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君不下凡-正文 38.第三十八章 本体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明石光 书名:冥君不下凡
    “五七!”那碎灵绕着葫芦瓶口来回飞动着,“你怎么走了,你去哪儿?”

    五七原本就平淡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飞快地踏出了门槛,转过身将门紧紧关住,再未看那碎灵一眼。

    顾小西灵识的重量很轻,非常轻,那个葫芦拎起来就像是空的一样。

    顾小西的人生很平淡,没有经历过什么波澜起伏,也没有什么体验过什么刻骨铭心。

    也许他就快有了,在他25岁的那一年,遇到一个叫做韩天的人的那一年。

    可他的人生也就在这里中止,在一片火光里狠狠地画上了句号。

    五七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些前尘往事,那些旧日姻缘。他体会不到顾小西的孤独与落寞,也感受不到韩天的体贴与温存,可看到这样的结局,他的心还是会狠狠地痛一下。

    五七站在十九的门口,愣愣地抚着胸腔的那个位置,明明感受不到它在跳动,可它却真实地撕心裂肺地疼痛着。

    “五七?”好似有感应般,原本在屋内独酌的十九鬼使神差地打开房门,果见到五七好似梦游般站在门口,也不言语,也不敲门,只垂着头,怔怔地呆在门口。

    “五七,你来了,怎地不敲门进来?”十九将手中的酒盅放下,忙将五七引了进来。

    “你又在喝酒了。”五七看到十九桌上的酒坛和七零八落的下酒菜,皱着眉道。

    “从那边儿带回来的百果猴儿酿,喝起来是香的,咂起来是甜的,后劲儿又烈的很,要不你尝尝?”十九提到酒两眼中就放起光来,他取了一只新的酒盅,抱着酒坛注了一杯递给五七。

    五七立在原地,也不伸手去接,“我不饮猢狲酒。”他看了十九一眼,“你也少喝些,饮酒误事。你忘了你曾经因为醉酒受罚的事了?”

    “我什么时候受罚过了?我的量你还不知道?”十九满不在乎地将杯中酒仰头饮了,紧接着又倒了一杯,摇着头啧啧道,“这样好的酒,只可惜咯,有些人没有这个口福!”

    “你没有因为醉酒受罚?”五七好似在十九的话中捕捉到了什么,他紧追着十九的话头问道,“我明明记得,我来碧穹天时,你正在穹圄中关禁闭。后来你亲口对我说,你是因为饮酒误事,遭受罚禁。”

    十九将酒杯放在一边挠挠头道,“多久前的事了,谁还记得那么清楚?”

    五七皱了皱眉,“穹圄中禁闭一年,修为损耗百年。如果我没记错,你在穹圄中被关了有整整五年,当时我就有些疑惑,纵使醉酒误事,也不至于就罚的这样狠。如今看来,真相果非如此,这样严重的罚禁,究竟是因何缘故,我不信你就这么忘了?”

    十九有些不耐地在五七眼前走了几步,“就算不是因为醉酒,左不过是枉顾禁令,玩忽职守罢了,也是你来之前的事,与你并无甚关系,你问那么许多做什么?”

    五七冷笑一声,“原本我也觉得与我无干。可今日我瞧你这情形,分明就是与我有关。十九,你我这么多年的交情,如果你当我是个朋友,我希望你能解我心中疑惑。”

    十九原本有些烦躁地垂着头,此时便若有所思地看向五七,“若我一点儿也不想当你的什么劳什子朋友呢?”

    五七原没想到十九会这样作答,从前十九对他皆是有求必应。虽然他有求的次数也是寥寥,可这样不留情面的回绝也是头一回。

    五七有些失望的同时,更大的疑虑从心头漫漫升起。屋内酒气蒸腾,到

    处弥漫着醉人的香气。可这香气却好像溺人的潮水一般,从脚到头,一点一点漫起来,令他无法呼吸。

    “罢了!”五七转过身道,“你不告诉我,横竖我有法子知道。我就不信你能瞒我一世。”

    “五七!”十九对着远去的十九喊道,只见那人在门口站住了,却仍未转过身来,他忍着声音里的颤抖沉声道,“五七,我不是不愿告你。事关天机,非同小可,我也无能为力啊!”

