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国术宗师-正文 第二十章 花郎道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王清谈 书名:民国之国术宗师
    水烧好了,王洪兑着凉水开始擦身换衣服,赵婧之就捧着个大碗,站在边上小口的抿着红糖水。

    王洪擦到一半,就问:“之之,你洗不洗?”

    赵婧之知道他在想什么,红着脸,白了他一眼:“这几天都洗不了”。

    又想,这女人的事儿,自家男人也得知道些,就说:“我这几天都不舒服,你晚上不能碰我”。

    王洪呆了一呆,好奇的问:“这是什么道理?”

    这话把赵婧之问的羞恼起来:“你管什么道理哪,反正每个月都有几天”,说罢,一扭身,端着红糖水走了。

    王洪突然发现,今天媳妇儿说起话来有点跳,也有了些脾气。

    等换上衣服,一身清爽的时候,他就拿起剌刀,消化起今天的交手来。

    津田野的感悟良多,可王洪的收获更大。

    他总算知道了遇到同等水平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交手。

    刀法、剑法方式都无法切到棍内,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经验。

    他感觉到自己有赢下这个日本人的实力,可想了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差那么一点点。

    这一琢磨,就琢磨了一下午。

    赵婧之一直盯着他看,虽然对王洪不哄着她有点小怨言,却对自家男人说的结果更不满意,什么叫‘他没赢,我没输’,就是练的少,她在心里恨恨不服的说道。

    对了,奶奶和妈妈在传授经验的时候,说了一句:王洪是练武的,两人都得节制些,要不男的伤元气,女的伤身子。是不是这两天,那么多次,太多了,他才没赢哪?

    看着王洪一会停下来思索,一会连续不断的拿着剌刀虚砍,她就决定,用这几天时间观察一下。

    过后,她也要跟王洪学。

    ------

    第二天一早,街头就贴满了新版的通缉令,几个老百姓围了上来。一个识字的路人,就把上面的话念给大家听。

    一个出苦力的壮汉听到赏金,一下子跳了起来:“现洋?抓着他们,顶我挣七年的了”,说罢头开始摆来摆去,似乎王洪就在身边一样。

    边上的一个老头看着他笑:“你要有那本事,一年都不止现洋了”。

    那壮汉挠着乱糟糟的毛发说:“真能看到这两个人,我报个信不就有钱了?”

    那老头左右看看,没见什么可疑的人,就低声说道:“那个王洪是咱们安市的第一刀,手里拿着祖传多少代的宝刀。三个日本人拿着钢枪堵他,被他一个照面都干掉了。日本人吓的派了上百号人,用铁甲车机关炮堵着他们两个扫,前几天,你们都听到了于家沟那哒哒哒的枪声了吧?结果……”

    老头在这里卖个关子,得意的看着大家。

    那枪声自然很多人都听到了,却不知道什么情况。

    那壮汉心急的追问:“老爷子,快说吧,结果怎么了?”

    老头得意的说:“结果,他大吼一声,向日本人冲了过去,日本人拼命的开枪,子弹象水泼的一样。可那王洪手上的宝刀一轮,子弹都飞到了天上,吓的日本人屁滚尿流的让开了路”。

    他拿眼睛挑了下壮汉:“你说你得有多大的本事拿那赏钱?”

    壮汉啥也不说,就给老人弯腰点了个头,算是鞠躬,起身说道:“是我想差了,能杀日本人的,都是好汉爷,这赏金可不能拿,谢谢老爷子。不知者不怪,不知者不怪”。

    现洋让安市的老百姓们震惊起来。虽然给的应该是奉洋,可这笔钱对多数家庭都是一大笔巨款了,没几个不动心的。

    也确实有人贪图这笔钱,一出门就打量着周围的人。

    可多数人都不敢打这个主意。

    王洪的同学们已经把真相散播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的,有意无意的把王洪神化了起来,很多人在传播中,象那个普通老头一样,把事实里面加进去了不少神话。传来传去,王洪就变成了安市神刀。

    新版通缉令,成就了王洪的名声,也成了日本人的笑话。王洪的名声很快就大到安市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程度。

