乎也无甚交集,隔着一堵墙也不常走动。可进了后台却总在一处,竟好成亲兄弟了一般。

    那日许弋良原本外出公干,途径广和居,才想起白怜生今儿个在这里有戏,想着俞月三八成也跟他呆在一处,便突发奇想停了车,往后台走去。

    许弋良刚迈进后台里间的门,便看到俞月三和白怜生转过头来,神色各异地望着他。

    白怜生坐在镜前,已经勾好了脸,头上簪着银锭头面,看起来约是个贫寒妇人的扮相。

    而俞月三站在白怜生身后,看着许弋良的眼神有些躲闪,好似做了什么坏事被人当场抓包一般,拿着银穗子的手悬在半空,一时不知道该不该给他戴上去。

    “月三?月三?”白怜生扭过头对着俞月三喊了两声,俞月三方才回过魂一般,将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