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明-正文 第336节 开港(二)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素罗汉 书名:旅明
    熊道这一趟出差阵势不小:掌柜,帐房,伙计,保镖,内卫,小厮,光这些就有四十多口人。事实上这点人对于此次任务来说,还仅仅是先头部队而已。

    要知道熊老爷这次来可是要开埠的。建设大面积的新式码头区且不说,以穿越者的尿性,伴随而来的肯定还有商业区和住宅区,说白了就是小型特区。

    上海滩啊,冒险家乐园,有轨电车,骑楼,先施公司,永安公司......不把电视剧里常见的“复古”南京路搞出来,那还叫上海滩吗?

    所以他这次不但带了很多土着,等事情稍微有眉目后,还会有一些穿越者来此地出差——规划和建设这些熊道可不懂,需要其他部门派人来。

    ......

    熊老爷的团队当天晚上就歇在了罗园。罗十之这边不但划出半个园子供客人休息,还打算给老总提供几个服侍的丫鬟小僮。

    然而这一点却被婉拒了。

    随着时间推移,穿越国内部的架构得以不断完善,所以很多之前的野路子现在也变得越来越正规化。

    像熊道他们这些当初随意加入情报系统的玩票人士,陆陆续续在后来都得到了副局长马跃的专业补课,将他们缺失的部分弥补上来。

    而包括内卫,小厮这些身边的亲近人,现在都已经换成了情报局在新港训练基地培训出来的正式雇员。这些人不但负责保护熊道的安全,还担负着发报,侦查,秘密刺杀等间谍日常。

    所以熊老爷现在出门,就相当于一个情报小组出了门,随身携带着各种秘密,不可能接受罗家送来的丫鬟。

    当天晚上简单休整过后,从第二天开始,熊老爷正事没干,先是进入了一轮交际时间。

    接风宴,曲宴,茶会,清谈,密谈,接见提着礼物上门的某某,自己带着礼物去上门去某某府上求接见......整个一轮交际活动用掉了熊道好几天的时间。

    这种是必须的。上海县里有大把富商,其中和熊老爷打过交道的为数不少。现在某人既然要在这里施展一番,自然要先摸摸情况,和各路神仙打个招呼。

    一轮密集的交际活动过后,熊道这才腾出手来开始做正事。

    第一步是勘址。后世的地图和4年前是不一样的,沧海桑田这个词很好地诠释了上海滩的变迁:谷歌上大约有五分之一的沿海土地在明代还是大海,像浦东国际机场,南汇新城之类的地方,眼下统统是鱼鳖王国。

    熊道先是花了几天时间沿着海岸线附近的水网走了一圈,这之后他搭乘的小船就在高桥镇一带转悠起来。

    高桥镇在上海县城东北方里,唐初时只是长江口一个小dao,随着岁月流逝,小dao渐渐和大陆连成一片,在明代属于嘉定县的地盘。

    明代没有外高桥一说,只有离海岸线不远,位于长江出海口的高桥镇。在高桥镇西北方,就是黄浦江的出海之地:吴淞口。

    根据大员方面传过来的战略规划,未来的港口区肯定是要江海联运的——沿着长江上溯到明国内陆是既定战略。*…爱奇文学. &&更好更新更快

    所以高桥镇这里就成了熊道重点勘查的位置。此地正好紧邻长江口和黄浦江口,一旦港口建成,不但能停泊海船,饮马长江,还能利用黄浦江的水运能力沟通整个江南地区的水运贸易,是一处上好的“金三角”地带。

    于是熊道就带着人将附近仔细勘查了一番。不但估算了要购置的地皮面积,还拍下数码照片,将世纪的高桥大致地形都输入了电子地图,然后将盘捎回了大员。

    在等待回信的日子里,熊道也没闲着:万里长征才走完第一步,后续的麻烦事还多着呢。

    最让他头痛的,就是接下来的置地了。

    要知道,一旦新区开始建设,那么是个人都会清楚周边的地皮要涨价......不要低估古人的商业嗅觉,尤其是在江南这种地方。

    所以为了避免日后的麻烦,避免出现世纪的钉子户,熊道必须在一开始就买到尽可能多的地皮,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熊道的资金可以说是无穷尽的,在上海滩置地又不是什么亏本的生意,所以有多少买多少才是王道。

    事实上漫天要价的钉子户还不是最难缠的,毕竟这也算是商业行为,来自于地产强国的熊某人可是有跨时代拆迁经验的。

    而熊道最怕的,则是那些干脆不卖地的人——譬如不差钱的缙绅,还有视那几亩地为命根子的自耕农。

    ......