    王洪上午没什么事,但下午要再去趟李帅家,那天没赶上学刀的都被李帅安排到今天。

    早上吃点东西,陪媳妇儿聊了会天,他拿着剌刀又练了一上午。

    等吃过午饭,他就准备出门。赵婧之怕日本人又堵在路上,出门前用木炭给他重重的画了下眉毛,还浅浅的画了个胡子,剌刀不方便拿,就硬把手枪塞到了王洪怀里,这才放他出门。

    路上,王洪看到了新版的通缉令,也有些心惊肉跳,便在偏僻的位置找个了衣帽店,买了个帽子戴在头上,这才感觉好了些。

    到了李帅那里,却发现比上次来学刀的人还多。他还不知道,这是早上通缉令帮了他,原先两可之间的犹豫的人,现在都跑了过来学刀了。

    也幸好这些人都是些李帅找来的把握人,没人打赏金的主意。

    可这些学员中,有一个朝鲜人,叫金一浩。他交过了学费后,却提出跟王洪比试一下。

    金一浩自称练过花郎道,他对王洪说:“王老师,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挑战你。我知道你杀三两个日本士兵不当回事儿。可(我)就是想知道你的刀法(到底)有多高。我能不能让你使出个一二来?”

    他提出这个要求也挺合理。东方西方各国武术都有类似的情况,在学艺之前,跟老师动下手,知道自己跟老师差距到底有多大。

    而其他学刀的人,听到这话,也眼巴巴的看着王洪,都在想看看王洪真实的本事。这王洪怎么杀日本人没看到,可与有两下子的人动手,让大家涨涨见识,也不虚此行了。

    在中国处于唐朝的年代,半dao上的新罗国为培养人才,建立了花郎道制度。从十五岁到十岁的贵族子弟中,选择美貌者,敷粉装扮之,名曰“花郎”,带着郎徒们周游修炼,从中挑选人才。很多花郎在战场上战功卓著,留下了朝鲜本民族的武艺盛名。

    朝鲜于汇编成的《武艺图谱通志》一书中列了4项武技,内容受戚继光的影响居多,算是中日朝三国的武技大集合。其中有一套枪法和一套刀法,据说就来自花郎道时期。

    二十年前日本人占领了朝鲜,不允许朝鲜人练习各种武技,甚至连朝鲜人各种民族特色的活动全都禁止了。这一时期出走在外的朝鲜人,不管练什么武术的,都自称是练花郎道,代表他们心有习武复国的意愿。

    王洪见金一浩这个人是真心求学的,再加上不给学刀的人露些东西,也不合适,就划下了一个道儿,让金一浩进攻两次,他会把怎么动手的讲出来。

    金一浩也是双手执着木棍,明显的双手刀架式,先虚空劈了一刀。

    木棍从空中划过,发出一声尖啸。

    随后,他大踏步走向了王洪,在刚够得上王洪的距离,一刀劈了下去。

    这一刻,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圆了,紧紧盯着王洪,看他怎么去应对。

    可王洪知道,这个金一浩没有实战过。

    在木棍临头时,王洪脚步一移,短棍这才出动,呯的一声,打在长棍的侧边,长棍抖了一下,从王洪的身侧落后。而王洪手中的短棍顺势,就捅在了这金一浩的胸前。

    虽然这一棍没发力,可众人看的非常明显。

    这些人多是练过一段时间武术的,都明白,王洪拨打木棍的眼力和身法,水平极高,绝不是短时间能练出来的。便看着王洪怎么讲这一棍。

    王洪却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这第一下是连击,要从棍内打到手,之后才会顺势扎进去”。

    大家一愣,原来王洪连一招都没使全啊?

    随后双方又准备第二回合。

    这回,金一浩拿木棍当剌刀用,一个大弓步就扎了过来。

    王洪笑了,退了一步,原地使出教给众人的跑山练刀的方式。

    等金一浩再次扎过来时,他一刀砸了下去,木棍划个圆,又虚撩在在了金一浩身上。

    这次,大家看的更加清楚,一个个眼热的,小声鼓起掌来。

    金一浩输第一次时,就已经心服口服,第二次,只是想听王洪的讲解,他恭敬的站在一边,望着年轻的王洪,眼热不已。

    边上的人也都知道:金一浩这小子,连王洪的十分之一本事都没有试出来。

    今天的教学十分顺利,他把昨天讲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所有学刀的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生怕漏了一个字。

    可在快结束时,又有两个人赶了过来。

    见到王洪,其中的一个壮汉,把挟着的布包一打开,里面有一把柳叶刀,他提着刀走上前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