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君不下凡-正文 44.第四十四章 永夜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明石光 书名:冥君不下凡
    五七看着那轮红月,不知怎的,就笑了出来。

    “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十九!开门!”

    五七在十九房前将门拍的山响。

    “来了来了!”

    不多时,就见那门“吱哑”一声向内打开,十九还是那副老样子,穿着白色长袍,却一反常态笔直地站在门口。

    五七也未多语,他随意看了十九一眼,抬了脚便往屋子里走。

    十九在身后把门合上,脚下也不停,只一双眼好似粘在五七身上似的。

    “你看我做什么?”五七瞥了十九一眼,便随意在蒲团上坐了。

    十九才讪笑着也到案前坐下,“感觉好久没见你了,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五七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放在案上敲了敲,“不是每日都见吗?”

    十九盯着五七的下巴看,眼神有些呆滞,听着他敲桌子的声音,方才反应过来,有些迟钝地说道,“每日和每日又怎么能一样?”

    “这里的每日又有什么不一样?”五七挑起眉道,“不是每日都一样吗?”

    “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十九意有所指地看着五七,“除非是假的。”

    五七看着十九,今天的十九,看起来跟往日好似没什么不同,可分明又有几分怪异。

    五七没有深究,他两手在案上轻轻一拍,“我今日心情不好,把你的好酒拿出来给我解解闷。”

    “哪有什么好酒?”十九纳闷道,“我从来不喝酒,你还不知道?”

    五七轻哼一声站起身道,“一坛酒而已,也这样吝啬。”

    他将挡在身前的十九轻轻推开,在他房内稍作翻找,很快就从柜中找到一个酒坛来。

    “这是什么?”五七将那酒坛托在手里,“砰”地一声将酒封拔起,对着坛内深吸一口,“好香!这百果猴儿酿果真人间极品!”

    十九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那坛酒,“这,这是从哪里来的,怕不是你偷放在我家的吧!”

    五七没有理他,又轻车熟路地拿了两个茶碗来,一人一碗倒了个整碗,将自己的那碗端起来对着另一碗碰了一下,自顾自地仰头饮尽了。

    “啊,好酒!”五七叹息着,又将茶碗倒满。

    “你怎么不喝?”五七将茶碗端在嘴边,眼中写满了讶异。这十九素日里嗜酒如命,一个人的时候尚且自斟自饮,若有人肯对饮自当欣喜若狂,总不似今日这般,看见酒不禁无动于衷,反而手足无措起来。

    “你当真不喝?”五七问道,“你这猴儿酿可是难寻之物,若真被我全喝光了,你明日可不要找我来赔你。”

    十九有些怪异地看他,“我素来一杯就倒,你又不是不知道。喝酒既伤身又误事,我劝你也少喝些吧!”

    五七将茶碗放下,静静看了十九半晌,道,“十九,我昨日做了很长一个梦,梦里不知身是客,可梦醒了,却也不知,这到底是梦是真。”

    十九托着腮,食指在下巴上敲了敲思索片刻道,“你不知是梦是真,只缘此身在梦中。跳出来看,也许就更明了了。”

    “跳出来看?”五七不解问道,“如何跳?又跳去哪里?”

    十九看了五七一眼,动了动唇瓣,想说些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又强行咽了回去。他干脆将

    面前那碗酒端了起来,也两口饮尽了。

    五七见十九不语,心下了然,只冷哼一声道,“又是知者不言吗?”

    接着他又说道,“这个若不能说,那我便问你个能说的。既然我每一世的灵识,都是由你来收的,那碎灵又是如何钻进我的葫芦里的?”

    五七说着,便看到十九伏在桌案上,用手托着腮,双目迷离,脸上隐隐泛起红霞,对着他痴傻地笑着。

    这是有些微醺的意思了。

    五七有些懊恼地看了桌上的酒坛一眼,心道早知如此便不该劝他喝酒。但他想了想眼前这人一杯就倒的样子,心想就算清醒着来问他,也是白问吧。

    五七颇有些无耐地独自喝着酒,心里仔细盘算起来。

    被邺风杀死的五七是游戏里的五七。

    “筑梦乐园”被韩天做过手脚,这个是毋庸置疑的,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自从他来了以后,剧情和人物都屡屡脱离剧本设定,走向不可掌控的局面。可不论是正常的“筑梦乐园”游戏,还是被韩天做过手脚的游戏,从游戏回到顾小西的世界,或是因为人物的死亡,或是因为剧情的终止,总结起来,都是一种顺势的结束。

    就像是在回放一段蓝柯司的灵识葫芦一样,记忆播放完毕了,自然就从剧情中脱离出来了。

    这是一种符合自然规律的结束。

    每一个人物都应该有一个符合自然规律的结束,沈叶初如此,俞月三如此,五七也是如此。

    那么顾小西是应该如何结束的呢?