    粗略规划一番后,熊老爷就打道回了罗园,接下来是案牍工作。

    按照初步规划,最开始的港口,货场,住宅,商业这些区域加起来,最少要有一平方公里的土地才能施展开。

    世纪的地块和后世不一样。这上面不但有树林,湿地,大小溪河,湖泊,荒滩,芦苇塘,还有农田,桑园,村庄,私港等等。总之,地形很复杂,土地所有权也很复杂。

    熊道现在的工作,就是和手下的掌柜们一起,将看好的地块先在地图上标识出来。哪一块是荒滩,哪一块是棉田,等把这些都统计出来后,下一步才能有的放矢。

    当天晚上,面对挂在墙上的大幅地图,举着煤油灯的熊老爷不由得越看越皱眉头:前路多舛啊!不亏是开发了几百年的江南熟地,在他看好的一平方公里范围内,除了一部分天然的河湖林滩之外,地图上有主的土地居然超过了%!

    这就意味着熊道必须要花费更多精力,调动更多资源才能完成任务......

    “唉,一步一步来吧。”熊道这时已经按下了心思,打算论持久战了。

    第二天一早,熊老爷便带着掌柜和帐房,还有罗十之介绍的一位本地资深牙人,一同去了嘉定县城。

    古代的县域是很大的,虽说后世的嘉定只是上海个区之一,但是在这个年代,包括宝山、普陀、杨浦、虹口、静安和浦东在内的大片地盘,其实都属于嘉定县管辖。

    进了圆形的嘉定县城,熊老爷一行人弃船上轿,不一刻就来到了县衙。今天不是放告日,所以当熊老爷的片子和礼单递进去后,没过多久就得到了县太爷接见。

    能被县太爷迅速接见当然不是因为熊道这个白身草民长得帅,而是因为他打着罗家的旗号,嗯,别忘了还有礼单。

    县太爷余岁,姓氏比较怪,名叫来方炜,出身于萧山大族来氏。

    来方炜是天启年会试第名,去年刚到本县上任。三甲同进士嘛,自然轮不到他去翰林院,所以外放就是肯定的了。历史上此人历任福建侯官县令,江苏嘉定县令,吏部员外郎等职,官声颇佳,乡人尊称他为“来天官”。

    在后院花厅见到县太爷后,熊道急忙堆起笑脸,拿出商人本色,将素未蒙面的来大县令一番吹捧,拉起了交情。

    而来县令也不为己甚,笑吟吟地配合着熊老爷吹逼。官声好不代表他不通人情世故,像这种求上门办事的商人,来县令是很喜欢的:只要不是作奸犯科的大事,普通的小忙能帮也就帮了,既不损官声又有礼可收,何乐而不为?当县令花销很大的!

    聊了几句后,熊道见气氛差不多了,便把来意讲了出来:他要查户房架格库里的红白契资料。

    户房就是县衙里专管赋税,田土,征税纳粮的部门。所以如果有人想查本县的土地资料,那么找户房就对了。

    来县令听到这里,不由得哈哈一笑:“此事容易,熊老爷去寻那余书吏便是。”

    于是熊道轻轻松松就获得了县太爷首肯。

    当然了,熊道心里清楚,这只不过是第一关,真正的难点还是在户房那里,所以县太爷才能轻飘飘就答应下来。

    从理论上来讲,其实县衙的资料民人是有权翻阅的。但是这个理论就脱离实际了:一般的草民谁敢去县衙找事?即便去了,户房的书吏能老老实实让你看契?

    所以说,会者不难,难者不会。缙绅大户想了解点情况是很简单的,普通平民就不行了。

    嘉定县户房的管事书吏叫余本德。

    能在富裕的江南大县混到这个位置上的人,按后世的说法,那都是上面有人的隐藏富翁。像余本德这种胥吏,是真正掌握着一县权利的人;县太爷轮流换,胥吏们可是子承父业的,几代人时间就能积攒下庞大的家业。

    所以熊道见到余本德后,尽管对方态度看上去恭敬,但他还是打起了精神小心应对。

    而余本德也同样有戒备:他不怕这位熊老爷查资料买地,他怕得是拿出卷宗后,被对方从中找出什么破绽来捅自家一刀就坏事了。

    要知道涂抹卷宗,修改卷宗,拿假卷宗给上官这些手段都是胥吏们最常用的。有时候是为了阴私利益,有时候为了给上官下马威,总之,搞不定书办的话,熊道今天是肯定查不到他想要的资料的。

    到了这时候,熊道带来的本地牙人就派上用场了。

    牙人是有效的沟通渠道。大家都是吃房地产饭的熟人,一番交流下来,余本德这才放下了戒心。当然,熊道这边承诺的一大笔银子,才是余本德最终拿出笑脸积极配合的决定因素。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