    十九看着五七逐渐远去的黑色身影,犹如一只决绝离去的玄色蝴蝶,他不住地往口中灌着酒,靠着墙滑坐在地上,

    “五七,你就当我是个无能鼠辈吧!我若一时不忍,毁了你几世修为,那我做鬼也不能放过自己,”十九仰着头靠在墙上,“我傻了,我难道不是鬼吗?跟你去了一趟人世,还真觉得自己就是个人了。你怨我就怨吧,我能这么远远守着,就行了。”

    十九仰靠在墙上吃吃笑着,那情形竟有一丝可怖。

    “你去找十九了?”碎灵见五七神色怏怏地,心里就明白了大半。

    “他不会告诉你的,你不用指望他了!”碎灵两手枕在脑后翘着腿道,“沈叶初的葫芦你不是都跟我应照过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为什么不信我呢?你想知道的,我直接告诉你不就好了吗?”

    五七没有理会,径直走到桌前坐了下来,他将两个葫芦拿在手里,仔细查看着。

    “从时间上来看,应该是沈叶初、俞月三、顾小西这样的顺序是吗?”半晌,五七才淡淡说道。

    “不错,”那碎灵坐在桌子延上,抱着双臂说道。

    “那他们与我……”

    “他们都是你,”碎灵有些雀跃,他似乎很满意五七的一点就透,“我也是你!”

    “他们都是我?”五七把视线从葫芦上拿了起来,有些茫然地看着碎灵,“你也是我……”他似乎接受了这个答案,但又好像在思索他与碎灵之间的异同,“可我觉得,我们并不像。”

    “魂魄是一直在经历转世,可灵识却是新的,”那碎灵耐心道,“五七,你是引识的鬼官,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天地间生命轮回的法则。”

    “五七……”五七喃喃道,“又多了一个五七,五七是谁?”五七抚着额头,葫芦里的记忆还历历在目,所有的悲苦喜乐都一齐涌来,“寻常人历经三世,得道即飞升,庸常便寂灭。可我为什么一直在经世历劫,受这轮回之苦?”

    “自然是有原因的,”碎灵语重心长说道,“实不相瞒,你确实不是什么寻常人等,你的转世历劫也不同常人。因为我是你的魂魄的一部分,我被困在这葫芦里,你的魂魄便一直残缺不整,导致你的本体正身一直陷在沉睡之中。原本五七是你的最后一世,历劫完毕,你便可重归旧位。可因为受我的影响,你的本体不能苏醒,你也无法归位,甚至会永无止境地在这碧穹天里长命百岁下去。”

    “长命百岁……”寻常人哪个不愿意听这四个字,可听在五七耳中,却好似世间最残忍的刑罚一般。

    那碎灵见五七行状痛苦,又继续说道,“人世百年,已是长久,更何况这碧穹天,比人世间过得还慢些……”

    “别说了……”五七痛苦地捏着眉心,“那可有什么法子……能跳脱出这个活地狱吗?”

    “法子当然是有的,只是凭我一己之力,是断不可能完成的。”碎灵说道。

    “快说来听听,”五七急道,“不论是什么法子

    ,都可一试!”

    碎灵眼珠转了转,思索半晌说道,“俗语说,治病还需对症下药。本体无法苏醒,症结都在于魂魄残缺,如果魂魄恢复如初,本体自然就醒了。而你到了终劫之时,也自当会回到你本来的地方去。”

    “你说的我又何尝不知,”五七有些无力说道,“那你可知我本体是谁?今在何方?又如何能送你回去?”

    那碎灵莞尔一笑,“我既然唤你帮我,自然都是知道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