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虚斩灵录II-正文 第四章 青梅不竹马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地卜 书名:太虚斩灵录II
    “他又把我轰出来了。”星彩撩开车帘,一屁股便坐到了林灿的身边,委屈巴巴的说道。

    “你自己喜欢缠着他,你怪谁,你也可以来缠着我啊,我就不会轰你出去。”林灿闭着眼睛,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就在林灿笑得正开心的时候,星彩一下子伏到了他的身边,伸手便拧起了他的耳朵,道:“好啊,现在连你也要拿我寻开心了。”

    “不敢,不敢。”右耳传来的剧痛让林灿赶忙摆手认错。

    与星彩嬉闹了一翻,星彩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不过坐在林灿的车厢里,星彩还是会时不时的朝着前面的车厢里望去。

    星彩并不知道,此刻躺在她身旁,一直被她欺负的林灿,才是救了他们性命的人。

    “不就是道行高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星彩小声的嘟囔声被林灿听在耳中,笑而不语。

    陪着她玩闹了一阵,郁闷的情绪得到了缓解,星彩便离开了,然而就在林灿准备好好休息一会儿的时候,眉头突然一皱,胸前一道微弱的光芒突然亮了起来。

    睁开双眼,林灿伸手入怀将发光的事物取了出来,那是一块玉佩,是从胖子身上取下的那块带有瑕疵玉佩。

    烈日炎炎,三辆马车马不停蹄的奔驰着,随着马车的远去,一道身影被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真是不走运啊。”想着以后不能再坐车了,林灿心里不禁有些懊恼,天奇商队对他十分照顾,林灿不想将麻烦惹到他们的身上。

    随着马车的远去,林灿转过身静静的站在那里似乎在等着什么,不一会,视线外,一团烟雾从远处朝着他的方向席卷了过来。

    林灿没有睁眼,依旧静静的站在那里,不过他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即便他没有睁眼,他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团烟雾代表着什么。

    那是狼群踏着烈日下的焦土所卷起的烟尘,烟尘四起,再加上灼热的气浪扭曲着视线,即便林灿睁开眼,如此的距离,除了一团烟雾他也看不任何的东西。

    狼群停在了距离林灿数丈之外,直到此时,林灿才缓缓的睁开眼,随着烟尘散去,七八头狼妖首先映入了他的眼中。

    林灿的视线并没有在狼妖上过多停留,而是朝着狼群中望了过去。

    只见狼群中,一个尽管风尘仆仆,却依旧貌美的少女,脚下踏着一只身形健硕的狼妖正在看着他。

    烈日下,二人就这么相互对望着谁也没有率先开口。

    林灿有着足够的耐性,可他并没有凝结斩灵,在身体素质方面远远不如狼群中的女子,伸手入鞘,一枚龙心果被他握在了手中,然后几口便被他吞了下去。

    冰凉的感觉沁入全身,这种美妙的感觉让林灿浑身一轻,整个人的气质顿时恢复到了巅峰。

    女子之所以迟迟没有开口和动手,是因为她从林灿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灵力波动,然而这种状况在她看来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林灿的修为远远高于自己,另一种则是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个修仙者。

    林灿的年纪看似与她相差无几,她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眼前这家伙会是灵境以上的高手,可是如果这家伙只是一个普通人,面对自己又怎么会如此的气定神闲。

    就在女子迟疑不定的时候,她看到林灿的手里突然多了一个果子,虽然隔着数丈的距离,可女子依旧能够感受到那枚果子的不凡。

    看着林灿将果子吞下肚,不知道为什么,女子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然而更不可思议的是,林灿吃下果子后,整个人的气质瞬间脱变了仿佛在这炎炎烈日洗了一个清爽的凉水澡一般。

    “你是谁。”女子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终于按耐不住开口问道。

    林灿瞥了女子一眼,道:“林灿。”

    “是你杀了那三个家伙?”女子眉头一皱,紧接着问道。

    林灿轻轻一笑,伸手从怀中掏出那枚玉佩,道:“你又是谁?来为那三个家伙报仇的吗?”

    见到林灿手中的那枚玉佩,女子脸上露出一丝喜色,道:“我是西华林的秦舞,和那三个家伙没有任何的关系,让我感兴趣的是你手中的那枚玉佩。”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还没有凝结斩灵吧。”秦舞望着林灿淡淡说道,脸上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

    听着秦舞的话,林灿也笑了起来,道:“怎么想硬抢吗?”

    寻常人面对修仙者都会是一副恭维与惧怕表情,秦舞不知道林灿为什么敢这么与她说话,如此不知好歹难道就不怕自己杀了他吗?

