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君不下凡-正文 32.第三十二章 天桥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明石光 书名:冥君不下凡
    珠市口以南,永定门以北,有一块喧嚣而热闹的地方,那里聚集了南来北往的各路杂耍艺人,有舞刀弄枪的、拉弓爬杆的、说书唱鼓的,占卜算卦的,还有大小摊贩售卖各种南北风味的吃食酒水。

    有诗云,“酒旗戏鼓天桥市,多少游人不忆家。”

    传言里说旧时候这是天子走过的桥,故名“天桥”。如今这原本高贵的御道也挣脱了一身的仙气,坠入凡尘中,召集三教九流的市井乡人凑在这里,散发出天底下最鄙陋也最富生机的烟火气。

    天桥的正中拥挤着围了不少人,远远瞧着,就看到那人群的中间高高树立着一根高约三丈的大竹竿子,竹竿上挂着一顶五彩斑斓的布幡,那竹竿忽上忽下,或抛或掷,引得围观的一众人都仰着头,口中不由自主地惊叹着。

    西边还有演傀儡戏的,那不大的木偶人手执羽扇,头戴纶巾,由几根细丝牵引着,有念有唱,有做有打,演的正是一出空城计。

    再往西看,却见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身量单薄的年轻人,脚底下用粉笔画了个圈,穿了一件褪了色的青褶子,在这喧闹的街市上不疾不徐地唱着,

    “俺切着齿,点绛唇,搵着泪,施脂粉,……佯装假媚装痴蠢,巧语花言谗佞人,纤纤玉手剜仇人目,细细银牙啖贼子心。”

    不远处人群的喝彩一声高似一声,时常便将那青年的戏声给盖过了,若是仔细听来,却也听得他的唱声气息稳当,绵延不绝,倒是有好一身本领在的。

    往来的游人却仿佛没看到他似的,或是看到了他,原本木然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又面无表情地走了。

    那青年唱了半晌,却也不觉得累,连口水也不喝,只不住地唱着,

    “恁道是一夜夫妻百夜恩;试问恁三生石上可有良缘分?他只待流苏帐暖洞房春,高堂月满巫山近。恁便道上了蓝桥几层,还只怕漂漂渺渺的波涛滚!”

    那青年唱完一折,放在停下来,从旁边的面摊桌上,取了一碗水喝。

    正喝着,却听得一个有些年岁的声音在身后不知朝谁说着,

    “您刚刚唱的是什么戏啊?”

    俞月三端着碗的手还在空中,扭过过来却发现一个慈眉善目的大爷正笑眯眯地瞧着他。

    他用袖子擦了擦嘴边的水道,“大爷,是昆戏。”

    “喔~”,那大爷笑着点了点头,“昆戏好啊,我打小儿还常听呢,还学过两出儿,后来不知怎么就打哪儿都听不着了。”

    俞月三一听便来了兴头,“大爷您还会唱呐,要不也来两句呗!”

    “嗐!”那大爷笑着摆了摆手道,“自个儿唱两句消遣也就罢了,在你们眼前唱就漏了怯了。”

    那大爷顿了一下又说道,“我听你才唱的那一折,倒不是那风花雪月郎情妾意的玩意,听见也是顶有骨气的。”

    俞月三点点头道,“我唱的这是《铁冠图》,京戏里也有这个戏。”

    “难怪呢,我说听着有些耳熟。”那大爷叹口气道,“如今四下里难得听见这样的声音了,北平近些年来不太平,鬼子都在太岁头上动土了,可那起子明星大角们还在歌舞升平,风花雪月呢!”大爷摇摇头道,“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啊!”

    俞月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你说笑了,我就是唱出戏,哪儿懂那些呢,也没那么大的志气!”

    大爷将个铜板儿放在地

    上的碗中,摆摆手走开说道,“我得家去了,你大娘还等着我打醋回去呢。改明儿再来听你唱。”

    “月三儿,歇会儿吃碗面吧!”

    “欸!”俞月三扭头看了一眼,笑吟吟说,“谢谢九哥!”

    施九将一碗清汤素面放在小桌上,碧盈盈的葱丁随着汤面轻轻摆动着。

    俞月三从碗中将那几个铜板取了出来,趁施九不注意悄悄放进了他收钱的铁罐子里。

    “嗳!”施九耳朵尖,听见那叮铃一声脆响,扭过头来便抓住俞月三的手道,“你这是做什么,不过吃一碗面干什么这么生分?”

