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君不下凡-正文 35.第三十五章 回转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明石光 书名:冥君不下凡
    五七捏了诀,那跑马灯便加速演绎起来。

    后面是俞月三漫长又枯槁的后半生。

    俞月三二人从古镇回来,许弋良便乘着火车去了奉天。俞月三清楚地记得,那日的报纸头条头版上,硕大的黑字书写着,“北平名旦白怜生落入寇巢生死未卜”。

    许弋良走得时候,只提了一个小箱,拿了三两件衣裳,说很快就回来。

    可谁知,这个很快,竟是遥遥无期。

    许弋良失踪后,许家便翻了天一般,打通无数关节去奉天救人。可这事情牵扯到日寇那边,便平白多了许多的曲折。许家变卖了在北平的家产,连同许弋良那处私办的宅院,一面继续救人,一面举家搬回了东北。俞月三但凡是个女子,许家也许顾念情分,便带他一起走了。可对于俞月三这么一个不入流的男伴,许家长辈没说什么,只给了几个铜板,算是打发了。

    俞月三仍背着他那一顶破旧的小包袱,几件陈年的旧衣裳,就如同他当年进这一扇大门一样,不过多了许弋良买给他那一柄上好的云帚。

    离开了大树的庇佑,俞月三又变成了那一叶无根的浮萍,在城市的沟渠里四处流浪。

    可他不敢离许弋良的旧宅太远,他怕断了跟许弋良的联系,更怕许弋良哪一天回了北平,却失去了俞月三的音信。

    他留意着每日的新闻报纸,直到抗战胜利,八卦小报们重新津津乐道着白怜生的消息。有说他因为拒绝给日本人唱戏被残忍暗杀的,有说他化身地下党成为革命英雄的,也有说他金蝉脱壳远赴海那边躲藏避难的,众说纷纭,人们只当笑话一读,他本人究竟何去何从,谁也说不出个准话了。

    可许弋良,就好似一颗轻飘飘的石子,落入汪洋大海中一般,连个声响也没有,也再难寻觅痕迹。

    俞月三终于又回到天桥那边的茅草屋,跟施九隔着一条胡同住。施九日复一日地经营着他的三月面馆,还要将家业流传给自己的子孙。而俞月三却再没有了成家的念头,他将路边捡的孩子抱回家养着,是个男孩,从小教他唱念做打,甩着一把逐年灰暗的拂尘,唱一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那一年,传习所的师傅们赴京汇演,一瞬间举国轰动,满城争说《十五贯》。人们奔走相告,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动人的音乐,竟还有如此绚丽的瑰宝。那个在尘世间苟延残喘百余年,险些在人们的匆忙脚下被踩灭了香火的古老戏种,终于又活了。

    俞月三颤抖着举着手中的报纸,豆大的泪珠一颗颗落下来,打在那昏黄的纸张上,这算是他余生中听到的最后一个好消息了。

    五七挥挥手将那灯熄了,看着十九轻声问道,

    “俞月三此人的灵识既是你收的,那他身后之事想必你也清楚了。”

    十九长叹一声,“略知一二。”

    五七继续问道,“那我先问你,许弋良消失这几十年,到底去哪里了。”

    “死了。”十九抬眼看了看五七的神色,“当年许弋良去东北营救白怜生,却不料人没救着,自己反而被投入日本人的监狱,吃了许多苦头。等抗战一爆发,就死在日本人的监狱了。”

    十九留意看着五七的表情,却见他神色上并未露出许多的哀伤了,只是多少有些闷闷地,他又问道,

    “那白怜生呢?”

    “也死了。许弋良刚死,白怜生就想了法子在牢里自尽了。”十九声音低了下来,“日本人的那些手段,早死也早免些

    受罪。”

    五七喉咙中好似被什么卡住了一般,他沉默了半晌,又抬起眼看着十九道,“那个施九,是不是你?”

    十九低下头苦笑一声,“被你发现了。”

    五七盯着十九,好像要从他脸上看出个究竟来,“既然是你,怎的俞月三的灵识也是你收的?”

    “比他早走些年吧,我前脚归了碧穹天,后脚就帮他收灵了。”

    “不对,”五七皱着眉道,“你是黄梁司的鬼官,为什么要逾越来做蓝柯司的事?蓝柯司数百名无常,为何偏偏要劳烦于你?你既然来为他‘引识’,那又是谁来给他‘渡魂’?”

    “五七……”

    碧穹天明明四季阴寒,比地上温度要低个许多,而此时十九额上却生生被问出燥汗来,“五七,你莫要问我了,我去收俞月三的灵识,只是因生前与他有些瓜葛情分罢了,其他的,我也不便说与你听。”

    五七冷笑一声,“你与他有些瓜葛情分,可他见了我却屡屡异动,难不成他与我也有些瓜葛情分吗?”

