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君不下凡-正文 45.第四十五章 鬼蜮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明石光 书名:冥君不下凡
    天界有例,人神鬼仙,凡共历五世情缘,便可结为仙侣,永世相伴。

    而“情”之一字,爱时是药,恨是是毒,亦可救人,亦可伤人,爱与恨之间,本就没有什么界限。

    因情生债,便受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之苦。古往今来,多得是反目成恨、相看生厌、江湖不见的怨侣。能经历五世考验而修成正果的,少之又少。

    年少轻狂,总得许多天真想法,自以为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天地十方皆不放在眼里。世间万物,在自己的情爱面前,都觉得渺小极了。

    沥云在碧穹天修行千年,为一司掌印,既有爱侣相伴,又有拥趸万千,称王称主,自得一方乾坤世界。可若放在那无垠宇宙中看,不过区区地府仙官。天长日久,他便不满足起来,浓情蜜意不过一时欢愉,比不得永世相伴亘古隽永。

    五七行走在碧穹天的大道上,路旁载满了了各时异草树木,远远看着,也是繁花似锦,碧树成荫。

    千百年前,碧穹天还是一片漆黑荒芜,当真称得上“鬼蜮”二字。

    沥云玩心炽盛,流连人世繁华旖旎,总不爱回来。邺风便在这光秃秃的土壤里移花接木,摘星揽月,堆山填海,引泉造湖,直造了个地下仙境出来。

    可假的总是假的,这里花草不谢,星月不移,风是假风,月是造月,又谈何“风月”。

    时间一长,沥云便腻了,想要风花雪月,想要如胶似漆,想要荡气回肠,想要鬼哭神泣。想要跳脱出这万千桎梏,进入那红尘万丈中去颠沛流离,去谱写那惊天动地的旷世之恋。

    邺风此人,不苟言笑,不动声色,不会拒绝。

    历劫此说大抵无稽,但邺风却也从未多说,只点了点头,也就依了他的一介顽心,顺了他的一片痴心,从了他的一颗炽心。

    到底也想看看,“情”之一字,真若比金坚,比海深,比山河稳固,比天地长远。

    可千算万算,算得爱人不渝,算得情深似潭,也算不得“世事难料”四个字。

    “命”“运”二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便是掌人生死轮回的仙官,也逃脱不过天地法则,宇宙秩序。

    五七走在那榕树下,静静看着那纹丝不动的粗壮枝叶。人界的生灵在碧穹天都无法存活,可沥云总觉得这里死气沉沉,颜色寡淡。五七记得,邺风当时是如何教人费力造了这栩栩如生的假树来讨他的欢心,不光如此,还有那满天星辰,天上红月,院内睡莲,处处都是邺风的一片真心。

    可他却嫌这一切都是虚伪。他不要那红月长盈,他要阴晴圆缺;不要碧树长茂,要落叶归根;不要花满枝头,要枯荷听雨;要离合恸音,要慷慨悲歌。

    几世的记忆一齐朝他涌来,分离好像就在昨天,痛感仿佛还在身上,此身不知是梦是真,故人对面不相识。他后悔了,他不想再要追求所谓的激烈与亘古。他满心只想着,若能与那人一起,蹲在地上看蚂蚁,也是好的。

    五七刚回到家里,那碎灵便没有好气地埋怨起来,嫌他出门太久。

    五七没有理他,只自顾坐在桌边吃起茶来。那猴儿酿起初吃着香甜,后劲却也不小,这会正在他肚里翻滚着荡漾出酒气,烘的他昏昏欲睡。

    “喂!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打瞌睡!”那碎灵坐在桌边,想伸手打他,可他一介灵体,又无可借力,一腔怒气打到空气里,只凭一张嘴细细碎碎说个没完。

    “你急什

    么?”五七坐直了身体歪着头看着那碎灵道,“我且不急,你又怕些什么?”

    那碎灵抱起双臂来气哼哼道,“你也以为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呢?你与我可是同灵共体,我在这里困了这样久,又从蓝柯司逃了出来,若是被人发现了,或是散了灵,你可就永远也别想回去了。”

    五七听着碎灵嘴里说的“同灵共体”几个字,几不可闻地笑了一声,“我却不知我跟你有哪里相像的。”

    碎灵挠了挠头道,“灵识不一样,性格有差也是很自然的事嘛。”

    五七也没有在这里纠缠,他换了话题道,“那照你说,我又如何回去,你可有什么法子?”

    碎灵瞧他来了兴趣,便跳到他肩头在耳边将来龙去脉细细说了一遍。五七听着,不过就是哄他化成邺风幻相混入摘星阁,以便碎灵投入沥云肉身这件事。五七且经历过这一遭,对碎灵的手段也有了十分把握,只是看着他这幅一心为他的伪善面孔,内心抑制不住地作呕起来。

    五七故意问道,“你说的便宜,邺风岂是我说化就化的。我对邺风又不怎的了解,若是有人瞧出端倪又该如何?若是有人同他搭话,我总不能连声音都装的十分像。”

    “嗐,”那碎灵哂笑一声,“这有何难,你只说你身体不适,少与人说话,直走开便是。你是此地尊主,还有人敢盘问你不成?”