    俞月三吐了吐舌头道,“我可不是付你钱,是怕放我这里丢了,在你那里暂存几天。”

    施九无法,知道他的拧脾气,只得由着他去,心里不禁暗暗想着,等晚上收了工回家,再给他做些旁的好的吃食。

    施九看着俞月三小心地脱下那件已经旧到寒碜的戏衣仔细叠起来放进包袱里,这才坐在凳子上吃起面来,挑筷举碗都是斯文隽秀的模样,仿佛从戏文中走出来的一般。他环顾着四周,心里不禁生出一阵悲凉来。

    施九上个月在天桥街头见到俞月三,已经距离他从瑞禧班消失有三年了。

    三年前,瑞禧班突然就搬离了那个破小的戏园,全班的人就好像树下的猢狲一般,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连带俞月三的名字,也一夜之间不见了踪影。

    施九原以为,能就那样听俞月三唱一辈子的昆戏,可谁知道,那日一别,竟三年不见。

    俞月三一个唱昆戏的,在梨园届无甚名气。他这三年里扛着一个面摊,走遍了平津市的大街小巷,跑遍了大小戏园,却打听不到一个叫俞月三的人。

    施九摩挲着手里那张黑白色的小像,是最后见面那次俞月三落在面馆的。他这个人没什么大的奢求,只想再听施九唱一回。

    唱一回姹紫嫣红,唱一回断壁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施九惊讶地放下扁担,看见人群背后一个破旧的角落里,俞月三身着着那件没有光彩的直缀,蹲在地上小声唱着,“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

    俞月三朝他浅笑着,眼角弯弯的,“九哥,我有点饿了。”

    施九眼泪都掉下来了。

    俞月三这样的人,是该属于戏台的,是该站在那三尺高的氍毹之地,着彩衣,配宝饰,涂粉墨,唱天籁。人们仰着头看着他,眼中带着爱慕,带着敬仰,像看一个下凡的天人。他身上演着故事,口中说着戏文,冷眼瞧众生颠倒,漠然看世人痴枉。

    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为一碗口粮而受风吹雨淋,为一件旧衣而小心翼翼,更不该在这浊浊尘世中沾染这满身的烟火气。

    俞月三仍静静地坐在桌边吃面,这一碗平淡无奇的汤面,俞月三已经吃过无数碗了,可是他却总吃不腻一般,从不要求新的花样,也不要加旁的佐料。好像只要有那一碗原汁原味的汤头,他就满足了。

    施九欲言而止,俞月三闲话不多。关于这三年,他只字未提。

    施九瞧他虽然落魄,却直觉他这一两年过得应当不错。传说里,他们这些人好似总是跟达官贵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像游走在天与海的边界一样,一步登天和坠入深渊,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最是无情帝王家,而说到底,哪些豪门深院又有不同呢?

    而瞧他的神色,又与那些攀附钻营的人大有不同,他的眉眼间太平静了,仿佛这种最贴近土地的地方,才是令他安心的归属。

    俞月三坐在煤油灯前对着烛火认针,他将细细的线头放在舌尖舔了舔,对准针孔慢慢穿了起来,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施九在屋对面熬着高汤,他看俞月三头都快凑到火上去了,连忙喊道,“仔细头发,要被火撩到了!”

    俞月三这才抬起头来揉了揉眼睛道,“我怎么倒眼花了,连个针都看不清了。”

    施九放下汤勺,走过来接过那针道,“这屋里太黑了,要不然别缝了。”

    俞月三从施九手里拿过穿好的针仔细看了两眼,“那怎么成,你这裤子破的膝盖儿都漏出来了,咱们正经做买卖的人,总不能穿的像花子一样。”

    施九瞧着俞月三穿着一件半新的棉袄,心想着这件衣裳他倒有些眼熟,好像他往年过年会穿的那件。他还记得俞月三原来有戏的时候,私下里会穿一件灰色的长衫,虽然不十分新,但也是干净整洁,显得人很是精神。

    “等我攒够钱,给你做件合身的长衫穿吧,你穿长衫好看,像读书人。”施九傻笑着。

    俞月三手里的针线顿了一下,又好似没事一般继续缝补了起来,他低着头,有些漫不经心地说着,“穿那些做什么,我正经也不认识几个字。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施九没有听见俞月三话中的情绪,还一味沉浸在对俞月三过去形象的美好回忆上,他坐在俞月三身边的炕上,有些兴奋地说道,“你收拾收拾就是最好看的!改明儿咱们买一身精干的,也去跑跑戏班,你唱的这样好,总会有人看的上的,到时候就不用在这卖唱了。”

    俞月三看了施九一眼苦笑道,“我又何尝不想。可是连同福班都解散了,梨园虽大,又哪里有我的容身之处呢?”

    “不如在这里唱一日算一日吧”,俞月三叹道,“若有人愿听,这个戏也许就不会绝了吧。”

    施九连忙道,“怎么没人愿听,我就爱听的很!”

    施九嘴唇抖动了一下,喉咙里好像梗住什么一样,他紧紧闭住双眼,连眼皮都在不住颤抖。半晌,好像下定什么决心似的,他睁开双眼,将俞月三的双手握在手里道,

    “月三,你若不嫌弃,我愿意一辈子听你唱。”

    俞月三转头看了施九一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听说白怜生白老板,又回归梨园唱上了?”

    施九有些不关心地说道,“好像是吧,晌午还听人说起了,说是要去奉天唱几个月呢!”

    俞月三点点头道,“那可真太好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