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正文 第72章 生与死的结,永生不得解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唐宋宋 书名: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
    她甚至一度窃喜,小贱人嫁给嗜血凶狠极度嫌弃女人的九皇叔,以后肯定有的苦头吃。

    哪知事实上,九皇叔并不是一个残忍之人,反而对女人体贴备至。

    而她的声誉和女子的名节却被郑媛设计,毁得干净。

    爹对她再也没有过好脸色,她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郑韵心念一动,忽然眼眸一亮,眼中的恶毒嫉恨立马消失不见,白皙的脸上转眼堆起一抹娇羞柔媚的笑容,扭着小蛮腰,上前一步,侧着柔软的身子朝着宗政墨盈盈一拜,声音魅得都快滴出水来:

    “九皇叔,我是王妃的二姐郑韵,我们姐妹两人感情深厚,三妹能够嫁给九皇叔,真是三妹的福气。三妹平时脾气不太好,若是她平时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惹怒了九皇叔,烦请九皇叔多多担待,或者也可疑转告我,我这个二姐也好劝劝三妹。”

    毫不掩饰眼中对宗政墨的觊觎,郑子庵黑沉着一张老脸,朝柳夫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这个做娘的赶快阻止郑韵轻浮的举动,而柳夫人假装没有看到郑子庵传递的眼神。

    宗政墨薄唇微微抿着,面无表情,什么话也没说。

    柳夫人的目光一直落在宗政墨身上,郑媛这个贱丫头未出嫁前,几次三番算计韵儿,几乎彻底毁了韵儿的人生,导致郑子庵对他们的女儿失望透顶。

    若女儿有幸得到九皇叔的亲睐,让郑媛的日子不好过,她倒是乐见其成。

    柳夫人以为郑韵有戏,也不加以阻拦,反倒帮腔道:“九皇叔,你不知道王妃以前未出阁的时候,性子不稳重,做事全然不顾后果,前不久还踹伤国公大人的宝贝儿子,许多事情幸亏她二姐和我这个做娘的帮衬着,才不至于犯下更多的错事,我们为她操碎了心。”

    郑韵感激地看了一眼柳夫人,原来娘并未因为那件事而放弃她。

    郑子庵此刻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眼神凶狠地瞪了一眼柳夫人,低吼:“闭嘴,九皇叔面前,岂容你放肆!”

    接着转向神色晦暗不明的宗政墨,拱手道,“九皇叔,你大人大量,别跟妇道人家一般见识。”

    宗政墨嘴角一勾,慵懒道:“岳父大人,言重了!”

    “老爷……“柳夫人心里窃喜,狐媚子般的眼睛瞟向郑子庵,秋水盈盈,带着万种风情,娇滴滴地嗔道,“我还不是为了媛儿好。”

    郑蘅默默地伫立在原地,听着娘和二妹夹枪带棒别有心思的言语,深深蹙起了眉头,本想像往日那样帮三妹说话,可想到娘告诉他韵儿两次被害的事,即使他不愿意相信,意志却在动摇。

    抬眼望向满脸嘲讽鄙夷之色的郑媛,心里登地一滞。

    郑媛眼眸泛起森冷寒光,冷冷地盯着她们,她这个原主还在这儿呢,她的好二姐就想着如何勾引她名义上的夫君,硬把自己往人怀中推销。

    没想到两个人的脸真大。

    太不要脸了。

    呵呵!几日不见,你们的本性暴露无疑,连装都不会装了么?

    郑媛转眸凶巴巴地瞪了一眼宗政墨,却见宗政墨正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妖孽般的俊脸浮现出一抹迷惑人的笑容。

    见某妖孽无动于衷岿然不动的淡定样,郑媛气不打一处来,死妖孽,招的都是什么破烂桃花。

    郑媛恨恨地咬了咬牙,侧身挡住郑韵秋波暗送的小眼神,小下巴微微扬起,小指尖掏了掏耳朵,嘻嘻笑道:

    “二姐,少在这儿假惺惺的,扮演什么姐妹情深的把戏,这么多年,你演的不累,本姑娘看的都眼疼,收起你那副矫揉造作的扭捏之态,留给专吃你这套的男人看吧。”

    郑韵暗自窃喜,动作妩媚地掂起小手帕,抹了抹欲夺眶而出的泪水,柔柔弱弱地说:

    “王妃,你怎么了?你怎可如此说姐姐呢?姐姐一向疼爱你有加,你五岁失去娘亲之时,是姐姐一直陪着你,开导你,劝慰你,让你走出悲痛,忘记失去娘的痛苦;你六岁生病从此不能说话时,也是姐姐经常收集各种各样的小人书,逗你开心逗你笑,让你走出阴霾。”

    说的声泪俱下,哀怨迷离的小眼神,颇为犹豫地瞥了一眼宗政墨,顿了顿,楚楚可怜道:

    “你与那叶大人情投意合之时,也是姐姐替你不辞辛劳地传递书信,慰藉你的相思之情,姐姐做了如此多,你怎么可以说姐姐是演的是装的,王妃,你真的太让姐姐伤心了。”

    宗政墨星眸如炬,幽暗宛如无边无尽的黑洞,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

    对于叶振逸和郑媛两人的那点儿小破事,他早已调查地一清二楚,事无巨细,何须旁人指手画脚。

    “二小姐对于王妃可真是‘关怀备至’?”

    宗政墨神色漠然,眼底却渐渐现出一片肃杀的冷意。

    郑韵仿若未曾听清楚宗政墨的反话,莞尔一笑,语态娇媚:“九皇叔,这是做为姐姐应该做的。”

    宗政墨凤眼危险眯起。

    郑媛超级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若是不知道郑韵的为人,定会被这番姐妹情感动地痛哭流涕!痛哭流鼻涕啊!

    “真不知道你每天吃的是什么,能把你脸皮吃的厚如铜墙,也不怕长残了。”

    郑媛眸光一冷,小脸上的嘲讽之意更甚,“啧啧啧,你真可怜,明明是个心狠手辣的毒妇、荡妇,偏偏要将自己伪装成一株娇嫩的白莲花。”

    听闻‘荡妇’一词,郑韵气得身子直颤抖,哆嗦着双唇,她怕郑媛这个小贱人会当众将丑事戳出来。

    饶是郑子庵对后院的事再迟钝,也听出两个女儿积怨已深。

    若不是刻骨的仇恨,怎能如此针锋相对?

    &nbsp 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