    “我可以给你一些银两,换你那枚玉佩。”林灿的表现让秦舞看不透,皱着眉头伸手从腰间的百纳袋中拿出一袋银钱,看都没看直接朝着林灿丢了过去。

    林灿瞥了一眼那鼓鼓的钱袋,脸上的笑意更浓,一袋银钱就想换他手中的玉佩,真是拿自己当傻子呢。

    “恐怕不止这个价钱吧。”

    第四章 青梅不竹马-->>(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恐怕不止这个价钱吧。”

    秦舞没想到林灿竟然这样不识好歹,难道他就非要逼着自己动手吗?难道他就不怕死吗?

    脸上的怒意渐盛,可是还未等她开口,只见林灿突然莫名其妙的说道:“看够了就出来吧。”

    还有人?

    秦舞猛的抬起头,只见一道身影有些尴尬的从远处露了出来。

    秦舞没想到这里竟然不止林灿一个人,难道自己中埋伏了?

    秦舞的脸色十分难看,手臂一挥,一柄碧绿的长剑便被她握在了手中。

    既然是阴谋那自然是要先下手为强,只要抢到林灿手中的玉佩,想要脱身就容易的多了。

    朝着脚下的狼头用力一踏,秦舞长剑一挥直奔林灿而去。

    见到秦舞朝着自己而来,林灿脸上没有丝毫的慌张,只是将剑鞘慢慢的横在了身前。

    “秦舞?”

    一道惊呼声突然想起,然后一道身影赫然挡在了二人的中间。

    “李牧?”

    秦舞长剑指着李牧,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幻剑山庄与西华林本就相距不远,二人的关系虽然说不上特别好,但也算是熟识了。

    长剑虽然依旧被秦舞握在手中,可剑锋却是没有再去对着李牧,道:“我说这家伙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原来是你在后面,我赶时间,你让这家伙把玉佩给我,算我欠你个人情。”

    秦舞与李牧从小便相识,二人的修为也同为斩三乾坤境,虽说是同境,可李牧完全不是秦舞的对手,这一点二人都心知肚明。

    幻剑山庄的招式是以幻而名,以阵而噬,以李牧如今的道行只能施展出一些皮毛而已,打不过秦舞他也并不懊恼,现在打不过,以后能够打赢就好。

    若是平时,李牧肯定不愿去招惹秦舞这个麻烦,这家伙虽然是个女孩,可犯起倔来却是丝毫不弱于男孩,可是眼看着她与林灿拼命,这又是他极为不愿看到的。

    林灿这家伙虽然没有半点修为,但他手中的那个剑鞘可是古怪和霸道的惊奇。

    李牧亲眼见过金光的威力,他自认自己挡不住那金光,他挡不下,秦舞自然也绝不是那金光的对手。

    李牧一心为秦舞好,可是秦舞却是误解了他的意思,脸色一寒,垂下的剑锋又再次提了起来。

    “你是非要让我出手吗?要知道你打不过我的。”

    林灿知道李牧的用心,他是生怕自己起了杀心将他们二人通通杀死在这里,没等李牧开口林灿便伸手拍了他一下,与他并肩而立,对着秦舞问道:“你要这玉佩做什么。”

    “跟你们有关系吗?”秦舞瞪了林灿一眼,转而对着李牧说道:“你是非要我动手喽。”

    李牧朝着林灿看了一眼,见他神色没有什么变化,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然后一脸无奈的对着秦舞说道:“我跟你可打不着,拜托你想要送死请不要拉着我好吧。”

    能够凝结出斩灵成为修仙者,是一件值得万分庆幸、骄傲和珍稀的事情,虽然与秦舞相熟,但李牧可不想为了她把自己的性命也搭在这里。

    秦舞听到李牧的话眉头一皱,根本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送死?谁会死?你觉得你能杀死我?”秦舞提起手中的斩灵长剑指着李牧诧异的问道。

    李牧没有理会秦舞的斩灵剑,而是转过头朝着林灿看了一眼。

    “他不能,我能。”林灿抬起手中的剑鞘,认真的说道。

    “哈哈。”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可是刚笑了两声,秦舞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一脸骇然的望着林灿。

    林灿的动作如旧,只是他手中的剑鞘中一抹金光闪过,直接架在了秦舞的脖颈处。

    鲜红的血痕让秦舞不敢有任何的异动,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此刻唯一能够明白的就是,架在她脖颈处的那道金光似乎随时都能要了她的性命。

    看着林灿,秦舞的心里顿时翻起了惊涛骇浪,这究竟是什么力量,他明明不是一个修仙者啊。

    “现在你明白了吧,这家伙虽然没有凝结斩灵,可他手中的这个宝贝,根本不是你我能够相抗衡的。”李牧叹息一声,面对林灿他心里总是会产生一种无力感,自从他修炼有成以来,这是第一次感到如此的自卑。

    不过也正是如此,他对林灿的身份也变得更加的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势力才会有如此大的手笔,而林灿究竟是什么身份,才能拿起这样一件逆天的法器。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