    “那他身边亲近之人又如何瞒得?他们瞧见尊主不适,岂有不来问之理?”

    “你大可放心,由我化出他的器守苍耳来替你挡着,只让他们在门外等候不许进来就是。”

    “苍耳?”五七摸了摸下巴道,“你又如何化得成苍耳的模样?若是不像呢?我也见过那器守,不如你现化成他的样子叫我看一看,看能不能瞒过我去。”

    那碎灵不在意地转身化了个清秀少年出来,“我与苍耳再熟悉不过,化成他的样子瞒天过海,我还是有些信心的。”

    五七看着那碎灵眼角若隐若现的小痣,淡淡一笑,便转身往床榻便走去,“我看你的计划甚是稳妥。待我睡上一夜,明日值昼归来照你说的做便是。”

    那碎灵瞧他自去睡了,有些心急道,“你可千万对此事上心,明日十五,邺风要去闭关。这是一个大好机会,若是错过了,又白等一个月。”

    “知道了。”沥云面壁侧躺着,看着墙上的帐慢说道。

    五七值昼回来,碎灵便缠着他化作邺风的样子。

    五七照他的话试着变幻几次,却总也不像,气得碎灵直跳脚,骂他蠢笨。

    五七也不恼,直说自己近日多走了人间,沾染了人世的烟火气,灵力不纯,只去“往生泉”洗一洗便好了。

    那碎灵有些疑惑地看着他,黄粱司内确有一汪可洗涤湮灭世间一切污浊的圣泉,但非寻常人等可妄自享用的。这五七如何就能大言不惭说去“往生泉”洗一洗,好像在说自家小院的池塘一样。

    五七好似看出了那碎灵的疑虑,便对他笑笑道,“这碧穹天说起来规矩森严,可千百年来人人守法,事事井然,无需法度来约束,一切都能在轨迹上运行,那规矩实际上便只徒有其表了。你以为,在这千百年的安稳和平下,碧穹天的守备还会固若金汤吗?”五七叹了口气道,“他们就是太过自信,太过相信邺风的威严,真以为无人敢入这禁忌之境了。”

    那碎灵听道,觉得倒有几分道理,心里不禁对五七另眼相待起来。原以为他投身到一介低阶鬼官身上,智谋才情也都打

    了折扣,没想到,倒也是有几分谋虑的,遂也不多说话,跟着他便往黄粱司去了。

    五七与碎灵躲在黄粱司的牌楼后面,静静等着守门人换班的空档。果然那看似严密的交接仪式露出了极大的破绽,从牌楼绕道黄梁司入口的小径直在那二人的视觉死角里,五七与碎灵不费吹灰之力便摸入司内。

    碎灵与五七在黄粱司内轻步走着,那碎灵不禁拍手笑道,“原来这碧穹天不过徒有其表的空架子,若是邺风知道他的地盘竟是这样的不堪一击,岂不是得气得昏过去。”

    五七勾着嘴角轻轻一笑,“这些年,他心思也不在碧穹天吧。”

    那碎灵听了五七的话,心知肚明五七指的是什么,便转头看了五七两眼,面上显露出不大愉悦的神色来。

    黄粱司前半段是魂魄转世的入口,道路曲曲弯弯,分出了许多的枝径来。每条枝径都绵延至看不见的境地,只遥遥地发出五颜六色的光来,间歇着还传递出细微低吟嘶吼,莫名的叫人胆寒。

    可经过这一段,眼前便豁然开朗起来,好似进入了另一片阳光明媚,温暖如春的境地。

    碎灵第一次来这秘密境地,却也大开眼界。原来这柔暖和煦的光芒,竟是来自洞顶的上百颗夜明珠。

    五七随着碎灵的视线也昂首看着,邺风将顶上的宝珠排成天上星宿的样子,然后面无表情地问他,知不知道那星宿叫什么名字。

    还有山壁前栽着的那株珊瑚铸成的艳红杏树,无一不体现了那人财大气粗的恶劣品味。

    邺风曾经有段日子懒于政务,不到十五便拉着他来这里暂住几日,嘴里说着要来闭关,却过着颠鸾倒凤的荒唐日子。外面的人将他二人找了个天翻地覆,隔着山壁喊着“尊主”,却无人敢越境进来。那人只将脸埋在他肩窝里说,这“小阳春”就甚好。

    像个孩子一样。

    五七将“往生泉”里的水轻轻掬了起来,看来这处故地,他也渐渐不来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