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无上至尊-正文 第两千五百零七章 自大的庞涓!张良叱咤齐王宫!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绿茶包子 书名:三国之无上至尊
    身为魏国上将军,自从吴起之后,军中虎符,尽归干庞涓一人之王

    站在这样高的位置上,庞自然是踌躇满志,有吞叶风云之志,豪取六国之志

    就计这个汉国,成为本将军创下覆灭的第一个国家吧

    报!

    正在庞涓胸怀激荡的时候远处古道上有一骑哨探,疾驰如飞而来

    “启禀上将军,前边安陵道上,发现了汉国赤龍王旗!

    汉皇以新招儒生张良为军师,亲白带甲军五万,急奔安陵道,与我军相去过三十里,请上将军决断!”

    候矫健地从马背上翻落,将前线斥候探到的消息都传至中军

    来的好

    庞涓虎目当中,绽放出迫人精芒,忽然抚掌大笑:“哈哈哈,此真乃天赐大功于本将军也。”大汉的白甲军当前,恐怕将有一场恶战,上将军为何发笑?

    摩下部将策马向前却是不明庞为何发笑,面面相

    庞涓扬鞭大笑,道:“时势无常,使得竖子20成名!如果来的是姬无夜,白非,或许可称韩国宿将,倒是值得本将军多花些心思应付,这个汉皇,不过幸算位的小人,能有么本事,魏武卒打穿汉军,易如反堂尔

    上将军用兵如神,确实不是这汉皇可比。”

    魏武卒天下无双,汉军只怕连一轮冲锋都挡不住啊

    “果真是天赐功劳与将军。

    部将众人摩拳擦掌,欢笑吹棒、场面热烈的很,好似已经太胜了一场

    “兵法有云,主帅掌控三军,决不可置身危地。

    庞用动马鞭,不屑冷笑道:“这个汉皇,收到了风声,却不派人打探清楚我军兵力情况、地形地貌,就冒然率兵迎敌

    “安陵道地形开阔,不易设伏,正适合魏武卒重甲冲阵,这个汉皇显然是不知用兵之人,本将军今天就叫他来的了,回不去!

    上将军威武,末将愿为上将军前驭,取汉皇首级!

    庞涓摩下一员悍将悍然抱拳,眼睛里面都冒着红光

    不管怎么说,汉皇都是一国之主,如果能临阵斩将,王万军从中先擒王,必定是滔天大功一件

    乱世出英雄,成名之机当此时也!

    庞涓深知用兵之法,越是大场面,心情便越发镇定,断然下令:“丘候前军再探!

    千安陵道土里林处,三军列阵,魏武卒前锋据敌,截杀白甲军!

    大好头颅,就在眼前谁散随本将持刀割之!

    庞涓不愧为魏国第一上将,呛琅琅拔出刀来,擎天高举

    魏军兵卒,十气激奋,瞬间到达峰

    万魏卒,长戈齐举,放声断吼:“愿随将军,踏破敌阵!”

    临淄城

    这一座雄伟的东方巨城,乃是齐国的王都

    齐襄王虽然不是雄才伟略的明君,却也是守成之主

    战国十雄,齐国的国力居中,只逊色与秦,赵、楚

    白凤出道没多久,这还是第一次来到齐国免不得少年跳脱心性,看着宽阔往上行走的游学十子啧啧称奇。

    墨鸦则老道许多,走到张良耳侧说道:大人,魏国动兵的消息,已经传了回去,下一步该怎么做张良微微一笑,道:“接下来什

    么都不用做,直接入宫,面见齐王。

    墨鸦点了点头,守护在了张良身侧,警惕的观望四周

    这一次出使齐国,刘昊将张良的安危交到了他的手里,墨鸦自然是不敢轻慢

    张良一袭白衣,然入齐王宫

    齐国君臣,都在宫中等候已久。

    齐襄干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酒色过度的虚胖,着眼问道:“你就是那个汉国新立的右相张良?

    张良拱了拱手,不卑不六地说道:“正是在下。”

    齐干摆了摆衣袖,道:“齐国跟汉国井水不犯河水,你来找寡人做什么?

    自春秋以来,有张仪、苏秦合纵连横土国,当世辨十盛行,所以齐襄王虽然意外张良的年青,却也知道他的到来必有缘由

    张良朗声说道:“今日奉汉皇令出使齐国,实是救大王于水火之中也!

    齐襄王脸色一变,怫然不悦

    齐国重臣邹忌冷哼道:“汉国夺韩国根基立,国内朝局势必动荡、我看张大人应该操心自己国内之事才对

    这个乳臭未乾的小子,也想当纵横十

    “邹大人言辞犀利,这小子无以为对了。

    齐国朝堂之上,众人都双手抱肩,启动工戏的围观模式

    汉皇圣文神武,国内臣服,不劳邹大人费心

    张良神情淡然,笑道:“倒是齐魏两国在士年之间,已然血战士数场,双方240折损兵力数十万百姓流离失所,齐国国九,日趋减弱,邹大人可有何良策改变当前局势么?

    邹忌冷哼一声,哑口无言

    战国雄里面,泰国跟赵国是众所周知的死对头,齐国跟魏国的关系,同样好不到哪里去,这些年来没少仗,也算是互有胜负

    这两个国家相争,谁都没有一口吃下对的力,所以战争就演变成了拉锯战,极其消耗国力邹忌身为齐国上卿,无力扭转局势,自然是缄口不言

    又有大将田忌站出列来,吹胡子瞪眼:“军大事,岂容你这个小子夸夸其谈?

    张良淡然笑道:“原来是田忌将军,我听说田将军曾与魏国大将庞滑对峙三战三败,可有此事么扎心了

    这是田忌心里永远的伤疤!

    田忌睑色黑沉,眼珠子瞪得滚圆血气上涌,如果不是在朝堂之上,说不定就要上前给张良几拳齐国这一文一武两大重臣,竟然被张良三言两语,给堵的胸闷想叶血

    【第三更稳定更新,求书友大佬们订阅求扛常,求鲜花求月票评价票支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