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正文 第40章 与本王何干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唐宋宋 书名: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
    夜深人静,点点灯火,皓月当空,给人一种宁静而奔放的美。

    平王府,九皇叔宗政墨的府邸,平王是先皇在世时赐予的封号,寓意只要宗政墨在,天下太平。

    他封号虽是平王,但世人却尊称他为‘九皇叔’!

    书房内。

    宗政墨一袭红衣妖娆似血,负手而立,墨眸凝重地审视书桌上他一时兴起的画作,那画着的是一个明媚娇俏的少女,举止不甚文雅,波光潋滟的眸子好似夜空中的璀璨星辰。

    看着看着,突然觉得心烦意燥,恼怒地将墨水洒向画上的少女。

    凤眼微微眯起,盯着画上少女黑糊糊的脸,他的嘴角才勾起一抹满意的浅笑。

    这时,在夜色的掩映中,一前一后两道蒙面黑影,避开了王府所有的暗卫,悄无生息地翻窗而入。

    先到的黑影突地跃起,速度极快地将手伸向桌面,去抢那幅画,而宗政墨面无表情,几乎同时左掌迅速劈出,瞬间将纸化成一堆白粉。

    “什么鬼?小墨墨,你太伤害我了。”黑影的动作骤停,手僵在空中,瞪眼看着面前的白粉,下一刻又颓然地趴倒在桌前,有气无力地扯掉脸上碍眼的黑布。

    他真的很好奇画上的内容,让小墨墨如此紧张。

    来人正是百里风月,一身夜行衣将他衬得俊帅无比,而宗政墨神情漠然,目光越过他射向后面的黑影,声音低沉而淡漠:“什么情况?”

    黑影屈身一拜,正要回话,百里风月嬉皮笑脸地抢话头:“流觞啊,多日不见,你轻功见长啊,气不喘心不跳,跟在本公子屁股后面,可不像以前那样经常跟丢了。你看看你,我们又不是外人,还带着个面巾说话,憋不憋呀。”

    同样身穿夜行衣的杜流觞,与百里风月的风流不羁不同,周身散发着一股忧郁的气质。对于百里风月的插科打趣,他早就习以为常,若非有事禀告,他断不会选择和百里风月同时出现。

    杜流觞避免百里风月一直揪着不放,干脆一把扯掉面巾,不搭理他,却也不避讳他,语气恭敬而谦卑地向宗政墨禀报:“主上,今日暗夜堂接了一桩生意,有人出十万两银子买人性命。但属下……”

    暗夜堂是天下有名的杀手组织,只要有人出钱,出的足够多,便能想要谁死谁就死,绝不会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杜流觞表面上是聚宝楼的老板,暗里却是暗夜堂的堂主。

    而九皇叔实际上又是暗夜堂幕后真正的掌权者!

    百里风月瘪瘪嘴,不以为意地道:“这点小事你也来告诉我家小墨墨,他若是绿豆大点的小事都妖管,管的过来吗?你堂堂一个暗夜堂的堂主,还做不了主吗?”

    以往杀人取命的事,确实不必禀告,可今日?

    “是谁?”宗政墨语气冷然,带着一丝寒意。

    百里风月也嗅出了一丝不寻常,急问:“流觞,快说,要杀谁?”

    这次的人,杜流觞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不敢冒然出手,此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买主想要杀的人是郑子庵的三女儿,郑媛。属下认为事关丞相,涉及朝局,故而有必要向您请示。”他也是有私心的,可以趁机来王府一趟。

    百里风月听完,走过去,默默地拍了拍杜流觞的肩膀,幽幽地说了一句:“兄弟,你的小命保住了。”

    杜流觞十分诧异,不理解百里风月无厘头的话,就算他真派人杀了那人,主上也决然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要他命,但百里风月明显不是这意思。

    隐身在角落里的朱雀,也暗暗感叹,杜堂主你做的太明智了。

    而宗政墨幽暗的黑瞳,深邃如潭,负在背后的手握紧成拳,血红衣袖隐隐抖动,神情依旧漠然,邪魅的唇角一勾:“与本王何干?”

    杜流觞莫名地松了一口气,但依然没明白宗政墨的意思,郑媛是要杀,还是不杀?

    & 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