    他应该在游戏厅遭遇火灾,生命终结,继而走向结束。

    这是蓝柯司的葫芦里照见的事实。

    可是他越过这个结局,通过一个玉坠和一个口诀,脱离了顾小西的世界,以“五七”的身份回到了碧穹天。

    这是不是就是十九说的,“从梦中跳了出来”。

    那换一种想法,如果顾小西没有使用那个口诀,一直在这个所谓的“现实世界”直到生命结束,他这个人是会彻底消亡?还是会在某一个世界再次醒来?

    按照碧穹天的世界逻辑,顾小西是否应该重新转入轮回,在一个新的生命体上重获新生。

    那么这样看来,顾小西死亡的世界,应该就是五七新生的时间,因为在五七的世界里,顾小西已经是封存在葫芦里的一点灵识了。

    可是作为顾小西身后出现的五七,又成为了顾小西“筑梦乐园”里的一段故事。

    这个世界,出现了奇异的循环,明明已经结束了的顾小西,再次出现了。

    世界上存在着两个顾小西,那么一定有早有晚,有真有假。

    从时间来看,五七葫芦里封存的灵识很显然是第一个顾小西,而另一个则是第二个,那么必然第一个是真,第二个是假。

    很明显,五七前一秒脱离的,是一段刻意为之的、重复的、虚假的顾小西世界。

    时间明明是顺势而行的,为什么会出现重复,是时空发生了错乱,还是有人在布一个惊天迷局?

    是第二个吧,五七想。

    五七苦笑,这样环环相扣,处处留下线索,可谓处心积虑,可谓煞费苦心。

    如果整个世界,真的是有人在布一个局,那反而简单多了。世上没有完美的东西,既然存在,便总有破绽。能上山,便也能下

    山,能进来,便也能出去;既然是迷宫,就总会有出口,既然是迷局,总会有破局之法。

    从假的顾小西的世界脱离出来,就是破局之法。

    而事实上,他也成功了。他通过一个密钥,从假的顾小西的世界,回到了碧穹天的世界。

    这个密钥就是顾小西脖子上的玉葫芦。

    玉葫芦便是题眼,便是破局之法。

    五七摸了摸空荡荡的颈间,那葫芦果真没有了。

    此时的他感觉自己好像在一个巨大的地下迷宫里,冲破重重阻碍和迷雾,他终于在黑暗的天花板上找到了通往上一层的出口,从底层世界逃了出来。

    五七正待长出一口气,可分明又有哪里有些不对。

    顾小西的“筑梦乐园”里的故事脚本,明显是以蓝柯司的灵识葫芦作为改编基础。从前的剧情发展,还仅仅是游戏。可自从被韩天修改过后,剧情的走向,明显同灵识记忆对照起来。

    或者说,就是在播放灵识记忆。

    第二个顾小西的世界固然是假的,可他毕竟发生在五七之后,而从“筑梦乐园”里看到的,尤其是在韩天修改过游戏后看到的灵识记忆里,五七也已经走向结束了。

    可现在,五七还活着。

    局中局、梦中梦、迷宫中的迷宫。

    这才是最教人无奈的地方。

    就在五七满心喜悦地以为可以重新看到太阳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爬上来的这一层,根本不是所谓的地面。五七目前所经历的,仍旧在重复。这又是一个假的世界。

    他仍然困黑暗的地下。

    破局之路,尚不知在何方。

    五七看着眼前醉眼迷离的十九,虽然这局的破绽如此明显。

    五七叹了口气,虽然仍在局中,虽然尚不得重见天日,可眼下里却有件要紧的事,不得不立马去做。

    五七猛地拍了对面的十九一下,那人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十成醉意也被赶走了八成,他见五七放下酒坛起身要走,便也连忙站起身跟在他身后。

    “五七,”十九在身后道,“你想做什么,便放手去做。下雨了,我便帮你撑伞,天黑了,我便帮你点亮。便是有九天神佛挡在眼前,也没什么可怕的,诛杀尽了便是!”

    五七站在门口,望着漫天繁星,好似没听到他说什么似的,

    “这星空,这红月,明明都是假的,你说邺风为什么偏要做这些假的出来自欺欺人?”

    “摘星揽月,永夜长明。”十九看了五七一眼,“这世界已经如此黑暗了,能有些光,总是好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