    看十九仍低头不语,五七深吸了口气继续道,“十九,我自来了这碧穹天,便只认得你一人,只同你一人亲近。前尘往事我早已忘却干净,以后将来也无可期盼,早是个无前无后的人了。可这个葫芦,分明与我有些因果,十九,我想知道我是怎么来的碧穷天,你不能眼看着我做个不明不白的鬼吧?”

    十九在原地踱着步,好似拿不定主意般摇着头喃喃道“不能说,不能说,告诉他便是害了他……”

    五七看他这般迟疑,忍不住急道,“你这般前怕狼后怕虎,莫不是那俞月三真是我的前世?”

    那十九突然站住了脚,抬起头怔怔地看着五七的方向,“五七,是非自有因果,一切皆由天定。你又何必执着,非要寻个究竟呢?”

    五七看十九松了口风,刚想继续追问下去,却听得耳后一个声音轻轻说道,“你不用问他了,他告诉你便要受天罚,所以他是不会说的。你不如叫他回去,我来告诉你这其中的曲折……”

    五七听见是那碎灵在同他低语,看十九神情,也难再问出什么了,便叫他先行回去。

    十九见五七就这么放了他,如临大赦般擦擦额头便往门口走,临了还指了指屋内案上放的那葫芦说道,“早些送回去吧,这已经归了档的灵识,要是被上面查下来你我私自查看,是要受罚的。”

    五七点了点头,轻轻将门掩了起来。

    “你要同我说什么?”五七偏着头,朝身后那白色的容器轻轻说着。

    那原本静谧无声的白色葫芦突然从瓶底部闪出幽暗的红光来,那葫芦低声说着,

    “你这里好冷,比档库冷多了,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那声音虚弱无力,好似一个垂危之人。

    五七皱了皱眉道,“你好像从一开始就在威胁我。”

    那声音咯咯低笑一声,“我怎么敢呢,我现在身家性命都握在你的手里了,还怎么敢得罪于你。若你一个不高兴,我便魂飞魄散了,哦不,是我们。”

    “你什么意思,”五七抱着双臂站在那葫芦跟前,“说清楚些!”

    “给我一些灵力吧,”那声音又变得像刚才一样娇柔,“我不过一只碎灵,这里阳气太盛,我快要承受不住了!”

    五七伸出手来对着那葫芦轻轻念出一个诀来,只见一股红

    色的幽光荧荧将那葫芦环绕,像豢养母胎中的婴儿一般熨帖着它。

    五七冷笑道,“你说的倒是有趣,碧穹天这里,多的是我这样的活死人,又哪里有半点阳气。”

    那碎灵舒服地发出长长一声叹息,颤巍巍地说道,“你再不是活人,也是灵力充沛的鬼官,总比我这种残灵败识要厉害多了。”

    五七不欲同他争辩,看他气息将稳,便单刀直入问道,“十九在的时候,你跟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那碎灵轻笑一声道,竟从那葫芦嘴上幻化出一个缥缈的人形来,“你是个聪明人,怎么会想不出这其中的关键。俞月三经世历劫,十九便跟着一同入凡护着,不求回报地守了一辈子,死后还亲手将他的灵识收回碧穹天妥贴存着。这样的情谊可真是感人呐!”

    五七皱了皱眉看着那人形随着室内的微弱气流在左右摇摆,有些不耐地说道,“你有话便说,不要在这里绕弯子!”

    碎灵轻哼一声,“你这人明明心里清楚地狠,自己却不愿意面对。那十九平时最看重谁,难道你还看不回来吗?”

    五七闻言轻轻后退一步,“你,你胡说些什么?他看重谁,我又怎么会知道?”

    那碎灵“啧啧”两声,也将双臂抱了起来,“你这话要是被十九听去了,指不定得多伤心。”

    “你休要胡言!我与他只是同僚之谊,并非你说的那样……”

    那碎灵好似翻了一个白眼,有些不在意地道,“你心里这样想,可十九未必这样觉得。你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可我瞧着他对你可多情且长情地狠。你心知的,不过你作为‘五七’这一世罢了,可在我看来,啧啧……”

    “你知道什么!”五七手心中捏着汗,“你又能知道什么……”

    “我自然知道,”那碎灵道,“你倒是投入新生乐此不疲,将前尘往事都忘得一干二净。可我却替你在漫漫轮回中经历一劫又一劫痛苦的挣扎和历世的洗练。你在睡梦中,难道都听不到我在呼唤你吗?你难道将一切都忘了?”

    那碎灵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巨力,咄咄地将五七逼到了墙角,压迫性地摁着他的肩膀道,“我替你记得你这些年来的苦乐情愁,替你在漫长的轮回中煎熬等待。而你呢,却心安理得地将这一切都抛在脑后,过你的逍遥太平日子?”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